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网 - 都市小说 - 佟氏小妾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林大夫

第二十五章 林大夫

        “许大夫,您……您还好?”

        见着开门的人,王婆子很激动。

        “王婆婆是哪里不舒坦?”被称作许大夫的青年人皱着眉头上下打量着眼前的老妇人,说出的话却是带着关心。

        “我……我还好,就是……!”说着王婆子指了指身后的姐弟俩人又道,“都说这孩子得了肺痨,想找您帮着看看。”

        许大夫果然看见身后站了一对姐弟。

        弟弟不时地咳嗽一声,天色黑,脸色倒是瞧不十分的清楚。

        “我知道您不开馆看诊,只是这俩孩子爹娘死得早,家里的大伯伯娘心又狼,怎么地也长了这么大了,要是因着病丢了性命,也是可惜。”王婆子为佟双喜姐弟说着好话。

        “求许大夫救救弟弟。”

        不说别的,就冲着王婆子的态度,佟双喜能觉察出眼前的年轻大夫不是俗物,见王婆子为自己姐弟说话,佟双喜也开口诚恳说道。

        “进来吧!”

        许大夫招呼三人进了院子。

        院子的正北方向只一间屋子,进门先是客厅,摆了一张四方的桌子和几张凳子,屋子中间隔了屏风,屏风后面隐约可以看见床之类的,想来是卧房。

        佟双喜心里稀奇,这别的不说,许大夫家里是连一丝丝的药味也没有的。

        到了屋里,许大夫并未招呼他们三人坐下,而是把佟双双拉过去把脉。

        王婆子却是如自家一般地,收拾起屋子来。

        先是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了个木盆,然后就在屋子里的角角落落搜罗脏衣脏物来。

        佟双喜惊讶,但是瞧着那许大夫面上一脸的淡然神色,并未阻止王婆子收拾屋子,而是一副司空见惯了的模样。

        见许大夫认真地给佟双双把脉,不时地还小声问上几句,佟双喜也站不住了,转身去帮王婆子一起收拾屋子去了。

        王婆子带着佟双喜先是把脏衣裳收拾出来,又把被褥床单换上新的,待屋子收拾差不多了,又带着佟双喜出了屋子,到院子的西北角打水洗衣裳去了。

        “姨婆,许大夫多大年纪了啊?看着没比我和双双大多少啊?”

        佟双喜见王婆子对这小院如此地熟悉,不由地好奇问她。

        王婆子一面利落地搓着衣裳,一面小声把自己与许大夫认识的前后都说给了佟双喜听。

        原来三年前王婆子就认识了许大夫了。

        三年前王婆子一个人拉着病重的儿子到镇上寻大夫。

        那是夜里,儿子忽然浑身抽搐,口吐白沫,王婆子敲了几家医馆的门,都说歇业了,明日再过来瞧病。

        王婆子见自家儿子眼见的翻了白眼,却只能坐在医馆的门前,抱着自家儿子嚎啕大哭。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背着包裹的少年经过这里,犹豫了一下还是上前询问了一番。

        当时的王婆子已然没了希望,只哭诉着自己的苦命,谁知少年却是拉过王婆子儿子的手腕开始把脉。

        王婆子见状,哭也不敢哭了,只认为眼前的少年是天上的佛祖见自己母子可怜,派来的仙人儿。

        只见那少年从包里拿出几根银针,分别在王婆子儿子的太阳穴,额头以及博荆楚扎了针。

        “明儿立马就没再抽搐,仅仅过了一刻钟,明儿就沉沉地睡下了!”想起那个满额头都是汗珠的少年皱眉对自己说“以后睡前少食花生豆子之类的硬食!”

        王婆子听了这话才想起来,白日里家里晒了豆子,儿子吵着要吃炒豆子,王婆子对这个儿子一直都是有求必应,要吃那炒豆子有何难的,于是炒了一大碗的豆子,儿子也吃得肚皮圆圆的才睡了觉。

        原来是因着这些豆子,王婆子直怪自己来。

        之后少年还让王婆子背上儿子,到他家里住上一夜,天亮了再回家去。

        现在想起这些,王婆子浑身还激动地忍不住发抖。

        只是,最后王婆子的儿子还是……

        佟双喜看着说起儿子满脸都发光的王婆子,心里忍不住地替她心酸。

        或许是与佟双喜想到了一处,接下来的王婆子沉默下来,只认真地搓洗着衣物,佟双喜知晓她想到了伤心事情,不敢随意地安慰,只绞尽脑汁地把话题重新引到了许大夫的身上。

        “许大夫是明儿的救命恩人,我们母子力薄,只能得空就上门给许大夫收拾收拾屋子,做做饭之类的!”

        “后来明儿去了,我顾着伤心,有小半年都没过来,还是许大夫托人送了些银钱过来才想起明儿的这个恩人。”

        “年前,许大夫说要出门游学,让我不用再去给他洗扫,我也有大半年没过来这里,今日本想碰碰运气,没想着许大夫又回来了。”

        两人一面聊着许大夫的事情,一面把衣裳被褥洗干净,晾上。

        “姐姐,姨婆!”

        此时的佟双双也进了院子。

        佟双喜看向屋内,那许大夫正埋首写着什么。

        “许大夫说我不是肺痨,只是伤寒咳嗽,久病不愈才拖得严重了,只需吃上几服药好好地养上一段时间,就能好了!”

        一听说自己不是肺痨,佟双双整个人都轻快了许多,说起话来也有了同龄孩子该有的活泼模样。

        佟双喜与王婆子心里也不由得放下心来。

        “姨婆,我该付给许大夫多少银钱?”

        高兴归高兴,佟双喜自是也没忘了正经事情。

        “这个……!”

        王婆子也没了主意。

        许大夫这人虽也是大夫,却不做馆看病,据王婆子观察,许大夫一月里能瞧上一个病人都算是好的,至于怎么收费,她还真不知晓。

        见王婆子支支吾吾地,佟双喜心里也有了数了。

        虽说王婆子与这许大夫认识了三年多,但是两人的接触也仅止于许大夫给王婆子的儿子看好了病,王婆子时不时地上门帮着洗扫一番。

        至于这许大夫年岁几何,家境如何,什么来历……都是不知晓的。

        “我进去问问。”

        佟双喜也不想让王婆子为难,留他们在院子里,自己进了屋去了。

        “吃这药,忌荤腥,辛辣,每日早晚煎服,吃三日即可!”

        一面说着,许大夫一面把手中开好的药方递给佟双喜。

        佟双喜自是连忙道谢,接过药方看了一眼,就从身上拿出荷包,数了十个铜板递给对面的许大夫。

        网址77d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