追客小说 - 科幻小说 - 从殷商开始的千年世家在线阅读 - 第2章 周军追至

第2章 周军追至

        没有三牲祭祀,没有祭天仪式,一切从简。这条件比当初楚人偷牛还要惨。好在他还有金手指,要不然真就凉凉了,借着子珏的金手指查看起来。

        【族长:子珏、王珏(始祖)

        爵位:公爵(方国国君)

        国家:殷商王朝

        阵营:王室

        内政:88,权谋:75,谋略:90,统帅:90,武力:81,魅力:85。

        名望:100(名望越高,信服你的人就越多。你现在的名望来自于你的血脉,来自于殷商,请努力提升你的名望。称帝需要众望所归,否则只是伪帝而已。)

        声望:死敌、仇恨、冷漠、中立、友好、尊敬、崇拜

        商王朝:友好。

        军队:友好。

        国人:友好。

        周王朝:仇恨。

        气运点数:3657

        道具:新人礼包*1、人阶·援军令*1】

        “开启新人礼包!”

        【新人礼包开启,你获得粮食5000石,你获得人阶·天象·暴雨】

        【人阶·天象·暴雨(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可以在指定地点,指定时间,下一场暴雨。】

        看到这张天象·暴雨的时候,子珏顿时心中一动,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古代战争,天时地利的影响简直太大了,可以轻易改变战争走向。一场暴雨已经足够决定战争的成败了。

        当即子珏找来‘筑’。

        “周朝追兵将至,甲士疲惫,不能战,幸上天降下天命于我,不日天降暴雨,伱带人顺流而上,白天以狼烟晚上以烽火为号,接到信号,掘开淮水,水淹周军。”

        筑对于子珏的命令有些奇怪,此时正是秋高气爽,哪会有暴雨降下,即便掘开淮水,也无法淹到周军,完全是白费力气。可是他又不能拒绝国君的命令,只得挑选了五百人,前往上游而去。

        在筑带走了五百人之后,子珏当即将援军令使用掉,既然这些甲士不堪用,那就只能用系统提供的一百人了。

        在王珏使用了援军令之后,很快就看到丹匆匆走了过来。

        “君上,有一队百人士兵求见,乃是我奄国失散的甲士。”

        “快请他们过来!”子珏高兴的说道。

        很快就看到一堆身材雄壮的大汉走了过来,这些大汉全都身着皮甲头戴铜胄,一看就知道乃是精锐之军。这些士卒在看到子珏之后,连忙下跪行礼。

        “下臣易来迟一步,君上恕罪!”

        “快起来。”子珏上前将人扶起。

        “不晚,如此危难关头,我等正需要猛士相助!”

        “君上有何吩咐?”易直接问道。

        “你去带领那些甲士,接下来还要与周人作战!”

        子珏对于那些溃败的甲士并不信任,在有了自己人之后,立刻就安排他们去接管,有这一百人援军令士兵,将那些士气全无的甲士控制住没有任何问题。

        紧接着子珏又取出一些粮食,让众人饱餐一顿,而前去向淮夷部落借船的更也回来,淮夷已经答应借给他们船只,在饱餐一顿之后,众人快速登船渡河。

        有淮夷的船只,再加上子珏让人伐木建造的木筏,四千老弱残兵用了大约一下午的时间成功渡过淮河。

        ......

        自从太宰攻破奄城之后,支持殷商的方国纷纷投降。只剩下一些殷商遗民四散逃离,一部分殷商遗民逃亡东方海边,另一部分则是南下淮泗之地。

        太宰并没有放过这些人,除了留下一部分大军镇守奄城,剩下的大军汇同周朝诸侯大军继续追赶而来。

        东征已经到了尾声,大量殷商方国被除国,已经有消息传出来,成王准备分封一批诸侯,封地就在这殷商故土,想要获得封赏,那就必须抓住一切机会立下功勋。

        “将军,已经找到那些商人,他们正在淮水边渡河!”一名士兵兴奋的前来汇报。

        “淮水?”单听到后大喜过望,连忙命令道:“三军听令,立刻启程赶往淮水,擒杀叛逆,人人有赏!”

        命令下达,大军立刻就行动起来。

        ......

        连续的失败让这些殷商遗民成了惊弓之鸟,在听到周朝大军就来的时候,顿时就慌作一团,好在子珏已经掌控了军队,有军队维持之下,总算是稳定了局面。

        子珏知道,若是一直逃跑,这一只殷商遗民很快就会崩溃完蛋,他想要重新建立邦国,必须要让掌控这些人,所以他必须要给这些人信心。

        那么还有什么比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更能凝聚人心的?

        子珏让那些老弱躲在后方,自己亲率六百甲士列阵于淮水南岸。

        淮水北岸,旌旗漫卷,邦周大军绵延数里,俗话说,人一过万,无边无沿。上万大军聚集在淮水之北,即便是隔河相望,依旧让人压力倍增,毕竟淮水并非长江天险。

        看到淮水对面大军无边无际,这些已经成了惊弓之鸟的甲士惊骇万分,两腿战战,脸色苍白,若不是有援军令召来的一百人,这些甲士估计就要作鸟兽散了。

        邦周大军在看到子珏不过区区六百人列阵,顿时哈哈大笑,指着淮河对岸对着左右大声道:

        “区区数百残兵,见了我邦周天兵非但不俯首称臣,还敢反抗?奄国两万大军都败了,这数百残兵有什么用?不过是一群土鸡瓦犬,天兵一到,尽数斩杀!”

        “殷贼冒犯王上,妄图逆乱天命,殊不知天命在周,所有叛逆之人都将要受到惩罚,现在大周的战士们,拿起你们的武器,消灭殷贼!邦周万年!”

        “消灭殷贼!邦周万年!”

        “消灭殷贼!邦周万年!”

        大军急行军五十里来到淮水之畔,因为急着抓捕殷商残兵,单伯迫不及待的发起渡河。只是单伯的做法却是正中子珏下怀。

        虽然是秋季,但是淮水水流较夏季少了很多,但是依旧宽广,周军立刻分出人手,伐木做舟,开始渡河。至于河对岸区区六百残兵,不仅是单侯,就连普通的周军士兵也没将他们放在眼中。

        区区六百,破之不费吹灰之力。

        ......

        看到邦周大军到来,黑压压的一片,直接让这些残兵败将两股战战,若不是子珏用那百人带领,这些人只怕当场就要四散而逃,这可不行。这种状态,只怕是周军一到,这些人就转身逃走了。

        想到这里,子珏当即带上易来到众人面前。

        “你叫什名字?”子珏向一个还面带稚气的甲士问道。这甲士看上去顶多十五六岁的样子。

        “羽。”

        “好名字。”子珏温和的说到:“害怕吗?”

        “不...不怕!”这孩子脸色苍白,嘴唇哆嗦,但还是咬牙大胜喊道,那略带稚气的声音中还带着一丝颤抖。

        子珏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害怕并不可耻,孤也害怕。”

        听到这话,羽的表情很是错愕,以为子珏是在安慰他,甚至周围的士兵也很是诧异。

        子珏环视一周,然后大声喊道:“可是害怕有用吗?害怕那些周军就会饶过我们吗?”

        数百人的军阵中鸦雀无声,子珏的话就如同寒冰,将他们的幻想尽数撕碎。

        看到所有人沉没不语,子珏再次喊道。

        “五年前,牧野之战,邦周摧毁了我们的家园,让我们的族人沦为难民!”

        “但是他们不能让我们屈服!”

        “我们所承受的一切苦难都将让我们变得更加团结,更加强大,更加坚定。”

        “三年前,殷商故地,武庚战败,我们失去了很多亲人朋友!”

        “奄国破灭,我们失去了最后的家园!”

        “今天,在这淮水之畔,周人大军又至,身后就是我们的妻儿家小,我们还能往哪里退?”

        “没有退路了!”

        “国人们,我们已经无路可退!”

        “今天,孤与诸位在此,决死一战!”

        “战端一起,即为死战之时!临阵将不顾军先退者,斩,军不顾将先退者,后队斩前队!孤于战阵最前,若孤后退,请斩吾头!”

        “君上不可!”易听到此言连忙劝阻道,而周围的士卒也纷纷劝阻。

        “铿锵!”子珏瞬间抽出青铜剑,厉声喝道:“住嘴!我意已决,再敢言者,军法处置!”

        “是!”见到子珏如此,众人不敢再拦。

        接着子珏又看向眼前这些残兵,然后大声喊道:“三军听令,年龄不足16岁出列,父子俱在军中者,子出列,兄弟同在军中者,弟出列!”

        伴随着声音落下,阵列中走出数十个脸上稚气未消的少年。

        看了眼他们,子珏继续道:“凡出列者,留守军营,凡未出列者,听吾号令!出发!”

        “君上。”就在这时候,一人突然窜到子珏身前,直接双膝跪地道:“君上,还请让臣下随行护卫!”

        子珏连忙将其扶起,这人正是刚才听闻周国追兵赶来而吓得面无血色的羽。

        “羽,你未满十六岁,留在营中!”

        “君上身先士卒,臣下怎敢偷生,还请君上让臣下随军出征!”话音未落,周围刚刚出列的几十人纷纷向子珏跪拜道。

        “诸位请起,殷商坠落,奄国破灭,追兵将至,吾等欲要死战,可后方家眷无人守护,尔等或是年少力弱,或是父兄在此,已经尽忠。今日将尔等留下,乃是为了照顾后方家眷,若是吾等归来,家眷有任何问题,拿尔等试问!”

        说完不待其回话,直接带人赶赴战场。

        看到子珏如此,军心士气大振,所有士兵在这一刻心中生出了决死之心,看向周军的目光愈发坚定。

        ......

        淮河对岸,周军已经做好渡河准备。

        大量木筏很快就被推入水中,数十上百个木筏开始渡河。周人起自岐山,善于牧马,却不善舟楫,因此上百個木筏并不能同时前进,甚至还有不少向下游偏移。

        只不过周军士气旺盛,并不将这些放在心上,很快就有第一批周军上岸。

        看到这些刚刚靠岸的周军,队形散乱,人数也不多,子珏身先士卒带领一队人马前去迎战。周军刚刚上岸,还没有有站稳脚跟,重整队形,迎面就撞上子珏和易带领的士兵。

        这些士兵训练有素,再加上有战阵配合,根本不是仓促整装的周军能够抵挡。战阵之上,个人勇武虽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训练有素,战阵配合。

        一方以逸待劳,战阵整齐,另一方队形散乱,身体疲惫,结果不言而喻。刚一接触,邦周士兵就纷纷溃败,不过转眼之间就被斩杀大半,剩下的也被推入淮水之中,淮水宽阔,这些人不过片刻功夫就沉没其中。

        渡河作战从来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立足未稳,半渡而击。这些耳熟能详的办法简直不用太多,更何况周军为了追击,急行军五十里,连饭都没吃,直接伐木做舟渡河攻击。

        若是周军将领谨慎一些,休息一下,或者多路齐发,战争就多了几分变数,可这单侯已经被封邦建国的诱惑冲昏了头脑,直接就发动了攻击。

        若是一切顺利,士气高涨,自然是一鼓而下,可若是做不到,不过顷刻间就要溃败。

        看到周军散乱的用木筏渡河,完全没有一点章法。看到周军如此,子珏顿时放下心来。当即冲周围的甲士喊道:“诸位,破敌就在今日!跟我冲!”

        子珏身先士卒,带着数百甲士当先冲了上去,而易则是带着几名士卒紧紧护卫在左右。

        子珏这具身体和他前世那种废宅完全不同,这具身体可以说强壮的离谱,沉重的青铜戈在他手中就像是一根稻草,高达八十一的武力让他实力大增,虽然当不了项羽那种万人敌,但是五百人敌还是做得到的。

        子珏青铜戈横扫,凌厉的破风声刺痛耳膜,一声闷响传来,那名刚刚举起盾牌的邦周士兵直接被这巨力打翻在地,紧接着又是一戈将其斩杀。看到子珏如此英勇,这些士兵士气高涨。

        本来这些邦周士兵就没准备好,这下溃败的更快,直接就被砍瓜切菜一般斩杀大半,一时间淮河南岸,血流成河。

        很快就将第一批渡河的五百人,除了被杀的三成外,其他人全部反推下去,一时间死伤无数,淮水为之染红,周军尸体漂浮于淮水之上。

        数百人的周军不到一刻钟的功夫就被尽数歼灭,而看到这种情况,单候脸色异常难看。他终于意识到河对岸的殷商溃兵并不简单,很有可能是一条大鱼。

        当即就准备再次派人伐木做舟,继续进攻。

        就在他准备下令派人同时从上下游一起渡河的时候,旁边的副将连忙上前劝阻道。

        “单候,我大军远来到此,先败一阵,士气已挫,急行军五十里,又未进食物,舟楫尽失,对方以逸待劳,若再伐木做舟,恐战事不利,而且天色已晚,我等不善舟楫,如何渡河?”

        单候听到后,抬头看天,此时金乌西陲,最多半个时辰,天就完全黑了,知道今天已经无法再渡河,只得安排人手安营扎寨,准备明日一股做气,将那群殷商遗民尽数斩杀。

        淮水南岸,看到周军大败,这些殷商遗民很是高兴,可以说这场战斗过后,子珏已经获得了这些人的拥戴。

        看到周军安营扎寨,不再进攻后,子珏也是松了口气,所有事情都按照他的计划进行,当即打开系统然后选择使用【暴雨卡】。

        距离战场淮水上游三十里处,此时经过一天的挖掘,‘筑’已经做好了准备。

        子珏选择在距离此地四十里的地方降下暴雨,时间拉长到最长一天,雨量也是最大,降雨范围则是方圆二十里。这也是子珏将降雨量和时间调整到最大后,最大的降雨范围了。

        在子珏选择使用暴雨卡之后,淮水上游本是晴空万里,忽然间平地挂起一阵狂风,紧接着乌云汇聚,不过转眼之间,天空中就乌云盖顶,黑压压的一片,下一秒倾盆大雨哗哗而落。

        ‘筑’带着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突然降下的大雨,这场雨水大的惊人,不过是片刻功夫,地面上就开始汇聚成水流汇入淮河之中,更让人惊讶的是,仅仅只间隔了五十步左右的距离,他这里竟然连一滴雨水都没有!

        众人看到如此奇特的一幕,顿时意识到这是上天在帮忙,众人顿时士气大振,这是天命在商啊。

        很快夜色降临,子珏召集殷商遗民,让其将那些木筏舟楫全部抬到高处,所有人也都在地势高的地方聚集。

        子珏将众人召集起来,对着众人说道:“天生玄鸟,降而生商,西周卑鄙,趁我大军东征,破我家园,今孤已得到上天指示,今晚上游淮水有大雨将至,到时淮水决口,此战必胜!”

        听到子珏的话,众人也是将信将疑,子珏看在眼里,也不说破,只是让人小心戒备,免得被大水冲走。

        果然,没过多久,被王珏安排在上游的筑就传来消息,大雨倾盆,淮水肉眼可见的涨水。那雨水之多,就算最年长者也没见过如此大雨,而更令人奇怪的是,距离上游不过三十里竟然没有一丝雨水落下。

        殷商遗民之中,所有人都意识到,上天真的降下了暴雨助阵,原本就高昂的士气顿时提升到极致,众人纷纷认为,国君子珏得到上天眷顾,乃是天命所归,上天没有放弃他们

        这等暴雨,若非天助又作何解释?

        ——

        王三年,武庚溃败,珏王落难于淮,周军至,珏王临危不乱,身先士卒,殷人士气大盛,半渡而击,周军无功。夜,大雨倾盆,珏王掘淮,水淹周军,周军大溃,此非天命乎。——《史记·殷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