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身为质子在线阅读 - 第43章 两江州郡丁原

第43章 两江州郡丁原

        第43章    两江州郡丁原

        在一座建筑风格比较相似的巨大府宅门口,一群人围在这里静静的等候着。

        最前面的,是一名蟒袍老者,老者双手按着龙头拐杖,而在面相上,老者似乎很精神,浓眉炯眼,脸上的皱纹也比一般的老人要少的多。

        花白的胡须似乎根根有劲儿!

        在老者身后,已经站满了官员,不过从他们的动作举止,很明显可以看出,目光尽皆看着那名老者,老者的一举一动,都能让那些官员提心吊胆。

        除了老者之外,有三人和这些官员不同的是,他们并没有那么怕老者。

        分立在老者左右,一个青年模样的书生,模样很是俊俏,眼睛上竟然还画着眼线。

        一个满脸胡子的大汉,大汉一张国字脸,浓眉大眼,长相粗犷,半寸长的络腮胡子在下面还用绳子扎起来。

        还有一个中年,中年人和丰皇、陈同类似,八字胡以及下巴的胡子都修理的十分整齐,一张脸不怒自威。

        “来了吗?”

        那大汉说话声音竟然十分沉稳和缓,和他的粗犷的长相有着鲜明反差。

        老者听到这三个字,正要低头,却忽然眉头一皱,一股怒火和杀意迸射。

        那中年人更是寒声喝道:“大胆!王娇,你们竟然胆敢在丁大人面前装腔作势!王丛人可到?”

        王娇却是一脸严肃娇声喝道:“哼,是你们自己眼瞎,还能怪到我们头上?你们才是装腔作势,未免做戏也做的过了些,就算是朝廷来的人,也没必要这样大张旗鼓吧?”

        中年人色厉内荏冷笑道:“你哥竟然没来!那就是不给丁大人名字,竟然只让你和他女儿独自前来,这事等完了之后定然会跟他王丛清算!”

        王娇厉喝道:“上官飞,我虽然不知道你们在暗中勾结干什么,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朝廷来的两位大人我见了,我看你们是自身难保吧!”

        上官飞冷冷的看了看,却不再说话,脸色变得凝重。

        王心嫣也从马车中缓缓下来,款款走上前,对着众官员施施然抱拳一礼温柔笑道:“各位大人,还勿责怪。我姑姑本来脾气就冲,又从战场回来没多久,不懂礼数。

        父亲大人因为要事要忙是,所以暂时无暇顾及,所以让我和姑姑先来,他后面会赶来。万望丁大人海涵。”

        话说的丝丝入礼,毫无瑕疵。

        上官飞不由得赞叹道:“嫣儿姑娘果然是少有的女中人才,丁大人自不会责怪,不过,可惜你竟然是他王丛的女儿,可惜啊!”

        “哼!”

        老者看了一眼上官飞,有些不高兴的冷哼一声,并不说什么。

        不知道是责怪上官飞,还是怨恨王丛竟然摆架子不来。

        王娇和王心嫣招呼下人将马车和马牵走,两人找个地方站在一群官员后面。

        陆羽他们跟在王心嫣他们的马车后面,其实离得并不算太远。

        这些人并不知道,以现在陆羽灵识的变态程度,这一切都在陆羽的监视中。

        陆羽自然不是故意要监视他们,进城以后也只不过是留个心眼,才放开灵识。

        “看来确实不妙啊!”

        陆羽皱着眉,和陈同一样脸色变得极不好看。

        “小子,怕吗!”

        陈同笑笑,心念传音道。

        “没事。”

        陆羽沉重的脸上恢复了笑意。

        怕吗?

        其实陆羽却并不是怕,只是对这里的百姓感到同情,这些官员一个个长得颇为红润,但在看那些城外和城内的普通百姓,吃了上顿没下顿。

        “这位就是陆大人吧!本官乃是这里的州郡,江北江南两州府的两江总督丁原。特在府宅门口等候各位大人的到来。”

        老者的脸笑的很自然。

        如果陆羽不是提前放开灵识,又怎能知道这老家伙其实表里两个人。

        “丁大人,您好,我是从晋阳来的太医院院监陆羽,您既然知道我的名字,还有知道我会来这里,应该知道我们来这是做什么的吧。

        聪明人面前不弯弯绕绕,您还是先帮我们安排一下住处吧!”

        陆羽脸上带着一丝笑意的道。

        丁原却是不急不缓笑道:“陆大人,本官着实没想到陆大人竟然如此年轻、着实是年少有为啊。您放心,有什么需要,尽可提。可以效劳、帮您加快进度的,本官会尽量配合。”

        陆羽故作惊喜道:“是吗,那当然好!对了,丁大人。我虽然是太医院院监,官居二品,而您是从二品两江总督。

        但是院监乃是一个闲职,本质上来讲,您和我是平起平坐的。

        但您为官多年,又年事颇高,您大可不必对我如此称呼,只需要叫我一声陆大人便是抬举了。”

        陆羽心中暗叹,这个老东西演戏确实演过头了。

        丁原却是笑道:“呵呵呵,陆大人既然如此说,那我就不客套了,难免有些见外。陆大人何须那么急呢?老夫一大早就知道陆大人和陈大人要来,特意在府中略备薄酒,为诸位解风,陆大人、陈大人可别不赏光啊。”

        说着话,丁原老脸上横肉不停抽动。

        陆羽顿时潇洒哈哈大笑起来道:“哈哈,既然如此,我们一路上确实也风餐露宿,那就却之不恭了!”

        陆羽几人身上的衣服还有淡淡血迹,虽然路上也已经洗过多次,此时陆羽说出的话,那些官员纷纷眉头大皱。

        就算是他们,也发现陆羽来者不善。

        “丁大人烦请前面带路。”

        陆羽笑道,客随主便还是应该有的。

        丁原向前一步,右手开路道:“陆大人,陈大人你们先请!”

        陆羽不再推辞,抬脚走进门。

        丁原脚下一个踉跄,进门的时候差点被门槛摔倒。

        不过被旁边人扶住,险些没摔倒。

        陆羽转头诧异道:“丁大人没事吧,还是小心些好。”

        丁原尴尬笑笑道:“陆大人不必管老夫,人一老,腿脚也不太好。”

        陆羽也不再客气,继续走在前面。

        “这老家伙,真能装啊!”

        白战天的声音在陆羽脑海中响起。

        陆羽则不在意,一直走进厅堂,那里有侍女在前面引路。

        整座宅子很大,但实际上却也算不得多么富丽堂皇,只能说一般,各种配置和宅子的古朴程度,甚至对于丁原这种级别的地方官来讲,都能说是寒酸了。

        宴席中,丁原自然是和陆羽几人一桌,那些太医们坐了一桌,其他官员各自落座。

        席间,丁原还不停的向陆羽和陈同敬酒,陆羽本想推脱,见丁原脸色不善,只好装模作样喝了几杯,陈同也大概一样。

        通过丁原的口,陆羽也对丁原身旁几人知道了大概。

        那个英俊潇洒的中年人名叫上官飞,可以说是这南州城除了丁原之外最大的官。

        从三品官衔御史大夫!

        陆羽对这个中年人有着很深的印象,一方面这上官飞也是有点像丰皇和陈同,留着整齐的八字胡,不同的是,他的下巴也留着一个有形状的胡茬,看起来格外精神。

        另一方面,这中年人气度不凡,举手投足中间不怒自威。

        在丁原左边的白面书生白云生,陆羽有些不太喜欢这种带着女子阴柔气息的人。给陆羽的印象就是唱戏的戏子,脸上能看出这青年出门竟然化了妆。

        丁原右边的是一个大胡子大汉,叫做樊婴,那大汉早在陆羽来的时候就用灵识见过了,粗犷,不光是人,性格上也是如此。

        陆羽席间看到那大汉竟然喜欢吃半熟的烤羊腿。

        胡进远和汪敬年两人就像是半年没吃过东西一般,对着满桌的菜品,特别是肉菜,酱肘子、锅包肉、回锅肉、糖醋里脊等,尽管往嘴里塞。

        两人和白战天三人还玩起了比赛。

        最终还是汪敬年赢了,白战天吃到最后,还嫌弃起厨师的手艺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