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网 - 都市小说 - 佟氏小妾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八章 闲话

第七十八章 闲话

        早饭是在东屋吃的。天渐渐冷下来之后,秦吴氏与王婆子就商量着让秦老能制了两个锅炉子。

        乡下人的锅炉自是简单,用上好的黄泥和好制成坯,然后晒干,桶状的锅炉周边再用粗麻绳紧紧地箍上几圈。

        这麻绳也是有讲究的,首先得选那最结实的荆棘皮,然后搓条编成绳状。为着这个,秦老能带着秦二狗子特意上了一趟后山。

        锅炉里的碳烧得暖暖的,那炉子上的水壶咕噜咕噜地叫着,白色的雾气,让这屋子更显出些别样的烟火气。

        王婆子把烧开的热水拎下去,然后从那锅炉里掏出两个冒着烟气的红薯来。

        佟双喜与佟双双俩人披着棉袄坐在床上,接过王婆子手中的红薯,被烫得龇牙咧嘴也舍不得放下,谁让这红薯的香味那般的诱人呢。

        “还是小的时候,我的娘就是这样烤红薯,烤豆子,烤土豆给我们姐弟几人吃的!”

        看着佟双喜与佟双双姐弟二人吃得香甜,王婆子禁不住地回忆说道。

        “姨婆,咱们中午吃锅子吧!”

        佟双喜知道王婆子的爹娘都死了,剩下的几个兄弟也都因着王婆子的名声,没了走动,所以她故意岔开了话题说道。

        果然。

        “天寒地冻的,吃锅子最好,正好家里白菜,猪肉,豆腐,粉条都是现成的。”

        王婆子一听佟双喜想吃锅子,立即就来了精神。

        “我可都听到了啊,说是中午吃锅子,听者有份啊!”

        这个时候,屋外传来了秦吴氏的声音。

        王婆子与佟双喜觉得稀罕,这屋外的雪还没停呢,秦吴氏怎么这个时候过来家里。

        王婆子赶紧开了门,只见秦吴氏披着斗笠,脚上裹着一层厚厚的油纸,站在门前。

        “快……快进来,可冻死人了啊!这样的天气,你瞎溜达什么啊,你家老头子也让你出门。”

        待秦吴氏进了屋子,王婆子一面帮她拍着身上的雪,一面唠叨着。

        秦吴氏一面对着手哈气,一面笑着道:“下雪不冷,化雪冷,我这不是家里没吃的,来你们家蹭饭来着吗!”

        秦吴氏这话自然是玩笑话。

        不说别处,就说这六里村吧,只要一进入冬日里,家家户户就开始准备过冬的食物。

        冬日里,地里种不出什么,所以村里的人自是都闲了下来,闲下来的人自是都要猫在家里过冬的。

        秦老能与秦吴氏两口子是村里有名的能干人,虽说这么大年纪还没孩子,但是日子却是过得不比谁人要差,要说秦家没有吃的,搁谁也不会信的。

        “那两口子又带人去家里了?”

        王婆子见秦吴氏说着玩笑话,面上却没什么喜色,心里也有了数了,于是就问道。

        秦吴氏撇了撇嘴,然后就钻进了冒着热气的东屋。

        还是这屋里暖和,正好我想吃烤豆子了,咱们烤豆子吃吧!

        秦吴氏与佟双喜,佟双双姐弟熟悉,说起话来,自是也像自家人那般的随意。

        “好啊!好啊!我说烤豆子吃,姐姐不让,非说吃那东西容易放臭,说是这大雪天的,窗户门窗都关上,不得熏死人啊!”

        佟双双到底还是个孩子,说起吃的来,自是兴致最高。

        佟双喜恼然,举起拳头就冲着自家弟弟过去。

        姐弟二人你闹我笑地玩着,王婆子与秦吴氏也一人抓了把豆子,一边烤着火,一边说着闲话。

        “我看我那老头子,被银子烧了心了,自打从双喜手里拿了那十多两银子,就开始兄弟长兄弟短的了。”

        “你说平日里他给各家的孩子扯个布买个零嘴的,我说什么没有,我没说啥啊,只是这老四家是什么人,那是公鸡身上都想拔根毛的主,你三天两头的给人家送东西,还说什么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都是一家人!

        “我这还没死呢,要是我哪天真的两眼一闭,两腿一蹬,那就不说了,老四那两口子心被喂大了,可不是得赖那里了吗。

        “这下好了,那老四两口子带着全家人就差住下了,这可不就是真成了一家人了吗!”

        秦吴氏简直是一肚子的牢骚。

        “那二狗子呢,他也和他那爹娘一样?”王婆子愤愤地问道。

        “老四一家子,也就二狗那孩子懂些人事了,他开始就怕他那爹娘因着银钱的事情找上我们两口子,所以从他二伯手中分了四两银子后全都给了他那爹娘,可谁知这人心啊,贪啊,总觉得我们赚了大钱了,三天两头的往家里跑。”

        “二狗子劝也劝了,拉也拉了,急也急了,可那是他的爹娘,他作为儿子还能怎么办,这些天,那一家人,也就二狗子没日日去家里吃喝。”

        说起这些,秦吴氏真想骂娘了。

        “算了,不说了,不说了,佟家那边你们听说了吗?”

        唉声叹气了一会儿后,秦吴氏转头问王婆子道。

        王婆子与佟双喜姐弟自是一头雾水。

        佟双双的事情过后,那征兵役的名单就到了里正的手中,佟家大房的次子佟双寿显然在列。

        佟掌家与朱氏当时就炸了,直说不可能,说是里正搞错了。

        里正听了这话自是不高兴,可到底还是跑了一趟镇上,那佟家的次子佟双寿的确在名单上。

        这下,佟家一家人都傻了,不是说只要出一个人就行了吗,这怎么还?

        因着这个事情,佟掌家带着大儿子佟双福还找去了县里,与那千总说什么家里已经送了人进了宫了,怎么还要出人当兵啊!

        那千总一听这父子二人的话就黑了脸了,直让人把这父子二人赶了出去。

        佟掌家与佟双福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直往那守门的人塞银子,可是银子塞了不少,事情却是没打听出半点。

        正巧,这时有人说起佟双喜姐弟俩人的事情,佟掌家一个激灵,带着两个儿子就寻到了王婆子这里。

        果然,佟掌家看见佟双双正呆在王婆子家里好好的。

        “怪不得呢,原来是你这个小杂种逃跑了!”

        佟掌家一见到佟双双就气炸了,拉着佟双双就要把人重新送了那几个公公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