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网 - 科幻小说 - 盛唐纵横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商道奇才

第十一章 商道奇才

        浪头一个接一个迎头扑来,路了了沉下水面,又拼命探出头,挣扎着向岸边游去。渐渐地,手脚越来越重,越来越沉重,慢慢的向水底沉下去。无力的双手,什么也抓不住。

        蓦然惊醒,楞了好一会儿。出神的看了看眼前摆放整齐,崭新的衣物,下意识的摸摸白色的亵衣,异常柔软顺滑。

        路了了以前从未穿过这样质的上乘的衣料,看看自己身上不成样子的衣衫,默默的用盆里的清水洗漱一番,将新衣换上。

        一位十二三岁,脸蛋圆圆,眉眼可亲少女,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肉粥走进帐篷。看见焕然一新的路了了,满意的点点头:

        “九少爷说你跟在他的身边,就不能丢了他的脸面。你这身破烂不堪的衣服,就丢了吧。”;

        说完也不管路了了什么反应,自顾将路了了换下的衣物收走。

        热气腾腾的肉粥,稠得可以插起筷子。看见大颗大颗雪白的精米,路了了腹内“咕咕直叫。”

        将自己捡来,让自己莫名的欠下巨额债务,又给予自己这等丰厚的待遇,让路了了有些搞不懂那位妖孽一般的少年了。只是心里,越发忐忑不安起来。

        天色尚早,蒙蒙的雾气还未散尽,车队已经收拾完毕开始动身。

        不知道是不是已经经历过生死的原因,面对眼前一起,变得有些坦然起来。随遇而安的坐在车中,一脸听天由命的样子。

        前面的一辆舒适不凡的马车中,少年和他的随身丫头就坐在里面。马车旁跟随着两位骑马的护卫,年轻精悍,其中一位就是王十一。可那少年仿佛完全将自己捡来的路了了忘了一般,两天都没见过一眼。

        太阳西斜,车队又早早扎营了。

        小丫头青儿将路了了唤了过去。只见那少年九少安之若素的坐在一风景秀美的小溪边,面前摆放着自带的茶几,一旁伺候着那护卫王十一。

        青儿指指不远处摆放好的琴具,路了了明白了,安然走过去坐下,弹奏起来。

        几曲过后,少年睁开微闭的双眼,端起茶水喝了口,对小丫头微微示意。

        小丫头走到路了了面前,一溜儿成色十足的开元通宝丢在了路了了面前的琴几上。

        “这是九少爷赏你的。”;

        面对如此境地,路了了也不想与对方谈什么自尊,什么风骨了。神色复杂的看著那一溜儿黄灿灿的通宝,他知道,他绝对不会伸手。

        一眨眼,小丫头飞快的收起了那些通宝,揣进怀里,眼礼笑得像月牙儿一般:“九少还说,这些算是小小的利息。”

        路了了整个人都凌乱了。

        次日,长长的车队在行经中突然缓缓停了下来。王十一带着几名护卫飞马前去查看,只见山路口十多位苗族打扮的男女,举着画像,拦路对过往行人检查。

        看了看画像上的模样,依稀感觉有些眼熟。也没有多想,催马上前,傲然问道:“何事拦住道路?”

        一位中年汉子桀骜的走上前来:“五圣教抓捕逃奴,过往行商,都得停下来接受检查!”

        王十一轻蔑一笑:“五圣教,这西南山区,的确是你们威风。不过,我四海商队的车队,从来不接受任何检查。”

        话音一落,身后几位护卫刷的一声,亮出了武器,齐刷刷的对准那中年汉子。

        看见几架制式军弩,箭头发出幽暗的光芒对准自己,汉子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

        “原来是货通四海的四海商会,失敬失敬!。兄弟五圣教四鬼之一,魉,穆伤,这里有礼了。原本抓捕一位小小的逃奴本不该惊扰各位,只是这逃奴盗走我圣教圣物,教主下了死令,那逃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必须追回圣物,倒不是故意与大家为难,望兄弟见谅。”;

        见对方赔起笑脸,王十一脸色放缓,却依然不愿让步。

        “你们教主之命不可违背,可我四海商会的规矩可也不容打破。五圣教非要开一开这先例么?”;

        看看王十一似笑非笑的笑脸,穆伤大感为难。五圣教虽然在西南势力庞大,也不能为所欲为。那四海商会背景深厚,护卫精锐,天下闻名。圣教这等江湖门派,面对拥有军弩等利器的护卫,多半讨不了好。

        脑里飞快一转,歉然一笑:“也不用检查惊扰贵商会的车队,只需我圣教中人,带着灵犬在车队周围走上一圈就行。不知兄弟可否与商会主事商量一下,事后我等一定赔罪答谢。”

        “你等着,我去与主人说说看,能不能成,我也不知。”王十一也不想与出名难缠的五毒教起什么冲突。

        看到脸色苍白,下车在路边徘徊的路了了,王十一脑海一闪,将画像中人与路了了对比开来。

        若有所思的看了路了了一眼,在九少爷的车前嘀嘀咕咕了半天。

        路了了被叫了过去,少年神色不善的盯着他看了好一阵。

        “一位山里逃跑的奴隶,居然在本少爷面前谎称什么读书人,什么贡生。路了了,你竟然胆敢骗我!”;

        路了了脸色惨白,强自镇定:“我本就是扬州府金水县贡生,无辜被五毒教魔女掳掠至此,当什么药奴。好不容易找机会跳水逃了出来,何曾欺骗余你。”

        少年懒得计较什么掳掠与逃亡的事情,眯着眼伸出手:“你偷来的什么圣物,交出来我看看。”

        路了了整整衣衫,堂然挺胸:“路了了堂堂读书人,怎么可能做拿下偷盗之事。你看我浑身上下,可藏得住什么圣物么?”

        “为了抓你一小小药奴,需要花这么大的阵仗么?你多半做了什么勾当,欺我不知。”少年神色不定,犹疑的打量着路了了。

        路了了心中一疼,面色惨然:“这五毒妖人行事,我怎能明白。如果公子怕我连累,将我交出就是了。”

        少年被路了了一激,冷笑一声:“我堂堂四海商会,货通四海,畅通无阻,岂会怕了一蛮荒教派。但也不会为你一小小人物,和他们莫名冲突。”

        “十一,前去回话,说我同意了。”少年轻轻的对王十一挥挥手。

        路了了心中一凉,暗自绝望,知道这次真的逃不掉了。

        “五圣教丢什么圣物我不管,你做下什么勾当我也不想知道。我只清楚,你欠下我一千五百零二两银子。上我车来!”少年不容拒绝的将路了了喊上车。

        神色木然的看着青儿打开座位下的暗格,里面浑然有几套华贵的女子衣物。在少年的示意下,路了了躺了下去。

        几瓶胭脂水粉撒在路了了身上,香气扑鼻,刺激得路了了鼻子一阵难受。接着盖子一翻,眼前一阵黑暗,什么都看不见了。

        想到自己堂堂男儿,却被那少年和丫头青儿坐在屁股下面,浑身脂粉,与女子衣物为伴。路了了被折辱得火冒三丈,暗自诅咒,诅咒这男生女相,还喜欢女装的家伙,有一天被人掳去,做那下贱的娈童。

        香味浓郁,嫩滑可口。一顿山菇炖肉,吃得众人交口称赞。五毒教赔罪的两车山货,几乎都是些山菇香菌,正好被拿来当做食材。

        看见众人意犹未尽的样子,路了了忍不住多了一嘴。

        “这些山菇野菌,雨后漫山遍野的都是。那些山民吃不完还用来喂牲畜,你们还真当山珍海味了。”;

        众人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两位控制不住火气的护卫,神色不善的走向路了了,想要给这最贱的小子,一点颜色看看。

        少年挥挥手,止住了那两位护卫,将路了了叫到身前。

        “你可知道,这次我又救了你一命。”;

        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路了了认命的伸出手指:“不就是一千零二两么?欠条写来就是。”

        少年摇摇头:“你确定这些东西山里很多?价格很贱?”

        “我被掳掠到这深山一年有余,自然清楚,有必要骗你么?”路了了债务增加,哪有什么好脾气。

        少年看了看几十辆空车,想了一会儿,叫过来一位中年模样的管事。

        “王管事,你留下来,多多收购这些山菇野菌,给我装满这些空着的大车。”;

        王管事脸色有些为难:“九少爷,这些山野物事价格低贱。收购下来,运回长安,我怕连成本都难以收回啊。”

        “与我家交好的王公贵族,名门世家送上一些,自然就会变得金贵起来。”少年笃定的点点头。

        路了了愕然望着少年,还有这种操作,自己真的长见识了。

        “你的嘴巴虽然有些贱,但却让我几十辆空车满载而返,多了条财路。所以本少爷重重赏你五百两银子,从欠账中扣除,你还欠我两千零二两银子。”少年神请淡然,仿佛说的是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