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身为质子在线阅读 - 第40章 百姓凄凄

第40章 百姓凄凄

        第40章    百姓凄凄

        几人走向路边一块地旁,一个大婶戴着头巾,看到陆羽几人显得很热情。

        “大婶!您知道江南州府在哪吗?”

        陆羽抱拳躬身道。

        大婶显得有些吃惊,因为正在拔草,手上都是绿色的草汁,有些不好意思的在粗布衣服上抹一抹,笑道:“什麻州府?没听说过,南州城我倒是知道,就在前面。”

        大婶脸上的皱纹一堆堆的隆起,但是脸上却洋溢着喜悦知足的笑容。

        “好,打扰您了,谢谢大婶。”

        陆羽第一次感觉到江南的风土人情,心中不胜感慨,看向大婶指的方向,心中有一种畅快。

        “嘿嘿,大婶,我看您家的苗长的真不错,今年应该有个好收成吧。”

        种的应该一种粟米,陆羽不认得,但是长势却是非常喜人。

        大婶有些哭笑的道:“这位小官爷,您误会了,这些稻米都是州郡老爷家的,我们只是州郡老爷家的长工,现在这个社会,能有口吃的勉强活着,就非常不错了。”

        “这么大一片,全部是州郡老爷的?”

        陆羽有些诧异问道,以为自己听错了。

        “是啊,现在这个年代,每天都有人死,能活着就是祖辈积德,哪敢奢望有自己的地唉。”

        大婶看到陆羽等人身上的血,虽然一惊,然后却又像是习以为常一般,皱眉说道。

        “哼!岂有此理!堂堂郡守,不管老百姓死活,竟然坐地干起了剥削老百姓的勾当。”

        陈同已经听不下去了,义愤填膺,胸中一股怒火难以发泄。

        那大婶却惊骇的阻止陈同道:“这位官爷,您可不敢乱说哎,我们多亏了丁大人,现在还能活着。

        如果陈大人知道村妇我竟然背着他老人家议论她,说不准就把我辞了,到时候我就只能活活饿死了,我不想死,我还有我的阿宝,我死了他可怎么活唉!”

        大婶像是害怕着什么,说话声音放小,还一边用手遮着嘴,害怕被别人听了去。

        “那除了这里,其他地方就没有能种的地了吗?我们一路走来,可有不少荒地啊?”

        汪敬年也疑惑的问那大婶道。

        作为京城的大少,汪敬年前些年可是有民的纨绔之流,整天游手好闲,赌场、风月之地没少去。

        见到这样的场景,心里颇有感触。

        大婶脸上有些苦涩道:“不给州郡大人种地,那就必须要去那边种地,可谁敢啊?”

        “怎么不敢?难道没有王法了?”

        陈同脸上愤怒的表情有些可怕。

        大婶被陈同圆睁的怒目给吓得一跳,忙露出害怕的表情阻止陈同。

        “可不敢这样说,州郡大人听了要生气的。就算州郡大人放我们去,可那边也没人敢去,我亲眼见过,邻村的老牛在那边被那些魔人给活活咬死,拉进草丛里面了,等后来找到的时候,就剩了一副骨头架子哎,那个惨唉!”

        陈同似乎明白了。

        几人和陆羽对视一眼,心中难免又悲哀起来。

        他们一路走来,是受丰皇的命令,带着一群太医去南疆治蛊毒。

        还没到南疆呢,而眼中所见就已经是哀鸿一片。

        而现在所见的大好良田,却又是另一个悲哀的现实。

        “大婶,我们有什么能帮您的吗?”

        陆羽的眼眶有些发红道,他忽然想到了之前在镇子里砍杀的那些毒人,没有中蛊毒前或许本该是那些村子里一些普通人。

        “陆羽,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那些人已经算是死了!即便解开蛊毒,也会因为蛊虫的离去,而变成一具尸体。别胡思乱想了!”

        白战天的声音在陆羽脑海中响起。

        “老白,陈叔,陪我走走吧。”

        陆羽忽然说道,当先向着这一望无际的田野上一条小路走去。

        “陆羽,我知道你心里可能不是滋味,但是有些事情你还得试着接受,这并不怪你。”

        陈同右手负在身后,对陆羽道。

        “陈叔,你知道什么?到底这个真相是什么?您肯定知道对不对?”

        陆羽急切的想问,似乎感觉到不太礼貌,又放缓了语气。

        陈同的脸色有些为难,苦笑道:“陆羽,我只能说,你会慢慢知道,不要着急。我只能告诉你,这不怪你,有些既定的事实,不是一个人可以左右的。”

        陆羽凝重的看着陈同,想要说什么,最后却是叹了口气。

        转身笑道:“知道吗,陈大人,我不喜欢这种总是蒙在鼓里的感觉。人啊,最可怕的,不是没有希望!而是不知道努力的方向。”

        “陆羽,放手去做。你可别忘了,你身边可是有本主角在呢!有什么好怕的?就算这个世界与你为你,还有本主角不是吗,嘿嘿嘿。”

        白战天虽然露出猥琐的笑容,但是陆羽却从心底感受到一股暖意。

        陈同也哈哈大笑道:“是呗,陆羽小子,从晋阳城出来,我们几个可都是把命交给你了!就算是孽海地狱,老夫和小胡也尽陪你闯得!”

        “陈叔!”

        看着陈同中年人的面庞,陆羽脸上有些发酸。

        “小子,你不会是想哭吧!多大的人了,真丢本主角的人。”

        白战天打屁的嘲笑道。

        “卧槽,滚!”

        陆羽真的恨得牙痒痒,一脚踢在白战天的屁股上,白战天顿时就像是蔫了一般,跑开一边躲闪着。

        一边叫嚣着一定要从陆羽的那个傻徒弟身上找回场子。

        “哈哈哈!此时若有酒该多好!”

        陈同看着两人,他仿佛看到了自己年轻时跟着丰皇闯荡时候的样子,豪爽大笑道。

        “有啊!怎么没有?不过不是很多,等咱们进了城一定要喝他个痛快!”

        陆羽笑着指向那马车。

        半晌,太阳已经日渐西斜,陆羽坐在田埂上,看着傍晚田野的景色,难得放松下来。

        陈同坐在陆羽身旁笑道:“陆羽,突破到四品境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感觉有些不一样。”

        陆羽点头。

        “今天在十方镇的时候,我就感觉浑身好像有四股气血好像要钻进筋骨,有一股轻微的震颤。”

        陈同拿着一个小酒壶,往嘴里倒了一口,然后抿嘴,右手在嘴上抹了一下突然疑惑道:“四股?不应该啊。那四股力具体是怎样的?”

        陆羽道:“其中一股雄浑、生生不息的感觉,一股像是来自血脉,一种与生俱来的血脉运转之力,还有两股我说不太好,像是来自身体,我演示给您看看吧。”

        陆羽说着站起身来,身体一跃,跳到几十米外的大树旁,又拉开一些距离,距大树5米之外,陆羽双腿分开,右手蓄力一拳向前方打去。

        “嘭,轰!”

        两声声响过后,那树上半截拦腰倒下,陈同皱眉,身影一闪到了那倒下的树干旁边。

        检查断口,竟然惊讶的发现,在树干上竟然有一个小小的手掌缺口。

        “啧啧啧!竟然是先天四重劲!老夫从来没有听说过竟然还会有这样的人!”

        陈同脸色有些惊诧,更多的还是高兴。

        “陈叔,什么是先天四重劲?”

        不懂就问,不得不说,陆羽这个习惯还是不错的。

        陈同笑道:“陆羽,也是时候该教你一些四品境方面的东西了。不过,却不知道你的那位小白老师会不会介意。”

        陈同脸上有着奇怪的神色,意有所指看着远处和雪儿还有汪敬年几人一起玩的高兴的白战天。

        陆羽不禁莞尔,陈同竟以为白战天是自己的师父了。

        不过仔细想来,陆羽现在的武者进阶也真和白战天的存在,不无关系。

        只好尴尬笑道:“老师吗?算是吧。不过他不会在意的。”

        “哦?那就好。”

        然后正色道:“武者从二品境开始就是先天境,三品冲穴境,而从三品跨入四品,那就要破劲!

        所谓破劲,就要在你体内诞生出三种力量的源头,大部分刚迈入四品境的能冲出一种就不错了,还有的人刚迈进四品境也还没冲出一种力量源头的。

        所以说你小子很变态!不过你可千万不要自满。武道一途逆天而行,如逆水行舟,老夫年轻时见过不少比我优秀的天才,可他们却早早的,要么夭折,要么堕落!

        ?        ?谢谢无情十三姐冥界大佬、君林清心斗牛的狗哥、叁十个鬼点子吉祥天婠婠送的推荐票,谢谢大大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