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网 - 历史小说 - 从长坂坡开始在线阅读 - 第0155章 你品,细细的品(求订阅求月票)

第0155章 你品,细细的品(求订阅求月票)

        现在蔡中看着、听着关平的言行举止,越发的感觉他像曹军的校事。

        在长坂坡的时候,关平他不会真的是投降了曹丞相,才会“逃出生天”的吧?

        要不然在当阳桥前,那么多曹军士卒偏偏不过桥去追击只剩下几百残军的刘备等人呢?

        难不成那个时候,曹丞相他就算到了刘备回去找孙权联合?

        准备一举吞并江东,平定天下?

        丞相果真大才!

        怨不得曹丞相他能够平定北方,位极人臣,想法之远,岂是常人所及。

        巧合的事情多了,那就不是巧合了!

        可蔡中又不敢赌,只能暗暗在脑中揣摩,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这种想法也只能藏在他的心中。

        在军中这几日,蔡中故意与军中士卒厮混在一起,都没有听到那句暗号,偏偏第一次是从关平这里听说的。

        蔡中还真是给难住了,怎么就没有校事来联系他,难不成真是关平来联系?

        现如今是关平向船舱内的其余四人发出了组队要求。

        至于真实的目的,除了诸葛亮,关平也不晓得其余三人想出来没有。

        如果没有,一会还要着重提醒蔡中,让他好给曹老板传个信。

        养兵千日,用在一时,蔡中的使命,就在今日。

        伴随着外面笃笃笃的扎箭声,鲁肃已经有些麻木了。

        方才听传令兵的意思,箭矢扎满了船只这面,曹操都没让人出兵前来。

        现在船斜了,关平又让调个头,让箭矢扎满另一面保持船只平衡。

        关平早说是来使用疲兵之策的,用得着几次三番的说那些不着调的话吗?

        深夜私会曹操,那得引起多大的误会!

        这个关平,果然是少年心性,想要看别人出丑,竟会说一些惊人之语。

        鲁肃也放下心来,既然关平说是疲兵之策,此等大雾天气,倒也是应对曹军的正常手段。

        “定国,此次出兵你可禀告主公知晓?”诸葛亮也缓和了面色:“若是没有通知到周公瑾大都督那里,恐怕会引起误会。”

        “军师尽管放心,我大伯父自然是知晓的,我是那种会瞒着主公私自出兵的人吗?”

        关平不屑的撇撇嘴:“我若是私自出兵,就算是大伯父放过我,我爹也不会放过我的。

        至于江东,大伯父已经派人去通知周大都督了,更何况有子敬先生在这,到时候在与大都督说上一二事情的因果。”

        诸葛亮闻言松了一口气:“定国,以后再要如此弄险,可要提前告知我等,免得引起误会。”

        “嘿嘿,今夜江上大雾,机会难得,想给诸位一个惊喜。”

        惊喜?

        鲁肃拿着漆杯摇摇头,怕是惊吓吧!

        夜会曹丞相?

        关平还真是会整花样。

        船舱内四人都已放下心来,只有蔡中一人还在思索暗语,校事之事。

        江上鼓声大震,人声若街,士气更胜。

        反观曹军营寨上的士卒,倒是有些人累的都拉不动弓弦,退居二线。

        更有甚者想着若是江东水军攻上岸来,便趁乱逃走。

        原水军都督蔡瑁张允二人被杀,影响不可谓不小。

        待到船只慢慢恢复平衡,关平笑呵呵的饮了一杯茶,拿起一旁的盾牌,去外面瞧瞧战果如何?

        只见连甲板上都被插的密密麻麻。

        火光一扫,白色箭羽接连闪现而至。

        盾牌上立马传来钉上箭矢的声响。

        关平轻轻吐了一口气,整这出草船借箭的时候,别看自己那是一个劲的心有成竹,可十万支箭也不是那么好攒射的,所以关平加大了筹码,直接就摆开了四十艘战船。

        一个士卒连续射上十五支箭,也就该歇息一会,等会再射船的另一面。

        曹老板如果派上一万人来射箭,那就是三十万支,再抛去射进江中的,二十万支箭应该够本了。

        关平暗暗估算了一下,一名士卒拉弦射出三十支箭就该歇息了,但是如果用弩箭,那就是无所谓力气保留了。

        曹老板果然是氪金玩家,轮番射箭的士卒一直都没停过。

        “传令,撤军,并且按照我说的,让士卒大声感谢曹丞相。”

        “喏。”

        王喜拿着圆盾急忙上了三层。

        关平举盾退回二层船舱。

        “关小将军,与曹军的战况如何了?”鲁肃急忙问了一声。

        “好叫子敬先生知晓,我军与曹军打的不相上下,战况十分胶着呀。”

        鲁肃脸上露出疑窦,关平他起来很放松,一直在喝茶,根本就没停过,更不用说出去指挥。

        明明是一直被动的让曹军射箭,战事怎么就胶着了呢?

        诸葛亮则是一脸肃然的点点头:“定国,既然你的计策是疲兵之策,那断然不能与曹军纠缠过久。”

        关平认真的点点头:“军师所言不错,如今天色将明,我的疲军之策也起到了良好的效果,那我们就主动撤军回去。”

        陆逊拿着漆杯,看着眼前的这两个人一唱一和,什么话也没说,更不会拆台,他跟鲁肃的关系也算一般。

        陆逊在江东主要是与吴郡几大家族的年轻子弟关系不错,而且他们其中还有些人并未入仕。

        说话间,船就开始动了。

        水寨之上的曹军士卒,眼瞅着火光慢慢远去,皆是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开始发笑。

        经过如此漫长的时间,敌军终于褪去,也不晓得自己方才射杀了几名敌军,没有脑袋,倒是不好计算军功。

        “禀丞相,敌军好像撤了。”大都督毛玠拱手抱拳道。

        曹操这才起身往营寨上走去,瞧见江面上的火光渐行渐远,又隐约瞧见了半红的太阳。

        “我看江东鼠辈也只敢在迷雾之中放肆。”毛玠笑了笑,对于方才不动如山的计策,感到很是满意。

        吕虔也是抱拳道:“正是,若迷雾散去,他还怎么隐藏诱我等出击的埋伏?”

        曹操捏着胡须望着江上的迷雾,未曾说话。

        就这此时,从江面上传来一声大喊:“感谢曹丞相送的飞箭!”

        咚咚咚!

        又传来三声鼓响。

        “感谢曹丞相送的飞箭!”

        数道声音终究汇成一道声,响亮的传到前来视察前线的曹丞相耳中。

        “这!”

        毛玠当即立在原地,他们谢丞相送的箭?

        这是个什么章程?

        曹操捏着胡须,方才恍然大悟,周瑜他们夜袭是假,真正的目的是要箭?

        北方是箭比南方的箭要强上许多,故而他们想要偷箭,借机趁着浓雾前来袭击。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好手段!

        周瑜竟然两次戏耍某,让曹操在意的是他竟然都上当了,当真以为本丞相是泥捏的!

        “丞相,敌军如此猖狂,我等水军去追击,务必不要让其逃窜!”

        吕虔更是反应过来了,作战思路都想差了,让丞相在众多士卒面前丢了脸面,但愿丞相能够谅解。

        毛玠羞愧的满脸通红,更是在一旁抱拳不言语。

        真是大意了!

        一想到那些箭,被敌军收集在射回来,毛玠感觉自己的心情就跟日了那啥一样恶心。

        孙刘联军竟然连箭都造不起,还要来偷,这种事着实出乎了毛玠的思维。

        可偏偏还被他们得手了,毛玠出任水军大都督的雄心顿时被磨灭了一些。

        “哈哈哈哈。”曹操摸着胡须放声大笑,故意让周围的士卒听清楚:“周瑜小儿这是故意在激怒尔等。

        若是尔等出兵追击,定会如了他的意,被江东水军埋伏,如此拙劣的激将法,本丞相可不会上他的当!”

        “丞相英明!”

        程昱率先拱手称赞,明明是上当了,可丞相他不承认,还在挽回军心,如此形势下,怎能拆台。

        “丞相英明!”

        众将听到丞相如此一分析,方才心塞的感觉一下子就没有了。

        还是丞相看得远啊!

        最后一刻,差点就忍不住,被江东鼠辈给蒙骗了。

        众将士纷纷称赞丞相是何等的睿智,及时发现了江东鼠辈的陷阱。

        曹操乐呵呵的鼓舞完士卒,让其早点休息,今日饭食一定要加肉赏赐众将士,成功的抵御了敌军的来犯,一番话让参加防御战的士卒心花怒放,大叫着丞相英明。

        在士卒的欢呼声中,曹操下了营寨,脸色开始变了。

        潜藏在江东大营的校事竟然没有摸清楚周瑜出兵的情况提前预警,还有蔡和,他是干什么吃的?

        曹操不高兴,但其麾下士卒很高兴。

        船到岸边,张三爷带着士卒已经在等着。

        瞧着江上驶过来的头船,四周密密麻麻的插满了箭矢,就跟刺猬没啥区别。

        张三爷瞪大了眼睛。

        这箭真的让大侄子给借来了?

        而且江中传来的声音是谢曹丞相送的飞箭。

        关平踩着踏板率先下了船。

        “俺滴娘啊,这一艘船上插了多少只箭?”张飞看着满脸笑意的大侄子:“小平儿,这些箭都是曹操那老贼送的?”

        “对啊,曹丞相为了帮助我们匡扶汉室,送了整整四十条船。”关平往后瞥了一眼:“粗略估计怎么也得有二十万支箭。”

        “二十万~支箭?”

        鲁肃闻言直接惊住了,站在船上看着周围的稻草人箭靶上插着密密麻麻的箭矢。

        原来关平他夜袭是假,骗箭方才是真!

        陆逊摸着插在船帮上的箭矢,也是暗暗心惊。

        着实没有料到关平他竟然如此有谋。

        这省下了多少造箭的材料,对于孙刘两家抗拒曹操又出了一份力。

        “哈哈哈哈。”

        张飞看到后面的战船也依次插满了箭矢,大笑个不停。

        实在是太意外了。

        大侄子,他又把曹操那贼子给算计了。

        一脸懵逼的蔡中被张三爷的笑声吓的醒过味来。

        这是个什么章程?

        怎么就如此多的箭矢呢。

        “来人,把箭矢都给俺拔下来,这可是俺大侄子从曹操贼子那里借来的,给俺弄断了一支,小心尔等的皮。”

        “喏。”

        众士卒心里暗暗叫苦。

        “哎,等等。”关平急忙走上前来:“大家小心些就是,把箭矢用雕毛雁毛鹅毛区分开,折断一两支也算不得什么,我三叔父的意思就是让你们小心,别故意折断,听清楚了没?”

        “喏。”

        众多士卒这才面上带笑,本来就是一件高兴的事情,一下子差事干不好就要受罚,实在的心塞。

        可是听少将军关平这么一说,塞在心里的东西一下子就被冲走了。

        三将军他对待麾下儿郎,也忒严厉了一些。

        关平努力给张三爷找补,否则就算提前杀了范疆张达,那还会有第二波人站起来。

        “大侄子,无需如此低声下气。”张三爷很是高兴:“跟俺说说,你到底是怎么借的?”

        关平暗暗叹了口气,想着规劝三叔的话还是私下底再说,这毕竟如此多的人,免得让他下不来面。

        张三爷瞪着环眼,实在是心痒难耐。

        关平笑嘻嘻的道:“三叔,你大侄子我自然是使了一出无中生有,暗度陈仓!”

        张飞顺着关平的手头指的方向一瞧,船上站着蔡中,心下了然,原来是利用了他。

        蔡中看见关平的手指指向自己,随即心里一突突,他又说暗语了,真不怕别人也知道。

        等等。

        蔡中脑子突然就顿悟了。

        这肯定是曹丞相配合关平演的一出戏!

        关平他就是丞相的校事,我们两个是一伙的啊!

        哎呀,蔡中暗暗拍了拍巴掌,他关平几次三番的暗示我,方才我怎么就没想通呢?

        怨不得当初他非得要赶我走,原来是想要放我回到曹丞相那里,是我误会他了。

        亏我现在才想通这件事,就算关平骄横,他也断然不会欺骗他大伯父刘备啊!

        如此种种,全都是丞相提前安排好的。

        蔡中更是记起来了,丞相当初与刘备青梅煮酒论英雄,结果丞相说天下英雄只有他跟刘备二人。

        即使当初丞相与袁绍相争的时候,也是先去解决实力稍弱的刘备,而不是袁绍!

        曹丞相如此为关平培养名声,就是为了战事结束后,让关平反水,再一举抓捕刘备,免得他在逃跑。

        蔡中越想越对头,越想越明白。

        如果把关平的真正身份带入到校事上去,那这一件件事情就完全说的通了。

        那自己一定好好配合关平,只要他不主动来找自己,那自己一定就要帮他打好掩护。

        关平,别以为你隐藏的很深,还不是让我蔡中看透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