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网 - 都市小说 - 佟氏小妾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 明白了

第五十九章 明白了

        蔡管事却是想也没想道:“这个千总与我贵人相识,所以才会请过来招待一番,他们这次过来是公务,自是没时间常过来,再说了,他们住在县衙,也是不方便过来!”

        说到这里,蔡管事冲着佟双喜几人招了招手,小声道:“过几日来的人,那才是真正的贵人呢!”

        “真正的贵人不该也住县衙?难不成还要住我们屋棚不是?”佟双喜自是不懂就问。

        蔡管事却是一下子闭了嘴了,看了看眼前的佟双喜几人,想了想,又四周看了看,见厨间里确实没人,就更小声道:“屋棚住住老鲁他们还行,这些个贵人都是从宫里出来的,哪里能住得惯这里哦,温管事早就在镇上的酒楼订了房间。”

        听了蔡管事这话,佟双喜这个时候才真的可以确定了。

        佟家大房以及佟家一大家子真是好毒的心思。

        山腰上的客人都离开后,佟双喜特意去寻了温管事一趟。

        “这征兵的话按着律例,应该是每年一次,两年前徽帝登基,大赦天下,未来十年,每年征兵改为每三年征一次兵,今年来国家安定,民心稳固,征兵的事情也不是那般的急迫,像六里村这样的小村三五年征一次兵的也不是没有。”

        温管事耐心地与佟双喜解释说道。

        关于这个,佟双喜也听秦老能、王婆子几人说过。

        说是六里村来人征兵还是四年前了,秦老能大哥家的三儿子就被征了兵,年前还给家里来了信,说是升了把手。

        “年纪符合的都要被征去吗?”

        对于这些事情,秦老能这些个常年土里刨食儿的人自是不会比温管事这样的人懂得更多。

        “那倒不是!”温管事想了想,继续说道,“家中只一子的不征,家中出了秀才举人的免于兵役,而且是一家只需一个即可。”

        佟双喜皱眉。

        “就拿秦家来说吧,秦家总共兄弟五人,这五人所生儿子,只需一人服兵役即可。”温管事见佟双喜还未听懂,就继续与她解释说道。

        佟双喜想起佟家那一大家子来。

        佟老柱一共有三子,佟掌家、佟掌财、佟掌万。

        老大佟掌家共有两子,佟双福、佟双寿,且都符合兵役的年纪,老二佟掌财,也就是佟双喜与佟双双死去的爹,只有一子佟双双,且只有九岁,老三佟掌万却是只一个闺女,并无儿子……

        佟双喜现在心里终于明白这佟家大房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了。

        “那后来的那批人与前面征兵的这些人有关系吗?”

        佟双喜还想确定一件事,于是继续问道。

        温管事一惊,只是略想想也就明白了,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何况是做这样阴损的事情呢。

        “表面上是没有干系的,只是两拨人有一拨达成目的,另一拨也是不会再为难那家人的!”

        温管事话说得直白,佟双喜自是没什么不明白的了。

        佟家只大房的佟双福、佟双寿两个儿子符合兵役的年纪,到时候必是要从其中选一个服了兵役,佟掌家与朱氏哪里能舍得自己儿子去那受罪的地方,所以才会把主意打到了二房佟双双的身上。

        佟双双年纪小,并不满足服兵役的年龄,但是那些买人的太监,最喜欢的却是那些还没长开的童男子,这样一来,佟双双自是更合适了,所以佟家大房就是想把佟双双卖给那些太监,如此,他们的两个儿子佟双福与佟双寿就可以免了兵役。

        即便心里有着猜测,待确认了这事情后,佟双喜忍不住地浑身发冷。

        所谓的血肉至亲,不过如此。

        见佟双喜脸色不好,温管事关心地问道:“是担心家里有人服兵役?”

        打听的是这些事情,听了后脸色不好,那必定是与此事有关。

        “是另一件事!”

        佟双喜咬牙说道。

        一想到佟双双要落入那般的命运,佟双喜的心中满是恐惧与无助。

        她虽是异世而来,却也只是一个无权无势甚至无财的十三岁的小妾,此时亲弟弟就要遇到性命攸关的事情……她才真正的体会到什么叫生存的无力感。

        温管事听了佟双喜这话,不由得脸色一变。

        “你是说你们家中不打算服兵役而是……”

        后面的话不用说出来,两人就都知晓是什么意思。

        佟双喜点头。

        温管事看着眼前佟双喜的神色,脸上也不由得有了急色:“不会是你弟弟?”

        佟双喜再次点头。

        “造孽啊!再不济卖房卖地捐笔银钱,也能躲过啊!怎么能……”

        佟双喜、佟双双都与温管事有着渊源,温管事是真心地关心他们。

        “出钱可以免兵役吗?”

        佟双喜却是眼前一亮,急切地问道。

        温管事点了点头,只是叹了口气,朝着佟双喜竖了竖中指:“只是不低于这个数?”

        “一千两?”

        佟双喜惊呼。

        这不是等于白说吗?一千两银子,就现在的佟双喜来说,就是抢也没地抢去啊!

        温管事也被佟双喜的话吓了一跳:“一千两银子都能买下六里村整个村子了,你这丫头真是。”

        佟双喜忙呼出一口气。

        “如若按着平日里,十两五十两的,托人去说说也不是不成,只是因着后面的这批人,至少百两银子,才能免于一人的兵役,那批人自是也不能再寻了这家的麻烦!”

        这里面的弯弯道,佟双喜这样的姑娘家自是不知道,温管事也就与她说了明白。

        “也就是说,只要我们能出一百两银子,就能让佟家既不用出人服兵役,也能让那批人不在佟家挑人买!”

        佟双喜还想先确认这些。

        “道理上是这个理,虽都是来要人的,这两批人却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只是要是那家人自己想卖人的话,那谁也管不着的。”

        说着,温管事担心地看向佟双喜。

        佟家的人,温管事见是见过几个,却是不了解佟家的事情,只是瞧着佟双喜与佟双双姐弟一直住在王婆子家里,就能猜到这两个孩子在佟家的处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