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网 - 科幻小说 - 盛唐纵横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 惜花百变让人迷

第五十二章 惜花百变让人迷

        走马长安何处留,花魁楼中我为客。周皓骑走高头骏马,呼朋唤友从天仙楼洋洋洒洒的走出来。三日后,就是那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倾的夜来小姐十八岁生日。

        作为长安花柳间的常客,周浩看见夜来第一眼,就被迷得神魂颠倒。每每花钱十数万,却只能喝喝小酒,听听小曲,吟诗赏月,连小手都没能摸上。

        这一次夜来生日,就是自己有机会一亲芳泽的绝好机会。周浩回头望了一眼天仙楼,忍不住得意的吟起了:“春风不相识,何事入罗帷。”

        天仙楼的打听被周浩包了下来,大厅正中的案几上堆满了珍珠,珊瑚,玉器,琉璃,价值不下数十万钱。

        弹琵琶的贺怀智,吹笛的纪孩孩,抚琴的杨杏儿,伴舞的柳依依,皆是名动长安的一世绝手。周围兄弟们个个美人在怀,处处觥斛交错,好不热闹。

        薄施粉黛,娇艳无比的夜来,偏偏一身男装,反而生出一种全然不同的媚态,在满屋的绝色佳丽中,显得那样的出众。难得与周浩并肩而坐,轻声软语,让周浩云里雾里,不知身在何处。

        眼见柳依依舞得如梦如幻,夜来起身而去,与柳依依共舞。两人仿佛是花间蝴蝶一般,翩然飞舞,看得大家如痴如醉,连声叫好。

        路了了站在楼上的房间里,胸腹间酸意不止:“至于吗?一个花魁的生日宴而已,花费不下百万钱。这些傻蛋,真是钱多得没地方花了。”

        “经才一夜后,夜来的身价还会大涨。这样的夜来,你养得起么?”陆九轻蔑的说道。

        “什么狗屁的夜来,在劳资面前,她就是一漂亮的小女人顾惜花。”路了了嘴里说着大话,却感觉心里堵得发慌。

        “咚咚咚”大厅的房门被狠狠的敲打起来。

        “不要闹,正戏开始了。”陆九兴奋的望着大厅。

        “我下去看看。”路了了有些不放心。

        “路了了,你要打扰了这出好戏,休想我会放过你!”陆九恶狠狠的望着路了了。

        “王琉璃!如果惜花有什么意外,小心劳资那你来赔!”路了了恶狠狠的回视着陆九。

        两人这里大眼瞪小眼的对峙着,下面已经开始乱成一团。

        大厅的门栓直接被撞断,一群人凶神恶煞的冲了进来,带头一位身穿紫衣的年轻贵公子,傲然的四下看了一眼,转而望向周浩。

        “好你个周浩,夜来姑娘的生日宴会,你居然敢不请劳资!”

        众人一见这位主儿,顿时安静下来。连演奏的乐工舞女,都停了下来,害怕的望着那位紫衣年轻人。

        周浩感觉很没面子,没好气的说道:“我和你王准王公子,可没有这么好的交情。”

        “好好好!和我没交情是吧。如果你不让夜来陪劳资喝上三杯,再让夜来陪大爷一晚,劳资今天就砸了你这生日宴。”紫衣王准冷笑着说道。

        受到惊吓的夜来,一下子躲在周浩的身边,眼含泪水,可怜兮兮的望着他。周浩一股热血上头,也顾不得对方的恶名和来头。

        “我陪你    吗    的罪啊!”说完就扑身冲了上去,与那紫衣年轻人扭打在一起。

        双方的狐朋狗友,嘴里“哇啦哇啦”叫着也冲上来,稀里哗啦的打成一团。

        周皓从小好武艺,平日了呼朋唤友,不知道打了多少次架。没一会儿工夫,那紫衣公子王准就被打得头破血流,满脸乌青。

        “周皓!你给我等着。”说完紫衣公子带着一帮朋友落荒而逃。

        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有些恍惚的望着一地狼藉的大厅,周皓傻乎乎的大笑起来。

        好友段成式一把拉住他:“得罪了王准那条疯狗,还不快跑,还等什么!”说完扯住周皓的衣衫,转身就溜了。

        路了了愣愣的看着乱成一团的大厅,发现夜来姑娘顾惜花还偷偷的给了他一个媚笑。路了了打了个冷颤,心里暗骂了一句狐狸精,转头望向陆九。

        “这王准是谁,怎么这么多害怕他?”;

        “当今圣上的红人,御史大夫,身兼京兆尹,加知总监等二十余职的王鉷,就是他爹。”陆九笑眯眯的说道。

        “那惜花会不会有什么危险?”路了了有些担忧的说道。

        “这就要看你与夜来姑娘的本事了哦。”陆九笑得跟小狐狸一般。

        路了了直接给陆九翻了个白眼。

        “你可知道,这大唐最会赚钱的是谁?”心情大好的陆九问起了路了了。

        “你该不会说你那位财神父亲吧。”路了了憋憋嘴说道。

        “大唐我最佩服的三个人里,那胖老头连边都沾不上。”陆九笑着摇摇头。

        “我第一佩服的是当今宰相李林甫。他重工商,轻商税,开商路。不管是大唐人还是外来的胡商,一视同仁。将远在大唐天外的财富都吸引到了大唐。二是任人为才,只要有才能,哪怕没有那些士林儒生认为的才学,都坚决的举荐。最重要的,他将规矩,人无信不立,立下规矩,连自己都要遵从。

        第二就是那御史大夫,户部尚书王鉷。不说他户部任职以来,大唐国库就一直充盈。单是保证国库充盈后,每年还能拿出一百亿钱供宫里那位圣人花销,就不能不让人佩服。

        第三就是当年指点我爹的那位智者,短短的指点几天,就造就了一位大唐财神。

        第四吗?”陆九说道这里突然打住不说了。

        “你不是佩服的就三人么,怎么还冒出个第四来了?”路了了惊奇的问道。

        “这第四吗,就是你路了了了    哦。”陆九微微一笑。

        “我?”路了了指着自己的鼻子不敢相信:“我全部身家加起不到两百个铜子,你这是故意笑话我么!”

        陆九缓缓摇摇头:“这男人腰包不鼓,气势如何鼓得起来。也不知你家那母老虎,跟谁学得这么小家子气。”

        路了了对陆九顿生知己之感,但他说唐小七是被玉真观里那尊公主教唆成这样的么。

        “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你就不要笑话我了。”

        “我可没笑话你,能将米共田都变成铜钱,你说这份本事能让我不佩服么?”陆九说完,“嘻嘻”的笑了起来。

        “好你个王琉璃!你这是变着法子埋汰我啊!”路了了佯怒,追得陆九四下躲避。

        前来换茶的青儿刚好看见,不满的盯着自家小姐。这路了了前前后后叫了你十几次王琉璃了,怎么就不见九少爷生气。你这是没听见呢,还是装着没听见。

        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顾惜花青衣布裙,一副寻常小妇人的打扮,带着路了了来到她买下的田庄。

        一群小孩子叽叽喳喳的围住她大姐大姐的叫起来,顾惜花开心的笑着,脸上仿佛散发出一道圣洁的光辉,看得路了了目眩神迷。

        “你就是大姐选的男人?”一位十一二岁的小屁孩,穿着一身读书人的长衣,手里拿着书本,十分臭屁的望着路了了说道。

        路了了仰起头,斜视着小男孩:“怎么?不服气!”

        “就你这德行,配不上大姐。”小男孩一脸笃定的样子。

        “呦呵!我陪不上,难道你配得上?”路了了怪笑着和小男孩较起劲来。

        “当然!等我长大考取功名,自然会把大姐娶回家,好好照顾她一辈子。”小男孩一脸认真的说道。

        “敢和我路了了抢娘子,胆子不小!报上你的名来。”路了了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叫郑回,你给我记好了。几年后的金榜,一定有我的名字。”小男孩毫不示弱的说道。

        路了了正想说什么,突然头上被敲了一下。

        “多大的人了,还和一位孩子斗来都去,真有出息的。”顾惜花一边责怪着路了了,一边整理他的衣衫。

        看到了这一幕,小男孩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大姐!你一定要再等我几年,不要被这家伙给骗了。”

        惜花笑呵呵的对小男孩说道:“好啊!小郑回,我等你哦。”

        等小男孩去得远了,路了了才爱惜的搂着惜花问道:“你怎么想起收养这么孤儿的。”

        “因为我十二岁就成了孤儿啊,自然知道孤儿的日子有多惨。所以一见到孤儿,就忍不住收养起来。那小郑回,是被花子帮拐走,被我救下的。小小年纪聪明异常,是一位真正的读书种子。有时间,你教教他。”

        顾惜花十分平静的说道。

        “好!”路了了十分爽快的答道。

        与这群孩子们一起在农田忙活一阵,除除野草,磊磊田根什么的。路了了不知怎么回事,感觉特别轻松,好像灵魂都升华了一般。

        田庄后面的谷草棚谷草堆里,看着眼前那张潮红布满粉腮,密汗打湿鬓角,娇媚美丽的脸庞。路了了爱怜的用舌头舔去那细细的汗粒。

        “你真是个妖媚的狐狸精,怎么想到在这个地方的?”;

        “我喜欢这空旷自然的地方,无拘无束,有一种飞起来的感觉。这稻草的芳香,也让人迷醉。你刚刚不是也异常的兴奋么?”惜花眼神如水,荡漾着满满的春    情。

        “你真的不愿意和我回家么?”路了了紧紧的抱住怀里的佳人。

        “不想,我才不愿意和唐小七一样,做一只笼中的鸟儿。我更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顾惜花直接回绝了路了了的提议。

        路了了有些闷闷不乐。

        “还想来一次么?”顾惜花眉目含春,玉手悄悄探进路了了的腰间。

        路了了一口向那娇艳欲滴的红唇咬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