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她靠种田当上了皇子妃在线阅读 - 第2章 被罚

第2章 被罚

        第2章被罚

        盛绮兰:“……”她不得已只能将酝酿好的情绪和到嘴边的话咽下去。

        强自扯出一个笑脸迎上去:“爹,来一起用饭吧。”因等着夫君下县衙,所以他们的午饭用的晚了些。

        陶老爷子没说话,只冷冷的看着盛绮兰,看得她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两步。

        陶父此时也察觉到了不对劲,他将目光移到了老爷子身后的陶月卿面上,见她的眼泪流个不停,立刻就道:“月卿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告诉爹,爹给你出气!”

        陶月卿没说话,实际在她也已经哭的说不出来话了。

        陶老爷子则是冷冷一哼:“还不是你的这些女人!整日里正事不做,闲的头顶长草,就会欺负月卿,别忘了,老头子我还活着呢!”

        陶父见他爹真的动了怒,立刻严肃起来,一双威严的眸子冷冷的看向了盛绮兰:“怎么回事?”

        盛绮兰:“……”她也很冤枉,明明被打的是她女儿,陶月卿这贱蹄子怎么还恶人先告状起来了。

        “这,夫君,思儿的脸……”盛绮兰不知该如何回答对方的问话,只想将话题转移到陶云思被打的脸上,想要赶在陶月卿之前告状。

        “我问你月卿是怎么回事?”陶父用力的一拍桌子!

        他为人虽然有些好色,喜欢温柔乡,可他也有一个最大的可取之处,那便是孝顺。

        他娘去世的早,是父亲一个人靠着开医馆行医问诊将他们兄妹几人拉扯大,又供自己读书。

        因此,陶父心中对自己的父亲很是孝顺和敬重。

        盛绮兰被震怒中的陶父吓了一跳,陶云思更是被自家父亲如此震怒的模样吓得大声哭了起来。

        盛绮兰早就知道了陶老爷子是陶父的逆鳞,此时见他发火,看了看站在一旁的陶老爷子,张了张嘴,想为自己解释。

        就在这时,陶月卿终于止住了眼泪,平复了一下情绪,更咽着道:“爹,不怪夫人。都是月卿不好。”她不愿称盛绮兰为母亲,因此都是以夫人相称。

        “舅舅给月卿送了些东西过来,三妹妹她不经过我的同意擅自就拿走了仅有的那两匹云纱锦,月卿心中难过就找祖父抱怨了一句,谁知被三妹妹知道后,闯进我房间里指着我的鼻子就骂月卿小气,还说是父亲说的月卿有了好东西要友弟爱妹。

        月卿长这么大,虽然没有母亲在身旁教养,可我随着祖父长大,自然不是三妹妹说的那种小气之人,我被三妹妹骂的失了理智,失手打了她一巴掌。”

        说到这里陶月卿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事后虽然我也很心疼,但月卿并不后悔。”陶月卿抬起凤眸,注视着陶父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道:“从小父亲便教导我不可随意拿取别人的东西,不能不经允许便擅闯他人的房间,更不能不敬尊长。”

        “父亲还说过,我身为长姐,底下的弟妹若有行事不妥之处,便可代替父亲施行管教。”

        听完陶月卿的一席话,陶父终于明白了前因后果。

        再加上陶月卿话中将他以前说过的话搬了出来,陶父自然也不好埋怨她什么。

        他转头看了一眼大哭不止的陶云思,虽然心疼,但还是开口说了句:“你大姐姐做的对,是为父和你娘太惯着你了。”

        他正想开口将此事了结,就听陶老爷子冷哼一声:“竟然还敢闯进月卿的房间骂她?”

        “子不教父之过!”陶老爷子冷冷的朝儿子看了一眼:“虽然你公务繁忙,可这也是你脱不了的责任,你准备如何做?”

        陶父也觉得自家这几个孩子太闲了,他前几日还说要请个夫子来教她们读书知礼,结果有事就给耽搁了。

        如今看来,这事要抓紧提上日程了。

        陶父就将自己的想法给陶老爷子说了。

        陶老爷子听罢点了点头,冷冷的瞥了盛绮兰一眼:“你这些女人也太都太闲了。正好这两日庄子里的药田里的草长得太茂盛了,就让她们去庄子里帮忙除除草去吧,也好打发时间。”

        听着陶老爷子的气似乎终于消了下来,陶父哪敢说不,连忙同意了下来。

        为讨陶老爷子开心,陶父看了一眼仍然还在哭着的陶云思,开口道:“不懂礼数,不敬长姐,罚你关三日禁闭!”

        陶云思一听,顿时不可置信的张大了嘴巴,她都这样惨了父亲竟然还要罚她。

        而盛绮兰也是苦不堪言。

        她父亲虽然是个教书先生,可她到底是庄户人家出身,小时候也是做惯了农活的。

        可自从嫁给了陶父做续弦,她早就养成了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阔太太,哪里还下过田除草啊!

        可陶父都同意了的事情她哪敢说不,只好苦着脸同意下来。

        母女二人怎么都没想到,明明挨打吃亏的是她们,怎么到头来受罚的还是她们?

        还未等陶月卿回到自己的房间,盛绮兰就派人将陶云思拿的她那两匹云纱锦给送了回来。

        碧玉正在院子里打扫卫生,看到盛绮兰竟然派人将那两匹云纱锦给送回来了,惊讶的不行。

        “姑娘你也太厉害了,竟然能让夫人主动将到她手里的东西给还回来。”碧玉一脸崇拜的看着陶月卿道。

        陶月卿看着这两匹云纱锦,淡淡的道:“这本就不该是她的东西,贪心不足蛇吞象。”

        和上一世相同,两位舅舅生怕她在府中受委屈,隔三差五的就派人送好东西来。

        不论是银子或者是布匹还有什么金银首饰,从未缺过她的。

        只不过上一世陶月卿不太在意这些东西,任由盛绮兰和三房的人偷拿了她的东西也懒得明说要回来。

        可想到上一世自己以及亲人的结局,陶月卿决定从现在开始只要是属于她自己的东西,没有她的同意,任何人都休想在她这占到半点便宜。

        “将这两匹云纱锦收起来。”陶月卿看着碧玉吩咐了一句道:“我回房间睡一会儿,用晚饭的时候再叫我。”

        “奴婢知道了。”碧玉恭敬的应道。

        回到房间,陶月卿并没有上床休息,而是坐在了床边,闭上了双眼,在心中呼唤:“零九,你在吗?”

        零九是一个自称为农业百科系统的名字,是在陶月卿前世的时候就存在她脑海中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