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网 - 都市小说 - 佟氏小妾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七章 这么多的银子怎么藏

第七十七章 这么多的银子怎么藏

        “后来娘听二狗哥找我过来这里帮忙,说每天十五文钱,还包一顿饭,高兴地让我过来了,可是没想到……她……”

        接下来的话,梅三妹没说出口,佟双喜却是能猜得到。

        两人之间陷入了沉默,不知道什么时候,佟双喜就睡着了,第二日起床的时候,王婆子家水缸里的水满满的,厨房里的柴也堆满满的。

        “要不是这孩子不敢随便动家里的粮食,估摸着早饭也该做好了。”

        王婆子满脸感慨地与佟双喜说道。

        佟双喜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姑娘是个好姑娘,只是……

        “那她是回家去了?”

        佟双喜却是关心这个。

        王婆子也刚起床并不知道这些,只能摇摇头。

        早饭过后,秦吴氏过了来,王婆子与佟双喜只是关心起她娘家嫂子的情况。

        “大夫说,要是昨夜烧还退不下去,那就准备后事吧,还好挺过来了,大夫说,现在只需要慢慢调养着,以后不干那力气活,就和常人差不多。”

        秦吴氏的眼圈明显青肿着,可是人看着却是精神很多。

        “那就好,那就好,只要人没事就好,也都是有儿孙的人了,还需要做什么力气活!”

        秦吴氏的娘家嫂子也是快五十的人了,儿子三个,孙子五个,也是到了享福的年纪,所以王婆子才这般的说。

        秦吴氏也连忙说是。

        王婆子又与秦吴氏说了一会儿昨日的事情,听说秦二狗子因着梅三妹与梅家闹了起来,秦吴氏眉一挑道:“我们先去厨间看看去。”

        秦老能一早就带着秦二狗子上镇上采买去了。秦二狗子见着秦吴氏也并没提梅家人一句。

        做饭的厨房离着王婆子家一户地的远,三个人到了的时候,那里静悄悄的。

        “看样子,那孩子是回家去了。”

        王婆子叹了一口气说道。

        佟双喜见厨房的门锁着,可是厨房外面垒了满满的柴火,一看就是今晨刚劈好的。

        “这孩子一大早就做了这么多的活,还不知道几点就起床的。”

        越看这些,王婆子越觉得惋惜。

        秦吴氏却是没说话,只详细问了些昨日的事情,就和王婆子、佟双喜一起忙活了起来。

        这几日,佟双喜有意地让佟双双呆在家中少出门,毕竟佟家还以为佟双双已经被卖给了那些公公,佟双喜不想在征兵役这个档口惹出些什么事情。

        佟双喜与佟双双不过是最普通的小老百姓,要是真因着这个事情闹出些什么,他们这样的人,也只能充作炮灰。

        忙碌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不知不觉中,天空已经开始飘雪了。

        鹅毛般的大雪一夜的功夫就覆盖了村落丛林,一大早,刚一打开门,佟双喜就被这白茫茫的世界摄了心魂。

        前世的佟双喜还是小的时候见过这般的鹅毛大雪,自从去了南方上学后,就再没见过这般的雪景了。

        “姨婆,小双,你们快过来看啊!”

        佟双喜忍不住地大呼小叫起来。

        王婆子与佟双双一个东屋一个西屋地躺着,谁也不想从那暖和的被窝里出来。

        “小喜啊!你还是赶紧回床上吧,别冻坏了才是,这样的鬼天气,冻坏了,那是连大夫也请不上的啊!”

        王婆子忍不住地叨叨道。

        外面的雪还在不停的下,佟双喜虽是稀罕这满天地的雪景,却是也不会真的冲进这雪里面挨冻。

        重新关上了门后,佟双喜又脱鞋进了被窝,没一会儿,佟双双也裹着被子进了东屋,说是过来和王婆子、佟双喜作伴。

        这个时代的乡村,除了那些个大户人家能铺个地暖,烧个炭盆的,像王婆子这样一般的人家,也只能躲在被窝里过了寒冬。

        所以,这过冬的棉被是非常的重要的。

        好在王婆子与佟双喜早早地去镇上买了棉花,套了几床厚厚的棉被,要不遇着这样大的雪天,不被冻坏了才怪。

        “也不知道温管事他们在后山腰上有吃的没,这样大的雪,想下山那也难的。”

        婆孙三人躺在被窝里闲聊着。

        月前,后山的宅院终于是完工了,除了温管事几个留下来收尾,其余的人都已经各自回去了。

        王婆子家附近的那二十几人也都回去了,那些个屋棚自是也都拆卸走了,王婆子与秦吴氏等人的做饭活计自是也停了下来。

        “那几位公公住了进去,听二狗哥说,温管事一早就让人备齐了过冬的东西,他们那么大的房子,丫鬟婆子小厮的都伺候着,哪里还需要我们去担心。”

        佟双喜见王婆子是真的担心,不由得玩笑着说道。

        隔着被子,王婆子用力地拍了佟双喜一下,笑骂道:“你这丫头,就是个心硬的,五十两银子虽是还回去了,那人情还是得记着的,再说了……”

        佟双喜知道王婆子接下来要说什么,不由得打断她的话说道:“知道了,知道了,温管事对我们的大恩大德,我们一家人一定要牢牢记了心上,待来日……”

        话还没说完,王婆子、佟双喜与佟双双婆孙三人忍不住地大笑起来。

        后山腰的工程完工后,蔡管事第一时间就与佟双喜结了账目。

        除去付给秦老能与秦吴氏、秦二狗子的工钱外,王婆子与佟双喜、佟双双婆孙三人总共得了六十七两的银钱。

        再加上之前乱七八糟剩下的那些,家里头总共还有七十二两的银子。

        结完账目的当天,王婆子就带着佟双喜把温管事之前给的五十两银钱给还上了,温管事也没多说什么,痛快地收了这五十两银子。

        待回到家里,婆孙三人看着床上摆着的二十二锭银子,直觉得是在做梦!

        “这么多银子,该收哪里才是啊!”

        王婆子却是先担心起这事情来。

        佟双喜觉得好笑,一旁的佟双双却是一本正经地与王婆子一起商量起藏银子的事情来。

        “不成,不成,家里的这三间破屋子,怎么能藏得下这么多钱。”

        婆孙二人商量了一番后,还是没得出结果。

        这一夜,那二十二两银子是被王婆子抱在怀里睡了一夜,第二日,王婆子起床就开始喊腰酸背疼的。

        因着这个事情,王婆子可没少被秦吴氏笑话,这自然是后话先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