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网 - 都市小说 - 佟氏小妾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 借口

第六十二章 借口

        佟双喜与秋生没聊上几句,里正与村长又带着人群往下一家过去了。好在秋生也是那喜欢看热闹的,连家里刚做好的午饭都顾不得吃,就跟着大家伙一起往下一家去了。

        “下一家是佟家。“

        人群中,有那得了消息的人说道。

        话没一会儿就传到了佟双喜的耳中。

        “小喜,你们家里是谁去服兵役啊?”

        秋生与佟双喜走在一块,自是向她说道。

        佟双喜不说话,跟在两人身后的秦二狗子却是冷哼一声。

        秋生见佟双喜不说话,也没有多想,继续跟着人群往佟家走去。

        佟家的门是关上的,很快就有人冲上前去敲门。

        过来开门的是佟家大房的媳妇朱氏。

        里正与村长跟朱氏自是说不上什么,问了一声过后,就朝着屋子里面走去。

        “都散了,散了,有什么好看的,都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回家躺尸去,都在别人家门口挤挤算怎么个回事!”

        朱氏见门外一大圈的人,骂骂咧咧地把门使劲一关,门外的人都被挡在了屋子外面。

        门外有些妇人可是不乐意被这朱氏排揎一通,正想敲门说说理,却是被另外的妇人拉住了:“佟家这是不打算让家里的孩子服兵役呢!”

        “是啊,是啊!就是不晓得是出钱还是卖人呢!”

        这个说话的妇人,明显的戏谑语气。

        “那也说不定啊,他们家小喜不是卖了给那有钱人家做了小妾吗?这百两银子那不是小事情啊!”

        说话的人故意加大了声音,门外的人也都心知肚明地嬉笑着。

        “呸呸呸!那魏家早就一把火烧没了,那魏家剩下的孤儿寡母不是还住在我们村的破庙里吗!佟家这不会又打算送了哪个闺女去给人做妾吧!”

        门外的人话说的越发的难听,门里面的人也都是一脸的尴尬。

        特别是佟老柱,那脸黑的都能下场雨了。

        里正与村长的脸色也不好看。

        要说这佟家吧,在村里也不是那大奸大恶的人家,就是……就是做起事情来有些让人说道,特别是佟家的大房两口子,那真是……什么便宜都占,什么人都能骂……这些年得罪的人可不在少数……

        “那个,老佟叔,你们家决定是哪位去服了兵役?”

        里正黑着脸不说话,那村长只能先开口问道。

        村长是个和佟掌家差不多的年纪的人。

        佟掌家见自家爹耷拉着眼睛不说话,满脸堆笑地与村长说道:“不瞒两位,我们家双福双寿前几日在山腰上干活被木头砸着了,现在还在屋里躺着呢,一个喊腿疼,一个喊腰疼,昨儿个请来的大夫说……说这两个孩子以后怕是……怕是废掉了……”

        说着,佟掌家脸上的笑立时变为了苦笑。

        “我可怜的儿啊,这还没说亲事呢,就……就……!”朱氏更是往地一坐,又是拍腿又是砸地地哭嚎着。

        村长与里正相互看上一眼,又见这屋里确实是没看见佟双福与佟双寿两人,心里也算是有了数了。

        “事情呢,我们也了解了,到时候肯定会如实上报,只是我们也只是跑腿的,具体的结果还需要你们佟家自己去想法子。”

        村长也不想呆在这里看朱氏在那里嚎哭,于是说了这话之后,就和里正一块起身告辞了。

        佟家自是把人送出门去。

        待人一出了屋子,佟家的门立马又关上了,屋外的人并未散去,而是哄的一声儿又跟在了里正与村长的身后。

        佟双喜在那些人说起佟家事情的时候,就见机溜了佟家的屋后。她知道佟家鸡圈那里有个洞可以钻进院子,所以佟家人与村长的话,她也都听了清楚。

        “小喜!小喜!怎么样?”

        秦二狗子与秋生都守在佟家的屋后等佟双喜出来,只见佟双喜一钻出鸡圈,俩人就着急地问道。

        “说是佟双福与佟双寿受伤了,不能去服兵役!”

        秦二狗子关心的是佟家人是不是又使了什么坏,而秋生却是八卦佟家服兵役的事情。

        “这家人可真是……”秦二狗子气得快要说不出话来了,以前与佟双福和佟双寿一块玩的时候,秦二狗子只觉得这两兄弟凶狠自私一点,没想到养出这两兄弟的爹娘才是真的心黑!“

        “不会啊!我也没听家里人说山腰上有谁受伤啊!”

        听了佟双喜的话,秋生却是觉得奇怪。

        只是,略想一想,秋生忽然明白了什么,笑着说道:“难怪呢!双福与双寿肯定是没受伤,你们家是不愿意让他们俩人服兵役,所以才找了这么个借口!”

        既是差事,那自是不能直接拒绝了的,所以这村里的人家,如若不想让家里的孩子服兵役,都会在明面上找出个借口,比如家里的孩子生病,残废或是年纪不够……

        总归是要说上一个借口,私下里或是卖人或是给钱……

        “小喜,你们佟家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钱啦!俺娘可是说,你们魏家除了你们几个,可是全都烧了!”

        秋生第一想到的就是佟家是打算用钱免了这次的兵役,毕竟像佟家这样的人家,还远远没到卖人的地步。

        “闭嘴!”

        秦二狗子这心里本就有气,又见这秋生在这里呱呱呱地讲个不停,不由得喝道。

        六里村的孩子都知道秦二狗子的厉害,秋生也不例外,见这秦二狗子忽然就发了火了,秋生连忙就闭了嘴了。

        “他又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冲他发火也没用啊!”

        佟双喜见秋生一脸无辜的模样,只能替他说话道。

        秦二狗子心里清楚自己这是迁怒于人,只是他一贯也不是那道歉的人,只说了声:“我先回去了!”

        然后就掉头往家方向去了。

        看着秦二狗子的身影,佟双喜默默地羡慕了一小下,到底是年轻人啊,可以不管不顾地任性着。

        一想到接下来还有那么多的事情需要她去想办法解决,佟双喜更是不能容自己有一丝丝的懈怠放任之意。

        “小喜,秦二狗子他……他到底怎么回事,我听俺娘说,秦二狗子现在和你一块给人做饭,我不信,就秦二狗子那人,那脾气……怎么可能……

        “不过,小喜,你怎么没和魏家的人住一块啊?

        “魏家到底怎么样了?听说魏家的东西都被烧光了,还说这火都是因为魏家老妇人才烧起来的,所以魏家族里把魏老妇人和魏二少爷都赶出魏家了,魏家的那些个铺子,田啊,都被魏家族里收了回去……这些都是不是真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