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网 - 其他小说 - 我真是大魔王在线阅读 - 第92章 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第92章 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这一觉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唐元醒过来的时候,外边天还黑着,顺手摸过手机想看看时间,手机却不知什么时候没电关机了。

        从沙发上起身,将灯打开,唐元拿过充电器给手机充上电,弯腰低头的那一个刹那,猛地一阵头晕目眩,紧接着肚子咕噜噜一阵乱响,这才发现饥肠辘辘,前胸都快要贴后背了。

        “怎么会这么饿?”唐元愣了愣神,可是有好些年,未曾这样饿过了。

        当年还是很小的时候,由于不具备基本的生活技能的缘故,好些时候,经常饿的头昏眼花,这些,唐元一直都记得很清楚。

        生活从来就不容易。

        不过这时候唐元没时间感慨,一溜的往厨房冲去。

        来不及做太复杂的东西,就简简单单煮了一碗面条,顺手摊了两个荷包蛋……等到一碗面条下肚,就总算是舒服了些。

        “果然,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抹着嘴巴,唐元连连感慨。

        由于着急要吃的缘故,这碗面唐元并没有放肉,若非是实在太饿的话,根本就是有些难以下咽。

        唐元觉得,但凡他不是那么饿的话,这碗面条极有可能是会剩下一些的。

        换成以前,从来就不会出现这些情况。

        哪怕清水煮面条,唐元也都是吃的津津有味,偶尔摊上一个荷包蛋,就算奢侈,再放点肉的话,等于是加餐了。

        通常而言,一个月下来,加餐的次数,都是少之又少。

        “我果然变了。”唐元又一声感慨。

        将碗筷送回厨房清洗干净,唐元就又是回到沙发边上,拿过手机看了看时间。

        “22:43。”

        手机上显示这时候已经很晚了,但唐元注意到的并非时间,而是日期。

        当注意到日期的时候,唐元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擦了擦眼睛再看,整个的就是傻眼了。

        “我居然睡了两天吗?”唐元低喃了一声。

        唐元原本以为也就睡了几个小时而已,万万没想到竟是足足睡了两天……难怪手机会没电关机,难怪,他会那样的饿。

        揉了揉眉头,唐元的脸色怪异到了极点。

        心知之所以他会睡这么长时间,是与那篇精神铭文有关,可是一开始的时候,叶承安也没告诉他有这样的后遗症啊。

        所幸是在家里,所幸是在沙发上,这要是在荒郊野外,让他该如何是好?

        “大意了。”唐元吐槽了一句,情知是他过于大意了,虽然并没有带来你太多的麻烦,但这无疑是一个教训,经验必须要总结。

        常在河边走,必然会湿鞋。

        侥幸不会常有!

        然后,唐元才是看到,这两天收到了好些信息。

        唐元便是逐一点开了查看,有乔小乔和林晓晓的,有孟卓飞和罗小海的,还有李红袖的。

        “陈老拿走了一份你的资料!”

        李红袖的信息只有简短几个字,前因后果一律没有。

        但这条信息,使得唐元眼皮子重重一跳,差点没忍住要打个电话问问李红袖具体是什么情况,到底是忍住了。

        “陈老?这是要做什么?”唐元就很是纳闷。

        他也就见过陈政言一次而已,还是被逼的……当初如果有的选,唐元是不会去见陈政言的。

        而陈政言之所以要见他,也仅仅是因为他恰好是安澜中学的学生,又恰好是长岭市异象调查组的成员,和他本身并无关系。

        但现在,似乎有了。

        唐元岂会不知,即使陈政言拿走一份他的资料,是出于一时兴起,这事总归是个麻烦。

        还有那个厉泽,看上去就不太好打交道的样子,唐元可没有热脸贴人冷屁股的习惯。

        “但愿是我想太多了!”唐元赶忙自我安慰了一句,又是点开了乔小乔的信息。

        乔小乔发了好几条信息,都是日常问好,比如吃了吗,睡了吗,又比如学校里发生了什么事云云。

        少女总是很乐意分享这些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不过唐元当然是不感动的。

        林晓晓发的信息大多是抱怨和撒娇,多次询问唐元什么时候有时间一起吃顿饭,由于迟迟没能得到回应的缘故,能够看出,林晓晓有些生气了,发了好几个气愤的图片。

        “觉醒者联盟的人又来找我了,急!”这是孟卓飞的信息。

        罗小海的信息差不多是同样的情况,超能力者联盟一直都盯着呢。

        唐元看了看二者信息发过来的时间,就知道这事也没那么急,不然的话,二人也就不可能只发一条信息。

        这边刚刚把信息看完,李红袖的电话,就是打了进来。

        “唐元,医院那边出事了,赶紧过去一趟!”李红袖很是急促。

        “哪个医院?”

        唐元呆了一会,方才反应过来,正想问问是出了什么事,李红袖已经把电话给挂了。

        唐元毫无办法,冲去洗手间洗了把脸,衣服都是来不及换,便是急匆匆出门,拦了辆出租车往医院赶去。

        来到医院后,唐元就全都明白了。

        由于临河市分部和河阳市分部两拨人都在这家医院的缘故,使得这几天时间,医院里分外热闹。

        就不久前,两个分部的成员,因为病房的事情起了冲突,差一点就闹出人命的那种。

        而冲突的原因则是,临河市分部的成员,认为他们的病房不够豪华,比不上河阳市分部成员所在的病房。

        简短几句口舌后,好几个人扭打成一团,医生和护士拉了半天都没能拉开,情急之下,只好报警了。

        李红袖知道了这事之后无语了很长时间,就把唐元给使唤了过来。

        当得知真相后,唐元也就极其的无语。

        太能闹腾了。

        一点芝麻大小的事,有必要吗?

        唐元先去见了高满堂,主要是唐元认为,岳轶群铁定不太高兴见他。

        “唐元,你来的正好!”

        看到唐元走进病房,高满堂就开口了,“我只有两点要求,第一,河阳市全体成员,公开道歉;第二,我临河市成员,必须配备最好的病房。”

        “神经病吧这是?”唐元差点没忍住要开喷了。

        道歉是不可能道歉的,换病房也是不可能换病房的,一大把年纪了舔着张逼脸张嘴就来,能不能有点逼数了?

        就算智商250,唐元也不可能去干这种吃力不太好的勾当。

        得罪河阳市分部不说,临河市分部这边,也是必然讨不着半点好处。

        理由很简单,岳轶群肯定不会答应的,不然面子往哪里搁?

        岳轶群不答应的话,高满堂就不痛快,高满堂不痛快,他这边就讨不着半点好。

        “好你个李红袖!”唐元咬牙切齿。

        唐元总算反应过来,为何这事李红袖不亲自出面,而是让他过来,因为这事怎么都不可能处理好,注定两头受罪,里外不是人!

        “好处从未捞着,挨棍一次不少,我加入异象调查组究竟是为了什么?”唐元直接就怀疑人生了。

        “高部长,我就一个小角色,这么高难度的事情哪里办得来,您就别为难我了。”唐元苦着脸说道。

        “难吗?”

        高满堂一声冷笑,“李部长亲自打了电话给我,说你能处理好,难道是李部长骗我了?还是,你在骗我?”

        “这么狠吗?”

        唐元万万没有料到,李红袖会来釜底抽薪这一招,在他人还没来之前,就一举把后路给堵死了。

        要知道他原本还想着,让高满堂打电话给李红袖的,现在这情况,让他怎么开口?

        “咳咳……”

        一连干咳了好几声,唐元心思电转,思索着应对之法。

        “高部长,我想起来有件急事要去处理,就先走了。”唐元就打算开溜了,实在是想不到好的办法。

        “走?”

        高满堂看笑话似的看着唐元,“看样子,我这个临河市分部部长的分量远远不够啊,你一个长岭市分部的小成员,也是不将我放在眼里了。”

        “高部长切忌不要这样说,怪吓人的。”唐元小小的吓了一跳。

        “难道不是?”高满堂似笑非笑。

        这事要是唐元不能处理好,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他也不可能放唐元离开……至于唐元怎么处理,有多为难,和他有什么关系?

        “当然不是!”唐元断然否认。

        高满堂不愧是临河市分部部长,别的方面的水平暂且不说,扣帽子的水平绝对一流,二话不说,一顶帽子就扣了下来,完全不懂道理两个字怎么写。

        “如果你想要向我证明不是的话,那就拿出诚意来!”高满堂笑了。

        “高部长,我仔细想了想,你刚才提的那两个条件,其实是一件事情……高部长你有没有想过,是因为岳部长受伤太重的缘故,所以河阳市分部的病房设施,相对好上一些呢?”唐元微眯着眼睛问道。

        “什么意思?”高满堂没太听明白。

        “意思也就是,倘若高部长你一不小心受了重伤的话,就能享受和岳部长一样的待遇了。”唐元的双眼眯的更紧了几分。

        高满堂就算是个白痴,这时也听出唐元这话不太对味了,他脸色不由变了,声音低沉:“唐元,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是在威胁我。”

        “恭喜高部长答对了,我就是在威胁你!”唐元就也是笑了。

        从他过来之后,说了这么多的话,高满堂总算是听明白了他在说些什么,这就让唐元感到无比欣慰。

        似乎是没能料到,唐元如此直接就承认了,高满堂脸色变化的更为厉害,他死死盯着唐元,语气阴鹫,“唐元,你胆子太大了,活的不耐烦了吗?”

        “高部长,这样说的话,就是你的不对了,既然你能为难我,理所当然,我就能为难你……有句老话说的好,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唐元甚为无辜。

        高满堂沉默了下去,无论唐元这话,说的好听还是难听,他都是诡异发现,面对唐元的威胁,他毫无办法,这就很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