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身为质子在线阅读 - 第17章 权利之争

第17章 权利之争

        第17章    权利之争

        跟着胡进远,果然是去皇宫的路,一路上,各个关卡都大开绿灯。

        一路到了皇宫,宫中此时已层层戒备。

        多是禁卫军和带刀侍卫,看到胡进远带的令牌方才收回凉金刀让开路,让他们进去。

        后宫之中,经过乾坤殿,到达乾元殿中,乾元殿中此时已经是围满了大小官员和后宫妃嫔。

        阵仗非常大,陆羽也不由得心惊,他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大的场面。

        在最里面有一道帘子拉着,其他人尽皆躬身站在一旁,个个面色欲泣,更有甚者在微微颤抖。

        陆羽就要上前去,却不想几名侍卫此时却气势汹汹的挡住了去路。

        “哼,大胆贼子可知这是什么地方,竟然敢擅闯?”

        胡进远紧跑两步到陆羽前面用手抚下侍卫拔出来的刀。

        笑道:“各位误会,这是皇后娘娘差我找来的神医,现在已是太医院首席院监,官拜二品,陆羽陆大人!”

        然而侍卫们方才退下,从那帘子后面却出来几人,几人也都穿着蟒袍官服,一脸的气势汹汹。

        “哼,既然是新上任的院监大人,我等太医院有失远迎。可就算是如此,陆院监怎可失了最基本的礼仪,连官服都不穿?”

        然后这位老者模样的医官扫了一眼胡进远又道:“况且胡大人,我可不知道我们太医院又来了一位新院监,不知道受谁任命?如此这般山野村夫难道还能比我们医术更高,我等恐怕不服!”

        老者花白的络腮胡子,足有半寸长,虽已老朽,但脸上依然焕发着红光。

        左右两名医官闻言纷纷点头。

        “皇后娘娘到!”

        此时一声娘里娘气的太监高声喝道。

        只见外面就来了两个小太监开路站在门口两侧,举起高高的大扇子分立在大门两侧。

        “蔡邕,你还有脸说,陆院监乃是哀家刚刚所封的,难道你对哀家也有怨言?”

        这老者立马变得诚惶诚恐起来,低头行礼。

        随着话音,外面进来一名霸气的宫装美女。所穿服饰、头帽,无不华贵端庄。自散发一股威严霸气,指着老者就是一声厉喝。

        “陆院监,这是我大丰国皇后娘娘,正宫之主,为何见面还不下跪?”

        那托着皇后手的太监显示是个总管,对陆羽指责道。

        陆羽闻言,心中有一丝不快,不过礼仪还是要有的,只得放下手中家当,单膝下跪道:“小的大荒质子陆羽乃是一介草民,不知礼数,烦请皇后娘娘勿怪。”

        皇后轻开贝齿,端庄摆手道:“罢了,只要陆院监能医好皇上的怪病,一切罪责,哀家做主不予追究。免礼吧!”

        陆羽正要起身,却发现此刻从最前方有一官员正款款移步而来,又是一名老者,大概也在六十岁上下的年纪,面上少须,但在下巴上却有一簇白而短的胡茬。

        “娘娘,老臣以为不妥!此人不知身份,要为陛下医治,此乃冒险之举,况且他也说是大荒国之质子,如若此人有不臣之心,后果不堪设想,还望娘娘能收回成命!”

        皇后侧目,脸色变得难看,闪过一抹厌恶之色道:“哼,缉墨,你身为老臣,竟然倚老卖老,究竟是谁像害皇上,你心中自明,退下!如若耽误了皇上的病情,这个后果你又岂能承担的起?”

        “皇后娘娘,老臣之心,天地为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臣实乃忠心于大丰,忠心谏言,就算娘娘今日要了老臣的命,老臣也死不足惜!”

        缉墨说话铿将有力,字字诛心,虽然低下头,但却眼神坚定,毫不退让。

        看情况有些不对,陆羽有些尴尬的上前道:“娘娘和各位大人尽可放心,小的愿以人头担保,小人绝无二心。”

        缉墨却冷笑道:“小子,吾皇之命岂是你这条贱命可比的?”

        皇后眼睛有一股怒火和杀意迸现,很快却又收敛严肃喝道:“缉墨!哼,今日之事,所有后果,哀家承担如何?如果皇上有什么闪失,再加上哀家的人头,可否?”

        最后两个字一字一顿几乎是从牙缝里面挤出来的。

        那老官缉墨思忖片刻,低着头,最后方才退让一边,让出路来。

        “陆院监,哀家和你的性命,就尽皆系于你身,你可不能让哀家失望啊!这个怪病,我知道很难治。如若今日,你能立下此奇功,哀家在此承诺,将来封官加爵、封妻荫子、荣华富贵,你尽可提!”

        陆羽心中苦笑,暗道这宫中官场,水是真深,怕了怕了。

        表面上看是各为其主,忠心明鉴。实际上却是皇后和这位叫缉墨老者的博弈。不过最终算是皇后棋高一筹,更狠一些。

        进入帘子,这次再没有人阻拦他,方才顺利。

        进入帘子,前面还有一张帘子,陆羽再次进入白色透明的帘子之后方才看到一名中年人正躺在龙榻上,天庭饱满,剑眉星目,嘴唇上整齐的胡须。

        眼窝陷下,嘴唇白中透黑,有得地方已经开裂。浑身各处都有一些地方出现红色暴突的血管。

        “咦?啧啧,陆羽你这是又去哪了?这个人可不得了!”

        白战天的声音恰在此时出现在陆羽脑海。

        陆羽不禁翻个白眼在脑海中鄙夷道:“切,那还用你说,这人可是大丰国的皇帝!”

        “切,大惊小怪,一个俗世间的狗皇帝,有什么好吹的?在真正厉害的强者眼中,一个国家也算不了什么。”

        白战天却是讥讽道。

        “滚蛋,少来烦我!”

        陆羽无语,心中那个吃瘪,却又不好说啥,虽然老听白战天说自己是什么劳什子主角啊至强者转世,却也不知道这家伙前世到底有多强。

        见陆羽生气了,白战天贱兮兮的声音却又出现在陆羽脑海:“陆羽小子,本主角说的意思其实是这个人竟然有望气境的实力!你发现没?”

        “我发现个锤锤,我特么现在不过就是个一品境,怎么知道他是什么修为?哎,你说的望气境到底是哪一个境界,你就说是几品呗?”

        陆羽翻白眼,自己那半吊子的武者修为,还不如胡进远,当他听说胡进远都是二品境的实力,还颇有些自卑。现在好了,连什么望气境都出来了。

        “哪一品啊?叫我想想啊,这些低等级我都差点给忘了,好像是……哎对,七品境!啧啧,这个人是我在这个世界见过最强的一个武者了!天子望气……”

        陆羽一边和白战天在脑海中聊着,一边手上的动作却一点也不慢,很快就处理完针口,收拾了那些用过的纱布包和签子,缓缓走出帘子。

        别说,这大丰皇帝确实不一般,陆羽也不知道七品境到底有多强,但是就这份耐力来讲,比之前那吏部侍郎吴承志还要强的多,估计半炷香,皇帝就能醒了。

        “咦?他怎么出来了?”

        此时一个公公模样的,正是之前皇后身边的总管,一看到陆羽出来惊讶的指着陆羽不可思议的叫道。

        其他人纷纷侧目,直接就站了起来,呆呆瞪着陆羽。

        陆羽差点栽倒。

        我靠,什么叫我出来了?我出来你妹啊?还是说你们都不想我出来吗,还是想我和那狗皇帝一起陪葬吗?

        呸,狗皇帝,我可不是故意骂你的,被小白那骚人给带歪了。

        皇后当先走过来问陆羽情况。

        “陆院监,皇上他……”

        陆羽痛快道:“皇后娘娘,皇上他没事了,那我就先行告退了!”

        “皇上他没事了?怎么可能?就这么一会?”

        皇后满脸狐疑。

        陆羽想翻白眼,愣是憋了回去,暗自腹诽,这皇后难道不想皇上没事吗?话说胡进远难道没有告诉他们自己给几位大人治疗怪病的事吗?

        陆羽有些愤愤,还是从包里取出瓷瓶道:“皇后娘娘,这就是从皇上身体中取出的蛊虫,叫做惊虹,交给您吧,我还要回家做生意……”

        “大胆逆贼,来人!”

        那蔡邕一把抢过瓷瓶,躬身向皇后行礼道:“娘娘,此子手中拿着的这瓶子,属下一定要先检查一遍。检查他的行李!”

        还不等皇后有所表态,蔡邕手下的两名医官已经开始抢夺陆羽的医药包,两名侍卫不由分说就抓住陆羽的胳膊,架住肩膀。

        缉墨上前一步厉喝道:“将此信口开河的贼子打入大狱,听候发落!”

        “天要完了,我要回家啊!皇后娘娘,这……”

        陆羽也是急了,飞来的横祸,自己干嘛手贱要来帮皇帝看病啊?

        “哎哎哎?等一下,皇上待会就能醒来,你们大可等皇上醒来啊!”

        陆羽觉得自己还能抢救一下,脑子突然间清醒起来。有些后悔,早知道就在帘子里多待阵时间不就好了。

        皇后也站在一旁,此时还没发话,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又看了看陆羽。

        从人群中却走出一名官员,那官员正色道:“皇后娘娘,我看不如等上一等,不管结果如何,咱们就等上一炷香,如果陛下没有醒来,再治他的罪也不迟!”

        皇帝你赶快醒来啊,不然我特么可就成冤狱了。

        大丰的大狱,可不是想进来就能随便出去的,一个不好,陆羽真有可能会牢底坐穿,鬼知道等他入狱了,皇上醒来会不会放他出来。

        “恩,太宰,就依你所说!”

        那缉墨眼中闪烁,看了看那年纪轻轻的太宰却冷笑道:“太宰乃是奶娘的亲胞弟,说出的话未免有失偏颇,老臣还是觉得此子该下大狱,才是正确的。”

        “大胆缉墨,你竟敢跟娘娘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信不信现在就拿你下狱?”

        太宰名为郑新海,看起来在三十岁出头的样子,比皇帝年龄还要年轻一些,脸上无须,浓眉杏目,很是英俊,和皇后有着七八分相像。

        “娘娘,您可别忘了,我可还是左相,现在陛下还活着呢!”

        缉墨色厉内荏的看着皇后和太宰,眼中没有丝毫退让。

        ?        ?今天的,提前发了吧,喜欢的帮忙收藏,求推荐票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