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她靠种田当上了皇子妃在线阅读 - 第16章 不准任何人打我娘嫁妆的主意

第16章 不准任何人打我娘嫁妆的主意

        第16章不准任何人打我娘嫁妆的主意

        盛绮兰无奈的看着她道:“娘也想为你买个庄子,可是谁让你不如陶月卿有两个这么好这么有钱的舅舅呢。”

        陶云思撇了撇嘴,不依不饶的道:“爹都同意大姐姐买庄子了,为了公平起见,也要给我买个庄子,娘,咱们家中难道连个买庄子的银子都没有吗?”

        盛绮兰看着她,想说怎么可能连个买庄子的钱都没有。

        便是买十个一百个的庄子那银钱都花不完。

        可那钱是陶月卿母亲的嫁妆,如今陶老爷子还在,她怎么敢光明正大的拿着那钱给自家女儿买庄子。

        “娘去找你爹,只要他同意了,娘就给你买。”盛绮兰越想也是越心动。

        这庄子买来了,日后若是思儿出嫁,也能当她的陪嫁。

        陶月卿那死娘都已经死了这么多年了,她的嫁妆自然就是自己的了。

        偏偏陶老爷子紧紧盯着她,生怕她碰了那嫁妆。

        盛绮兰明白,陶老爷子是想让陶月卿出嫁的时候,用她娘留下的嫁妆当做陪嫁给带走。

        越想盛绮兰就越是不甘心。

        那么一大笔嫁妆,怎么能全让陶月卿那小贱蹄子给带走。

        想至此,盛绮兰先让陶云思回自己的房间,自己则是去找了陶明渊。

        ,另一边,陶云思回到院子里,本想直奔自己房间而去。

        可目光落到了陶月卿半敞的房门上,脚步一转,就走了过去。

        “大姐姐还真是用功。”陶云思走进陶月卿的房间,见她正拿着一本医术在看。

        “有事说事,没事出去。”陶月卿看都没看她一眼。

        陶云思见她瞧都不瞧自己一眼,显然是半点都没将自己看在眼中,气的薄面一红。

        “我来是专门告诉你,我也要有个属于自己的庄子了。爹娘也答应给我买一个庄子。”

        听到这话,陶月卿才缓缓抬起了凤眸,那目光犹如寒刃,仿佛落在何处何处就会被刮下一块肉下来。

        陶云思忍不住后退了两步。

        片刻后,陶月卿才淡淡的开口道:“是么。”

        府中的情况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就依靠父亲那点微薄的俸禄,连支撑全家人的开销都做不到,更别说有闲钱去给陶云思买庄子了。

        而祖父药田庄子上的受益向来都是他自己收着的。

        那给陶云思买庄子的钱不言而喻,肯定是从她娘嫁妆里面出。

        若是前世,陶月卿必定不会计较这么多。

        可重活一世,她已经认清了有些人就是披着羊皮的狼,不会让任何人打她娘嫁妆的注意。

        更何况,陶云思若是也买了庄子,三房的那个肯定也会要。

        她母亲留下的嫁妆,可不是为了喂饱这些不知感恩的白眼狼的。

        陶云思得意的看了陶月卿一眼,炫耀的目的达到,她直接转身走了。

        陶月卿则是放下了手中的医书,带着碧玉朝正院走去。

        正院房中,盛绮兰正在和陶明渊说起要给陶云思买庄子之事。

        陶明渊想也不想便拒绝道:“月卿要买庄子也就算了,那毕竟没花府里面的钱。可思儿也跟着瞎搀和什么?”

        盛绮兰就知道他肯定不会同意太干脆,也不气馁,轻轻捶着他的肩头继续游说:“老爷,大姑娘命好,有两个好舅舅,身上从不缺银子傍身。”

        “可思儿每个月就一两银子的月银,眼看用不了几年她就要及笄说亲了,咱们都还没开始给她准备嫁妆,日后她若是嫁到婆家,那岂不是会被人给看轻啊!”

        说到这里,盛绮兰已经声泪俱下:“老爷,你忍心看着思儿嫁到婆家受委屈吗?”

        说到这里,陶明渊也已经有些微微动容。

        毕竟陶云思也是他宠爱着长大的。

        陶明渊:“夫人啊,你也知道,我的俸禄连咱们一家的开支都不够,哪里有钱给思儿买庄子呀!”

        “老爷,月卿的母亲留下了那么一大笔嫁妆。她人都已经死了这么多年了,她的嫁妆不已经是你的了么,你何必顾忌那么多。”

        陶明渊仔细一想也确实是这个理,他正预备开口同意下来,就被在窗外将二人对话听了个彻底的陶月卿走进来打断了。

        “父亲,我娘留下的嫁妆用在府中开支上我也就不说什么了,可旁人若想打这嫁妆的主意,我是万万不依的。”

        陶明渊没想到陶月卿竟然会突然走进来,脸色有些尴尬:“月卿,你这孩子怎么都不让下人通报一声再进来?”

        他看着陶月卿冷然的面色,再一想她死去的娘亲,莫名的有些心虚:“爹何时说过要动你娘的嫁妆了?爹知道,那些嫁妆都是你娘留给你的,放心,你若不同意,爹绝不会动那些嫁妆。”

        他毕竟读了这么多年的书,如今又身为县令,这点文人气节还是有的。

        陶月卿知道她父亲说出口的话还是算数的,点了点头道:“知道父亲最近公务繁忙,休息不好,我特意写了一张药膳方子拿给厨房做了,一会儿送过来爹你记得吃。”

        打一个巴掌给一个甜枣的道理她还是懂得。

        陶明渊见长女如此有心,心中也是宽慰极了,笑着道:“好,爹一定会吃。”

        “那女儿就退下了。”临走前,陶月卿看了一眼盛绮兰气的涨红的脸。

        原来这么早盛绮兰就已经打上她母亲留下的嫁妆的主意了。

        可惜前世的自己竟从未看透过。

        想到前世祖父在自己出嫁不久后就身染重病身亡,难不成,这里面会有盛绮兰的手笔?

        关于母亲留下的那些嫁妆,前世她不在意,都是祖父替她守着的。

        祖父死后,那些嫁妆不用明说也知道是落在了盛绮兰的手中。

        想至此,陶月卿心中微寒。

        看来日后她要时刻多注意着些盛绮兰的一言一行了。

        三房院内。

        陶明博摸着唇边的一缕小胡子对林氏道:“先看看大嫂会不会求二哥也给云思买庄子,若是给云思买了,那咱们云芳也要有。”

        林氏摸了摸自家女儿的秀发:“买个小庄子可需要不少钱,我看二哥也未必会给云思买。”

        陶云芳仰头看着林氏,撒娇道:“娘,凭什么大姐姐命这么好,什么都有,我也想要个属于自己的庄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