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第一武神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奇毒难解

第一百二十四章 奇毒难解

        叮叮当当!

        一阵清脆剑吟铮鸣,刀剑交击之下,刀光渐渐敛去,只守不攻,再到被完全压制,剑光已然弥漫了小院。

        当啷一声!

        一柄黑色短刀脱手而飞,落在不远处,溅起点点火星。

        “敬酒不吃吃罚酒!”

        李月华娇斥一声,身如翩翩蝶舞,蓦然欺近,一剑刺向陆川肩头,显然是想抓活口。

        “韩大人!”

        陆川微微侧身,眼睛一亮,冲李月华背后高喊。

        “什么?”

        李月华一惊,剑招微乱,旋即反应过来上当,手中剑猛的往前一递。

        噗嗤!

        利刃入肉,血光迸溅,陆川虽然劲力躲闪,仍旧被刺穿了左肩。

        但同时,他闪电中点出一指,正中李月华肩头。

        蹬蹬!

        嗤的一声闷响,两人同时倒退分开,陆川肩头更是飚出一蓬黑血,甚是惊人黑臭。

        “卑鄙!”

        李月华柳眉倒竖,美眸含煞,正待运劲,给陆川一点苦头吃,却不料内气运转之下,竟是比平时迟滞了数倍不止。

        而且,一股强烈眩晕和灼痛之感,以超乎想象的速度蔓延全身。

        身为神医世家嫡女,纵然自幼未曾修习医术,而是酷爱武道,可耳濡目染之下,依旧清楚知道,自己中毒了。

        而且,是极为厉害的剧毒!

        “嘿嘿,论起卑鄙,在下可比不得姑娘你!”

        陆川嘿然冷笑,嘴角溢血,神色却透着难以言说的狰狞。

        “你……”

        李月华俏脸微白,转而又泛红。

        她趁陆川身受重伤,并且中毒的情况下出手,实在好不到哪儿去。

        “天蝎鬼指!”

        李月华蓦然惊呼一声。

        这性格虎的一批的姑娘,竟然认得此指法。

        “呵呵,不错,正是此功法!”

        陆川淡然一笑,阴测测道,“若是没有解药,中毒之人必将五脏六腑溃烂而亡,姑娘身为神医世家嫡女,应该很清楚吧!”

        “你……”

        李月华面色由红转白,已然想到后果的可怕,赶忙服下几颗解毒丹药,却也只是仅仅压制而已。

        “你可以试着运气,但越是运气,毒发的越快!”

        陆川跌坐在地,冷冷看着李月华道,“或者,你可以试试,在毒发之前杀我!”

        “你……”

        李月华正待出手,闻言娇躯一个踉跄,半跪于地,拄着宝剑,杏眼圆睁,怒意上涌。

        不知是吃惊,更多的还是体内毒物,竟然以超乎想象的速度蔓延,并发挥作用。

        两人这算是两败俱伤了!

        “听说你们李家的解毒丹不错,来几颗尝尝鲜!”

        陆川淡笑道。

        “休想!”

        李月华银牙一咬道。

        “忘了告诉你,我中了钩吻之毒,刚刚那一指,不仅有天蝎鬼指本身的毒力,更将一缕钩吻之毒送进了你体内!”

        陆川不以为杵,神色淡定道。

        “什么?”

        李月华杏眼圆睁,隐有惊恐。

        “不愧是神医世家出身,竟然知道这传自南疆的奇毒!”

        陆川眼睛一亮,笑道,“李家可有解毒之法?”

        “此毒无解!”

        李月华目露绝望,隐含着一丝希冀道,“你不会是吓我吧?”

        “无解?”

        陆川眉头大皱,沉声道,“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你既然知道此毒,李家之中定有记载,你可知道其它内容?”

        “我小时候被爹爹逼着背诵医书,其上记载此毒,乃是南疆三大奇毒之一,当世无人可解!”

        李月华面色惨然。

        难怪跟自家记载的天蝎鬼指之毒不同,不仅发作极快,而且更为猛烈。

        她服下自家解毒丹,却仅仅是稍稍压制毒物发作,而且更有一股极为阴邪的毒物蹿入体内,就连内气都不起作用。

        陆川没有骗她,也没有必要说谎,否则以陆川的医术或毒术,岂会身中剧毒而无解?

        此前,她便知道陆川的医术或毒术不凡了!

        “凡有毒虫之处,七步之内,必有解毒之物,这乃是天道自然,绝无不解之毒!”

        陆川心头微沉,面上却不动声色,淡淡道,“把你家秘制的解毒丹拿几粒来,我要尝试药性如何!”

        “哼!”

        李月华有些不满,微哼一声,却也知道不是任性的时候,还是摸出一个瓷瓶扔给了他。

        “灵芝草还丹!”

        陆川闻了闻,直接服下一颗,惨白的脸色,却没有丝毫变化,旋即将瓷瓶揣进怀里,淡淡道,“换一种!”

        李月华柳眉倒竖,银牙一咬,又摸出一瓶扔给陆川。

        “浮阳三花丹!”

        陆川如数家珍,直接念出丹药的名字,服下一颗后,还是摇头收起药瓶道,“再换一种!”

        “你有完没完?”

        李月华娇斥一声,可体内毒物发作愈演愈烈,让她不得不继续拿出解毒丹。

        当然,这次她学乖了,只拿一粒弹给陆川。

        “堂堂神医世家嫡女,这么小家子气,怎么行走江湖?”

        陆川淡淡道。

        “你说的轻巧,你知道这些丹药是耗费多少人力物力才炼制成功的吗?每一颗都是我李家医师的心血,你……”

        “但你并不学医!”

        陆川淡淡一句话,堵的李月华半天说不出话来,只能气哼哼坐在地上,一言不发。

        这处小院本身极为僻静,少有人来,韩通又下了严令,以至于两人闹出的动静不小,此时依旧不见有人前来查看。

        一连试了七八种份属大晋丹药珍品的解毒丹,可除了两种有微弱作用外,其余都没有任何作用。

        “确实是很了不起的毒物!”

        陆川皱眉思索,突然笑道,“看来,要劳烦姑娘陪我走一趟北疆塞外了!”

        “你休想!”

        李月华谨慎的倒退数步。

        “当然是去找解药!”

        陆川淡然一笑,理所当然道,“你不会以为,我能无中生有,解去此毒吧?”

        “去北疆找解药?哼,还不如去我李家……”

        “去李家就别想了!”

        陆川冷声摇头,淡淡道,“若是你们李家有这本事,黑水四怪也不会在北疆蹦跶这么多年!”

        “你……”

        李月华目露怒色,咬着牙道,“就算你知道黑水四怪的老巢在哪儿,你也出不得润州府城!”

        “这可未必!”

        陆川冷冷一晒,“韩大人看了这么久,也该看够了吧!”

        “什么?”

        李月华悚然一惊,豁然看去。

        却见小院角落中的花丛后,一道高大身影缓步而出,正是韩通。

        “我真是小觑了你,如此重伤,又身中剧毒,竟然还有如此惊人的洞察力!”

        韩通面色凝重道。

        “韩大人是想试试在下的实力?”

        陆川似笑非笑道。

        韩通微微迷眼,迟疑少顷道:“阁下误会了,本官接到手下奏报,说是你这里有异常,所以赶来查看!”

        “哈哈,那还真是有劳韩大人挂念了!”

        陆川笑道。

        “韩大人,你竟然真的跟……”

        “姑娘,饭可以乱吃,但话不能乱说!”

        陆川面色一冷,意味深长道,“在下此番帮润州府城解了围,乃是有功于大晋,韩大人只是不想在下被歹人污蔑,所以略施援手,以待查证而已!”

        “不错!”

        韩通面色一黑,却不得不顺着陆川的话说下去,“若人人都如陆兄弟一样,何愁我大晋边疆不净?可惜啊,有些人却……”

        李月华俏脸有些难看。

        这话,不就是在说她姐夫两口子吗?

        “韩大人,还得劳烦你帮忙,送我们出城!”

        “如今知府衙门严令,任何人不得出城,即便我身为督抚使,若无调令,随便让人出城也不行!”

        韩通为难道。

        “呵呵!”

        陆川冷冷一晒,淡漠道,“韩大人身为督抚使,想来安排人出城,刺探敌情,应该不算什么难事吧?毕竟,草蛮刚刚攻城,虽然退去了,但谁也不能保证,他们不会卷土重来!”

        “好,我这就去安排!”

        韩通眼角一抽,目中寒芒闪烁,饱含深意的扫了李月华一眼。

        “放心,她会跟我一起走!”

        陆川轻松一笑,意味深长道,“韩大人不会以为,她此番闯进来,真就没人知道吧?”

        韩通默然,转身离去,头也不回道:“从今往后,我不希望在府城再看到你!”

        “韩大人放心便是,若无意外,在下此生都不会再来府城了!”

        陆川淡淡道。

        “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他凭什么帮你一个朝廷钦犯?”

        在韩通走后,李月华忍不住问道。

        “呵,凭我学了韩家不外传的刀法!”

        陆川诡秘一笑。

        李月华激灵灵一颤,不用想也知道,这刀法来路定然不怎么正当。

        正如她所想,可惜韩通不知道。

        凉州城之事闹的极大,韩通也略有耳闻,但他只是韩家旁支,韩铁钧当然不会告诉他所有经过。

        以至于,陆川施展出只有韩家嫡系子弟才会的刀法时,韩通误以为他和韩家有着密切关系。

        不得已之下,只能暂时收容陆川,暗中则派人快马加鞭前往凉州询问。

        可惜,时间上根本不允许。

        即便快马加鞭,没有十天半月,也休想打个来回。

        更遑论,如今大军围城,外面都是草蛮大军,谁也不敢保证,路上会否出个意外。

        “服下吧,能让你多撑几天!”

        陆川扔给李月华一瓶丹药,默默包扎起伤口。

        李月华面色复杂,咬了咬唇角,终究是服下丹药,调息压制体内剧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