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她靠种田当上了皇子妃在线阅读 - 第15章 三叔只会慷他人之慨?

第15章 三叔只会慷他人之慨?

        第15章三叔只会慷他人之慨?

        陶月卿点了点头,拿出来一锭银子递给他们道:“你们两个去帮我打听打听,哪里有合适的庄子出售的。”

        郝青松和李恒刚连忙恭敬的应了下来。

        “三娘,你先将其他人找个客栈安置一下。”陶月卿对谭三娘说道:“明日我就去为你夫君治病。”

        谭三娘闻言喜出望外,连忙道:“三娘遵命。”

        陶月卿这才回到了府中。

        陶明渊已经得知了他们此次遇到的惊险。

        看着陶老爷子平安无事,他这才放心下来。

        “月卿,爹听说了,这次你们能平安归来,多亏了你身边的一个叫谭三娘的人。”

        陶明渊开口道:“你替爹谢谢她,她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来,爹会在能力之内满足她。”

        陶月卿摇了摇头说道:“她的要求女儿已经答应她了。”

        陶明渊闻言也就不再多说,他以为陶月卿是给了谭三娘银子。

        毕竟陶月卿可不差银子,她的两个舅舅可是隔三差五就会给她送银子以及各种好东西来的。

        陶明渊转头看向陶大伯夫妇,笑道:“大哥大嫂,你们的院子已经吩咐人给你们收拾出来了,回头看看合不合心意。”

        陶明浩点了点头,随即就笑着夸奖起来陶月卿:“月卿这孩子真是厉害,继承了二弟你的聪慧。”

        陶明渊哈哈一笑,还未开口,就听到陶明浩又继续说道:“那贼寇那么凶狠厉害都能被月卿驯服的像听话的小狗一样,这一路上月卿可是让我长了见识了。”

        听到陶明浩这么说,陶明渊也起了好奇。

        紧接着就听陶明浩将陶月卿收服了那些贼寇的事情说了出来。

        一时间,正厅中的气氛顿时沉默了下来。

        陶明浩越说越来劲,丝毫没有察觉到气氛有什么不对劲。

        还是他的妻子王氏感觉到了不对劲,在他一旁悄悄的用手肘捣了捣他。

        陶明浩意犹未尽的咽了一下口水,这才后知后觉的察觉到不对劲来。

        “我说错什么了吗?”

        盛绮兰坐在一旁一甩手帕,笑着道:“若不是大哥说起来,咱们都还不知道大姑娘竟然有如此本事呢。”

        一个县令千金,竟然收服贼寇做手下,说出去岂不是要笑掉别人的大牙!

        陶明渊也显然很生气,可若不是陶月卿,这一家老小都要命丧贼寇之手了。

        更何况如今陶老爷子还在正厅呢。

        因此他还是压制住了怒气,声音微沉,盯着陶月卿问道:“那些贼寇呢?”

        陶月卿完全不惧他身上的官威,凤眸中光芒耀眼,直视着他:“我让三娘先将他们安置在客栈中了。”

        “那日后呢?你一个姑娘家,准备怎么处置他们?”

        陶月卿勾了勾唇:“我准备买个庄子,让他们去庄子里做工。”

        还不用花钱,多好!

        陶明渊没想到她竟然是打的这个主意。

        狠狠的一皱眉:“府中既不缺你吃喝也不缺你银钱花,你一个姑娘家买庄子让贼寇给你做工,传出去我的脸还要不要了?”

        陶月卿正想开口,就见下人来报:“老爷,三老爷回来了。”

        这下人口中的三老爷正是陶月卿的三叔。

        前段时间他和他的妻子回他妻子的娘家去了。

        这也是为何回老家祭祖三房没去的原因。

        下人刚报完,就听见一阵脚步声传过来。

        “刚进府门就听到了正厅里热闹极了。”随着话音传来,一名和陶明渊陶明浩长相颇为相似的男子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

        这人正是陶月卿的三叔,陶明博。

        “哟,原来是大哥大嫂来了啊。”陶明博笑着说了一句,紧接着就和他妻子林氏以及一儿一女一同向陶老爷子见礼。

        “起吧。”陶老爷子对他们抬了抬手。

        “谢谢爹。”陶明博转头看向陶明渊和陶明浩,笑着问道:“大哥二哥,你们在聊什么呢,这么热闹。”

        陶云思坐在一旁,张嘴就将陶月卿要买庄子的事情说了。

        “大侄女啊,不是三叔说你,你一个姑娘家,买什么庄子呀,有了银钱,交给大嫂,充入府中库房才是。”陶明博一副说教的语气对陶月卿道。

        不论前世还是今生,陶月卿最讨厌的就是陶明博这副喜欢多管闲事对别人说教的嘴脸。

        轮到自己的时候,又小气又自私,一点亏都不肯吃。

        仿佛全天下人都不如他们两口子精明似的。

        “三叔,这是我舅舅疼我怕我没钱花给我的钱,我若是交给了夫人,岂不是辜负了我两位舅舅的心意?”

        陶月卿冷笑道:“更何况,现在府中的支出花的可都是我母亲的嫁妆。”

        陶明博一噎。

        陶明渊和盛绮兰的脸色也已经隐隐有些不好看了。

        陶月卿仿佛没看到他们僵硬的脸色,继续道:“三叔这么大方,怎么就没见你往府中库房交钱呢?莫不是三叔只会慷他人之慨?”

        这一番话说下来,陶明博被怼的脸色都绿了。

        偏偏陶月卿说的话让他无从反驳。

        他一家人都是依靠着陶明渊生活,又没任何收入,哪里有什么银钱交到库房里。

        可以说,现在整个县令府所有的花销,都是出自陶月卿母亲的嫁妆。

        毕竟仅仅是依靠陶明渊的俸禄根本就不够花的。

        见自家夫君被陶月卿怼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陶明博的妻子林氏就不依了。

        面色一冷,看着陶月卿埋怨道:“月卿你这孩子也太牙尖嘴利了,你三叔说你一句那不是为你好吗?哪有你这样向长辈顶嘴的。”

        陶月卿:“那三婶的意思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了?”

        林氏正预备开口,就听到陶明渊狠狠的一拍桌子:“够了!爹还在这呢,你们还让不让他老人家清净些了?”

        “你既然手中有钱,想买庄子那就买吧!”陶明渊又对陶月卿道。

        毕竟陶月卿又不从府中账房里支出,更何况她还有陶老爷子撑腰。

        她要买庄子陶老爷子都不阻止,他们说再多也无用。

        陶月卿也担心再说下去会把祖父气出个好歹来。

        转过头关心的看向他:“祖父,月卿扶您回院子休息吧。”

        陶老爷子点了点头。

        他们祖孙俩一走,其他人聊了片刻也都散去了。

        正院房中。

        陶云思抓着盛绮兰的手臂摇个不停:“娘,大姐姐都要买庄子了,我也要买一个属于自己的庄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