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网 - 玄幻小说 - 帝星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火煞双生剑!

第一百二十一章 火煞双生剑!

        “咚!“

        随着白袍人砸落在地,整个小丹塔都是晃了一晃。

        “小老弟,你不太硬啊!”瞧着狼狈落地的白袍人,帝七曜微微一笑道。

        “你不错!”虽然狼狈了些,但白袍人似乎并没有受到重创,起身拍了拍衣衫,随意的说道。

        “又是这副不咸不淡的死德性,真是让人头疼啊!”帝七曜摇头轻叹一声,旋即目光凌厉了几分,盯着那白袍人森然道:“试探应该结束了吧,若你再不拿出些真本事,下一次,小爷定不会留情!”

        “好!你确实有资格让我全力以赴,战吧!”白袍人微微点了点头。

        听得那一如既往淡漠且干涩的声音,帝七曜苦笑着摇了摇头,刚想说些什么,却见那白袍人脸庞之上,氤氲之下,一双泛着极为邪恶气息的黑眸,若隐若现!

        “小子,小心点,这家伙有点不对劲!”就在帝七曜察觉到些异样的时候,帝师出言提醒道。

        帝七曜蹙着眉头,向前望去,只见那白袍人缓缓的伸出手掌,轻轻一握,在那手臂之上,皮肉之下,竟是有着什么东西蠕动游走着,不多时,掌心之处竟是微微拱起,像是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了。

        “噗~”

        随着一道皮肉破裂的声音响起,一道食指粗细,一寸长短的黑色异物钻出了白袍人掌心,而后这黑色异物迅速的延伸膨胀,一个呼吸之间,一柄通体泛着邪恶黑芒,造型异常狰狞霸道的乌枪,便是出现在了其掌心中。

        随着一柄通体泛着邪恶黑芒的乌枪浮现,白袍人的气息,几乎是在霎那间变得狂暴与凌厉起来,若隐若现的黑瞳之中,竟是蠕动着如血管粗细的异物,看上去极为的诡异。

        森冷邪恶的黑芒,如同粘调的黑血一般,自那柄狰狞的乌枪之中弥漫而出,一股浓郁的腥臭味道,立刻便是荡漾在了这第八层空间之中。

        “这个东西…”

        帝七曜的面色,在那黑色异物自白袍人掌心钻出时,便是猛的一变,旋即眼中更是涌起了极为骇然之色,眼下异物不论从外形还是那股邪恶的气息,分明都是和那轮宝之下镇压的邪物一般无二!

        “小子,那东西很邪性,就连老夫都是感受到了一丝威胁,若不敌,便先退吧!“绿铜空间内,再次传出了帝师那略带凝重的声音。

        “好!“微微点了点头,帝七曜也知道眼下并非逞强的时候。

        “战吧!”

        声音不似以往那般淡漠,白袍人手握乌枪,脸庞之上,氤氲之下,若隐若现的黑瞳,散发着诡异且邪恶的气息,言语之间,竟是多出了几分残忍和嗜杀的情绪。

        手中乌枪猛然刺出,枪劲所过,空气泛起了阵阵涟漪,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望着那滚滚而来的涟漪,帝七曜心头泛起了一丝不安,只是还未来得及多想,脑袋竟是响起了一阵轰鸣,进而一股蕴含着极为邪恶且暴戾的情绪涌上心头,帝七曜暗道不妙,连忙调动起精神力,守住心神。

        “这是什么邪物,只是一道音波便险些让我沦陷迷失!”帝七曜双眼微眯,而后心神一动,一道道细微的吞噬之力便是自体内散发而出,直接是强行将那些侵蚀进身体的音波吞噬净化。

        “咻!”

        然而,在帝七曜抵御下那诡异的音波,并将其炼化之时,那白袍人挟着乌枪化作一道阴影,已至近前,手中乌枪横扫而出,起落之间,不下十余道枪芒,便是循着极为诡异刁钻的轨迹,向着帝七曜周身各处要害,奇袭而去。

        “叮叮叮!”

        单单一道音波便有着摄人心志的魔力,望着那闪烁着森冷邪恶气息的寒芒,帝七曜可不敢徒手硬接,心神一动,黑色匕首再次闪现而出,继而化作黑色古剑,迎了上去。

        帝七曜没有学过剑法,不过凭着他强大的精神感知,总能在枪芒袭来时,将之溃败,剑花不一定武的美,但是劲头分寸的把握,却也不是一般剑手可比的。

        二人,一攻一守,枪芒无匹,剑芒锋锐,顿时间,清脆的破金裂甲之声不断的在空间内响起,两道身形,也是犹如鬼魅般闪动,每一次交错与碰撞,都将会带起异常狂暴的能量劲风。

        “砰!”

        又是一次正面的碰撞,狂猛的能量波动席卷开来,其中一道身影直接是被震的急速后退,一把古剑插入地面,划出一道数十米长的痕迹,方才稳住身形!

        “呵呵,果然强横了许多啊!“轻舔了一下嘴角的血迹,帝七曜脸色又是凝重了几分。

        “小子,将斗篷脱了吧!“这时,帝师的声音再次响起。

        “还不急,我也很想试试自己的极限!“微微摇了摇头,然而下一刻,帝七曜脸色一变,向着手中古剑望去。

        只见得在其古剑之上,竟是有着丝丝黑芒在疯狂蠕动着,试图钻入剑身,只不过,每次皆被煞气阻挡了下来,而眼下,这些黑芒显然是转移了目标,正顺着剑身向着自己游来。

        这般摸样,显然是先前两人交手时,古剑与乌枪的多次碰撞间,沾染上了那邪祟。

        “哼,邪门歪道!”帝七曜却是一声冷笑,下一刻,古剑之上竟是直接燃烧起了蓝白火焰,而在那火焰之下,那些黑芒片刻间便被生生抹杀了个干净。

        望着这一幕,白袍人那双黑瞳之中竟是泛起了一丝奇异光泽,然而下一刻,再次归于沉寂,瞳孔之中唯有冰凉与邪恶。

        “死吧!“只见那白袍人大喝一声,身上的气息竟然又增强了几分,再次提枪暴射而出,狠狠的射向帝七曜!

        一人一枪,快到极致,仿若流星般的黑芒迸射,拖出数米长的尾巴,其上缭绕着如蛟蟒般的闪电,噼里啪啦作响,一路所过,地板皆是被震碎开来,那无数的碎石砖砾,伴杂着密密麻麻的乌光电弧也随之轰了出去,仿佛带着整个空间压向帝七曜。

        乌光在帝七曜眼瞳之中急速放大,一股极为浓郁的危险味道袭来,不过帝七曜却不惊慌,缓缓站起身来,将古剑拔起,微微一笑。

        “你若没有沾染上那邪祟,或许我还真奈何不了你,不过…”

        帝七曜目光冷冽,斗篷长袍无风自动,朝后飘扬,他双手齐握黑色古剑,下一刻,七曜帝燚闪现而出,蓝白火焰顷刻间,便将帝七曜与古剑尽数包裹。

        紧握的黑色古剑高高举起,身姿不变,脚掌贴地,向前滑行数丈,却又陡然止住身形,而后轻轻一叹,道:“罢了,一面之缘也是缘,我便送你一线生机,能不能活,就看你自己造化了。”

        话音落下,那齐握的双手陡然分开,黑色古剑一分为二,竟是化作两把双生剑。

        左手中剑弥漫着滔天煞气,右手中剑燃烧着蓝白火焰,而后双臂交叉高举,轰然劈下,这一剑似缓实快,且沉重无比。

        下一刻,只见两道交叉剑芒激射而出,一道剑芒之上跳动着蓝白火焰,一道剑芒之上弥漫着滔天煞气,与那暴掠而来的乌枪与白袍人直接对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