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她靠种田当上了皇子妃在线阅读 - 第25章 大姑娘好狠的心

第25章 大姑娘好狠的心

        第25章大姑娘好狠的心

        而盛绮兰的丫鬟秋月,捂着手腕瘫倒在地,不时发出一声难耐的痛苦惨叫。

        宋夫子脸色发白的站在一旁,眼底还有着一丝惧意。

        陶月卿站在一旁,面上挂着事不关己的淡然。

        陶明渊来到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样一番景象。

        “夫人,思儿。”陶明渊快步走到盛绮兰身边,看看她们母女二人,又看了看陶月卿等人,疑惑的道:“你们这是怎么了?发生何事了?”

        “老爷!”盛绮兰一见到陶明渊回来,原本恶狠狠的态度顿时一收,眼含热泪:“你要为思儿做主呀,大姑娘她好狠的心啊!”

        陶明渊:“?”

        盛绮兰哭的梨花带雨:“你看看思儿的脸,都是大姑娘打的。还有秋月,也被她打断了手!”

        “老爷,您要是再晚来一会儿,怕是挨打的就是我了。”

        陶明渊听到此处,只感觉太阳穴怦怦直跳的发疼。

        他冷着脸看向了陶月卿,沉声问道:“怎么回事?”

        盛绮兰的眼底划过一丝快意,更咽着抢过话:“老爷,宋夫子知晓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还是让她给你说吧。”

        话音落下,不着痕迹的丢给了宋夫子一个眼神。

        宋夫子看到盛绮兰的眼神,微微垂了垂眸子。

        她双手交握在一起,克制住想要发颤的感觉,清了清嗓子道:“县令大人,事情是这样的……”

        她本也想按照盛绮兰的意思添油加醋一番,可见识到了陶月卿的手段实在是厉害。

        那个丫鬟的手腕竟被她轻轻松松一下就给弄脱臼了。

        宋夫子本就是个喜欢欺软怕硬的性子,见此情景,就不敢将陶月卿得罪的太狠了。

        担心陶月卿也会将这种手段用在自己身上,因此她也只是将整件事情照实说了。

        她此时此刻已经有些后悔了,自己不过是个女夫子而已,实在是不该搀和进别人家的后宅之事。

        这若是传出去,她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名声就全完了。

        思及此,她不由的在心中有些埋怨起来盛绮兰,为什么要把自己拉进这趟浑水中。

        还有陶月卿,明明看起来就是一个长相漂亮的非常好拿捏的小姑娘,谁知行事手段如此狠厉。

        宋夫子一边说着,一边在心中将盛绮兰和陶月卿都在心中埋怨了个遍。

        还有陶云思,小小年纪怎么就那么爱哭,不就是挨了两巴掌么?

        此时的宋夫子已经全然忘记了,是她主动要来找盛绮兰和陶明渊告状的。

        结果被陶月卿狠厉的手段一吓,就在心中将过错全都推到了别人身上。

        陶月卿站在一旁,看着宋夫子一边和陶明渊说着事情的来龙去脉,一边不安的将双手搅在一起。

        她在心中冷笑一声,前世的宋夫子也是这样,欺软怕硬。

        她前世懒得和她起争执,总觉得退一步海阔天空,可结果却是换来的宋夫子的蹬鼻子上脸,得寸进尺!

        看如今,她稍微表现的厉害一些,宋夫子心中就已经开始惧怕她了。

        听宋夫子讲完了来龙去脉,陶明渊的脸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逆女!”陶明渊看着陶月卿怒道:“还不给我跪下!”

        陶月卿闻言,嘲弄的一勾唇角,讥讽的道:“父亲难道只听外人的一言之词就定了女儿的罪吗?难道父亲在县衙也是如此审案的?”

        陶明渊听出了陶月卿的讥讽之意,脸色猛地一阵涨红。

        他在县衙自然不是这般审案的。

        只不过这是在家,若是盛绮兰这么说,他或许还会怀疑一两分,可从宋夫子口中听说,他下意识就觉得宋夫子的话是公允的。

        陶云菀生怕陶月卿会惹怒父亲招来责罚,连忙上前两步跪了下来。

        “父亲,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宋夫子并不完全知晓。”陶云菀跪在陶明渊身前,言辞恳切的道:“此事并不怪大姐姐,是三妹妹说话太伤人了。”

        陶云菀的动作和她的这番话正好给了陶明渊一个台阶。

        他面色稍霁,语气也放缓了些:“那你说,这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

        陶云菀就将今日早上她们三人从遇到开始说过的每一句话都说了。

        特别是说到陶云思说陶月卿娘亲死的早,说她没教养的时候,语气都忍不住有些更咽。

        “父亲,任谁听了这种话,也会忍不住脾气吧?”

        陶明渊听到这里有些发愣,内心涌出一些难言的歉意。

        宋夫子只是说了她们发生的事情,并未说陶云思竟然还说过陶月卿没娘教养这种话。

        这种话怎么也不该陶云思这个当妹妹的来说。

        就在这时,陶老爷子突然走了进来。

        他原本慈祥的面容上满是怒容,气势汹汹的朝陶明渊走了过来。

        陶明渊见状,心底一寒,连忙露出来了笑脸:“爹,您不是去田庄了吗?怎么回来了?”

        陶老爷子目光如同利刃一般扫向了他。

        随即又将目光放到了陶云思身上,仿佛随时眼中的怒火都能涌出来:“云菀说的是真的吗?云思,你就是这样说你大姐姐的?”

        陶云思和盛绮兰母女二人本以为今日这事陶月卿挨罚是板上钉钉了的,没想到居然还有这反转。

        听到陶老爷子满含怒气的质问,母女二人的身子顿时一缩。

        陶明渊见她们母女二人的可怜状,再加上陶云思两边脸上又红又肿的巴掌印,还挂着满脸的泪痕,心顿时一软。

        他上前走了两步,想将她们二人从地上扶起来:“爹,云思还是小孩子,不懂事……”

        他话未说完,便触及到陶老爷子冰冷的眼神,顿时双腿一软跪在地上。

        “云思的确还小,这样的话若不是听到旁人说,她必定不会说出口。”陶老爷子心疼的朝陶月卿看了一眼。

        “你媳妇如今连孩子都教不好,更别提管家了。”陶老爷子开口道:“这管家之权就暂且由你大嫂代替吧!”

        盛绮兰顿时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她刚准备将陶月卿母亲的嫁妆借由管家之权偷偷的变卖一些,然后再买些庄子铺子留在手里,以后也好给思儿做嫁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