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身为质子在线阅读 - 第70章 诗剑,忍剑?戮剑往事

第70章 诗剑,忍剑?戮剑往事

        第70章    诗剑,忍剑?戮剑往事

        在前方的山峦上,插着一把剑。

        剑身呈血红色,十几厘米宽的剑刃十分宽大。

        长度差不多将近快两米!

        陆羽一步步向前,他的手碰触到剑柄之上,一股闪电电流冲入到自己的脑海中,剧痛刺的灵魂生疼。

        眼前又一次出现了画面。

        这是剑的记忆吗?剑,有灵吗?

        陆羽怀疑着,眼前竟然出现两个陆争。

        穿着白袍的陆争拿着一本书,念着:“月似美眸眉凝霜,万千风华毕倾城。冰肌玉骨白绫现,如降谪仙梦中舞。好诗好诗!”

        白衣陆争右手负在身后,左手拿着一本书十分有味道的念着,一边念还一边摇头闭眼,十分享受。

        “哥,这是哪个写的诗歌?我怎么没听说过?”

        黑衣陆争大惑不解。

        “哈哈哈,笨,这是你哥我写的,写给你未来嫂子的啊!”

        白衣陆争用书拍在黑衣陆争的脑门上。

        “啊?怎么这么狗血?”

        黑衣陆争摸着头一脸不忿的看着白衣陆争道。

        “嘿嘿,只要她喜欢就好。”

        画面又一闪。

        白衣陆争手中拿着那把戮剑,只不过,剑只是普通的玄铁剑,并非是血红色。

        依旧是下着雨,他口中喷出一口鲜血,身体四处都流出血来。

        偌大的酒楼城镇,只有寥寥数人。

        单膝跪在地上。

        剑锋直指对面,眼中充满杀气。

        对面的那人陆羽见过,是那个天熵。

        此时正拿着一把刀,指向白衣陆争戏谑笑道:“陆百忍,你父母给你取了一个不错的名字,为什么那么多时候你都忍了,今天却要忤逆于我?”

        不解的话,但眼中却充满了嘲笑。

        天熵和旁边的几个纨绔公子一起议论嘲笑着,一边还挑衅一般将白绫的身体往自己怀里揽过来。

        白绫哭道:“百忍,你回去吧,不要再招惹他们,他们背后的势力很大,根本不是你能想象的!”

        陆羽方才反应过来,这个白衣陆争竟然是陆争的哥哥陆百忍。

        陆百忍笑了,手中剑出鞘,刀鞘被扔在空中。

        白光乍现!

        诗之剑,齐百刃!

        一道道剑光飞向四面八方。

        一柄柄遁入虚空的剑,有的大、有的小、有的快如流星,有的慢如龟爬。有的迅猛如千军万马,有的浩然如长江之水。有的飘忽闪烁难捉,有的如大地撼动山河!

        一百柄剑光,像是一百首诗!

        诡谲异常。以各种刁钻的方向追击那群人。

        那些人也不是普通人,每一个都和天熵一样的高手。

        但是,他们却很快都被剑光击杀!

        整个场中,就唯独只剩下天熵和白绫。

        天熵双腿打颤,眼见每天的剑光誓要杀他,转身就跑。

        但是诗百剑却没有给他留下机会。

        眼见就要横死当场。

        天熵一把拉过白绫直接挡在必杀之剑的前面。

        风,动了!

        剑,却停了。

        陆百忍看着眼前的人儿,他的眼中流下眼泪。

        他可以忍受一切的屈辱,却不能忍受自己所爱的人竟然不信任自己!

        就算白绫是为了保护他才被迫被天熵搂抱。

        但是他的心碎了。

        有一种悲哀,叫做,当你有实力保护你所爱的人时,她却不相信你的能力。

        “百忍,小心!”

        陆百忍艰难的抬起头,天空之上竟然出现一座从天际而来的巨大利剑!

        陆百忍的头顶流下鲜血。

        诗百剑冲向虚空,“铮铮”的声响,艰难抵挡住下落的剑锋!像是一个个舍生忘死的兄弟。

        “造化天剑!”

        陆百忍最终被造化天剑穿过身体,吐血死亡。

        那柄剑插在地上。

        剑柄上海留下陆百忍的血,任凭雨水洗刷,那道血液已经融入剑柄。

        “铮铮”之声大作,戮剑竟然颤动着飞向远处的山脉。

        “哥!我一定要为你报仇,凡事要忍?凭什么我们姓陆的就要忍?我不,哪怕就算是你背后是这天,我陆争也要和你争!”

        画面一闪。

        黑衣的陆争手持戮剑,步履蹒跚的走在一座诡谲的山峰之上。

        一边走一边舞动手中剑。

        一个又一个招式,每一招都惊天动地。

        一道道巨大如同体育场般粗的紫色黑色雷霆劈在陆争身上。

        身上不断流血,不断受伤,但伤口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疯狂修炼剑道,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

        这不是和自己一样吗,难道说是自己的祖先吗。

        陆羽有些怀疑。

        但细细一想,他们兄弟俩喜欢的都是白绫一个女人,白绫既然已经死了,就不会有后代了吧。

        雨依旧肆虐。

        那把剑静静的插在那里,古朴而带着血腥杀意。

        影响着陆羽的心智,他极力的阻止自己去拔剑。

        “青青!”

        陆羽不解的看向前方的龙轻语。

        龙轻语手中举着那把杀戮之剑!

        陆羽低头,剑锋穿透了自己的胸口。

        “为什么?”

        龙轻语一张冰冷的脸,淡淡笑道:“呵呵,就凭你一个质子,竟然妄想娶我。好好照照镜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只是被荒皇抛弃的废物,是留在大丰国的弃子!”

        陆羽忽然间觉得心中一痛。

        这些话从龙轻语嘴里说出,就像是弯刀剜进自己的心窝。

        伤口在愈合。

        但是戮剑似乎有一股杀戮破坏的领域,一次次将陆羽的胸口破碎!

        陆羽愤怒的看着龙轻语。

        然而,龙轻语手中一动,挽起一个剑花,却又反手插向她自己的胸口。

        陆羽一把上前抓住剑锋,血流入注。

        龙轻语双手持剑,继续向自己的胸口捅去。

        陆羽跨步向前,挡在龙轻语身前,那剑锋狠狠再次刺入陆羽胸口。

        香风扑面。

        龙轻语喃喃的呓语在陆羽耳边响起:“为什么?为什么?你为什么会……”

        陆羽转头,身后的龙轻语却变成了一个头发斑白的老人。

        这个老人陆羽认识,依稀还有年轻时的容颜。

        “陆争!”

        陆争手中的戮剑化作星星点点的金色光点飘散,它依旧插在地面上,似乎未曾移动!

        “为什么?为什么?……”

        陆争仿佛魔怔了一样,他的目光呆滞,渐渐溢出泪水。

        口中不停的呢喃着这一句话。

        “为什么?为什么她都背叛了你,你还替她挡那一剑?”

        陆争陡然抓住陆羽的衣领,陆羽差点喘不过气来。

        “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不会死,他没有我这么变态的身体。”

        陆羽有些苦笑道。

        陆争放松了陆羽的衣领又道:“可是戮剑自带的领域你难道没看到吗?戮剑是真的会杀死你的,连同灵魂!”

        陆争深深的看了陆羽一眼道。

        “如果是那样,我还是会挡住那一剑。”

        陆羽笑道。

        “为什么?她明明都在你胸口刺了一剑!”

        陆争仿佛对这个问题耿耿于怀。

        “因为他是我喜欢的人,如果她杀我,就说明她已经不再爱我,若是那样,我活着或者死了都无所谓了。就像她说的,我确实是个质子,是弃子啊!”

        陆羽苦笑,还有些唏嘘的叹气道。

        尽管陆羽知道,龙轻语也许一辈子不会说出这种伤人的话,但是刚才的幻象实在太真了。

        无论语气还是神情,动作还有性格等方面,确实都是龙轻语,而非别人。

        陆争缓缓放开了陆羽,他的眼泪再次不断的流出。

        “白绫,我真的错了!你说的对,我确实不是我哥!……”

        “哎哎哎,这个……大叔,你好好说话吗,怎么又哭?对了,后来怎么样了?你和白绫俩人生孩子了吗?”

        陆羽有些无语劝慰着,一边也很好奇,这段故事的最后到底是什么结局。

        白绫真的死了吗?

        陆争没有说话,一滴眼泪滑落到他的右手指尖。

        诡异的是,那滴泪水竟然缓缓升空,变大,直至将陆羽和陆争两人全部笼罩进去。

        眼前的画面,又是一变。

        陆争抱着白绫冰冷的身体。

        右手鲜血滴入白绫身体,缓缓拔出白绫胸口的长刀。

        伤口随之渐渐愈合。

        陆羽心惊,他脸色有些奇怪的看向陆争,心中一突。

        虽然苍老,但是陆羽觉得和自己有七八分像。

        没跑了,这个老人估计就是自己的祖先了吧!

        心中怀着紧张继续向下看。

        女子脸上渐渐出现血色。

        坐起身子看着陆争,脸上满是温柔。

        摸着陆争沾满鲜血的脸,温馨的笑了,躺在他的怀里,闭上双眸。

        “啪!”

        门被巨力轰开,从外面却进来一名十二金色羽翼的白色短发,络腮胡的老者。

        老者一进门便怒喝道:“白绫,还不跟我一起回去?你这孽障,没想到竟然背叛你自己的夫君!现在还竟然跟这个狗杂种在一起!难道你就不知道廉耻吗?”

        “我不!父亲,我求你,不要拆散我们!”

        白绫挣扎着哭喊哀求。

        白夜冷声喝道:“呵呵,那件事情你没有告诉他吧。那我就直接说明吧,你现在已经怀了天熵的孩子,就该从一而终!”

        然后转身对身边两个十二黑翼的两个黑天使道:“带她走!”

        两人上去拉起白绫。

        那黑衣青年中的一个路过白夜时,突然问道:“那他呢?”

        “杀了他!”

        陆争此时双眼呆愣愣的盯着白绫的背影,完全失神。

        “不!”

        在那人手中的奇怪武器,发出一般金光剑刃之后。

        白绫却渐渐向后倒去,一线鲜血在空中渐渐坠落。

        陆争双眼圆睁的低头看向倒在怀中的白绫。

        他原本可以救白绫的,但是他却没有选择为白绫挡住那一剑。

        因为此时他的心中只是想着,白绫竟然怀了天熵的孩子,背叛了自己,让自己沦为笑话。

        他瞪大眼睛看着白绫,泪水从眼眶落下。

        整个世界都静了!

        他睁大着眼睛,不知道是在看白绫,还是在看门口,他的眼睛逐渐涣散、失神!

        周围的一切仿佛都与他无关,白夜带着一群人着急的从他怀中抱走白绫,其他人跑来跑去。

        白夜临走前,一脚踹在他的胸口。

        可他依旧无所觉,他的双眼圆睁着,脸上表情疯狂而且惊恐!

        陆争疯了。

        他没有去给白绫血液恢复,双手抓着头,蹲在桌拐角落,惨叫、痛苦。

        “我觉得您可能误会了她,有没有可能,咱就是说有没可能那个孩子会不会是您的?”

        陆羽右手伸出放在这个老者后背,轻抚着给予安慰,试探着问道。

        陆争转头猛然看向陆羽,他的表情像极了水滴上的画面。

        惊恐、愤恨、无助。

        这位绝世天才、剑魔,其实本身也只是肉体凡胎,终究离不开人这个范畴,他也有自己能够承受的精神底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