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网 - 言情小说 -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三章 卖牛奶(二更)

第二百八十三章 卖牛奶(二更)

        头发是桃花给梳的。

        一套符合古代女孩子打扮的衣裳,宋茯苓也换上了。

        转身间,钱佩英看着女儿就笑。

        看着高兴啊。

        这么点岁数不打扮,啥时候打扮。

        甭管古代现代,在钱佩英看来,你等到了她这个岁数,穿啥效果也一般了。

        女孩子的青春,一晃就过,有那条件,那就得美。不使劲美,过后会后悔。

        她也下定决心,多做衣裳。

        古代咋了,得让闺女衣服多多,照样美起来。会花钱多?钱不怕啊,有孩子她爹呢。

        钱米寿跑进屋,看见姐姐也是一愣。

        他眼中的姐姐,就从来没这样过。

        打一照面,姐姐身上的衣服就永远是乱七八糟。逃荒不提,都脏乱差。可到了这里,姐姐也是裹得一层一层又一层。

        “怎么啦?”宋茯苓问米寿。

        米寿脱口而出,喃喃道:“好羡慕。”

        宋茯苓以为弟弟会说好漂亮,嘴都咧开了等着夸奖,结果好羡慕是个什么鬼?

        宋福生笑骂米寿:“你羡慕个啥,羡慕赶明也给你打扮成小闺女。”

        听到三儿这么说,马老太望着米寿都露出了笑。

        一堆娃子们喊:“胖丫姐姐真好看,胖丫姐姐最带劲。”

        宋茯苓就是在这样的气氛中,登上了马车。

        她也不道酒楼驾车的小二会怎么想。

        她更不知道她爹是怎么想的:“你怎么上来啦?”

        “我不放心。”

        “不是说好的嘛,有什么不放心的。你走了,就剩我娘一人干活了。”

        “没事,还有你奶呢。”

        宋福生不听那个,让赶车的赶紧走。

        虽然昨日说好了,他不跟着去,但是商量好后,他都没睡好觉。

        虽然也能猜到小将军他姐,不至于难为人,难为他们小老百姓干啥,但是?不行。

        “我不露面,我露面好像咋回事似的,也不方便。我去见陈东家,俺俩就躲楼下唠嗑。你就假装我没跟着去。”

        宋茯苓拿出纸笔和书,瞟她爹一眼,算了,愿意去就去吧。

        然后赶车的小二,支起耳朵听一路,车厢里面却一直是在问:“这个字念什么,那个字念什么”,他是啥内部消息也没听着。

        本来东家吃过甜头,就前个,这一家人在车里说的话,他们回去都汇报了。

        今儿他也是带着任务的。

        可?

        怎么听着,这俩人不像是等会儿要见富贵人的样子,倒像是去见哪个教书的先生,怕被先生考似的。

        没错,宋茯苓不仅利用宋福生在身边的机会,抓紧时间认字,而且她还在寻找识字窍门。

        什么三小姐不三小姐的,什么齐府大少奶奶,从拿出书后,她就忘了。

        宋茯苓先找出象形字。能象出形的都给圈出来。

        接着用肢解字形的方式识字。能肢解完成后,还单念字的,她也三角打出来。

        接着用部件识字法。

        比如通过加一加、减一减、换一换,加一笔念什么,减一笔念什么,换掉古字的偏旁又念什么。

        一一请教宋福生,让她爹多教些。

        最后用比较识字法。凡是长的像的,写上序号,列出组别,这样认字,不会记混。

        别说赶车的小二听懵了,这在里面唠啥呢,就是宋福生都差点被闺女问懵,“等会儿,你能一下子记住这些嘛。不是着急的事,不?”

        书递过去,“你考我。”

        宋福生一噎。

        “这个。”

        “清。”

        “这个。”

        “念鸡。”然后宋茯苓拿过书,小手一顿翻页点,还告诉她爹:“和鸡能组成的词,我都认识了。鸡块的块,鸡翅的翅,鸡柳,鸡排,鸡腿,鸡脖,鸡胸,鸡爪,鸡屁股。”

        就在这时,小二喊,到了,宋茯苓才合上书。

        不知为何,宋福生也松了口气。

        一品轩酒楼,最好的雅间里。

        大丫鬟碧萝打开了包间门,宋茯苓走了进来。

        在该站的位置站好:“农女宋茯苓,请大少奶奶安。”

        陆之婉闻言回眸。

        多少年后,她都记得这一幕,她当年应该是意外的挑了下眉。

        此时,陆之婉挑了下眉,本是侧身坐着,却因好奇而转过身。

        她上下打量着宋茯苓。

        “你今年多大了?”

        “我今年十三岁了。”

        十三岁的农家女,见她没有手足无措,没有紧张,没有语无伦次。

        一双大眼睛,黑眼仁格外的透亮。

        让陆之婉十分怀疑,或许离近了,都能从这小姑娘的黑眼仁里寻到自个的影子。美目流盼,里面盛着笑意。

        有些瘦,若是能再胖一些,都能想象得到,要是见的再是熟人,带着些狡黠,能比此刻更显娇憨。

        漂亮的姑娘,陆之婉见多了。

        故作镇定的漂亮姑娘,也瞧过不少。

        去别人家做客,有一些下面得脸官员的女儿,会被主人家引着来见她,给她行礼。

        她都能看出来,有些是真紧张呀,有些是假装不紧张,装作落落大方。其实比起前者,后者假装的那种,她瞧着更闹心。

        但是,如果眼前的女孩,假如也是在假装镇定,那一定是她所见过的姑娘们中,装作落落大方最像的,最好的。

        一个农女啊。

        “你紧张吗?”陆之婉说完才意识到,自个怎的问出口了。

        宋茯苓说,我不紧张啊。

        瞧瞧,那小表情也太真了。

        第二点让陆之婉很是疑惑的是:“你上前来,伸出手来我瞧瞧。”

        她就不信了,一个农家女孩的皮肤,竟挺细腻,白净,脸上别说被风吹红了,连个黑点都没有,不长痦子的呀?

        那脸上能下得了功夫,手上总藏不住吧。

        宋茯苓将两双小手伸出。

        陆之婉:“……”

        陆之婉的四大丫鬟,有的低头还偷偷看了眼自个的手。

        宋茯苓终于明白这为美少妇是什么意思了:“可能我总做蛋糕吧,用牛奶,两手总泡在牛奶和蛋清里。”

        陆之婉:嗳?离近了,真能从这姑娘的眼仁里看到自己嘿。这姑娘的黑眼仁,好像比旁人大。

        而且,离近了发现,小嘴也比别人嫩。

        宋茯苓望着近前的陆之婉,从眼神里又看明白什么意思了,主动道:“可能我总喝红枣杏仁牛奶。”

        四大丫鬟扶额:乱了。

        一个像推销卖牛奶的。

        一个像咨询喝牛奶有什么好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