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她靠种田当上了皇子妃在线阅读 - 第1章 重生

第1章 重生

        第1章重生

        陶月卿一双迷茫的凤眸怔怔的看着头顶的云纱帐子,脑子里不受控制的浮现出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她似乎是重生了。

        “三姑娘,我家姑娘身子不适,请您改日再来吧!”门外传来她的贴身丫鬟碧玉的声音。

        “哼,不就是两匹云纱锦么?也值当的大姐姐动这么大的气。”陶云思斜睨了碧玉一眼,走过去用力将她撞开:“起开,你一个贱婢也敢拦住本姑娘!”

        碧玉被她撞的一个踉跄,没拦住她。

        陶云思已经一阵风似的跑进了屋里,看着躺在床上的陶月卿指着鼻子便骂:“大姐姐,你也太小气了,你舅舅隔三差五的就给你送来好东西,你一个人也用不完,给我两匹怎么了?

        父亲都说了,你是长姐,要友弟爱妹,我就要了你两匹云纱锦,也值当的你气的躺在床上起不来?还让祖父将我骂了一顿!”

        提起来这个,陶云思就积攒了一肚子的怨气。

        明明都是一样的孙女,都是父亲的亲生骨肉,偏偏祖父心里眼里都只疼爱陶月卿一个。

        陶月卿这才转动凤眸,朝陶云思看了过去。

        她的眸色浅淡,红唇微抿,明明没做什么,可对上她的目光,陶云思却下意识的一阵胆怯,竟然有种想要落荒而逃的冲动。

        这个想法才刚冒出头,就被陶云思给压了下去,随即心中一恼,看着陶月卿躺在床上,露出一抹不怀好意的笑来:“大姐姐看起来不像是生病的样子呀,你不会是装的吧?”

        话落,她直接俯身弯腰,伸出手来想要将陶月卿从床上扯下来。

        谁知,下一刻脸上就挨了一个响亮的巴掌!

        陶云思不可置信的扭过头,一手捂着脸颊看着陶月卿瞪大了眼睛:“你敢打我?”

        “打你还是轻的!”陶月卿甩了甩用力过度有些发麻的手指,语气淡淡,“父亲还说了,我是长姐,兄妹不懂事的时候要代父亲施行教养之责!”

        陶月卿勾唇一笑,语气却有些森冷:“第一,你未经允许擅自拿走我两匹云纱锦,第二,你未经通报擅自闯进我的房间,第三,是父亲教你这样指着长姐的鼻子说话的么?”

        陶云思顿时张大了嘴,动了动唇,却不知如何反驳,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陶月卿眸色淡淡的看着她,半晌后,陶云思‘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捂着脸转过身大跑了出去。

        “姑娘,你打了三姑娘,她一定会向老爷和夫人告状的!”碧玉走进屋里来,看着躺在床上的陶月卿语气有些担忧。

        “有理得还能怕没理的不成?”陶月卿云淡风轻的安抚了碧玉一句:“放心吧,我父亲既然能靠自己的本事当上县令,自然也不是完全是非不分的。”

        更何况,这事陶云思自己不占理,肯定只敢和她母亲告状,不敢去和父亲告状的。

        陶月卿幼时丧母,现在府中的夫人是她父亲在母亲过世一年后又娶的继室。

        因此,她和陶云思是同父异母的姐妹俩。

        陶云思捂着脸跑到了她母亲盛绮兰住的院子里,将陶月卿打她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

        盛绮兰看着女儿脸上又红又肿的巴掌印,心头的火蹭蹭蹭的往上冒。

        可她也知道此事自家女儿不占理,更何况还有一个不分青红皂白护着陶月卿的陶老爷子。

        便是去找夫君告了状,估计到时候被陶老爷子知道了,被训斥的肯定也是她和夫君夫妻俩还有陶云思。

        到时候还会让那两个小贱人看笑话!

        磨了磨牙,盛绮兰只好先暂时忍下这口气:“秋月,去库房里取些上等的伤药来,先去给三姑娘脸上上些药。”

        陶云思没想到盛绮兰居然没有一点要为她出气的打算,眼眶一红,不可置信的道:“娘,你不为女儿出气吗?”

        盛绮兰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道:“此事的确是我们不占理,你放心,这仇娘暂且先帮你记着,早晚有讨回来的时候。”

        陶云思不情不愿的被秋月拉着下去上药了。

        陶月卿洗漱好在自己的房间中简单的用了些午饭,就直接去了自家祖父的院子里。

        陶老爷子正在院子里侍弄他的那些药材。

        看到祖父熟悉的身影一如记忆中那般坐在凳子上,微微低着头,手底下侍弄着一筐药材,陶月卿的眼眶顿时一酸,泪水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

        上一世她嫁给任天屹后不久,祖父就传出身染重病丧命的消息,而她竟然连祖父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祖父的身体素来健壮,怎么突然就身染重病去世了。

        可惜她当时已经无从查起了。

        陶月卿一边流着泪,一边默默的走到陶老爷子的身旁,叫了一声:“祖父。”

        这一声祖父一出口,委屈仿佛成了冲开了闸门的洪水,奔腾而出。

        陶老爷子一转头,便看到陶月卿哭成了泪人的模样,顿时心疼的不行,急急忙忙的丢下手里的药材站起身:“月卿怎么了?可是你爹的那几个女人又找你麻烦了?”

        陶月卿摇了摇头,看着祖父关心自己的模样,想要止住眼泪都做不到。

        陶月卿平时性格最是坚韧,很少因为什么事情掉眼泪,可此时见到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陶老爷子却认定了是盛绮兰以及那两个小妾欺负了她。

        “你别怕,祖父给你做主。你爹那个混账还不敢因为几个女人忤逆祖父!”

        陶老爷子话音落下,拉起陶月卿就往正厅走去。

        陶月卿想要开口阻止他,可此时她的情绪犹如奔腾的野马一般,怎么都拉不住,自然也说不出话来。

        陶老爷子虽然年已过六旬,可他当了几十年的大夫,身体健壮,走起路来健步如飞,一点都看不出来身体有什么毛病。

        转眼间,二人已经来到了正厅。

        陶父下了县衙,看着陶云思脸上的红肿未退,就疑惑的问了一句:“云思的脸是怎么了?”

        此话一出,正在给他盛饭的盛绮兰动作一顿,微微一咬下唇,眼眶顿时就红了。

        “夫君……”她颇为委屈的叫了一句。

        她本不欲告状的,但既然夫君主动问起来了,她就将陶月卿那个小贱蹄子打了自己女儿一巴掌的事情避重就轻的说一说又何妨。

        不论如何,做长姐的打自家的妹妹还下这么重的手,总归是不对的。

        陶云思见父亲关心的问她,委屈也涌上心头,带着哭腔叫了一声爹。

        陶父见状,又是心疼又是疑惑。

        “快说说,究竟是怎么了?”

        盛绮兰酝酿好情绪,正准备开口,话刚到嘴边,就见陶老爷子气势汹汹的拉着陶月卿走进来了。

        身后的陶月卿哭成了泪人一般,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爹,您老用饭了吗?”陶父见老爷子来了,立刻开口打断了盛绮兰到了嘴边的话。

        ?        ?发新书啦,喜欢这本书的亲请动动手指点点收藏,投个票票,感谢。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