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小说 - 科幻小说 - 剑元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青山绿水间

第十三章 青山绿水间

        翌日一早

        永安城外,一群人正聚集在城门口,相互间像是说着什么,而守城门的士卒对此则是视而不见,还帮忙驱逐路过的行人,让那些人离这群人远些。

        这群人,正是苏家大部分高层,也是苏齐叔伯辈的,当然还有与他要好的同辈同族的兄弟姐妹。

        苏齐此时正站在一位妇人身旁。而苏南天则站在妇人的另外一侧,妇人拉着苏齐的手,碎碎念叨着什么,而苏齐则是频频点头,没有丝毫不耐烦的表情。苏南天也在一旁听着,一言不发。

        过了一会儿,妇人似是将想叮嘱的话都说完了一般,陷入短暂的沉默,像是在回忆说漏那些,然后在补上。

        苏齐趁着这个空隙,赶紧给自己老爹苏南天使了个眼色。苏南天像是浑然不觉,根本不理这小王八蛋。

        又过了一会儿,妇人确定没有遗漏的以后,这才说道:“齐儿,路上千万一定记得要小心,外面不比家里,更不比永安城附近的毛贼精怪”。

        说到这里,妇人似是说不下去了,抬起一只手抹了抹眼泪。苏齐也抬起手给妇人擦眼泪,轻声说道:“娘亲放心,我会小心小心在小心的”。

        妇人这才点点头,松开了一直紧握苏齐的手。

        苏玲走到苏齐身旁,笑道:“小小哥保重”。

        苏齐摸了摸她的头,说道:“保重”。

        然后他走到众人面前。整理衣襟,弯腰作揖,说道:“谢各位相送,小子在此告辞”。

        众人朝他看来,都点了点头。

        苏齐说完以后,扫视了一圈众人,最后他的目光停留在了自己娘亲和苏南天身上,最后点点头。然后转身上了一辆马车。

        上车以后,苏齐拉开了马车窗帘,和众人挥手作别,马车缓缓离去。

        大概所有游子临行前心里都只有诗和远方,也大概只有父母的心里有那游子的财米油盐。

        等到马车消失在视野,妇人这才收回视线,她又抬手抹了抹眼泪。转头对苏南天说道:“你暗中护送一下吧,我真不放心”。

        苏南天点点头,说道:“夫人放心,我会一路跟随他离开黔洲,等到了荆州会有苏锐在那边接他的”。

        妇人蓦然不语,苏南天心想要糟,果不其然,妇人盯着苏南天,说道:“你好像一点都不关心小齐的去留”。

        苏南天只得强行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找个蹩脚的借口说道:“我苏南天的儿子,肯定不会比他们的差,所以我一点都不担心“。

        听完苏南天的话,妇人更加伤心了,再次哭了起来,苏南天一脸无可奈何,只得轻声安慰,过了好一会儿,妇人这才停下哭声,而其他苏家高层也早已经离开。

        苏南天将妇人送上回苏家的马车后,自己则没有回去。他依旧站在城门口。看着苏齐离开的地方,沉默不语。

        过了一会儿,一名青年从城内走出,他走到苏南天身旁,作揖起身后,说道:“家主,都按照你的吩咐安排好了”。

        苏南天点了点头,并没有接话,青年苦笑道:“家主,就非得我来当这个恶人不成”。

        苏南天转头看向青年,冷笑道:“不然我这个给人当爹的来当”。

        青年男子正是苏礼,昨晚苏齐在吃过饭以后,就去了他的住处。后来两人便在他那里手谈了一局。边下边聊,直到深夜,苏齐这才离去,临走前,苏礼交给了苏齐一份地图,是整个黔洲的堪舆图,上面标注了一条相对安全且最近可以到达荆州的路线。

        苏礼听完苏南天的话后,再次苦笑无言。苏南天只是在妇人那边好说话,做什么好似都是唯唯诺诺的,但在其他人那边,一般没什么好脸色,兴许他心情好会和你多说几句,心情不好时,都不废话半句的,直接提剑开砍。

        好像苏南天把所有的好脾气和耐心都留给了妇人。

        苏齐在坐了两日的马车后,终于下了马车。他来到马车面前,双手掐诀。默念一句收,马车就变成一只小巧玲珑的模型。

        这马车是一件法宝,是前几天吃过饭以后,苏南天给他的,说是代步用的,当然也可以拿来逃跑的,至于是什么品质苏南天并没有给他说,所以他并不清楚。只知道它的叫白驹,就是白驹过隙那个白驹。

        苏齐将模型收入空间内,伸了个懒腰,拿出堪舆图,确认了方位,然后向远方走去。

        苏南天在高空俯瞰这一切,过了一会儿,一名身穿儒衫的老人出现在苏南天身旁,苏南天转头看去,儒衫老人笑道:“苏家主好久不见”。

        苏南天淡然道:“我在护送苏齐去往荆州,并没有其他目的”。

        儒衫老者点点头,说道:“似你们这等大修士,随便一个举手投足间,都是山崩地裂。所以我们书院不得不来看看,望家主体谅”。

        苏南天点点头,说道:“应该的”。

        得到了回复的儒衫老者点点头。但他并没有离去的打算,接着说道:“苏礼那孩子,很不错的”。

        苏南天再次点头,说道:“确实是一个读书种子”。

        但是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但是比起苏齐,其实还是要差些”。

        儒衫老者疑惑问道:“何以见得”?

        苏南天这才有了些笑意,说道:“你见过有哪个修道之人不靠运气法门,光读书就读了个二境”。

        儒衫老者有些震惊,只是还不等他问什么。

        苏南天就将目光看向下方的苏齐,嘴角微微上扬,说道:“一听既懂,一看既会,三次能熟,五次能推”。

        儒衫老者被震惊得一时无言,他当然能听懂这些话的含义,只是有些难以置信而已。

        苏南天其实还有很多话想说,只是都被他憋在了心里而已。

        就算我儿子晚你们十六年修行又如何,在过十六年,你们却也只能对其望其项背。

        苏齐不知道他老爹正在别人面前吹他的牛。他下了马车后,走过了无数的大山和小路,也见过许多奇特风景,夕阳下他坐在田垄边,看那落日余晖晚霞。清晨时,他爬上高山。看那初升的第一缕阳光。

        一席白衣,腰别折扇,翩翩少年郎,青山绿水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