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她靠种田当上了皇子妃在线阅读 - 第27章 又见任天屹

第27章 又见任天屹

        第27章又见任天屹

        “年龄在五十岁上下即可。”陶月卿知道祖父喜欢安静,就对男子道:“要细心,还要不多话的。”

        男子有些讶然,可是鲜少有人愿意要年纪这么大的下人的。

        毕竟这么大年纪,也就干不了几年活就不中用了。

        哪比得上年轻力壮的下人呢。

        他沉吟了一下,心中已经有了人选。

        “姑娘,请你随我来。”他带着陶月卿走进一间院子,拿出钥匙打开了院门。

        院子里有很多人,正在洗衣摘菜,劈柴干活。

        但有一个人却显得有奇怪,他看起来五十多岁的年纪,穿着补着补丁的衣裳,坐在角落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男子注意到了陶月卿的视线,领着她朝那人走了过去。

        “姑娘,他叫刘云钊,大家都叫他刘伯。不瞒你说,他在我们牙行已经待了两三年了,就因为性格孤僻,年纪也有些大了,所以一直没有人愿意买他。”

        陶月卿点了点头,认真打量了刘伯一番。

        他年纪虽不小了,但穿着却很干净,能够看得出来是个利索的人。

        祖父身边就该有一个这样话不多,心思却细腻干活利索的人。

        男子见陶月卿半天没说话,生怕她也看不上这个刘伯,连忙说道:“姑娘若是相中了,在下就做主给你便宜些。”

        “别的人都是要八两银子以上,这个刘伯年纪也大了,我就收姑娘你五两银子就行了。”

        陶月卿见他一直在那坐着,就开口道:“让他起身走两步我瞧瞧。”

        男子点了点头,走到刘伯身边对他道:“刘伯,你看这位姑娘人家不嫌弃你年纪大了,想要将你买下呢。你快起身走两步让人瞧瞧。”

        刘伯闻言朝陶月卿看了一眼,然后才点了点头站起身,直接朝陶月卿这边走了过来。

        陶月卿见他走起路来也挺利索的,倒是一点都不像五十多岁的人,不由的更满意了。

        “碧玉,你去和这位管事办理手续去吧。”

        陶月卿对碧玉吩咐了一句。

        办理好手续,拿到了刘伯的卖身契,一伙人这才回府。

        一路上,这位刘伯的确不是个多话的人。

        每次都是陶月卿主动询问他问题他才会开口。

        毕竟是新买的下人,还不知他品性如何,陶月卿就决定先将他安置在院子里观察一下他的为人品性。

        刚安置好刘伯,就有下人来找陶月卿禀报。

        “大姑娘,府中来了客人。老爷请你过去一趟。”

        “我知道了。”陶月卿点了点头,心中却有些疑惑,府中来了什么客人,还要让她过去。

        她带着碧玉来了正院,刚进院门就看到了坐在正厅当中的任天屹和他父亲。

        二人皆面带笑容的和陶明渊兄弟三人说着话。

        陶月卿的脚步一顿,他们父子俩怎么找来了?

        正在此时,有下人上茶,任天屹正准备端起茶杯,眼角的余光就瞥见了站在院子中的陶月卿。

        少女一身湖蓝色长裙,腰间和手臂上搭着一条丝质的披帛,容色倾城,风华绝代亦不足形容她此刻的美丽。

        恍惚间,他仿佛看到了前世的陶月卿。

        那时她才刚嫁给自己不久……

        陶月卿见任天屹注意到了自己,收敛情绪,面上挂着得体的笑容走了过去。

        任天屹也放下了茶杯,站起身,露出笑脸:“月卿妹妹,我们又见面了。”

        陶月卿故意装作自己还记得上次在陶家村的时候他唐突了自己的事情,面上的笑容微淡:“天屹哥。”

        “这些日子不见,月卿侄女出落的更加标志了。”任鹏也转过头来看向陶月卿。

        陶月卿福身行了一礼:“任伯伯好。”

        她又转向了陶明渊兄弟三人,向他们挨个福身行礼。

        一番嘘寒问暖过后,陶明浩笑着问任鹏:“这么说,你们这次是准备在咸阳城定居了?”

        任鹏亦是笑着点了点头:“是啊,日后还要有劳陶兄多多关照。”

        这话却是对着陶明渊说的。

        陶明渊:“莫说月卿和天屹,就连咱们也是打小一起长大的,任兄你说关照就生疏了。”

        陶明浩也在一旁笑着道:“是呀,日后咱们两家又离得近了,可要多多往来才好。”

        任鹏:“一定,一定。”

        陶月卿听着他们的对话,心一寸一寸的下沉。

        任天屹一家居然也要定居到咸阳县来了。

        不知为何,她有种直觉,他一家来到咸阳县定居,似乎是为了接近她。

        任天屹一边听着大人们聊天,一边低头喝着茶,时不时的观察着陶月卿。

        见她微垂着头,似乎有些心事。

        他伸手摸了摸袖中的礼物,突然起身走到了陶月卿身边。

        这一次他举止彬彬有礼的很,没有半分僭越,只停在距离陶月卿三尺之外就没再向前了:“月卿妹妹,我有些话想对你说,可方便吗?”

        他此话一出,原本正谈论的热闹的几个大人也停了下来。

        陶明渊似乎非常喜欢任天屹的样子,见状笑着开口道:“月卿,你就带你天屹哥在咱们府中转转吧。”

        陶月卿本想找借口推辞了任天屹的邀请,紧接着就听到了陶明渊的这番话。

        她站起身,面上乖顺的应了一声。

        心中却恨不得上前去扒开她爹的脑袋,看看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二人一前一后的走出正厅。

        陶月卿:“天屹哥,有什么话,你现在就可以说了。”

        任天屹看着陶月卿的眼神有些复杂。

        上一世陶月卿对他可不是这般态度,这一世怎么……

        听到陶月卿的声音,他微微一笑,从袖中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

        “月卿妹妹,过几日就是你的及笄礼了,我到时候要去外地谈一桩生意,恐怕赶不回来,这对耳坠就先送给你做礼物吧。”

        说要去外地怕赶不回来其实只是托词。

        任天屹已经感觉到这一世的陶月卿对他的态度很冷淡,哪怕她还是叫他天屹哥,可人眼睛里的情绪是不会骗人的。

        他是有预感,陶月卿的及笄礼怕是不会通知他来,到时候他们才算是真的没有了情分。

        他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才借着这次机会提前将礼物送给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