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网 - 玄幻小说 - 我家后山成了仙界垃圾场在线阅读 - 2032.第两千零三十二章 我有我的打算

2032.第两千零三十二章 我有我的打算

        “我只有我的打算,你需要锅罩,再这么说下去,我就先咬断你的脖子,首先让这场游戏没得玩,你说对不对。”

        徐帆慌张的摇头,不敢再说半个字,这女人的脾气太过古怪,自己还是收敛着自己的性子,不要再刺激她了,以免真的一命呜呼宇骨却觉得这个女人不会这么做,她好是在警告徐帆,可是实际上掩饰不住她眼底的笑意。

        他太过清楚了,因为这个女人的表情和他的内心是完全不同的,而对于宇骨来说,他也是一个极其擅长隐藏自己内心的家伙,所以对于这方面的观察是极其的仔细,他觉得这个女人一定在隐瞒什么东西。

        而且他希望有人来陪玩这场游戏,如果没有人的话,他或许会为之崩溃,后面他又觉得自己这个想法实在是太过的荒唐,为什么呢?

        因为这个人如此厉害,怎么可能就因为这么一场虐杀的游戏没有完成就崩溃了,事实上不是的,女人在平日里根本没法按照日作而出、日落而休的规律,她是跟这些规律完全相反的。

        她只能在夜晚出现在白夜里休息,所以他连见阳光的可能都不大,今日能被男组合宇骨唤醒已经是他莫大的奇妙了,可他同样知道他不能在白日里跨出这个瀑布,他依旧不能见到自己日夜所思的阳光,他像是被打入了无边的黑狱,根本就不能接触光明的东西。

        而在这里他终于抓住了两个有趣的玩具没错,这对于他来说就只是玩具而已,而不是其他的,他也不可能有其他的,他现在的想法十分的简单,让这群家伙陪自己玩够这个游戏,而后达到自己能够继续支撑一段时间的目的。

        只要有了这么一个乐趣,他反复琢磨着总是又能撑过几年的,而这几年之中他可以迎来下一波有趣的人。

        或许他可以真的考虑留下其中一个人陪伴着自己陪伴自己在疯狂之中,在地狱之中逐渐的走向疯癫,他想到这个想法就越发的觉得奇妙了,对呀,不应该让自己一个人疯,应该让这一个世界的人都开始疯掉。

        “你在这里困了多久了?十0年还是200年?我记得十0年之前有人来杀你,却被你反杀了。”

        宇骨忽然能说起这话,女人看上了,他想知道些什么,十0年自己要仅仅是被困,住了十0年,他用不着如此疯癫,他还能再撑下去,可是他不是的。

        “你这小小年纪为何要打听这般多?我看你的年纪也就20来岁,何况百十年的时光也不够你去窥探他,你如何得知?”

        要看看他,想着这自然是纯文的,这女人,怕是从来没有离开过这片树林,对于外界的信息也全然不知道,怕是随随便便说出几个人物,他都是全然不知的,对于这样子的存在,他越发的棘手。

        要是稍微知道自己底细的,他还能爆出一两个名号震慑一下,让他不敢轻举妄动,而现在这个身躯最深处的想法只想杀了他们,填饱自己的肚子,哪里会管他的背景是什么,更不害怕有人来找他追责,因为他巴不得这个地方有人来陪他一起玩耍。

        他察觉到这里表情更加的颓软,徐帆看着这两年的对话怎么如此奇怪,总觉得在开着不着调的玩笑把自己一步一步的往死亡边缘推去,他可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态继续发展。

        他还顾着四周想着能够逃跑的办法,忽然他觉得这些珠子当中好像混杂了一些不同的东西,再仔细一看,他终于在自己斜前方的角落看到了自己的珠子。天呐,这女人竟然把自己收过来的东西随随便便丢在地上,混在那些珍珠里,要不是此刻恍然之间发现他是一直都发现不了。

        对呀,这就是他救命的法子,他只要想办法移动到那里,把珠子捏爆即可返回安玄学院就好,不用再管这些破事,可是他也很快发现了这件事情执行的难度,因为他浑身已经被套上,那一种无形的枷锁一般,而自己脚又被几颗珍珠给固定住,要这么猛的一下扑过去根本不可能实现。

        “其实我知道你叫什么,而且你是为了他而来,大约是上面那几个老家伙给你派的任务,能活到这把岁数的,不知道那几个人当中还有谁?”

        宇骨听了这话十分的戒备,总觉得不大相信,可转念一想这女人没必要用这样的话来欺骗自己,说不定他真的知道些什么,而转念看一下徐帆徐帆却是一副目光不注意四处游走的样子,这家伙不会在生死局的时候还走神吧,他急忙的把眼神对上女人。

        “你不必这么故弄玄虚,反正我们都是你砧板上的肉了,任你切割不如直直白白的说出来,让我死个痛快。”

        女人摇头,要是自己杀了他的话,说不定能见到故人,只是他不想以这样的情境见面,所以在一开始的打算,他不想让这个小家伙死去,可转眼又一想这场游戏那就变得太不公平了,难不成注定死的就是徐帆吗?

        他觉得徐帆极其的有趣,是他心仪的那一方,他也渴望让他活着,这场游戏正因为有了这样的纠结才被他认定极其的有趣,他看上宇骨伸出一只手慢慢的抚平他的额头,而这个动作弄得宇骨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女人还不如痛痛快快的一刀给了自己,再这么折磨下去让人如何是好。

        徐帆看着这女人奇奇怪怪的动作又看上宇骨,他们俩之间究竟是何等关系呀,要不你告诉他一下人法上就要死了,对于很多的事情先问问也做个明白鬼。

        “你当真不认识他,刚刚我一进来他就说了你的名号,说你叫什么什么宇骨,对不对?”

        宇骨转眼更像他此时无声胜有声,看来真叫这个名字,那为什么知道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