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网 - 玄幻小说 - 傲天圣帝在线阅读 - 第2284章,怒斥

第2284章,怒斥

        可是,叶天泽知道,眼前的无极境域,几乎可以秒杀所有诸天无极道修士的无极境域。

        因为他是由纯粹的生死之力构建出来的,而且其基础可是叶天泽在极光之剑的记忆里,领悟的创造之力。

        “生死境域!”叶天泽望着眼前的太极一般的境域,“不,不对,生死也不能契合,恐怕也只有无极二字,才能够配得上它。”

        当叶天泽赋予这个境域名字时,境域真正的大成,境域内生死轮转,没有丝毫力量外泄。

        而创造这个境域出来,叶天泽消耗掉了自己身上,大部分的元力,如果不是体内世界还在恢复,恐怕他此刻已经元力枯竭。

        而他此刻的境界,已经突破了无极道,但此刻突破的他,身上却感应不到,丝毫无极道的气息,甚至没有觉得他变强了。

        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境域吸收掉了他突破之后产生的元气和力量,甚至包括那突然诞生的十倍死亡之力和生命之力。

        “他们……真的做出了抉择了!”叶天泽心底有些没底。

        虽然嘴上说放开,可其实是无法放开的,就像是父母担心自己的孩子,洪荒族就是自己的孩子。

        天下哪个父母会放心让自己的孩子独自出去闯荡呢?

        “大人,我们到了!”船舱外传来一个声音,正是祝鱼。

        叶天泽意念一动,这花费了他巨额元力构建出的无极境域便溃散了,而所有的力量并没有返还。

        不过,他想要再展开无极境域却并不难,这境域的力量就依附在他的体表,随时可以展开。

        叶天泽走了出去,看到他脸色苍白,祝鱼有些奇怪,却没有多问什么。

        他第一时间看到的,便是那座高耸入云的宏伟大殿,整个殿宇呈现漆黑之色,古老而庄严。

        其上篆刻着无数的纹路,这些纹路组成了一个画像,每一个画像都栩栩如生,仿佛拥有者自己的意志,将要破画而出。

        “那是巫族的祖巫!”祝鱼骄傲的说道,“只有进入天道级,在陨落之后,才有资格元灵回归祖巫殿。”

        “嗯?”叶天泽望着祖巫殿,感受到了这祖巫殿带来的巨大压迫。

        整个祖巫殿,便是这座城池里,最大的殿宇,巫族的城池内建筑,都不算是太高,唯独这祖巫殿,可以傲视群雄。

        “醒醒,我们到祖巫殿了。”叶天泽说道。

        刚才叶天泽构建境域都没醒来的秦都嘟,一听到祖巫殿立即醒了过来,从睡眼惺忪立即打起了精神,像是要找什么人算账。

        只有叶天泽知道,他找的肯定是巫主。

        他们猜测到了自己的身份,但并没有猜测到秦都嘟的身份,所以无论是强诛,还是祝荣,都只是把秦都嘟,当做一个身份比较特殊的人族而已。

        “里面请。”祝鱼一马当先。

        强诛与祝荣在最前面领路,祖巫殿没有得到召唤,是无法进入其中的,哪怕是他们两位也是如此。

        这一次他们进入,也是得到了巫主的召唤。

        古老的大门打开,这门也是黝黑,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构成,但叶天泽感觉到十分沉重。

        “无量铁!”秦都嘟说道,“整个祖巫殿都是用无量铁炼制,无量铁乃是诸天万界,最沉重的神材之一,防御力也是惊人。”

        “嗯!”叶天泽仔细打量了起来,感觉自己好像进入的不是祖巫殿,而是一座宝山。

        无量铁他自然也知道,因为打造凌云梭就需要无量铁,但一艘凌云梭,也仅仅只是加入了一个指甲盖大小的无量铁。

        但是,整个祖巫殿高约数十万丈,宽也不下于十万丈,需要多少无量铁来炼制?

        这就是一个古文明的积累!

        走进祖巫殿里,祝鱼便低下了头,强诛和祝荣一路上都是微微颔首,祖巫殿内是一个巨大的长廊,周围漆黑阴暗。

        隐隐间可以听到一些闲言碎语传来,那是长廊两侧的壁画正在议论,他们活了过来,正打量着叶天泽和秦都嘟。

        “这个人身上有星纹,却不是星族……”

        “最奇怪的是他身上的那个小姑娘,看着半死不活的样子,好像要死一样,去没有死……”

        “生命之力,这个怪物身上,竟然有生命之力……”

        听到他们的议论,秦都嘟有些恼火,她抬起头,狠狠的扫了墙壁上的那些巫族一眼,道“都给我闭嘴,小心我把你们从墙上抠出来,丢进茅房里,镇压个几十万年!”

        话音刚落,整个长廊瞬间恢复了平静,祝鱼回过头,用一双惊恐的目光看了秦都嘟一眼。

        因为他知道,祖巫长廊内,供奉的全都是巫族最远古的先辈祖巫,在这些家伙面前,即便是巫主,也得喊一声先祖。

        寻常时候,他们来到这里,那是连头都不敢抬,要是被哪个看不顺眼了,甚至无法安然走过祖巫长廊。

        但他没想到,叶天泽背上这个小姑娘,竟然有这种胆子。

        但他惊恐并不是因为秦都嘟怎么样,而是因为敢喝斥先祖,在巫族里是重罪,且这些壁画里的先祖,可都不是吃素的。

        “找死!”祝鱼心底想道。

        强诛和祝荣则是苦笑一声,也不准备给秦都嘟扛事情,这毕竟是他巫族,而且是神圣的祖巫殿和祖巫长廊。

        然而,他们等了许久,也没见到任何一个先辈祖巫发声,更不用说是什么惩戒了。

        强诛和祝荣回头看了秦都嘟一眼,觉得莫名其妙,哪怕是有死亡之主在,先辈祖巫们也不至于如此忍气吞声才是。

        可这种怪事,就是发生了,而且是发生在祖巫长廊里。

        “真是聒噪!”秦都嘟趴在叶天泽悲伤,幽幽的说道。

        强诛和祝荣都快惊掉了下巴,祝鱼那一双眼睛瞪的老大,好像雕塑一样。

        这何止是冒犯,这简直就是老子训斥儿子一般。

        可是,祖巫殿里比刚才更加平静,那些壁画里的先辈祖巫,仿佛真的成为了壁画一般,一个都没有出声。

        背着秦都嘟的叶天泽苦笑一声,如果是此前,他也会惊讶,秦都嘟说自己是人族大小姐。

        但即便是人族大小姐,在人家祖巫殿里,也不能这般放肆才是。

        可是,想到极光剑灵的话,再联想到此刻的情景,叶天泽便有些理解了,秦都嘟的身份,怕不只是人族大小姐这么简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