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她靠种田当上了皇子妃在线阅读 - 第50章 三姑娘被老鼠咬了

第50章 三姑娘被老鼠咬了

        第50章三姑娘被老鼠咬了

        幸好她的丫鬟过来扶了她一下:“夫人……”

        盛绮兰稳了稳身形:“我没事。”

        “夫人,要不要奴婢去吧三姑娘追回来呀,祠堂那里又阴又冷,她那里吃过这种苦呀。”

        盛绮兰闭了闭眼睛,半晌后才哑着嗓子说道:“不必了,平日里是我太惯着她了,让她吃些苦头也好。”

        祠堂里。

        地板是石头铺就的,又硬又冷,才跪了一会儿陶云思就受不了了。

        她一手揉着膝盖,不住的往扭头往外看去,想看看盛绮兰有没有过来哄她。

        可是外面竟然连个人影都没有。

        陶云思咬了咬嘴唇,心口憋着一口气又将头转了回来。

        祠堂里静悄悄的,桌案上点着蜡烛,随着微风吹进来,蜡烛的火光忽明忽灭。

        陶云思的胳膊上忽然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寒意顺着小腿往上蔓延。

        祠堂里供奉着的都是陶家世世代代老祖宗的牌位。

        陶云思盯着这些牌位看了一圈,总感觉这些牌位上面仿佛长了眼睛,一个个的都在盯着她看。

        明明正是夏天,空气燥热,可陶云思却感觉浑身彻骨的冰冷。

        虫鸣声时不时的响起一声,陶云思的膝盖却仿佛生了根,牢牢地长在了地面上。双眼直直的盯着桌案上供奉的牌位,眨都不敢眨一下眼睛。

        她总觉得,下一刻那些牌位上面就仿佛回钻出来什么东西一样。

        就在这时,仿佛有什么东西顺着她的小腿直接钻进了她的衣裙里,陶云思内心的恐惧彻底爆发,尖叫一声晕了过去。

        另一边。

        纪姨娘和陶云菀跟随着陶月卿走出正院后,纪姨娘就看着陶月卿非常感激的道:“大姑娘,这次真的多谢你了,若不然,云菀肯定少不了这一顿责罚。”

        陶月卿笑了笑,温和的看着她:“姨娘客气了,云菀是我妹妹,这都是我该做的。”

        在这个家里,真心对她好的除了大伯一家,就是祖父和纪姨娘母女二人了。

        可是,前世对她好的人最终却都没有好下场。

        祖父在她嫁给任天屹不久后离奇身亡,纵然疑点重重她也没有线索去查了。

        大伯摔断了腿变成了残疾,后来突然不能说话,人也变得痴痴傻傻。

        大伯母则是受不了打击变得疯疯癫癫。

        而她的两个舅舅,做生意被任天屹挤兑的没有立足之地,最后还被诬陷入狱了。

        至于陶云菀,也在婚后不久就去世了。

        当时她已经怀了三个月的身孕。

        陶月卿也是在她死后才知道,云菀所嫁非人,那个男人心理变态,动辄就对她非打即骂,活活将她虐待致死。

        这一世,她必定不会再让前世的悲剧重演。

        那些伤害过她和她的亲人的,她陶月卿一个都不会放过!

        天色渐暗,盛绮兰到底还是放心不下陶云思,就派丫鬟过去看。

        结果丫鬟就看到陶云思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不知道晕倒有多久了。

        丫鬟的惊喊声引来了其他的下人,不多时盛绮兰也听到消息一脸惊慌的赶来了。

        “你们怎么还不把三姑娘从地上扶起来?”盛绮兰来到后,才发现陶云思竟然还在地上躺着呢。

        她此话一处,丫鬟下人们才如梦初醒,慌张着连忙将陶云思从地上扶起。

        才刚一拖动她,就有一个手掌大小,黑乎乎的老鼠吱吱叫着从她裙子底下跑出来了。

        与此同时,陶云思也发出一声惨呼:“啊!我的腿,好疼!”

        “老鼠,有老鼠!”丫鬟见状,吓得手一松,又将陶云思给丢回了原地。

        陶云思被摔的又是一声痛呼,眼前直冒金星,脑袋一歪,又晕了过去。

        “思儿。”盛绮兰冷眼朝丫鬟看了过去:“怎么扶的三姑娘?三姑娘要是有了什么好歹,你就算有十条命也不够用的!”

        丫鬟丢下陶云思后才反应了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一时间吓得脸色惨白无血色。

        将陶云思带回房间后经过检查才发现,陶云思的大腿内侧竟然被老鼠咬掉了一块肉。

        脑袋也摔出了一个包。

        陶明渊回府后,就见正院内一片愁云惨淡,陶云思哭闹个不停,盛绮兰也对着丫鬟下人们大发脾气。

        他一脸诧异的走进去,惊讶的道:“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看到陶明渊来了,陶云思更是哇一声哭得更大声了。

        盛绮兰如今心中是又气又疼,抹了抹眼泪道:“老爷,都是小孩子闹了点小矛盾罢了。”

        听她这么说,陶明渊就更好奇了。

        “怎么?云思和谁闹矛盾了哭成这样?”

        盛绮兰:“也没什么,只是和云菀那孩子起了些争执,摔碎了你在她生辰时送给她的那块砚台。”

        “思儿对那块砚台视若珍宝,回来后又哭又闹,我稍微说了二姑娘两句,纪姨娘和大姑娘就不依了,跑过来和我理论。”

        盛绮兰只字不提这件事是陶云思污蔑的陶云菀,反而说的她们母女二人是受害者一般。

        陶明渊听至此,心底已经生出了怒气。

        “思儿受委屈了,回过头父亲再给你买个好的。”陶明渊看着陶云思温和又宠爱的道。

        盛绮兰眸光微闪,接着又道:“老爷你也知道大姑娘的口才,我实在说不过她,就让她带着二姑娘和纪姨娘走了。思儿被气得哭着跑去了祠堂,结果晕倒在了祠堂里不说,还被老鼠咬了。”

        说到这里,盛绮兰已经泪如雨下。

        陶明渊没想到陶云思竟然会在祠堂里被老鼠咬了,顿时吓了一跳。

        “被老鼠咬在哪里了?可又看过大夫?”

        要知道被老鼠咬了这事可不得了,万一染上啥疫病就坏了。

        问到这里,陶云思嘴巴一撇,用被子蒙住了脑袋大声哭了起来。

        陶明渊见状,更是急了:“怎么了?是很疼吗?”

        盛绮兰在一旁道:“老爷,思儿被老鼠咬到了大腿上,还摔到了脑袋。”

        准确的说,是被老鼠咬到了大腿内侧。

        那老鼠也够狠,直接咬下来了她一块肉。

        盛绮兰一想到之前看得她大腿上血淋淋的样子,就恨陶月卿恨得咬牙切齿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