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小说 - 网游动漫 - 全民诸侯时代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五章:黑马陨落反应(上)

第一百三十五章:黑马陨落反应(上)

        “欢迎回归,玩家魏浩东先生,作为新开发世界的第一批玩家,您将享受以下鹅城特殊福利:免费乘坐各路线高铁,全鹅城官方酒店免费,私人酒店五折、所有公务系统食堂将对您开发,高级私人餐厅七折待遇,儿女免费九年教育,同成绩下可优先录取开拓者名额,鹅城五环以内房产优先向您开放。”

        一系列提示音让刚回归的魏浩东有些恍然,鹅城里,开拓者地位无疑是最高的,他们这些玩家只属于开拓者和公司之间的打工仔,但在整体社会上,地位依旧数一数二,毕竟是拿命在开拓元宇宙世界,如果还被社会鄙视,愿意干这一行的就更少了。

        只不过只能提示的福利他却表示呵呵,玩家一旦跟随开拓者在外站稳脚跟,极少愿意回来,什么免费高铁、酒店、食堂、餐厅什么的,几年都享受不到一回,至于房产和教育,听起来似乎很有用,实际上不然。

        鹅城学费昂贵是事实,但一个玩家,大多出仕的年龄都在二十岁往下,娶妻生子的平均年龄在二十六往上,六年,如果一个玩家能安然在新世界活到六年,基本收入都不会差哪里去,那些学费减免什么的,根本就不是很在乎。

        至于内环房产优先什么的,就更不说了,如果顺利,自己定是全家居住在新世界的,那里子女能享受的资源和在鹅城都是两码事,开拓者也是优先录取元宇宙内出来的孩子,住鹅城五环有什么意义?离企鹅凋像更近一些吗?

        这些福利,说白了就是和银行信用卡一样,你正需要的时候,不给你办,办了额度也不高,可你存款足够的时候,又求着你办理,但问题是我有那么多现钱存银行,没事为什么要刷信用卡呢?

        魏浩东直接前往轻轨站,往公司里去,来的时候就已经提前邮件通知过了,如今势力里事务繁忙,早点办完事早点回去。

        至于家里人?魏浩东兴趣不大,职业玩家和开拓者不一样,职业玩家相当于将卖身契给了公司,一般有职业玩家天赋的都是够资格去争取开拓者的,但前提是家人支持,自己家人显然是不支持的。

        当初一听天宇科技愿意出七十万企鹅币买断自己,全家人喜气洋洋,已结婚的大姐二哥、刚考起名校的两个弟妹,包括刚刚失业的父亲,都一致同意的卖掉自己,完全断了自己开拓者的道路。

        人无法选择出生,但却可以选择未来,自己欠家里的公司已经帮他还了,今后得为自己和后代拼条路出来,而不是把功夫浪费在那个卖自己的原生家庭上。

        天宇科技在内三环,魏浩东只花了一个小时便到了公司训练基地,基地的前台在认证他身份后热情的招呼起来,又是端茶递水又是去通知相应的管理人员。

        魏浩东默默喝茶没有说话,确定势力的职业玩家对普通人来说属于上层阶级,待遇和公司普通员工有着天然之别,别看风险很高,很多女人都想找一个这样的丈夫,因为哪怕不幸夫家生死了,也能分到不少钱,这年头可没什么守寡观念,你死了人家拿着分到的钱,鹅城五环买套好房,再包个小鲜肉,有的是人羡慕。

        如果能混到最后就更好,丈夫作为一个新世界的贵族高层,她直接可以去那一边享受书上才有的贵族妇人生活,一步跃龙门,这样的好事少有人会不热衷的。

        但成功者往往渺渺,事实上大多职业玩家到了新世界,如果能站稳脚跟,更愿意娶一个本地土着,那种贵族家族出生的书香门第小姐,无论气质、涵养、对丈夫忠诚的理念,都是大家更愿意选择的。

        真能成功嫁职业玩家成贵族夫人的,除了少数真爱就只有那种顶级茶女了,眼前这前台样貌倒是不错,但想钓自己怕是想多了。

        “哟,咱们的预备管家回来了?”

        一个冷嘲热讽的声音传来,让正在喝茶的魏浩东眉头一皱,在基地相处了好几年,几乎不用看就知道是吴辉那家伙。

        “你怎么来了?”魏浩东皱眉,他记得对方作为五年份资质最好的勐将苗子之一,这最后两年训练的地方应该是北部城区那里的基地才对,那里有专门的设备,还有专门配备的药剂师帮忙调养身体,没有特殊情况,一般是不允许这些家伙外出的。

        这就像顶级运动员一样,正常情况是不允许外出的,就是怕队员在外面吃辛辣实物影响药剂效果。

        “怎么?大总管不会觉得公司也归你管了吧?我为什么来这里难道还要向你报备?”吴辉呵呵冷笑。

        魏浩东眉头皱得更深鹅,自己好像和这家伙没仇吧?用得着说话这么带刺的?

        “哟,浩东回来了?”就在魏浩东不耐烦想直接去找人事的时候,又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他连忙站了起来,尊敬道:“洪教官!”

        来者正是天宇科技总基地教官洪豫,看到魏浩东那谦虚的样子,洪教官严肃的脸上露出些许笑意,很多职业玩家在跟了东家后回来态度都会大变,对以前的教官和公司人员甚至会有种报复似的针对。

        当然,这和公司制度有很大关系,公司虽花钱培养了职业玩家,但平日里对待这些玩家是比较苛刻的,甚至说难听点性命都在公司掌握之中,所以一经脱困投奔新主,往往会释放以前对公司的怨气。

        但浩东这孩子明显要稳健得多,果然是自己曾经看重的苗子,比起那些心浮气躁的娃娃不知成熟多少。

        一想到心浮气躁,洪教官目光便一下看到了吴辉身上,顿时笑容收起:“你不好好在北区训练,来这里干什么?”

        “我......”吴辉面对这位总基地教官可不敢阴阳怪气,连忙扣着脑袋哈哈道:“这不听说浩东回来选人吗?名单里有好几个和我关系很不错,想到他们马上就要去新世界打拼来了,就想过来聚一聚,毕竟以后能聚的机会就少了......”

        洪教官澹澹扫了对方一眼,这理由倒是不错,但事实是怎么样的,他心里非常清楚。

        新签约的那位开拓者江胜一直不允许公布信息,导致公司股价依旧没有什么起色,市场上绝大部分股民还是愿意将钱赌进大热盘里面,江胜虽然是前百领主,但因为其平民领主的身份还是让绝大多数人不太看好,属于冷门股,签约已经数月,天宇科技的盘里连十亿资金都没凑到。

        公司股盘遇冷,再加上此次内部大部分资金都用来启动新项目,突然让吴辉意识到,那个家伙可能会是天宇公司最后一个开拓者了!

        顿时心中有些后悔,但又舍不下脸皮让公司重新推荐自己,于是才有了刚才那冷嘲热讽魏浩东的局面。

        吴辉确实现在有些后悔,他因为比较受重视,在公司内部有很多相熟的人,打听过,这次公司对新项目非常看好,不仅赔上了黄芩这个绝顶天才,还启动了近百亿资金进行新科研项目的开发,这让他意识到,那姓江的或许不是一个劣质股。

        “教官,咱们的股池这几天有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一路上,魏浩东主动聊起了闲事,他来得匆忙,刚才刚坐下喝茶打算看下最近股市情况的,却一下被吴辉打断,现在遇到熟人,正好也打听下情况。

        “就你们那冷门老板,想让公司股池有多大变化?”吴辉忍不住撇嘴。

        魏浩东则是懒得理对方,教官冷冷扫了一眼吴辉,但却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又看向魏浩东摇头苦笑:“咱们盘这些天倒是没什么太大变化,但市场总盘这些天却是地动山摇呀......”

        “因为宇文护吗?”魏浩东笑道。

        “还能因为谁?”教官翻了个白眼,他这次可是亏惨了,谁能想到这么大一匹黑马,说没就没了?

        “对了,浩东啊,你在那里知不知道内部是什么情况?”教官好奇问道。

        “这个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