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她靠种田当上了皇子妃在线阅读 - 第24章 脱臼

第24章 脱臼

        第24章脱臼

        而宋夫子见陶月卿竟然丝毫没有站起身的意思,丝毫不尊重她,顿时一拍桌子,眼睛盯着陶月卿,一字一句的道:“大姑娘,本夫子是你父亲专门请来教你们姐妹几人的。你以后回答我的话的时候要站起身回答!”

        陶月卿没有答话。

        从上一世这个宋夫子一进府就被盛绮兰给收买了,处处针对她。

        看如今这模样,这一世亦然。

        她又不是傻子,也不是用面团捏的,怎么可能还会将她真正的当夫子对待。

        她也自然不会对待一个处处看自己不顺眼的人给予真正的尊敬。

        还要她站起身回话,她坐着回答她的话,就已经很给她的面子了。

        宋夫子见陶月卿竟然不理会她的话,一时间气的脸色都青了。

        她出身低微,历尽千难才能当上一名女夫子,被众人认可,内心本就是十分自卑的。

        因此,她特别讨厌那种学生不听她的话,不将她放进眼中的感觉。

        从第一眼看到陶月卿,她就对这个看似温和娴雅,实则骨子里透着傲然的姑娘喜欢不起来。

        陶云思一边哭着,一边注意着宋夫子的反应。

        见她被陶月卿气的脸都青了,顿时觉得自己要再添上一把火。

        “夫子,你不要生气,虽然是大姐姐欺负了我,可我已经不生她的气了。”陶云思站起身,擦了擦眼泪开口道:“大姐姐她从小就没有娘亲教养,若有冒犯夫子的地方,还请夫子能够原谅她。”

        这话看似是在替陶月卿说情,实则是承认了陶月卿欺负她的事情。

        紧接着又说陶月卿没娘亲教养,这不就是等于说陶月卿没教养么。

        这种话,就连一向温婉的陶云菀听着都觉得刺耳,更不要说当事人陶月卿了。

        陶月卿的逆鳞就是她娘和她祖父。

        可偏偏陶云思要不知好歹的往她逆鳞上踩。

        宋夫子以及陶云畅几人只看到了陶月卿嗖的一下从座位上站起身来了。

        压根就没看清她是怎么走到陶云思身边的。

        只听的‘啪啪’两声脆响,她们才意识到是陶云思被打了。

        还打了两巴掌。

        两个鲜红的掌印很快从陶云思面上浮了起来。

        陶云思看着眼前凤眸冰寒的陶月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原本被陶月卿这两巴掌震慑住了的众人,此刻听到陶云思的哭声,终于回过神来。

        宋夫子面色铁青,看着陶月卿大怒:“大姑娘,你好大的胆子!上课第一天,你就欺负妹妹,不敬尊长,还当着本夫子的面出手打人。”

        宋夫子气的胸膛起伏:“本夫子就去问问县令大人,他就是这样教的女儿吗?”

        话音落下,她看了大哭不止的陶云思一眼,对一旁看热闹看的正起劲的陶云芳说了一句:“你将三姑娘扶过来。”

        正院中。

        盛绮兰听完宋夫子将书堂上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又看了一眼双颊红肿的陶云思一眼。

        陶云思两边脸上的鲜红巴掌印看得她心如刀绞。

        正在此刻,陶月卿姗姗来迟。

        身后还跟着陶云畅和陶云菀二人。

        看着陶月卿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盛绮兰气的扑上去吃了她的心都有。

        “来人!你去县衙将老爷找来!”盛绮兰冷冷的看着陶月卿,对下人吩咐道:“就说我找老爷有重要的事情。”

        陶月卿这个小贱蹄子竟然敢这么对她的女儿,看她今日非得将这个小贱蹄子扒下来一层皮不可。

        今日是她理亏在先,就算是老爷子在,也护不住她。

        那下人同情的朝陶月卿看了一眼,朝县衙去了。

        “秋月!”盛绮兰又叫了自己的丫鬟一声,对她狠声吩咐道:“大姑娘怎么打的三姑娘,你就怎么替三姑娘狠狠的打回去。”

        陶云菀和陶云畅听到此话,都有些不可置信。

        宋夫子的眼底则是闪过了一丝快意。

        秋月闻言,有些为难的咬了咬下唇。

        可夫人的命令她也不敢不听啊。

        颤颤巍巍的走到了陶月卿身前,刚对上陶月卿不喜不怒的目光,她就忍不住一阵胆寒。

        以前怎么没发现,大姑娘这也太吓人了。

        盛绮兰看着秋月犹豫不决的模样,冷声催促道:“还不动手,秋月,你是不听本夫人吩咐了吗?”

        “夫人,没有,秋月没有不听吩咐。”

        秋月低声对陶月卿说道:“大姑娘,您千万别怪奴婢,夫人的命令,奴婢不敢不从呀。”

        她咬了咬牙,闭上了眼睛,猛然抬起了巴掌,就要朝陶月卿面上打去。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陶云菀猛地走到了陶月卿的身前,想要代替她挨了这两巴掌。

        可,意料中的疼痛并没有来到。

        陶云菀的睫毛微颤,缓缓睁开了眼睛,就见陶月卿的一只手正抓着秋月的手臂,微微一用力,就将她甩去了一边。

        紧接着秋月就发出了一声惨叫:“啊!奴婢的手腕!”

        她捂着自己的手腕瘫坐在地上,剧痛传来,她的额头上也浮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见状,所有人的面色不由一变。

        “大姐姐,秋月的手怎么了?”陶云菀不由的问道。

        陶月卿安抚的看她一眼,云淡风轻的道:“不过是脱臼了而已。”

        她作为一名医者,想要轻而易举的让一个人的手腕脱臼,还是易如反掌的。

        陶明渊也才刚吃完饭到县衙不久,正和伏在桌案上,奋笔疾书的处理公务。

        “老爷。”那下人气喘吁吁的跑到了县衙里,看着陶明渊禀报:“夫人请您回去一趟,有重要的事情找您。”

        陶明渊闻言皱起了眉,他放下毛笔,端起茶水喝了一口:“本官才刚来不久,来时夫人并未说有什么要紧的事呀。”

        吴师爷将整理好的文书摆放到桌子一侧,开口笑道:“既然夫人有急事找大人,大人不妨先去看看也好。”

        陶明渊闻言点了点头,放下茶杯站起身,对吴师爷等人说道:“那本官就先回去看看。”

        话音落下,便直接一撩官袍,朝外走去。

        县令府中。

        陶云思依偎在盛绮兰怀中,双眼哭的红肿,脸颊上的两个巴掌印也是又红又肿,看起来倒还真有几分可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