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她靠种田当上了皇子妃在线阅读 - 第39章 这不是他熟悉的殿下

第39章 这不是他熟悉的殿下

        第39章这不是他熟悉的殿下

        这姑娘和他近在咫尺,近的他能看清她细腻白嫩的肌肤,认真的神情,挺翘的琼鼻,红润的檀口以及从她身上传来的似药香又似甜香的味道。

        陶月卿感觉到他的目光注视着自己,抬起头看向他,顿时撞进了他幽深的瞳孔中。

        “怎么了?是太疼了吗?”

        傅明修从未有过看着人家姑娘发呆的情况,更何况还被抓了个正着,顿时感觉有些尴尬。

        他感觉耳根有些发热,忍不住揉了揉耳朵道:“还好,忍得住。”

        陶月卿对他笑了笑:“马上就好了。”

        她是标准的鹅蛋脸,还有两个酒窝,一笑起来酒窝就显露了出来,美极了。

        傅明修的侍从在一旁看着,心中暗道,他怎么觉得刚才殿下是害羞了?

        一定是他的错觉吧?

        陶月卿给他缝合好,撒上了止血消炎的伤药,又从药箱中拿出纱布将刚缝合好的伤口包裹住。

        “好了,你的伤口发炎有些严重,再加上如今天热炎热,一定要勤消毒换药。”陶月卿从药箱中拿出一瓶上好的伤药递给他。

        傅明修也没有客气,伸手接了过来,温润清朗的嗓音听起来让人不自觉沉迷:“多谢了。”

        陶月卿笑了笑:“不用谢。”

        陶月卿:“对了,这里是什么地方呀?”

        傅明修:“这里是万川林。”

        “万川林?”陶月卿朝周围看了一眼,她们不会是被马儿拉着跑出咸阳县的地界了吧?

        傅明修似乎是看透了她的想法,继续说道:“万川林属于林安县,你不是这个地方的人吧?”

        陶月卿点了点头:“我是咸阳县的。”

        话落,她又看了看傅明修身后的马儿道:“能不能麻烦公子,将我们主仆带出这个万川林?”

        她在此处人生地不熟的,马儿死了,马车也碎了,凭她和碧玉二人不知何时才能走出这林子。

        傅明修点点头爽快的道:“没问题!”

        正所谓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

        更何况,这姑娘还帮他缝合了伤口。

        傅明修答应的爽快,他身后的侍从却十分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心中暗想,今日殿下这是怎么了?

        平日里可是最不耐烦管这些麻烦事的。

        可他先是救了这姑娘的性命,又答应带人家走出这林子。

        这行事风格,怎么都不像他家殿下啊!

        侍从突然想到了前几日看的一个画本子,上面的一名姑娘也被一个外来的灵魂占据了身体,从此后行事风格就和以往大不相同。

        他目光惊惧的看着傅明修,他家殿下不会是也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占据了身体吧?

        傅明修回过头去,看着他的眼神就知道他没想什么好东西,顿时一个眼刀飞了过去:“再胡思乱想今日回去你就刷马棚去吧!”

        侍从对上傅明修的凌厉的眼神,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这还是他家殿下的语气,也是他家殿下的眼神,他家殿下没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附身。

        碧玉看着喜滋滋去牵马儿的侍从,忍不住小声嗫嚅道:“这人怕是脑子不好吧?怎么挨了训还这么高兴?”

        因只有两匹马儿,陶月卿只好和傅明修共乘一匹马,碧玉则是和傅明修的侍从共乘一匹。

        一路上的交谈,傅明修也知道了陶月卿姓陶,是咸阳县县令的女儿。

        而陶月卿自然也知道了他姓傅。

        因傅明修有伤在身,且林子里的路并不好走,因此马儿行的有些慢,等他们出了林子的时候,天都快黑了。

        碧玉忍不住担忧的道:“姑娘,明日就是你的及笄礼了,这如今天都黑了,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呀?”

        要是赶不回去,明日可就闹笑话了。

        更何况,她家姑娘一个女儿家,彻夜不归传出去,名声就全完了。

        “这个时候了,也不好找车了。”傅明修看着陶月卿道:“陶姑娘若是不嫌弃,我就将你直接送回家吧?”

        陶月卿也知道傅明修是好意,此时的确不好找车了。

        更何况明日是她的及笄礼,的确耽误不得。

        她只好福了福身道谢:“多谢傅大哥。”

        傅明修笑了笑:“你我也算相熟了,就不必如此客气了。这样吧,你就直接叫我明修即可。”

        他此话一出,身后的侍从险些从马儿上摔下去。

        他家殿下这不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附身了,而是走火入魔了吧?

        且不说他变的热心肠爱管闲事了,还有今日的笑容比平时一个月的都多。

        再一个,他竟然主动要求陶姑娘称呼他的名字?

        侍从不由的抬头看天,想看看月亮是不是从东边出来了?

        怎么看都不像那个他熟悉的殿下!

        知道明日就是陶月卿的及笄礼了,傅明修就特意将马儿骑得快了些。

        饶是如此,到了县令府的时候,星河也已经遍布整个夜幕了。

        “明修大哥,多谢你送我回来。”陶月卿下了马,朝傅明修福了福身。

        傅明修不在意的笑了笑,清朗的目光看着她道:“天色不早了,你快早些回去吧。”

        陶月卿点了点头,对他挥了挥手,带着碧玉走进了县令府。

        侍从见此,忍不住道:“殿下,我们也回去吧?”

        傅明修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你是急着回去刷马棚吗?”

        侍从闻言身子顿时一僵,他干笑道:“属下不急,不急。”

        “赶了这么久的路,本王伤口都疼了。”傅明修面不改色的道:“去找个客栈住下来!”

        侍从下意识的就想问不是还有急事没处理吗?怎么又不着急回去了?

        可对上傅明修的目光,他顿时就将那句话咽了回去。

        “属下这就去找客栈!”

        傅明修又朝县令府看了一眼,这才慢悠悠的策马离开。

        一直到住进客栈,他嘴角噙着的笑意自己都没注意到。

        而另一边,陶月卿外出到现在都没回来的事情整个县令府都知道了。

        陶老爷子急得不行:“月卿要是出了什么事,老子非得把你的腿打断!”

        陶明渊很委屈,他无奈的道:“爹,月卿不见了我也着急,可这也不是着急就有用的事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