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网 - 都市小说 - 香蜜沉沉烬如霜在线阅读 - 番外——书童那点事儿(一)

番外——书童那点事儿(一)

        (这篇番外发生时间为葡萄初上天界给凤凰作书童那一百年内。)



        “那是什么?”



        “嗳?”我正研墨研到欲睡死过去,冷不丁一旁凤凰蓦地冒出一句问,立刻睁大了眼,作精神抖擞状抬头看了看他,但见他微微蹙了眉正看着右下方。顺着他的目光瞧去,但见一小摞蓝底白皮儿的小书正被压在书案桌脚下,单薄脆弱的模样颇有几分辛酸,当然,亦有几分眼熟。



        一时想起,是我早上练幻形术时,拿这书案小试牛刀,本想将其变作一只王八,却不想音起咒落,这书案非但没变,却呼啦啦一倾身子给瘸了一条腿。所幸,瘸得并不厉害,我摸了几本书册权且垫在桌脚处,便又立刻恢复了往日的四平八稳。不想凤凰眼睛这般毒辣,一下便瞧见了……



        做贼未必心虚,心虚必定是贼,是以,我坦然应道:“自然是书了。垫着稳当些。”



        凤凰挑眉看我,手指一抬,蓦地那叠书挣脱束缚,一飞而起便落入他手中,眼见着满桌笔墨纸砚一时因着这桌案的长短腿噼里啪啦便要往下落,幸得我眼疾手快一下伸手托住桌腹方才稳住。



        眼见着沉水乌木书案将将要将我的腕骨舌断,凤凰这歹毒的鸟儿却不管不顾,径自捏了其中一册书一扫封皮,念道:“满园春色关不住?”面色一沉,抬头睨了我一眼,伸手就着那书册又翻了几页,面色益发沉下来,最后,将书往案上一掷站起身来,“你竟用这种书垫在我桌下?”



        嗳?这书怎么了?我抬头看了看被他弃



        在案上正摊开的一页,唔,不过是本画册罢了。不晓得这厮生的什么气,莫非……是嫌弃这春宫图画得不够精致?遂顺了他道:“二殿下若不喜欢这本,我房中还有许多,任君挑选。”



        “锦觅!”凤凰挑眼看我,挑眼便挑眼,他竟然还伸手一拍案台,不啻于雪上加霜,我腕上一疼,终是没能托住那桌腹,听得乒呤乓啷一阵响,我亦被带累得身子一歪,竟是直愣愣扑入凤凰怀中。



        我动了动,想要爬起来,却不想袍带被这厮身上的什么物件给挂住了,一使力,但闻一声撕心裂肺的布帛开裂声,衣裳在腰际被扯开了一个口子。



        “呃……”身后有人出声,我狼狈回头,但见了听领着个花白胡子老神仙立在殿门处,二人皆木愣愣看着我和凤凰,又看了看摊了一地的狼藉,一副欲语还休的模样抬着一只正欲迈入门槛的脚定于一半。



        “别动。”凤凰在我耳边斥道,伸手托住我的腰将我压入他怀中。



        老神仙的胡子一抖,再一抖,最后,红了。抬头看看天,低头看看地上七零八落的春宫,道:“春天来了……来了……”语无伦次地拽了了听转头便走。



        春风中,只余几页龙阳秘戏之图瑟瑟翻飞。



        我和凤凰大眼对小眼看了小片刻,所谓敌不动,我不动。风带起他颈侧垂落的一丝发扫过我鼻尖,突地,我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但见凤凰阴霾的脸庞离我愈来愈近,生生骇得我动弹不得……岂料,最后他却只是伸手捏了捏我的发髻,冷冷



        道:“你预备在我身上趴到何时?”



        惊出我一背寒毛,立刻手上胡乱一撑,站了起来。站直身子后,却见凤凰眉头一蹙,脸色竟是一瞬有些白,“你……!”



        我?我又怎么了?我莫名看他,却见他阴了脸看着我的手,一字一字磨道:“你出去!”



        诚然,我不指望他这样一只鸟儿能像我们作果子的这般心胸开阔与人为善,却不想他竟睚眦必报到这般田地……



        第二日,他将我变作一双筷子,整整一天夹得到菜却吃不到菜,欲哭无泪。



        第三日,月宫的婵娥抱着玉兔来访,他指尖一抬将我变成了一株水汪汪的大白菜,那玉兔看着我霎时眼露精光便要扑上来,亏得婵娥仙子抱得紧,否则我铁定命丧兔口。与那玉兔对峙了一个时辰,我方才知晓为何老*胡怕兔子,兔子,果然是这世上顶顶恐怖凶猛的野兽!



        第四日,这天煞的凤凰又将我变作一面鼓,拿在手中近乎要将我敲晕了才放过我。



        第五日,第六日,第七日,第八日……到第八日方才放过我,实是令人发指的举止,我决定再不搭理这鸟儿了。



        之后一日偶或路过天街,听得一个仙侍窃窃对另一个仙侍道:“听闻前些日子二殿下与那小书童在省事殿的书案上……双修……竟将那书案的一只脚都弄断了……”



        另一仙侍瞠目结舌,啧啧有叹:“生猛如斯,剧烈如斯啊!”



        我仰头望了望天色,烈日当头,生猛如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