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网 - 玄幻小说 - 帝星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彪

第三十七章 彪

        “进去后,依落和帝歌领队,率家族子弟在中外围猎杀凡星境魔兽便可,至于七曜嘛,你修为最高,若让你率队,反而会拖慢你的脚步。

        此次狩猎于我帝家有重要意义,不容有失!你便单独行动吧,若有把握亦可往深处走走。”

        帝昊天不客气的望着众人下起了指令。

        闻言,一众小辈皆是目露敬佩之色望向帝七曜,在月前,他们便是隐隐有听说帝七曜已经突破天璇武星一境了,这个修炼速度,比起那帝依落,帝歌二人,都是要强上不少。

        “这一次,帝家能够取得第几,就看七曜的表现了。”

        一旁的帝辰闻言,脸庞上也是不由得浮现一抹笑容,拍了拍帝七曜的肩膀,眼中有些自豪与欣慰。

        “爷爷,我想和七曜一起往深处走走。”

        就在这时帝依落清脆的声音响起。

        “胡闹!”帝皓轩呵斥一声。

        “爹爹...”父亲的呵斥让得帝依落有些委屈。

        “额,爷爷,大舅父,依落姐也已经凡星八境了,说不得我们组队会有更大的收获呢。”

        “这.....”见帝七曜开口,帝皓轩显然有些为难起来了。

        “哈哈,好了,便这样决定吧,七曜和依落自成一组,帝歌你一人带队没问题吧!”

        这时一直沉默的老爷子发话了。

        “没问题!”

        帝歌闻声应道,随即转向帝七曜一抱拳,道:

        “上次恩情还未致谢,这次狩猎大赛全仰仗七曜弟了,愚兄便在外围为你压阵,族中弟兄我自会护其周全。”

        “额...这...”帝七曜显然没想到,那平日里处处针对自己的帝歌,态度竟然发生如此巨大的改变,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小鸽子,你说全仰仗七曜弟了?看不起姐姐是吧?”

        帝依落撸了撸袖子,向帝歌走去,作势要给他好看。

        “不不不...姐,弟弟错了还不成吗?”帝歌苦笑求饶。

        “哈哈哈哈.....”

        一众小辈全被逗笑了。

        帝战天,帝皓轩,帝昊天,帝辰皆是眯着眼睛,笑看小辈们打闹。

        “真好啊...”眼前的一幕,帝七曜深深感受到了家人的温情。

        “出发吧!”

        冲着帝依落一挥手,帝七曜率先掠进了山林之中,这时山林间人影闪动,显然同一时间,各大势力皆是行动了,看着那三五成群,四五作队的阵势,帝七曜眉头也是一簇,深感压力!

        摇了摇头,不再多想,两人加快速度,半个时辰后,也是逐渐的深入到了这荆山支脉外围,以往不论帝七曜修炼之所,还是帝家矿山所在,都只能算是荆山边缘地带而已!

        此时才算是真正的进入了深林,周围也是时不时的会有着种种兽吼之声远远的传来。

        帝依落紧紧的跟在帝七曜身后,少女俏美的脸颊此时显得略微有些紧张,虽说她修为已至凡星八境,但这可是她头一次进山,更别说要与魔兽战斗,那可是真正的生死搏杀,一不留神真是会丢小命的。

        而在她紧张注视着周围时,前方帝七曜的身体突然停了下来,少女一怔,正要发问。

        “嘘。”

        还不待帝依落张嘴,帝七曜已是轻轻挥手,目光透过丛林,直直的望着前方,帝依落也是顺着望了过去,只见得在那片空地中,两头体态雄伟,一身褐色绒毛,长相凶狞的魔兽匍匐在那里。

        头圆,吻宽,眼大,背面有双行的暗色纵纹。颈部粗而短,几乎与肩部同宽,肩部胸部腹部和臀部均较窄,呈侧扁状,四肢强健,犬齿和爪极为锋利。

        “老虎?”

        “是彪!”

        “彪?”

        “嗯,也有人称它为狮虎兽。”

        帝七曜耐心解释道:

        “古语有云:虎生三子,必有一彪。彪最犷恶,能食虎子。

        关于彪,有这样一个传说。

        据说虎和彪本是有着血缘关系,同时也是不共戴天的仇敌。问题就在那三撇上。彪是虎的第三个也是多余的孩子。通常母虎只产两崽,极偶然才会生出第三崽,这便是彪。

        彪因先天营养不良而多瘦小孱弱,仅一身褐色绒毛而没有虎皮的黑条斑。母虎便不认这么个孩子,不喂它奶且踢咬驱赶,甚至将它叼到饿狼出没的蛮荒之地遗弃。

        虎本兽中之王,被虎追杀遗弃的小彪,当然也成了众兽之敌,倍受凌辱。所以彪一般在哺乳期就夭折,很少能生存下来。

        可一旦生存下来,那彪竟极其威猛凶残。尽管它在炼狱般的环境里长成,常饿得吃枯叶败草动物残尸啃泥土石块喝污水脏泉。尽管常年老疤新伤不断,为了活命,不得不学会飞山越涧爬树攀藤,与比自己大且凶残的野兽搏杀。”

        “好可怜!”帝依落有些同情彪的命运。

        “可怜么?”

        帝七曜低语一声,继续道:

        “彪自磨难中成长,征服了生命里种种危难恶劣。叫声似狼嚎又如狮吼,且具备各猛兽最冷酷最毒辣的秉性。

        而它第一个袭击的目标,便是曾欲致它于死地的生母虎后,紧接着则是被虎后备加宠爱的两位手足。

        它没感情,因为生活只给了它仇恨,仇恨所有的猛兽,尤其称霸森林的庞然大兽。但凡有恶霸出现,它即闻风而至,血战到底却并非为争夺什么。搏杀后往往无暇舔血吟伤,即奔向另一个战场。

        它经常受伤浑身没一块完整的皮毛,死后亦找不到一块未断过的骨头,可它却有超凡的生命力,一只活下来的野彪其寿与老龟不相上下。”

        “啊,那彪是什么品级魔兽?”

        帝依落惊呼出声,前一秒还在为彪苦难的命运而不平,后面秒却为彪的残暴所震慑。

        “成年之后的彪应该是武星高阶魔兽。”

        望了望帝依落逐渐张大的小嘴,帝七曜戏笑一声:

        “不过这两只嘛,应该只能算作幼年期,看那气息堪堪凡星高阶魔兽罢了!”

        “呼,吓死姐姐了,我说弟弟,咱以后说话能不能不要大喘气。”

        帝依落玉手轻拍着小胸脯,白了帝七曜一眼。

        帝七曜嘿嘿一笑,随即又是变了一副严肃的模样轻声道:

        “尽管这两只彪只是凡星高阶魔兽,但其战力也远胜同级别魔兽,不可大意。“

        “嗯。”帝依落银牙轻咬,玉手一握,掌心之中便是闪烁出点点幽蓝星力,她可不想拖帝七曜的后腿,为了帝家的成绩,她也必须努力。

        “上了!”

        帝七曜一声轻喝,身形已是率先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