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网 - 玄幻小说 - 帝星荣耀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寂灭掌

第五十章 寂灭掌

        穿过光幕,来到了藏书阁第三层,这可是帝家年轻一辈的双娇帝歌,帝依落都不曾来过的地方,帝七曜当即好奇地向四周打量了去。

        这第三层并没有帝七曜想象之中的那般神秘,反而显得格外的普通,一眼望去,不过一寻常阁楼罢了,但帝七曜却并没有丝毫轻视之意,且不说帝家小辈尚且无人有资格踏足此地,就凭帝战天老爷子亲自出马带着他来这里,若说此地没什么稀罕玩意儿,他还真的不信。

        帝战天走向前方,在那阁楼中央,有着一座青石台,在那青石台上,则是摆放着一个精致的玉盒,他袖袍一挥,玉盒轻启,只见得一道光华猛地自其中喷薄而出,仅是一瞬的功夫却又恢复了平静,光华淡去,一卷古朴的玉简出现在帝战天手中。

        “寂灭掌,玄级中阶武技!。”帝战天抛了抛手中玉简,望着帝七曜微笑道。

        “什么?玄级中阶?”帝七曜吃惊地望着那卷古朴玉简,当那光华一瞬间的绽放开来,他便料到此物定是不凡,可当听到其品级时,还是忍不住惊叹出声。

        要知道玄级武技论其价值,数十万金币那也是有市无价,没想到帝家藏书阁中居然有一本,可是为什么之前没有听说呢。

        帝七曜快步走了上来,眼中有着一些热切之色,他如今所修炼的武技其实并不多,九字真言先不说了,不是目前自己所能掌握的。

        须弥山掌,伽罗指皆是黄级武技,唯一勉强算是玄级武技的逍遥游也不过是身法武技。

        帝七曜与人作战更多的是依靠自己的作战天赋和超乎常人的精神力,武技上的压制一直是帝七曜心头想要解决的问题。

        所以,现在他极其的需要这种等级的武技来提升自己的战斗力。

        帝七曜伸出手来,接过那卷玉简,他目光轻轻一瞟:“寂灭掌,玄级中阶武技。”

        强压心头的悸动,帝七曜将目光从手中的卷轴上移向一旁微笑的老者,道:

        “外公为何我从未未曾听闻咱们帝家有玄级武技?”

        “呵呵,那是因为帝家无人修炼此套武技。”帝战天像是早知道帝七曜会如此问。

        “啊?玄级武技为何不修炼?外公难道连您也没有修炼这寂灭掌吗?”帝七曜更是吃惊,放着玄级武技不修炼,这不是暴殄天物吗。

        “臭小子,你以为玄级武技是谁都可以修炼的吗?你可知寻常武者想要完全吃透一套黄级武技那都是要花费数年,更有甚者穷极一生。”帝战天没好气道。

        “可我几个月就将须弥山掌和伽罗指练成了啊?”帝七曜嘀咕了一声。

        闻言,帝战天更是哭笑不得:

        “谁说和你比了啊?你以为人人都像你小子这么变态的吗?唉,算了算了。”

        看着帝七曜一脸无辜的样子,帝战天摆了摆手又道:“武道修行,修为的提升依赖武者的天赋和资源,武技的修炼可不光是一遍遍的练习,更多的是悟性。

        若是悟性不够,去强行修炼高级的武学也是难有所成,倒不如全身钻研一本低级武学,对于自身战斗力的提升更有帮助。”

        “嗯,我明白了。”听的老爷子这么一解释,帝七曜顿时了然。

        “唉,这么多年,帝家始终没有出现对武技修炼格外有天赋的子弟,所以这寂灭掌便一直放置在此,我也未向族人提起,所幸老天眷顾,赐了我帝家一个小妖孽,今个儿这寂灭掌便交予你了。”

        帝战天望着帝七曜,欣慰道。

        看着有些不好意思,挠着头皮的少年,帝战天略微沉吟了一下又道:

        “不过这寂灭掌交予你之前,你却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帝七曜连忙问道。

        “你得保证必须将这寂灭掌领悟,毕竟珍藏这么多年,老夫也很想看看这寂灭掌真正的威力呢。”

        帝战天微笑道。

        “呃?”

        帝七曜一愣,这是必然的啊,哪里能算作交换条件呢,他望着的帝战天那蕴含着笑意的目光,似是明白了后者的意思,旋即重重点头:

        “外公放心,这寂灭掌我定会修成!”

        帝战天笑着挥了挥手:“那我就拭目以待了,好了,我就先回去了,你便再此修炼吧。

        帝七曜望着帝战天的背影,重重点头,帝战天如此重视他,他所需要做的,便是不要让他失望,将这寂灭掌修成就可以了!

        玄武镇,木府之内。

        “老爷,帝家又派人来询问咱们何时支付五万金币的事情了!”

        大厅之中,那木家家主木武狂听得下人的传话,猛的坐起了身子,一掌拍在身旁的茶桌上,茶桌当下四分五裂,散落一地。

        望着那首座之上一脸怒气的木武狂,大厅众人无不噤若寒蝉。

        “爹,那我派人家帝家来人赶走?”少倾,待木武狂脸色缓和了些,木武狂长子木霄试探着问道。

        首座之上,木武狂挥了挥手,旋即脸庞上掠过一抹阴冷之色,道:

        “不用!”

        “爹,难道咱们真的要支付给帝家五万金币?”木霄闻言一惊。

        木武狂阴森森的一笑,道:

        “给!他帝战天既然敢要上门来,我便给他!顺便让那来人带话回去,一个月后,老夫还会为他帝家送上一份大礼!”

        “是!”

        木霄闻言,眼中也是掠过兴奋之色,虽说木武狂没有明说,但以自己对其了解,这次必是动了真火,看来这次是准备开战了。

        大厅之中,木云天也在此处,只是那略显苍白的脸色,显然伤势还未痊愈,不过此时那病态的脸色却是显露出一抹狰狞的笑意。

        若说木家之中谁最了解木武狂,不是长子木霄,而是他这个常年跟随木武狂修行的长孙。

        想到在论台战上帝七曜让得自己受到的侮辱,木云天牙齿便是紧咬了起来,嘴角有着一抹残忍之色浮现出来。

        “小杂碎,不能亲手宰了你,还真是有些可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