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网 - 玄幻小说 - 帝星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八章 至情至性,是为魔!

第一百二十八章 至情至性,是为魔!

        火焰散去,那蜷缩在羽翼巨茧中的少年,猛地张开了眼睛,视线四下扫过,嘴角掀起了一抹弧度,而后羽翼瞬时收回。

        缓缓站起身来,少年轻轻一震肉身,伤体瞬间复原,浑身绽放瑞彩,明净无垢,无缺无瑕,晶莹如玉,感受着体内澎湃的星力与肌肉下爆炸性的力量,微微一笑。

        “老师,你看我这抗揍能力强不?

        嘿嘿,这说起来,还真要感谢帝歌,帝麟兄弟俩,他俩小时候可没少揍我,那可真是一天一小揍,三天一大揍,和那比起来,小小雷电就跟挠痒痒似的!“

        帝七曜并不知道,自己是因为炼化了一丝凤凰血脉的缘故,方才得以在天雷之下逃生,只当是自己皮糙肉厚,硬扛了下来,当下也是得意的说起了俏皮话。

        “哼,那两个混账小子竟敢如此欺你?来日让老夫见到,一定不能轻饶了他俩!“帝师曾听闻过一些少年的遭遇,却没想到,竟是天天挨揍,一时间,也是颇为震怒。

        帝师不知道的是,若是换作他与少年初相识那会儿,纵是见到少年被辱,顶多是看不过眼,却也不会像如今这般动怒,这一老一少的感情究竟是在何时发生了变化,可能他们自己也说不清吧!

        “嘿嘿,老师别动怒,这都是小时候的事了,如今我们兄弟间的关系好着呢!“帝七曜打了个哈哈,安抚着老者。

        “唉!你这小子,对待敌人像秋风扫落叶一般无情,对待家人却又情深意重!有情有义固然可贵,但万不可至情至性啊!“帝师轻叹一声,告诫道。

        “嗯?“帝七曜微微一怔,却是听得有些糊涂,疑声道:”为何?“

        “至情至性,心多所爱,为物所系。然好物易碎,好梦易醒,此亦人世之常态。

        凡至情至性之人,易为物逝而伤,梦醒而痛,其人生之伤痛亦超越常人千百倍!

        故至情至性者,必大寂寞,当人世之大悲苦!“帝师缓缓说道。

        “大寂寞?“帝七曜眉头一挑。

        他自然听得懂帝师所言,就如前世一般,父亲的逝去,使得帝七曜往后几年,陷入深深的自责和苦痛之中。

        丧父之痛,人皆有之,可又有谁会像他那般,数年之后,仍是无法自拔,最终选择跳崖,这便是所谓的大悲苦吧!

        那一次的跳崖,虽说是寻觅武道的最后一次尝试,可他哪里想的到,竟然真的可以成功,并得以轮回再来?

        所以,与其说那是一次证道之举,其实更像是不堪苦痛,跳崖轻生!

        可是,听得懂又能改变什么吗?难道父亲再逝去一次,他就能做到不伤心,不痛苦了吗?

        显然不能,所以帝七曜打了个哈哈,没心没肺的笑道:“嘿嘿,无敌本就是孤独且寂寞,我不怕!“

        “唉,傻孩子!可曾听过天道三忌?”帝师轻叹一声问道。

        “天道三忌?那是什么?”帝七曜梢了梢头,一脸茫然。

        “一忌至情,二忌至性,三忌沾染俗世因果!

        天道无情,以世人为蝼蚁,唯有斩情断性,割裂一切俗世因果,方可觅得一线道缘!

        天道之下,至情至性多为魔啊!“帝师长叹一声。

        帝七曜的脸色终于变了,缓缓抬起头,傲然蔑视的眼眸凝实苍穹,冷声道。

        “我不知世人修武是为何?我只知我的武道,是为了守护家人!

        若至情至性是为魔,那我愿堕入无边魔道!我若入魔,帝奈我何?

        天道无情,以世人为蝼蚁?那我便以蝼蚁之躯,破了这天道!”

        “你啊…“望着那傲然独立天地间的少年,帝师苦笑着摇了摇头,然而下一刻,却是虚弱的无法再传音了!

        “老师?”分明听得帝师还要说些什么,却又突然没了声响,帝七曜在心头轻轻呼唤了一声。

        “嗯?难道老师生气了?不应该啊….不好!”一声未果,帝七曜心头泛起了嘀咕,突然一道不详的念头袭来,帝七曜当即盘膝坐下,沉声静气。

        再睁开眼时,已是来到了绿铜空间内,瞧前看去,少年脸色瞬时煞白,在那里,帝师的魂体已是残破不堪,几道粗大的裂缝,将帝师苍老的脸庞都是割裂出了几块。

        “老师,您这是…”帝七曜张了张嘴,竟是哽咽的再也说不出半个字来,一阵钻心剧痛,使得他跪伏在地,泪水更是如决了堤一般,将那披散在面庞上的发丝都是打湿了。

        “….”望着那泣不成声,跪伏在身前的少年,帝师艰难的张了张嘴,却是发不出一点声音。

        苍老的脸盘布满了斑驳的裂痕,使得帝七曜根本无法辨识老者的神色,唯有从那双浑浊的双眸中,看到了不舍与无奈,还有着深深的欣慰。

        “不,不…老师你不会死,你等我,我一定想办法救你…”帝七曜缓缓伸出一只手,想要触摸帝师,却又唯恐伤害到老者,手掌缓缓攥紧,颤抖着嗓音不断重复着,而后再次深深看了一眼老者,便心神一收,意识回归本体。

        盘膝而坐的少年,缓缓睁开了眸子,一抹杀意在心头迸发,身形缓缓站起,而后身形一跃,步伐轻点,便是出了那巨大的深渊。

        他缓缓抬起头,一双仿若泣血的猩红眸子紧盯着苍穹,周身杀意疯狂涌动,接着双臂震颤,光辉流动,武星七境的星之力尽数调动而出,继而化作一道星力大手印,猛地向着虚空之上拍去。

        “轰!”

        虽有无尽杀意,奈何修为还不够,星力大手印仅是飞出十数丈高,便轰然爆裂开来。不过此时少年的脸上却无半分沮丧,嘴角更是掀起了一抹讥笑:”果然禁不起半分挑衅!“

        “咔擦~!“

        帝七曜的话音刚落,一阵雷霆之音陡然炸响于天地间。

        “要战便战吧,小爷没那么多的时间陪你磨蹭!“

        “轰!“

        像是在回应少年的挑衅,一道漆黑如墨的雷霆之柱,轰然落下,直奔少年而来。

        少年身形不闪不避,又像是避之不及,总之那黑色雷霆霎那间轰击在了帝七曜身上。

        “轰!”

        雷霆光柱瞬时炸开,无匹的天威直接作用在帝七曜的身上,雷霆之威仿若天怒,那等威势何等强大,几乎就在一瞬间,那漫地的碎石草木便是化为了飞灰,一时间,帝七曜站立之处尘土飞扬。

        几息之后,当一切归于平静,在那尘土之中,一道不算很大却是充斥着蔑视天地的嗤笑声,缓缓传出。

        “呵,就这点能耐吗?

        我若为魔,你奈我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