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她靠种田当上了皇子妃在线阅读 - 第60章 称职的老师

第60章 称职的老师

        第60章称职的老师

        盛绮兰回到房间换下衣服才发现,她大腿上的皮肤都烫红了,大腿内侧的肉更嫩一些,竟然都起了水泡。

        可大腿内侧毕竟是个隐秘的地方,她也不好找大夫来看。

        只好派人去买了些烫伤的药膏,准备抹在上面。

        不过她如今这种情况是暂时没有办法走路了。

        “秋月,你去通知那几人一声,就说我暂时有了别的事情,下次再招待她们。”

        秋月应了一声,连忙下去通知那些妇人了。

        听罢秋月的传话,那些妇人心照不宣的交换了个眼神,忙起身告退了。

        又过去了十来天左右,盛绮兰腿上的伤好得差不多了,下地走路总算不会磨的疼了。

        她连忙又写了帖子请之前那位妇人进府叙话。

        二人说了一大下午,盛绮兰直接就将陶云菀的亲事给定下了。

        没办法,那一万两银子的聘礼实在是太勾的人心痒了。

        陶云菀虽然是个庶女,她的亲事本该盛绮兰这个母亲做主,但也要知会陶明渊一声。

        当天晚上,陶明渊下衙之后,盛绮兰就十分殷勤的给他揉肩捏背。

        陶明渊十分享受这种感觉,眯着眼睛由她捏了一会儿,就拉着她的手腕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今日怎么了?”陶明渊注意到她是特意打扮过了,身上仿佛还涂了香粉,阵阵暖香直往鼻子里钻,不由得令他有些心猿意马了。

        一双手揽住她的腰一点一点往上摸索:“有什么事要和我说?”

        旁边的丫鬟见状,都很识相的垂着脑袋退了下去。

        顺带着关上了房门。

        一阵旖旎之后,陶明渊心满意足的揽着她:“现在可以说了?”

        盛绮兰此时娇嗔的仿佛未出阁的小姑娘,她明白陶明渊最吃这一套。

        伸出手往陶明渊胸口上微微一锤,放轻了声音道:“师兄,云菀如今年纪也不小了,我给她找了个婆家。”

        她父亲是陶明渊的启蒙先生,因此盛绮兰叫陶明渊一声师兄倒也没错。

        陶明渊也已经许久都没听她这般叫自己了,只觉得心中一阵酥麻。

        一个翻身,又将她覆在身下。

        “找了个婆家?”陶明渊挑着眉看她。

        盛绮兰点了点头,凑上前去在他嘴角亲了一下:“那户人家过的可不错呢,而且对云菀也够真心……”

        盛绮兰将各种好处都说了,就是没说这个男人已经五十多岁了,且已经死了好几任夫人了。

        陶明渊听她说完这户人家的种种好处后也有些意动。

        云菀虽然是庶出,但总归是他的女儿,他总是盼着她好的。

        “但现在云菀还未及笄,现在就说亲,会不会太早了?”

        陶明渊顿了顿又接着道:“更何况,她上头还有个月卿呢。”

        月卿身为长姐,她的亲事还未定下呢,怎么好先给云菀定亲呢。

        这一茬盛绮兰自然也想到了。

        “师兄,只是先定亲而已,又不是立刻就成亲,这样好的亲事,错过了这个村,可就没下个店了。”

        陶明渊也觉的她说的有道理,便点了点头答应了:“好,那便依你吧。”

        ……

        他们夫妻二人定下来的事情,陶云菀和陶月卿等人当然还不知道。

        此时陶月卿正在南山村,随着谭三娘学功夫呢。

        经过上次劫匪一事,陶月卿深知靠人不如靠己。

        只有自己有自保的本事,才能在这个时代安身立命。

        才能保护自己不被残害。

        谭三娘正在教陶月卿练习基本功。

        “姑娘,这个胳膊再抬高一点,对,就是这样,保持住。”

        傅明修走过来的时候,就看到陶月卿在她修缮好的院子里练习基本功。

        她的鼻尖冒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在太阳的照射下折射出刺眼的光芒。

        唇色红润,凤眸璀璨,一头墨发垂于身后,风华绝代!

        感觉到身侧有人影,陶月卿直接站起身朝傅明修看了过去。

        “明修大哥。”傅明修见她看到自己了,也就笑着朝院子里走进去。

        “月卿对学武感兴趣?”侍卫扶着傅明修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陶月卿笑了笑,拿出帕子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算是吧,想学一二分自保的本事罢了。”

        碧玉见状,很有眼色的去给傅明修沏了茶过来。

        傅明修接过茶低头一嗅,便闻到一股药香传入鼻腔。

        他温润笑着抬起头看向陶月卿:“月卿,你这是什么茶?”

        陶月卿净了净手才在他身旁坐下:“这是我特意为你制得药茶,对你的伤口复合有好处的。只不过刚做好,还未来得及给你送去呢。”

        傅明修清亮的眸子中顿时闪过一抹惊讶:“那便多谢了。”

        不过是闲暇时随手制出来的,陶月卿并不放在心上:“你尝尝味道如何。”

        她喝着味道是不错的。

        虽然有股药香,但经过处理后并不苦涩,反而醇厚甘甜,令人回味悠长。

        傅明修也将茶盏送到唇边,微微抿了一小口,然后便点了点头赞道:“味道不错,平时喝也是可以的。”

        “月卿,你若是想学武,我可以教你。”喝了几口茶,傅明修突然说道。

        陶月卿正喝茶的手微微一顿,歪头看他:“明修大哥,你身上还有伤没好利索呢。”

        傅明修低头朝自己身上看了一眼,温润一笑:“这不碍事,只是教教你而已,又不是和你对打。”

        陶月卿在傅明修当初救自己的时候,可是见识过他的功夫的,有他教自己,自然开心:“好,那我就先谢过明修大哥了。”

        傅明修看着她甜美的笑容心中也不觉开心了起来,唇角的笑就没收起来过:“你想用什么武器?软剑还是鞭子?”

        一般姑娘家习武,都是用这两种武器。

        陶月卿想了想就道:“鞭子吧!”

        好收好放的。

        傅明修也是这样想的,就笑道:“好,那我就先教你一套鞭法。”

        傅明修的确是个称职的老师,再加上陶月卿又聪明,头脑灵活,几乎被他是一点就通。

        谭三娘其实本身功夫并不算强,她厉害就厉害在有一身力气。

        几个男人加起来都不是她的对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