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网 - 玄幻小说 - 帝星荣耀在线阅读 - 第五章 连破两境

第五章 连破两境

        大山里的白昼总是短暂的,西边已是落日残照,东边天空正在升起的月亮发出淡淡的光辉,一个渐渐消退,另一个渐渐亮了起来。

        林间草地上,帝七曜激动的握紧拳头,小脸上涌现难以掩饰的欣喜之色,不过抬起头来时,却见天色不早了。

        “嘿嘿,若是爹爹知道了,必然会比自己还要开心吧”

        恍惚间,像是忆起了往事,帝七曜一阵失神。

        “还有些时间,先去那里看看”

        一阵谷风吹过,帝七曜不自觉地打了个激灵,慌忙收起心神。    简单收拾了一下,突然转头对着后山深处跑去,约莫十数分钟后,来到山林边缘一处高数十米的陡峭悬崖边。

        寻到一处合适地点,向着悬崖壁慢慢攀爬下去,帝七曜如壁虎一般,手脚紧扣在悬崖缝隙间,慢慢地移动着,闪着精光的眸子,就着月光,不停的在悬崖壁上移动着,没几息的功夫,帝七曜跳到了一处石阶上。

        向前望去,那里有一条横向大裂缝,仿佛是被人用斧子硬生生劈砍出来的,深不可测。

        夜色下,那裂缝宛如是来自地狱的修罗夜叉一样,张开大嘴随时都择人而噬,耳旁呼啸的山风似是鬼哭狼嚎般,帝七曜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小心翼翼的钻进裂缝,穿行了大约二三十米,帝七曜脸上有气流吹拂,顿时心情振奋,加快了步伐,

        呼!

        一阵阴凉的谷风吹过,帝七曜眼前豁然开朗。

        眼前的一幕,也瞬地使帝七曜呆住了。

        一根晶莹剔透的,仿佛笋尖一般的石柱,半垂在山洞中央,散发着淡淡的幽光,莹莹如宝。

        原本心情大好的帝七曜,望着眼前的一幕,如坠冰窖,顿时如木雕泥塑般一动不动,心中却是波澜起伏,脸上布满了惊,惶,恐,惧等神色,心胆皆寒,双手更是攥的很紧,指节都有些发白了,颤声自语道: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思绪回到前世!

        三个月前,那日一如往常那般出门训练,谁知路上遇到些族人,遭到一顿辱骂毒打,帝七曜内心羞耻悲愤交加,拖着受伤的身体返回家中包扎。

        帝辰在林中等有半日,未见帝七曜前来训练,遂返家大声斥其懒惰,满心委屈的帝七曜亦不想解释,遂于父亲发生争执,摔门而出,不再修武。

        各种巧合之下,帝七曜寻到此处,至于帝七曜此时为何这般惊恐,那是因为前世这处山谷并非眼前模样。

        前世此处乃是一巨大空间,高七八丈余,长宽不知几何,有河,有树,也有石室,室外是一凉亭,里面摆有一张石桌,四张石凳,乃一方世外福地!

        帝七曜更是在此处获得,那遗失万载的生意圣经《商训》,研读数载,方得一机会,在帝家展露生意天赋,日子这才好了些。

        《商训》乃是千年前大越王朝范蠡所著,范蠡此人为大陆之上最早的商业理论家,开拓者,虽出身贫贱,但是博学多才!

        原楚国人,因不满当时楚国政治黑暗,非贵族不得入仕而投奔大越王朝,辅佐越王一统江河。功成名就之后急流勇退,遨游大陆山川之间。

        期间三次经商成巨富,三散家财,后定居大宋王朝陶丘一带,自号“陶朱公”

        诗人誉之:”忠以为国,智以保身,商以致富,成名天下。“后世生意人皆供奉他的塑像,尊之为财神。

        如果说一切都是幻觉的话,可那圣经《商训》依然深深刻在帝七曜脑中:

        能识人。知人善恶,账目不负。

        能接纳。礼文相待,交往者众。

        能安业。厌故喜新,商贾大病。

        能整顿。货物整齐,夺人心目。

        能敏捷。犹豫不决,终归无成。

        能讨账。勤谨不怠,取行自多。

        能用人。因才四用,任事有赖。

        能辩论。生财有道,阐发愚蒙。

        能办货。置货不苛,蚀本便经。

        ......

        这又如何能假,再看眼前,被深深震撼后,帝七曜的瞳孔再次急骤收缩,他看到了更为让人震惊的画面。

        那石笋尖上水光重重,似乎随时都可以渗透出来。

        笋尖下方有一方岩石,在那岩石四周却是布满了各种各样的野兽尸骨。

        有的已经完全风华成了白骨,有的还是半腐烂状态,还有一些尸体看起来比较新鲜,似乎死了没几天。

        心中虽然还有惧意,但还是向前走了几步打量着眼前的一切。

        ”好奇怪,这些野兽有些不一样啊,那分明是野狗的尸体,怎么居然有水牛那般大小,还有那只半腐烂的蟾蜍居然比我个头都大,还有那......”

        “不对,这些应该不是普通野兽,应该是魔兽。”感受着从尸骨上散发的淡淡威压,帝七曜也是恍然。

        转了大半圈,没有任何诡异的事情发生,帝七曜内心惧意渐减,但还是感觉心神不宁,想要尽快离开这里。

        “咦,怎么会这样,难道是那液体....”这时帝七曜发现一个奇怪现象,尽管岩石四周尸骨无规则的横陈,但所有的妖兽,哪怕已成白骨,皆是高昂着头颅,目光所至皆是一处,顺着其中一道视线望去,那里赫然是石笋尖端。

        走进细看,只见那石笋尖上渗透的水光已是结成水珠,下一秒就要低落,帝七曜来不及多想,仰头张大嘴巴。

        “滴哒”

        水珠自笋尖滴入帝七曜口中。

        入口一丝清凉,随着液体流入体内,帝七曜的面色几乎是在刹那间便是火红了起来,一股股白烟从头顶渗透出来,然后袅袅升起。

        “咯咯!”

        帝七曜牙齿不断的打着颤,那滴入腹的水珠,仿佛是在此刻变成了岩浆一般,顺着他的身体内部倾泻而下,所过之处,传出无法忍受的灼痛之感。

        他的双臂,死死的抱着身体,逐渐的瘫倒在地,痛苦的蜷缩在一起,抵抗与忍耐着身体之中传出的剧痛。

        就在帝七曜要到极限之时,胸口处,一股莫名的吞噬之力,将体内大部分沸腾的药力镇压了下来,然而仍有些狂暴的药力不安分的躁动着,皆是被吞噬了去。

        伴随着最后一丝灼痛从体内散去,帝七曜颤抖的身体方才缓缓的平息下来,他重重的喘了几口粗气,然后就这样无力的躺在了地面上。

        良久,恢复了些体力,帝七曜站起身来,想到刚才的痛楚,仍是有些头皮发麻,旋即扒开胸口望了过去,却无任何异常,白皙皮肤,紧致的肌肉如平时一般!

        突然,只觉周身一阵酥麻,那种源自骨骼深处的酥麻,帝七曜精神猛的一振,一拳轰出,空气炸裂,拳风所到之处,那水牛一般大小的妖狼尸骨顿时炸裂开来!

        “哈哈,力破千斤,这是天枢凡星三境的力量!”

        帝七曜看着那遍地的碎骨,突然嘿嘿一笑,按照正常情况,武道修行一步一台阶,取不得巧。

        但这石笋液体,却是生生的将这个时间缩短了无数倍,连越两境,虽然在吞服时要吃不小的苦,可与那收获相比较起来,却是有些显得微不足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