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她靠种田当上了皇子妃在线阅读 - 第30章 看县令大人帮谁

第30章 看县令大人帮谁

        第30章看县令大人帮谁

        “宋掌柜,你这铺子本少爷还没说不要呢,你怎么能卖给别人呢?”

        宋昭彬一看来人是他,面色一变,语气沉沉的道:“贺少爷,你给的价格我不满意,我不卖给你。”

        那名贺少爷却没理会他,将目光落在了陶月卿面上。

        一双细长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惊艳。

        “小美人儿,这间铺子是本少爷看上的,你若识时务,就乖乖离开,若不然,就休怪本少爷对你这么个娇滴滴的美人儿下手无情了。”

        宋昭彬听到此话,顿时怒了,盯着他沉声道:“贺少爷,别以为你家有几个臭钱,你父亲认识县令大人,就可以随意欺负人!”

        陶月卿闻言有些讶然,难道这个贺少爷如此嚣张,竟然还是仗的自己父亲的势吗?

        贺常喜摇头晃脑的一笑,摇了摇扇子道:“本少爷还就欺负你了又如何?”

        跟在他身后的那些小厮下人们们也都很配合的哄然大笑了起来。

        贺常喜对着那些小厮下人们摆了摆手,他又看向陶月卿,笑嘻嘻的道:“小美人儿,你可知道少爷我的来头了吗?还不赶快放下笔离开这里!”

        宋昭彬不由的紧张的看了一眼陶月卿,毕竟一般人谁也不愿意得罪这咸阳县赫赫有名的贺家人。

        碧玉在一旁,像看智障似的看了贺常喜一眼。

        他知不知道自家姑娘是谁呀,就敢在她面前大放厥词。

        刘伯也在一旁看傻子一样的看着贺常喜,自家姑娘就是县令大人的嫡长女,他竟然就仗着自己的父亲和县令大人认识,就在这里威胁姑娘。

        简直像个跳梁小丑一般。

        关公面前耍大刀也不外乎如此了。

        陶月卿又不是被吓大的,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提起笔就在合约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拿出了私章盖在上面。

        贺常喜见状,脸色顿时一变,有些阴恻恻的看向陶月卿:“小美人儿,你是听不懂话吗?”

        他派人在宋昭彬这个铺子对面盯了好些天了,都已经将这间铺子视为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谁知竟被眼前这个貌美的姑娘截胡了。

        早知如此,之前看到她刚出现在铺子门口的时候,他就应该派人拦住她。

        陶月卿在他出现的时候也就猜到了之前在暗处盯着自己的就是他们一行人。

        “小姑娘,我们家少爷和你说话呢,你是聋子还是哑巴?”贺常喜的一名小厮上前一步伸出手指指着陶月卿道。

        陶月卿本不欲和这种二世祖一般见识,可耐不住他们不识抬举频繁挑衅。

        只见她突然站起身,飞快的伸出手来直接捏住了小厮的那根指着她的手指,用力一折。

        ‘咔吧’一声脆响伴随着小厮响彻云霄的惨叫刺穿了众人的耳膜。

        “少爷,小的手指断了……”

        在场人见状,顿时变了脸色。

        贺常喜脸色更是难看的紧。

        这个姑娘先是不给他面子签了合约,现在又动手折断了他小厮的手指,简直是再打他贺常喜的脸。

        “不要以为有人撑腰就可以目中无人,横行霸道。”陶月卿拿出帕子擦了擦手,对贺常喜和他的小厮道:“这只是一个小教训。”

        宋昭彬走到陶月卿身旁,担忧的看着她道:“姑娘,你怕是惹了大麻烦了,这位贺少爷的父亲可是认识如今的县令大人的。”

        碧玉再也忍不住,在一旁翻了个白眼:“你怕什么,我们姑娘还是县令大人的嫡长女呢。”

        难道县令大人还能帮助外人欺负自己的女儿不成?

        宋昭彬却没把碧玉的话当真,他只是认为碧玉是在安慰他罢了。

        贺常喜难看的脸色也因碧玉这句话变换个不停,最终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小丫头片子在哪学的吹牛?”贺常喜嘲讽的看了碧玉一眼,对着身后的手下一挥手:“把他们给本少爷抓起来,弄断了我小厮的一根手指,这事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那些手下听到吩咐,顿时就朝陶月卿等人涌了过来。

        “且慢。”陶月卿看着贺常喜说道:“你既然说你爹认识县令大人,那咱们不如就去县衙说说理,看看县令大人是帮你还是帮我。”

        陶月卿这话一出,碧玉险些笑出声来。

        刘伯也是满眼讶然的看着陶月卿,想不到自家姑娘看起来娴雅灵慧,内里竟然还有几分腹黑。

        到了县衙就等于到家了一般,县令大人会帮谁,这还用说吗?

        可贺常喜等人不知道呀。

        他略一思索了一下,还觉得这是个挺好的办法。

        今天他出门时还听父亲说了一句有事要去找县令大人,说不定此刻他爹也在县衙呢。

        到时候这个貌美的姑娘还不得跪下给自己道歉求饶。

        贺常喜:“好,本少爷就依你所说,咱们去县衙。”

        宋昭彬在一旁听着,满眼的焦急。

        他上前一步拉住陶月卿,苦口婆心的劝阻道:“姑娘,你不能随他去县衙呀……”

        陶月卿安抚的对他笑了笑:“没事,你也一起去吧,拿着合约,正好可以在县衙盖章。”

        话音落下,她直接走了出去。

        贺常喜也紧接着带领着他那帮手下跟了出去。

        “诶,姑娘……”宋昭彬叫了一声,也只好认命的拿起合约锁上铺子追了上去。

        出了铺子,贺常喜以及他那帮手下见陶月卿主仆三人竟然是乘坐的板车,顿时就笑开了。

        “小美人儿,连个马车都买不起,竟然还有胆量给少爷我抢铺面。”贺常喜冷笑一声道:“等到了县衙,少爷我要你好看。”

        而追出来的宋昭彬见此,心中顿时哀嚎一声完了。

        县衙内。

        一名和贺常喜长相有几分相似的中年男人正一脸讨好的站在距离陶明渊不远的地方说着什么。

        陶明渊听完他的话皱了皱眉,正准备回绝,就见陶月卿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串的人。

        贺常喜一走进来就看到了自家父亲站在一旁,顿时就高兴极了,扯着嗓子喊了一句:“爹!”

        贺康皱了皱眉,还以为是看错了:“你怎么来这里了?”

        贺常喜正想伸手指陶月卿,突然想到了自己那个被掰断了手指的小厮,刚伸出来的手指顿时就缩了回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