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小说 - 网游动漫 - 千禧年半导体生存指南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闲聊

第三十一章 闲聊

        听到周新这么说,曹永罗内心松了一口气。

        环境是会改变人的,从周新说话的语气和内容来看,对方并没有因为这段时间的大获成功而和之前有本质上的不同。

        “其实外面吃来吃去都差不多。

        来这边吃牛排汉堡吃多了,我反而怀念燕大食堂的快餐了。

        也许怀念的不是燕大的食堂而是在燕大无忧无虑的日子。

        我和你不同,我在学习上的天分有限,能进燕大还是靠我老子能给我争来一个过一本线上燕大的名额。

        来圣芭芭拉之后这边全英文授课,我基本上上课内容下课之后还要自学一遍。”

        现在消息闭塞,大部分人对曹永罗这个群体没有清晰的认识。

        即便是二十年之后,对于曹永罗这种人,网络上也是以猜测为主,没有什么权威的说法。

        网上流传的说法基本上是我朋友、我听说、我朋友的朋友。

        而没有谁出来说,我享受了什么你们这帮平民没办法享受的权利。

        周新前世在申海创业的时候,他的投资人里也有这一群体。

        但是从给人的观感来说,周新觉得曹永罗比他之前的合伙人来头还要更大。

        当然也有可能是错觉。

        因为周新并不清楚曹永罗是什么来头,记忆里的传闻也只是传闻。

        周新笑道:“对你来说交换,学的怎么样其实没有什么区别。

        就算你一门课都不及格,也不会影响到你毕业之后要走的路。”

        曹永罗苦笑一声:“话是这么说没错。

        但是我还有兄弟姐妹,资源是需要靠竞争的。

        家庭的资源是有限的,能够分到你身上的资源就更加有限。

        伱需要表现得比别人更加优秀才能获得这样的机会。

        拿来燕大上学为例,上一本线就能够来燕大就读,如果我没能上一本线,会麻烦很多,想留在燕京的话就只能去燕京理工或者燕京师范了。

        除非我愿意去申海,复旦倒是考多少分都能去。

        这就是区别。

        同样的我如果在圣芭芭拉的成绩够好,未来家里能够帮我运作到更高一个级别的高校的可能性就更大。

        所以背景只是助力,自身还是需要付出些许努力。”

        周新承认自己酸了,不管前世还是现在,都是靠勤学苦读才上的名校,结果对方随便考多少分都能去复旦。

        去复旦对他来说都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不过好在他不是十八岁,对于天龙人这种现象也见怪不怪了。

        不仅仅华国有类似的现象,在国外天龙人的现象更加不需遮掩。

        周新抿了一口荔枝味的气泡水,冰凉的口感让在温暖环境里想要停滞思考的大脑重新清醒,不知道为什么这家餐厅的暖气开得特别足。

        壁炉把十二月的洛杉矶变成了八月的燕京。

        “没想到你也会有类似的烦恼。

        圣芭芭拉从学术上来说不如伯克利,但是也是工科强校了。

        他们在学术上的要求绝对不会低到哪里去。”

        周新之前也有圣芭芭拉读博的朋友,那边厉害的博士,从发表的成果上来说,并不会比伯克利的普通博士差。

        曹永罗倒不会因为对方说圣芭芭拉不如伯克利而滋生不满的情绪。

        虽然曹永罗不擅长学习,准确地说是不擅长理论知识学习,但是他很擅长社交和审时度势。

        在他看来,现在周新就是大腿,他们家全家的资产加起来估计都没有周新的身家高。

        自己微末时认识的朋友能够成为大佬,简直不要太好。会因为朋友的成就而感到嫉妒很正常,但是让这种情绪影响到双方之间的正常交往那就不正常了。

        周新发迹太快,曹永罗还来不及嫉妒,内心已经满是对对方的钦佩。

        曹永罗父辈同事的子女,有不少出国的,出国能够不依赖家里关系混的好的就没有几個。

        大多在外面也是靠家里关系,在金融机构做和华国相关的业务。

        比如***在阿美利肯的时候任职于贝尔斯登投资银行,后来跳槽到花旗,负责花旗集团在华国的投行。

        此前花旗在华国屡屡碰壁,她接手之后陆续获得华国人寿、华国网通、华国建设银行这种超级巨大规模ipo项目的承揽。

        自己的本事占多少就不好说了。

        曹永罗在圈内见过太多这种事迹,所以才更加知道周新纯靠自己能够成为亿万富翁有多么不容易。

        “是的,这边的课程很难,语言只是原因之一。

        它本身的难度就很高。

        我都有点后悔选工科了,如果选商科,会好很多。

        商科存在比较多的主观判断,只要语言基础打好了,后续至少及格是没有问题的。

        像工科不存在这种模糊空间。”

        曹永罗显得很懊恼。

        周新提醒道:“反正你也只是交换一年。

        后续申请硕士项目或者博士项目的时候变成商科相关的领域就好了。

        其实你来燕大就可以选商科,何必选微电子呢。”

        曹永罗无奈道:“不是我想选,这都是我爸帮我定的。

        他觉得工科好,未来工程师治国是趋势,学什么商科。

        我们和国外差距最大的就在于科学技术。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我当时也觉得工科好。

        说起这个,你在创业这条路上这么成功,那你还在读博士吗?”

        周新点头道:“在,我还是想好好把博士给念完。

        创业成功,赚到的财富,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能够有更多的选择。

        之前我可能只能把博士念完,然后就业,这看似很好但是实际上只有一条路。

        但是现在我念博士是因为我喜欢半导体这门科学,而不是我只有这个选项。

        大多数时候自由就在于你有选择的权力。

        和王卫、李力相比,你比他们更自由,因为你可以选择出国,我又比你更自由。”

        曹永罗点头道:“如果是别人这么说,我可能会嫉妒。

        但是你说,我一点嫉妒的情绪都没有。

        光是我们之前在燕大,你每天最早出寝室去图书馆,最晚回来,这种刻苦程度根本不是我能够比得上的。

        包括你每一门考试都能拿第一,学习天分也不是我能比得上的。

        所以你取得世俗意义上的成功很正常,只是我没想到来得这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