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网 - 言情小说 - 嫡狂之最强医妃在线阅读 - 179、你知道什么是喜欢?(2更)

179、你知道什么是喜欢?(2更)

        连城对周遭无不因他而驻足的路人视而不见,对他们眸中的惊艳更是毫不在乎,他只是专心地将袖箭戴到温含玉抬起递到他面前的左小臂上。

        重量轻巧,戴在温含玉手臂上大小正好,的确非常适合她,看得出是特意为她而打造的。

        袖箭戴在手臂上,温含玉边往前走边将手臂抬至眼前,对着明亮的阳光细细打量着这轻巧精致却又威力极强的袖箭。

        连城看她目不转睛的模样,笑问:“蠢玉觉得这个袖箭好还是你腰间的那套柳叶飞刀好?”

        听着连城的话,温含玉将右手摸向自己腰间,摸向别在腰带里的那套乔越送给她的柳叶飞刀,不假思索道:“都好。”

        “难道你不觉得这副袖箭比较好?”连城又问,“这可是我特意命人为你打造的。”

        “不觉得。”温含玉依旧答得无需思量。

        连城并不介意,仍是笑如春风,“我还有一样小东西送给阿玉。”

        “嗯?”温含玉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他。

        只见连城高抬至她她头顶的手轻轻一松,便有一样小物事自他手中坠挂而下,正正好悬在温含玉眼前。

        那是一只工艺精湛得仿佛不是凡间物的纯金绞丝牡丹花香囊,便是坠挂着它的纯金链条都精致非凡,正有幽幽香味从中淡淡散出。

        看着这在自己眼前轻轻晃动的精巧香囊,温含玉很是好奇,“这是什么?”

        “香囊。”连城浅笑。

        一如从前每回从连城那儿接过来东西一样,温含玉将手心在他面前摊开,理所当然道:“给我。”

        “就是给你的。”连城笑着将拎在手中的小香囊放到她手心里,“里边是龙涎香。”

        “龙涎香?”温含玉微微拧眉,“皇帝才能点的那玩意儿?”

        “我多的是。”连城道。

        谁知温含玉当即将香囊打开,将里边的龙涎香倒倒手心里,然后塞到连城腰带里,“我不要,我要配我自己满意的香味。”

        “当真是蠢玉。”连城轻笑出声,“别人想要一丁点都不能,你倒是将这宝贵的龙涎香视如粪土。”

        “我不稀罕。”温含玉满不在乎,将那只精致的香囊垂在眼前,从它繁复精巧的绞丝之中看前边的街景和路人。

        “喜欢这个香囊?”如她臂上的袖箭一样,这也是他特意命人做的,袖箭请的昌国一流的铸造师打造的,这只香囊亦是昌国最一流的能工巧匠做成的。

        莫看它小,制作起来不见得比打造那副袖箭简单,甚或可以说比打造那副袖箭更费时。

        只有最好的东西,才配得上他的蠢玉。

        “嗯。”温含玉点点头,“很漂亮。”

        再自然不过的问题,再自然不过的回答,连城却是怔住了。

        因为他从前每次给温含玉带回东西的时候都会这么一问,“喜欢吗?”,可温含玉却从来没有回答过他,她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不说喜欢,也不说不喜欢,他甚至从她面上眸中看不出她心中究竟有何情感。

        她回答他喜欢与否的问题,这是第一次。

        这如何能不令他吃惊?

        “蠢玉你知道什么是喜欢嗯?”连城抬手抓住那在温含玉眼前摇晃的香囊,嘴角的笑容有一瞬间的微敛。

        “你不是和我说过?”香囊被连城抓住,温含玉很是不悦,以致眉心紧拧,转头半眯着眼看他,“喜欢就是满意他。”

        “它?”连城非但没有松手,反是将香囊抓得更紧,是“它”?还是“他”?

        “我是和你说过,不过依你这蠢脑子不是从来都没懂过?”连城笑得温柔,亦笑得有些阴寒。

        “阿越教会我了。”温含玉见连城仍未松开那只香囊,她不由恼了,“你到底松不松手?要是不想送给我,我也不稀罕你的。”

        “当然是送给你的。”连城闻言松手,眸中笑容深处的阴寒却在加重,“他教会你什么了?”

        “阿越教会我——”温含玉正要说,却在这时把悬在眼前的香囊往手里一抓,“关你什么事?我为什么要和你说?”

        连城只笑不语。

        不说便也罢,与那个男人有关的一切终归都会归于零。

        他会把他从阿玉的世界里抹除干净。

        本来还想多留他一些时日,以免蠢玉不高兴,看来是再也不能留了。

        “蠢玉到这儿来倒是交了新朋友?”过了少顷,只听连城又道。

        “朋友?”阿黎?夏良语?还是梅良?

        他们这些人就是所谓的“朋友”?

        好像确实是和书上写的“朋友”一样。

        她这是自己交到朋友了?

        温含玉本是淡漠的眼眸忽然间亮了起来,尔后肯定地点了点头,“对,朋友。”

        “阿玉觉得如今的生活与从前相比如何?”看温含玉肯定地点点头,连城笑意渐浓。

        温含玉再一次停住脚,看着前方往来的路人,拧眉道:“我从前那样的生活,能叫生活吗?”

        “呵呵……”连城轻轻笑出声,“阿玉如今倒是自己悟出了不少东西,不再像从前那么蠢了,会想一些从前绝不会想也想不明白的事情了。”

        “人总会变的。”温含玉又看向连城,“你自己说过的不是吗?”

        “我跟你说过的话你倒是都记得。”连城笑容不变。

        温含玉承认:“我脑子转弯不太灵,但记性还是很好使的。”

        “但你毕竟是蠢,只是记得,却不能理解。”连城道。

        温含玉不与反驳。

        她记得的东西的确很多,但她能理解得透彻的东西却不多。

        她唯一能无师自通的,就只有医学毒术上的事情。

        尤其是人与人之间那种名为“感情”的牵系,她曾经只是知道有这种看不见的东西存在而已,至于理解,是到这儿来之后才开始有些明白的。

        比如说喜欢、难过、欢喜这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

        只听连城忽问道:“蠢玉你最近可有做了什么特别的事情?”

        “什么事情才叫‘特别的事情’?”温含玉不解。

        “比如……”连城看向她手腕上的白玉镯子,从方才为她戴上袖箭时他就注意到了的镯子,他觉得很是碍眼,“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或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题外话------

        这个周都没有办法3更,请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