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网 - 言情小说 - 侯府小哑女在线阅读 - 第810章 心口不一

第810章 心口不一

        “瞧瞧她那狂劲,才几年没见面,就想骑到本王头上作威作福。她妄想!”

        气死他了!

        燕守战暴躁得很。

        他可是有风度的男人,当着萧氏的面,他忍着没发脾气。

        这会人不在跟前,自然无需忍耐。

        所有的不满,一股脑地倒出来。

        于是乎,杜先生就成了情绪发泄垃圾桶。

        杜先生冤啊!

        本以为回到王府,可以轻松几日,谁能想到一转眼功夫又被拉来听抱怨。

        都是老生常谈的话题,耳朵都快起茧了。

        “老夫瞧着,之前王爷和郡主娘娘相谈甚欢,甚是融洽。老夫的确没见到郡主娘娘骑在王爷头上作威作福。”

        杜先生一向都没有什么节操,他的立场向来都是跟着燕守战的立场变化。

        但是这一次,他觉着很有必要捡起掉落在地上,并且被踩了无数脚的节操。捡起来后,顺手擦一擦,方便见人。

        他也要面子的嘛,也需要在人前维护一下高人形象。

        燕守战可不知道杜先生心头的弯弯绕绕。

        他振振有词:“那是因为本王让着她。本王堂堂男人,岂能和女人一般计较。”

        杜先生嘴角抽抽,很想吐槽一句:说好不计较,现在又在干什么?

        典型的口是心非,心口不一,突破下限。

        “王爷今日才回府,一路疲惫。不如休整两日,再寻机会和郡主娘娘谈一次。郡主娘娘不是不讲理的人,老夫相信一定可以谈出一个结果。”

        哼!

        燕守战分明听进去了,却又做出不屑的样子,着实精分,而且死要面子。

        “本王暂不和她计较。你说的对,过两日等本王消了气,再和她正式谈一次。要是还谈不拢,直接拆伙。”

        “王爷打算和离?”

        杜先生一脸惊悚表情,着实想不到啊。

        燕守战眼一瞪,怒道:“你哪只耳朵听见本王说过要和离?”

        “王爷刚才说拆伙。”

        杜先生小心翼翼提醒对方,刚刚说过的话,难道一转眼就不认账了吗?

        过分了啊!

        燕守战理直气壮,“本王说拆伙,又不是指和离。杜先生啊,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呢?回来后,你就糊涂了啊!”

        杜先生委屈。

        他还是赶紧躲开吧。

        花街柳巷的姐儿可都等着他临幸,他万万不能辜负美人们的期待。

        拱拱手,告辞!

        ……

        燕云同和母亲萧氏分别多年,猛地一见,自然有许多话要说。

        母子二人聊着家常,聊着燕云歌,聊着孩子们……

        能聊的话题太多太多。

        一不注意,时间竟然到了晚上,天都黑了。

        萧氏心情很愉快。

        儿子成材,已经为人夫为人父,有担当有责任,萧氏心中安慰。

        孙子孙女乖巧,儿媳孝顺,儿子能干,她觉着老天待她真的很不错。

        虽然,前半生坎坷,亲缘断绝。

        但是,上天又给了她四个出色能干的儿子女儿,让她享受了一把儿孙福。

        这算不算是补偿。

        她偷偷擦擦眼泪,仔细想一想,燕守战的条件也不错,否则她也生不出如此优秀的孩子。

        “母亲和父亲谈话不愉快吗?”

        燕云同试着问道。

        萧氏闻言,不由得一笑,“本宫和你父亲,何时愉快过?他一直防备着本宫,分开这么多年,他真是半点没改变,总在疑心本宫想要害他。用你四妹妹的话说,你父亲就是想太多,有点被害妄想症。”

        燕云同尴尬一笑。

        母亲说父亲的不是,他做儿子的,除了傻笑外,难道还能附和一句,说得对?

        他可没有云歌妹妹受宠。

        这话要是传到渣爹耳中,肯定又是一顿鞭子。

        燕家的儿郎就是这么惨,一大把年纪,还要被渣爹抽鞭子教训,没面子啊!

        “母亲这次回来,打算常住吗?幽州除开气候恶劣外,其他方面都不错。这里,也算是母亲第二个故乡。”

        “我住下来,你媳妇压力就大了。再说了,你常年不在家,我住着也没意思。”

        言下之意,她并不打算常住。

        燕云同略有失望,“母亲始终要回平阳郡,要回京畿,对吗?”

        萧氏沉默片刻。

        她心生愧疚,这些年对儿子云同关心太少。

        她叹了一声,“母亲不想让你夹在中间为难。我和你父亲,终归没办法心平气和相处,各有诉求。不如我离得远远的,正所谓远香近臭。离得远,见不着,就只会惦记着好,不会惦记着坏的方面。”

        燕云同微蹙眉头,“父亲总说,母亲不想百年后葬入燕家祖坟,而是要葬入皇陵。我一直认为父亲对母亲有偏见,如今看来,还是父亲更了解母亲的想法。”

        萧氏很内疚,“云同,母亲对不起你。”

        燕云同深吸一口气,郑重说道:“母亲别这么说!其实我也能理解母亲的想法,当年东宫大乱,始终都是母亲心头的伤。

        四妹妹常说,童年时留下的伤,需要一辈子去治愈。以前我不懂,总认为四妹妹毫无根据地胡说。

        如今我懂了!四妹妹她没说错,童年的伤,真的需要一辈子去治愈。母亲去治伤,儿子会一直支持你。”

        萧氏哭了!

        她喜极而泣!

        她自豪,感动,倍感幸运。

        老天待她不薄,给了她四个如此出色且优秀的孩子。

        别的人,求一个优秀的孩子而不得。

        她却拥有四个,这就是幸福。

        只是……

        一想到,这份幸福,也属于燕守战那个渣渣,她心情就有点不痛快。

        她擦掉眼泪,激动地说道:“本宫这次回来,就是想住些时日,看看你们,享受天伦之乐,会一会曾经的朋友。本宫老了,恐时日不多。云同,你能理解本宫的想法,并且支持本宫,本宫很感动。”

        “母亲别这么说。其实,最支持母亲,并且以母亲的需要为需要的人,始终都是四妹妹。她才是母亲最坚实的后盾。”

        “云歌很好!她都答应本宫,终有一天,她要拿下京畿,要重建京城,要恢复大魏昔日荣光。”

        燕云同愣了一下。

        紧接着,他小声嘀咕,“四妹妹如果真的拿下京畿,那还是大魏的地盘吗?重建城池,也不再是大魏的荣光。”

        “这些本宫都知道。”萧氏面上挂着笑容,显得很通透,“你是不是认为,本宫对大魏有很强烈的执念,云歌若是收回失土,一定要重归大魏。其实,并非如此。

        本宫早就想开了,如果云歌真能开创一番惊人的事业,收回北地,别管事大魏还是大燕,只要是咱们汉家天下,就是好的。本宫全都支持。”

        “这么说,母亲不反对刘家江山?”

        燕云同试探着问道。

        萧氏连连摇头,“那不一样。刘章是窃据皇位,是乱臣贼子。他得位不正,整个刘家江山都是贼子,本宫当然不会支持一群窃贼。

        他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大魏的忠臣良将,转眼又出卖了整个朝廷。呵呵,奸贼小人,说的就是他。可惜,他死了!他要是不死,本宫都支持你四妹妹发兵攻打他。”

        燕云同面色有点尴尬,还有点心虚。

        萧氏了然一笑,“你是担心本宫迁怒宝珠?放心吧,本宫分得很清楚,刘家是刘家,宝珠是宝珠。你没回来之前,本宫就和宝珠谈过这个问题。

        她可以为她的兄弟提供帮助,但是不能以燕家的名义,只能以刘家女的身份。燕家和刘家,必须泾渭分明。”

        “多谢母亲。能得到母亲的理解,难怪宝珠那么高兴。”

        燕云同不强求,能有这个结果,他已经很满足。

        这比起粗暴地反对,好太多。

        之前还在担心立场问题,现在终于可以放下一颗不安的心。

        母亲并没有宝珠姓刘,是刘宝顺的妹妹,就心生迁怒。

        谢天谢地,他的母亲包容大度。

        他的渣爹,虽然够渣,但在这些问题上也是足够包容。

        他真的很幸运。

        要是换做别的家族,恐怕父母已经开始逼迫他休妻,划清界限。

        要么就是逼着他‘讨好’大舅子刘宝顺。

        总之……

        一言难尽。

        他很幸运,遇到开明的父母。

        就是,父母之间的感情不好,见面先是三分怒火。

        “母亲多住些日子吧。父亲这回回来,也是为了调养身体,要停留很长一段时间。母亲和父亲分开十几年,我想你们应该有很多话要聊。对了,父亲特别期待能看到四妹妹如今的模样,画像能有五六分像都很好。”

        萧氏抿唇一笑,“何止五六分。特意请的画师,画出的人物画像,足有八分相似。不仅有你四妹妹的画像,还有你两个外甥,萧逸的画像。”

        “那太好了!我想一睹为快,母亲可否满足我。”

        萧氏欣然答应,吩咐下人去开箱取画像。

        燕云同唠叨道:“论起身份,自然是云琪妹妹更为尊贵,堂堂皇后娘娘。然而,父亲始终更在意四妹妹,对四妹妹的一举一动都十分关注。以前燕云权说父亲最宠爱四妹妹,我还不信。后来,一次一次事实证明,他比我看得更透彻。”

        萧氏笑道:“你父亲对云歌的确不一般。你不会吃味了吧。”

        “当然不会。我就是好奇,父亲对四妹妹的关心不一般,紧张到已经有些不合常理。母亲是否知道内情?”

        “内情嘛,本宫倒是知道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