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她靠种田当上了皇子妃在线阅读 - 第7章 求姑娘救救我夫君

第7章 求姑娘救救我夫君

        第7章求姑娘救救我夫君

        零九仿佛听到了陶月卿心中的话,直接搜索出来一堆有关农事的书,呈现在陶月卿脑海中。

        【宿主,这些书中有改变土地状态的方法。】

        陶月卿看着那一排排的书。

        农事录、农事手册、农事高效施肥技术、蔬菜栽培技术手册、农药的配置技术等等。

        它们下方需要的能量点也都不少。

        陶月卿看着自己那可怜的五点能量,最终选了一本需要四点能量的农事手册。

        告别了南山村的村民,陶月卿坐在马车上看了起来那本农事手册。

        碧玉给陶月卿倒了一杯茶递给她,看着她手中拿着的书本疑惑不已。

        她不记得马车上有这种关于农事的书籍呀。

        农事手册中的确有改变土地状态的方法,陶月卿看着看着,就渐渐入迷了。

        直到车夫的声音传到耳边,陶月卿才发现到地方了。

        由碧玉扶着下了马车,陶月卿看着不远处的茅草屋,步履轻盈的走过去。

        还未走进茅草屋,便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药味从里面传出来。

        一名身材高挑,容貌中等之姿的女人端着一碗汤药从厨房走出来。

        陶月卿认出她就是谭三娘。

        还未开口,谭三娘就发现了院子外的陶月卿等人。

        “你们是何人?来此处作甚?”

        陶月卿正准备开口,屋内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咳嗽声,谭三娘面色一变,急忙端着药碗回了屋。

        “谢郎,你怎么了谢郎?”

        谭三娘担忧焦急的声音传出来,隐隐透着哭腔。

        陶月卿心中一紧,转过头吩咐碧玉:“去马车上将我的药箱拿来。”

        碧玉应了一声,连忙去了。

        陶月卿也顾不得礼仪了,推开面前半身高的木门,移步走了进去。

        刚走到谭三娘家屋门口,碧玉已经拿着药箱小跑着追了上来。

        屋内,破旧的床板上躺着一名容貌不俗的男子。

        他面色已呈灰败之色,嘴边不停地咳出鲜红的血来。

        谭三娘拿着一块棉麻手帕,一边哭一边给他擦拭:“谢郎,你别吓三娘。”

        “脉枕,银针!”陶月卿一边对碧玉开口,一边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床前。

        碧玉连忙将药箱中的脉诊和银针拿出来递给陶月卿。

        “我会医术。”来不及和谭三娘说太多,陶月卿已经手持银针快速的刺入了男子的几个穴位内。

        谭三娘动了动唇,泪水模糊的伏在一边,看着陶月卿的动作。

        眼下她的夫君已经危在旦夕,虽不知这位天仙般的姑娘是从何处冒出来的,但只要她能救了夫君,她谭三娘这条命就是这位姑娘的。

        银针入穴,顷刻间男子剧烈的咳嗽已经止住,鲜血也不在从口中流出。

        谭三娘见状,顿时松了一口气,身子一软,瘫倒在地。

        陶月卿手下动作不停,将脉枕放置在床边,拿起男子的手腕放到脉枕上,为他把脉。

        谭三娘亲眼看着陶月卿将自家夫君从阎王手中拉回阳间,此时见她面色沉静的把脉,一双含着泪水的眸子充满希冀的看着她。

        片刻后,陶月卿才缓缓收回手。

        见状,谭三娘连忙问道:“这位姑娘,我家夫君如何?”

        “他身上有好几种病症,每一种严重时都能置他于死地……”陶月卿斟酌着开口,这男子身上的病的确棘手。

        也难怪前世谭三娘没能找到一个看好她夫君的大夫。

        “求姑娘救救我夫君吧。”未等陶月卿说完,谭三娘已经深深跪拜了下去:“只要姑娘能治好我夫君的病,三娘这条命就是姑娘的。”

        陶月卿见状看了碧玉一眼,碧玉会意,连忙上前将谭三娘从地上扶了起来。

        “我不要你的命。”陶月卿笑了笑说道:“我能治好你夫君,但我有一个条件。”

        “只要姑娘能治好我夫君的病,莫说是一个条件,就是十个,一百个条件,三娘也万死不辞。”谭三娘神色郑重的道。

        “好,我的条件就是雇你为我的贴身护卫,后日一早随我出趟远门。”

        谭三娘身手好力气大也是出了名的,不少人都想雇她当护卫。

        因此,她一点也不意外陶月卿开出来的条件。

        “没问题,但我夫君的病……”

        “我这里有一种药丸,可以短暂保住你夫君的命。”陶月卿一边说,一边从药箱中拿出药丸:“等回来后,我一定第一时间就给你夫君治病。”

        “好,但是这些日子我夫君何人照顾?”

        谭三娘和她夫君并不是本地人,因此这里也没有他们的亲戚朋友。

        若谭三娘走了,那她夫君就无人照顾了。

        不过,这一点陶月卿已经考虑好了:“你放心,我会派人来照顾你夫君。”

        见陶月卿已经考虑好了,谭三娘也应了下来。

        “后天一早,你来县衙后院找我即可。”

        留下时间和地址,陶月卿又给谭三娘的夫君留下了药,给他起了针,这才离开。

        有了谭三娘这这层保障,陶月卿心中就放松了很多。

        回到府中,她全部的心思都投入到了农事手册当中。

        其中有两种能够改变土地状态的方法,一种是沤肥,一种是堆肥。

        沤肥主要是通过添加植物性材料和有机质,在密封的条件下进行腐解,从而改良土壤。

        堆肥和沤肥差不多,主要区别是在露天的条件下进行,堆肥在空气和阳光的参与下,肥效好而不伤害植物,缺点是刚开始有臭味以及腐解时间长。

        但沤肥的时间过短的话,比较难以把握程度,容易对植物造成伤害,有点则是沤制期间没有异味,不过最后还是需要晾晒的。

        陶月卿看了两遍,决定先自己在院子中分别堆肥和沤肥试试。

        看哪种效果好,时间快。

        “碧玉,去厨房找一些蔬菜根茎,果皮果核之类的厨余垃圾,带过来。”

        “姑娘,你说要什么?”碧玉一脸愕然的看着陶月卿,有些怀疑是自己听错了。

        “你没听错,快去吧。”陶月卿笑着道。

        碧玉这才点了点头,连忙去了。

        陶月卿又找来府中的花匠,让他将平时清扫修剪的落叶和杂草拿些过来。

        忙忙碌碌折腾了到了黄昏,才终于将堆肥和沤肥全都弄好。

        就在这时,陶云思捏着鼻子从对面房间里出来,对着陶月卿嫌弃的道:“大姐姐,你在搞什么?好臭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