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她靠种田当上了皇子妃在线阅读 - 第12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第12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第12章醉翁之意不在酒

        “方才我在河边见到月卿妹妹了。”任天屹的笑容加深,显得分外开心的模样:“月卿妹妹和小时候相比更漂亮了。”

        提起来陶月卿,陶老爷子脸上的笑容就更多了。

        “天屹也比小时候更会说话了。”陶老爷子笑道:“每句话都能讨你陶爷爷开心。”

        “陶爷爷,我说的都是实话。”任天屹笑道。

        这时,陶老爷子也看到了陶月卿。

        “月卿,过来。”他冲着陶月卿招了招手:“你任伯伯和你天屹哥来了,过来陪他们说说话。”

        陶月卿一顿,她现在实在是不想面对任天屹和他父亲。

        她怕面对着任天屹父子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毕竟现在的自己还没有这个能力去复仇。

        可祖父都开口了,她如果不过去也不好看,未免太不给自家祖父面子了。

        更何况,现在也不能让任天屹和他父亲看出来什么不对。

        万一他们改变计划,她就会处于被动了。

        陶月卿深呼吸了几次,这才露出笑脸,对陶老爷子开口道:“我先去洗洗手,这就来。”

        陶老爷子笑着点了点头,对任天屹和他父亲道:“今天饭就在这里吃吧,咱们爷几个也好几年没见了,一会儿好好喝上几杯。”

        任天屹和他父亲本就是打着这个主意来的,自然没有不应的。

        陶月卿洗干净手上因摘菜而沾上的泥土,擦干净手就进了堂屋。

        “任伯伯好。”陶月卿看到任天屹的父亲对他福了福身。

        任鹏看到陶月卿,眼睛忍不住一亮。

        少女一袭烟柳色长裙,腰间盈盈不堪一握。

        容貌清丽,墨发垂于身后,不论是仪态还是容貌,都不是这陶家村里的其他姑娘可比的。

        他的儿子要娶就娶这样的姑娘。

        心中想法匆匆一闪,任鹏伸手虚虚一扶,笑道:“侄女不必多礼,快起,快起。”

        陶月卿起身,又看向了任天屹,笑着打招呼:“天屹哥。”看起来和以往并无不同。

        任天屹心中暗想,月卿妹妹还和以往对他一样,之前应该是他想多了。

        他也露出笑脸,叫了一声月卿妹妹。

        一顿饭下来,推杯换盏,任鹏借着醉意开口道:“月卿侄女明年就要及笄了吧?”

        陶老爷子笑着看了陶月卿一眼,点头说是。

        任鹏又笑道:“时间过得太快了,我家天屹也都长成大人了,眼看就要到了要说亲的年纪了。”

        他此番话一处,陶老爷子微微一愣,看了任天屹一眼,见他的目光时不时的落在陶月卿身上,心中顿时就什么都明白了。

        原来这父子俩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陶老爷子不知陶月卿对任天屹的想法,不由的向她看去。

        陶月卿心中冷笑,这父子俩的狐狸尾巴未免也露出来的太早了。

        她面上不显,仿佛没有听懂任鹏的言下之意:“天屹哥可有中意的女子了?到时候可别忘了给妹妹吃你的喜糖呀。”

        任天屹父子二人没想到陶月卿竟然会曲解他们的意思,楞了一下忙开口道:“这自古天下儿女的婚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天屹哥自然不会瞒着我和你任伯母中意其他女子。”

        陶月卿扯唇一笑,没再接话,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不过,她这番话也让陶老爷子明白了,自家孙女是对任天屹没有男女之情的。

        不知为何,陶老爷子竟微微松了一口气。

        虽然任天屹也算是他看着长大的,但陶老爷子总觉得他不是良人。

        自家孙女人品样貌俱佳,还是值得更好的。

        陶月卿的大伯看了自家父亲和侄女一眼,哈哈笑着转移了话题。

        这一场酒喝到了深夜才散场,中间里正和村长还跑来了,也跟着喝了不少。

        陶老爷子年纪毕竟大了,又赶了这么远的路,陶月卿担心他身体受不住,便熬了醒酒汤让他喝下一碗去睡了。

        她收拾好也准备去休息的时候,就听到了任天屹在后面叫她。

        “月卿妹妹。”

        陶月卿顿住脚步,转过身去,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笑容:“天屹哥,怎么了?”

        任天屹快步走到她身旁,看着她的脸笑道:“无事,就是见你吃饭的时候没吃多少东西,是不合胃口吗?”

        是看到你们父子俩就倒胃口!

        陶月卿心中暗想。

        她笑了笑:“是来的路上在马车上吃了太多糕点,不太饿了。”

        任天屹点了点头。

        “月卿妹妹。”他突然叫了一声,伸出手来想去牵陶月卿的手。

        陶月卿没想到他竟然会有这么大胆的动作,连忙后退了一步,凤眸中闪过一丝冷意。

        任天屹见此,也紧跟着朝陶月卿又迈出了一步,伸出双臂,似乎是想将陶月卿拥入怀中。

        就在此时,月色下寒光一闪,紧接着有破空声传来。

        一把匕首挡在了任天屹的胸口处。

        刺痛传来,任天屹顿时止住了脚步,不敢再往前进半步。

        “三娘。”陶月卿见到来人是谭三娘,顿时一喜。

        谭三娘微微偏头,叫了一声姑娘。

        紧接着横眉冷目的看向了任天屹:“哪里来的登徒子,离我家姑娘远一些!”

        任天屹张了张口:“月卿妹妹,你误会了。我不是想要占你便宜,只是如今更深露重,我担心你会冷,想摸下你的手凉不凉罢了。”

        他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就更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

        陶月卿正愁该如何摆脱他呢,任天屹此举简直是在她正想睡觉的时候给她递来了枕头。

        “天屹哥,更深露重,你我孤男寡女在此处不合规矩,我先回房了。”陶月卿又拿任天屹的话堵住了他的嘴,面上丝毫不掩饰生出的恼意,直接转身回房了。

        她这样在任天屹看来就是自己的唐突惹恼了她。

        并不会往其他方面去想。

        谭三娘也警告的看了任天屹一眼,这才收回了匕首。

        任天屹站在原地,看着陶月卿记得紧闭的房门,眸底闪过一丝懊恼。

        他不该如此心急的。

        第二日一早,陶老爷子就带领众人去了祖坟上供。

        忙活好下山的时候,时间已经临近中午了。

        山脚下,任天屹坐在一旁的石头上,看到陶月卿一行人下山了,立刻迎了上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