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网 - 玄幻小说 - 吞天神皇在线阅读 - 第两千一百五十章 清浅

第两千一百五十章 清浅

        秦风整个人都僵硬了,这道声音,他太熟悉了,正是属于蓝自渡。

        可是……可是蓝自渡早已陨落多年,他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秦风死死的盯着虚空,那里的空间在颤抖,虚空在荡漾,两道模糊的身影,缓缓出现在秦风的注视之下。

        而当看到两人的模样后,秦风的瞳孔,狠狠一缩,然后迅速放大,整个大脑都在一瞬间停止了思考。

        肌肉紧绷,血液倒流,直冲大脑。

        是……蓝自渡与寒圣。

        绝不可能看错,他们就是蓝自渡与寒圣,曾经的光暗双子,这种气息,秦风绝对不会感知出错。

        秦风呆了,寒圣来了这里,他还能接受,可是蓝自渡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微微张着嘴,即便是他的冷静,此刻都蒙了,说不出话来。

        “看来两位是接触过聚凤阁了,所以引来这些杀手。”

        寒圣视线在秦风与慕笑笑两人身上了流淌,掠过一丝疑色,然后微笑着出声。

        “你们也是来查案的?”

        慕笑笑则是好奇的看着两人。

        两位微笑着点头,蓝自渡刚想出声,偏过头,看着秦风,笑道:“这位朋友,我们以前认识吗?”

        “只是有些熟悉,可能认错了吧!”

        秦风摇了摇头,暗暗压下心头的震动。

        蓝自渡与寒圣……竟然都不认识他。

        这一刻,秦风深刻的意识到,这里,已经不是他所熟悉的世界了,绝对不是天神界,而是另一个时空。

        而他们,都在曾经的某一个时间段,同时进入这个时空了。

        蓝自渡与寒圣,应该是在四杰护卫队惨案发生以前进入这个时空的。

        如此说来,这里的天庭,并不是他创建的那个。

        这个时候,秦风突然想起了寒圣曾经跟他说过的话,他们会在过去的某个时空第一次见面。

        他们都回到了一段不存在记载中的过去的时空。

        这就是寒圣说的,他们的第一次会面。

        “是吗,我看着朋友,似乎也有些面熟。”

        蓝自渡笑了笑,伸出手:“你好,蓝自渡。”

        秦风伸手:“在下风覃。”

        “寒圣。”

        寒圣对着秦风微微点头。

        “我叫慕笑笑。”

        慕笑笑连忙介绍自己,对两人问道:“你们也查到聚凤阁了吗?”

        “呵呵,查到聚凤阁的人都已经死的差不多了,这件事,还需要查吗?”

        寒圣笑着摇头,道:“真正的凶手,并非是聚凤阁。”

        闻言,慕笑笑眼睛一亮,道:“你们查到了什么线索?”

        蓝自渡与寒生相视一笑,后者道:“只有一个办法。”

        ……四人站在聚凤阁前,望着人来人往,各种妩媚的吆喝声,皆是有些不自然。

        秦风虽然经历很多,但从来没有来过这样的场所。

        而蓝自渡与寒圣,这个时期的他们,显然还是小处。

        “想要查清这个案子,或许只有引出真凶才行。”

        蓝自渡微笑道。

        “那就进去,这种场合,本大爷可是常客。”

        慕笑笑拍着胸口,老气横秋的道。

        “的确……很像。”

        看了看慕笑笑一平似水的身材,寒圣点头道。

        “你说谁呢!”

        慕笑笑瞅着他。

        “你这样,很好。”

        蓝自渡看了眼慕笑笑。

        秦风没想到,蓝自渡与寒圣这样的人,居然也会打趣人,这跟他印象中的两人完全不一样。

        或许这样才是真正的他们,在这里,他们是朋友,知己,没有任何包袱,也没有后面经历的那些事,这应该才是他们最真实的自己。

        “你什么意思?”

        慕笑笑转头盯着蓝自渡。

        “他的意思是你的身材,非常适合男装。”

        寒圣轻笑一声。

        “你……”“进入聚凤阁,我们应该就会被彻底盯上了。”

        秦风连忙出声,说着,他突然看向蓝自渡,问道:“大……蓝兄,你们之前是否也遭遇袭击?”

        蓝自渡微微点头。

        “所以我们才需要多找一些盟友。”

        寒圣面色微微凝重,道:“对手很不简单,我跟老蓝当时也差点着道了。”

        “连你们差点出事?”

        秦风下意识的出声。

        蓝自渡与寒圣都是看了眼秦风,眸中有些疑惑,这个人知道他们的身份与实力?

        而且一见面,他表情就是有些奇怪,似乎对他们相当的了解。

        秦风神色隐晦的闪了一下,却没有多说什么,两人都是心思细腻之人,言多必失。

        “进去吧!”

        蓝自渡看了眼秦风,点头说道。

        虽然他们的穿着很朴素,但都气质出尘,刚进入聚凤阁,立刻就有年轻女子过来询问:“几位公子,可想入内饮一杯美酒?”

        寒圣看了一眼身前的妙龄女子,一股淡淡的香味扑鼻而来,嘴角一扬:“带路。”

        “公子,请进。”

        妙龄少女立刻带路。

        聚凤阁虽然是风月场所,但里面的清倌人一个个都是万里挑一的美人,是无数年轻俊杰和豪商的梦中情人。

        所以,聚凤阁又是出了名的销金窟。

        有时候,千万金都只能见一面锦绣楼卖艺不卖身的清倌人。

        由此可见,聚凤阁积累的财力简直是一个天文数字。

        “公子,需要什么酒?”

        妙龄少女询问。

        “最贵的酒。”

        蓝自渡微微一笑。

        妙龄少女欠身行礼,按照蓝自渡的吩咐去办。

        “公子,这是醉人酿,聚凤阁最好的美酒。”

        过了一会儿,妙龄少女端着美酒过来了。

        “我们自己来把!”

        妙龄女子想要给秦风他们倒酒,被秦风制止了。

        侍女面带微笑,在秦风的示意下退到了一旁,没有打扰。

        “几位公子,有美酒没美人作陪,怎么有意思?”

        一个中年女子从聚凤阁的一间雅阁走出,身后紧跟着几位容颜俏丽的女子。

        “不用了。”

        “要,都要,都过来陪陪大爷。”

        秦风刚出声,便被慕笑笑打断。

        中年女子看了眼慕笑笑,笑了笑,没有出声。

        以她在这么多年执事练就的眼力,自然一眼就看出慕笑笑的女儿身,在场的,有话语权的还是另外三位气质不错的青年。

        “不用了。”

        寒圣挥了挥手。

        中年女子见状,微微一笑,欠身离开。

        这些天,有不少人都来这里查案,想来这些人应该也是为了三生庄的那个案子而来。

        对于这件神秘古怪的案子,他们不参与,也不拒绝。

        “为什么不要,说不定能从这些人口中打听到一些消息呢!”

        慕笑笑不满的看了眼寒圣。

        “若是能从这些人口中打听到什么,那么这个案子早就破了。”

        蓝自渡笑着摇头。

        聚凤阁里面很热闹,群芳争艳,惹人心醉。

        “清姑娘今日想要寻一位公子共饮美酒,切磋琴艺。”

        一位芳韵犹存的女子站在二楼,大声说道。

        一瞬间,整个聚凤阁都沸腾了。

        清姑娘名为清浅,是聚凤阁最出名的清倌人,没有之一。

        她有让世间女子嫉妒的绝世容颜,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如此女子,谁人不喜?

        谁人不爱呢?

        清浅鲜少邀请人见面饮酒,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所以,在场一大半的人都有了想法。

        “一千万金,只为见请姑娘一面。”

        一位年轻俊杰将手中纸扇合上,大声说道。

        “一千万也好意思开口,我出五千万!”

        穿着锦衣的中年男子轻轻拍桌,豪气冲天。

        “袁某愿出八千万。”

        聚凤阁的大厅闹哄哄的,都是希望可以近距离见到清姑娘。

        要是有缘入了清姑娘的眼,那岂不是人间最大的幸事。

        “这位清浅姑娘,可是这里最有名清倌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蓝自渡端着酒杯,淡淡一笑。

        “你们对这里很了解吗?”

        慕笑笑问道。

        “紫幽幻香,整个聚凤阁,只有清浅姑娘身上有。”

        寒圣道。

        “紫幽幻香?”

        慕笑笑一愣:“那是什么?”

        “你们能查到这里,难道不是因为紫幽幻香?”

        寒圣看了眼慕笑笑,道。

        秦风点头,道:“紫幽幻香,应该就是死者房间中残留的香味。”

        闻言,慕笑笑一惊:“所以这个清浅,就是杀人凶手?”

        “这个只有接触过清浅姑娘,估计才有答案了。”

        蓝自渡摇了摇头,轻声一笑:“不过眼下,却是一个机会。”

        “这有什么难的,我们偷偷进去不就行了?”

        慕笑笑道。

        闻言,蓝自渡摇了摇头,道:“难就难在这里,传言这位清浅姑娘并非修炼者,但是想要见她一面,却是难如登天。”

        “我们被袭击,就是在发现清浅踪迹的时候。”

        寒圣接过话,道。

        “所以这个清浅,就是突破口?”

        慕笑笑问道。

        “找到她,至少能帮我们解答一下疑惑。”

        “诸位公子稍安勿躁,清姑娘不求金银,只求一副诗词,或者是书画,倘若能够打动清姑娘,分文不取。”

        二楼的管事女子很喜欢众人捧着清浅的画面,过了很久以后才说出此话。

        “而且,只要让清姑娘满意了,还会附赠清姑娘准备好的礼品。”

        管事女子继续说道。

        清姑娘这是要寻一位才子饮酒论琴,众人想想这个画面便极为的兴奋,心头热切。

        “快点,别磨磨蹭蹭的。”

        很多人都开始准备,希望可以能够得到清姑娘的青睐。

        秦风所在包厢,也有人送来笔墨纸砚,可以写诗,可以作画,只要得到清浅的满意,便能入内一见。

        “画画,嘿嘿,这可是我的强项。”

        慕笑笑相当兴奋,自认以自己的画工,应该能得到清浅的认可。

        蓝自渡与寒圣也都各做做了一幅画。

        秦风盯着良久,只是在一张画纸右下角属了自己的名字,然后交给了管事。

        “你这……”慕笑笑看了看,冲着秦风摇了摇头:“看来我们几人,也只有我能堪当大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