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网 - 都市小说 - 香蜜沉沉烬如霜在线阅读 - 番外 红尘劫(九)

番外 红尘劫(九)

        只觉得浑身一阵不能承受的支离破碎之痛,下一刻,我已立于云头上,左右朗朗清坤,鸟语花香,须臾,所有神智皆重回我身。



        是了,我此番是去凡间历劫,现下能这般站在云头,自是凡人的肉身已死,劫难已毕。那,旭凤……



        我赶紧拨开云雾向下看。



        但见旭凤雀跃穿过宫殿的重重门廊直奔医殿而去,眼见便要打开医殿之门。我立时三刻要降下云头制止于他,不想,却是刚刚受劫归来,灵力尽数还未归位,只能眼睁睁看他满怀憧憬推开医殿大门,下一刻却愣愣地看着那羌活跪在我的凡人尸身前恸哭失声。



        “哐啷!”一声脆响,却是他一个趔趄,佩剑落地。



        但见他凌乱了脚步踉踉跄跄行至我床前,一把推开羌活,揭开我的面纱,颤巍巍将手探至我的鼻下,下一刻,便见他将我的尸身紧搂在胸前,仰天发出一声凄厉绝望的长啸。



        “啊!!!!”



        刹那,天崩地裂,六界色变,方圆千里内河水逆流,海水倒灌,群山倾倒,草木成灰,数不清的妖魔罗刹魑魅魍魉从四面八方涌入皇宫,集于医殿外,但听魔尊一声号令,便要集体行动。



        他却只是双目失焦呆呆愣愣抱着我跪坐在地上,这一坐便是凡间三日三夜。



        我怎忍看他如此失意,拼了全力,也只将脚下浮云降下一尺。



        旭凤却在三日后的一个清晨突然恢复了眼中神采,对着底下惶惶然跪着文武百官笑道:“朕说过,四海一日不统,朕便一日不娶。今日四海一统,朕,要立皇后!”



        底下文武百官想是察觉不好,皆伏在地上不敢接话。



        旭凤却兀自笑得畅怀,“圣医族族长锦觅貌端德馨,便是朕的皇后!是朕独一无二的妻子!今日,朕便要正式娶妻!”



        下面官员闻言皆是重重一震,我亦是一震。



        “礼部侍郎。”但听他沉声道。



        “臣在……”一个老儿战巍巍低头应道。



        “你还愣着干什么?朕说了,朕今日便要立后娶妻!你还趴在这里,这是要等朕亲自抬你出去?”



        那老儿闻言,赶紧起身连连应道:“谨……谨遵圣旨,臣……臣……臣……立刻……立刻……便……便去……办!”一面打着摆子便出殿外。



        旭凤看他认真听命马不停蹄地前去操办,方才转过脸来,轻柔地将我的纱巾重又戴好,满面温柔地将我抱起身来,“锦觅,我们也该前去准备准备。”



        底下有几个官员动了动,嘴张了张,想是要劝。他却一个凌厉眼风扫去,似宝剑出鞘一般的寒芒四射,“怎么?你们哪个有异议?嗯



        ~”



        但见那几个大臣赶紧闭了嘴,俯下身去一动不动,显是面对这样一个常胜沙场一统四海的皇帝甚是畏惧,即便听到他要操办这么一个旷古未见的冥婚,也不敢再有二言。



        旭凤抱着我,走得很稳,一步一步踏出医殿,一直走入他的寝殿之中。他亲自拧了帕子将我嘴角的血污细细擦去,又从柜中取出一件火红镶金的凤袍给我换上,一面笨拙地给我描眉上妆,一面低声柔和道:“锦觅,你知道吗?这件凤袍五年前我便遣人缝制好,每隔一段时间便依我目测你的身形改过一次,至今,已是改过八十一次。我本还怕不够合身,不想,竟是这般合体,你看,我目测得挺准得吧。”



        眼见他这般,我心中剧痛,却又举动不能。



        他又道:“只是,我从未给女子上过妆,给你画得不好,你不要怪我……本来,你在我心中不上妆便是最好,但,今日是你我的大日子,你且忍一忍,好不好?”言语之间纵容非常。



        待妆毕,又取出盖头亲自给我盖上,孩子气般商量:“接下来,该为夫换装了,你先莫看,可好?待我们今日大婚后……”他却再说不下去。



        我于云头上,已是涕泪滂沱。



        其后,在文武百官全城百姓的见证下,他抱着我坐于帝后十六辇上,身后箱笼无数,其中各色奇珍异宝满溢而出,随从近千,浩浩荡荡奔赴凤凰台,从宣诏到礼成整整四十九道程序礼制繁复隆重,他皆抱着我一丝不苟地完成,郑重得再郑重不过。



        礼成后,却不上辇车,在万千人目瞪口呆之中将我放于身前,独自打马离去。后面有官员亦牵了马急急唤他,欲紧随其后,他却冷冷掏出箭来,挨个儿将跟着的人射落马下,直到最后无人敢追。



        夕阳西下,猎风习习,吹动我的大红嫁衣,吹翻他的大红衣摆,我与他二人衣裳火红迤逦共乘一骑划过天际,竟似晚霞瞬息灿烂,最后,终是没入帝陵之中。



        他将我抱着一路深入,于身后随手一挥落下道道机关重重锁,最后,到达帝陵腹心深处,那本该庄重停放帝王灵柩的正殿之中竟是四处红绸锦帐悬挂,双喜红烛无风自摇曳,案几上铺着朱赤缎面,上面菜温酒烫,正是刚好。



        一个帝陵正殿,却俨然一派新房布置,只在殿中央处,放了一具火红朱漆的巨大棺椁。



        他抱着我自然而然地走向那棺椁,将我温存放入其中,随后,自案几上取来秤杆将我头上盖头挑开,继而看着我缱绻笑开,“这下,你终于是我的丑婆娘了!”



        “只是,我却从未见过如此之美的丑婆娘……”他黯然独自坐于棺椁旁,身边摆了一壶酒,两只白玉杯,“你骗我



        ,你一直都骗我,诳得我好苦……好涩……好痛……”一边,见他将酒缓缓注入两只杯中。



        “然而,我终究不能放开你,你不守诺,我却不能食言。我应承你的,一样一样皆会为你做到。我盼今夜洞房花烛盼了这许多年……”他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终是盼到了……”



        “这交杯酒你不能喝,为夫替你喝,可好?”他望着我紧紧阖上的双目,缱绻非常,手上端起另一杯酒仰头又是一饮而尽。



        接着,胸口闷闷一哼,便有血渍自嘴角溢出,他却笑得灿若旭日,“反正被你欺负了这许多年,也不差这一生,这一命。”



        一边,跨入棺椁之中,与我比肩躺下,一手握牢我的手,另一只手不容置喙地揽过我,将我的头枕于他的肩头。



        棺木在隆隆声中自动合上,那一瞬间,但听他惬怀笑道:“不想,最终,却是我给你殉葬。我,竟很满足……”



        我在云端捂着嘴,言语不能,泪水在脸上阡陌纵横……云下,电闪雷鸣,大雨划破天际雷霆而下,敲击在苍茫的大地上,似鼓声擂擂。



        下一刻,旭凤已立于云端另一头。



        我扑过去将他抱紧,一脸泪水皆泡于他的胸口,一面恨恨谴他:“做一个给殉葬品殉葬的皇帝,天下独一份,你可是得意得很?!”



        他却一动不动任由我抱着,不言不语,我惶惶然,生怕他吃了凡间的毒酒可是起了什么危害,正待从他胸口抬起头仔细看他,他却不容分说一把将我压在他的心窝处反抱住我。



        “不许你看!”



        接着,有温热的液体一滴一滴一串一串落在我的脖颈,浸湿我的云领,最后汇成淙淙溪水流入我心。



        但听他鼻音甚重闷声道:“还好你还在……幸得只是凡间红尘一场劫……”



        一边又狠狠道:“你可敢再这般吓唬我?你可敢留我独自一人?这回你看到了,你若离开,我绝不独活!”



        我一下一下轻抚他被怒气鼓胀得一起一伏的胸膛,心中一片静谧前所未有地乖觉柔顺应他:“夫君既言,夫人如何敢不相从?自是夫唱妇随。”



        他笑开,清潋绝伦凤眼含情,一时,六界皆开阔。



        他伸手假意弹我额际,重重抬起,轻轻落下,柔柔拂过,“可算记得我是你的夫君你是我的夫人!”



        云端下,暴雨止,一道朝阳镶着赤色金边冉冉初升。



        天际,有鹣鹣比翼起舞,水中,有鲽鲽比目相偎,远处,天光云影共徘徊。



        你与我,不入红尘,亦互为劫难,你不避,我不躲,方有这经年惊鸿情。



        (全文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