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网 - 修真小说 - 大符篆师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八章 摧枯拉朽

第二百四十八章 摧枯拉朽

        第二天傍晚,符龙战队进入决赛圈的首场比赛正式开始。

        直播间里,鸟哥跟董栗相当活跃,他们两人凭借着对符龙战队的了解,成为飞仙联赛官方的正式解说员,专门负责解说有符龙战队的比赛。

        比赛开始前半小时,直播的画面是刘志远正在接受媒体采访。

        老刘这个新闻发言人愈发炉火纯青,他身穿符龙战队最新出来的队服,上面印有符龙战队标志——缠绕着五爪金龙的黑色符篆。

        面对镜头,侃侃而谈。

        “对这场比赛,我想我们还是信心十足的。”

        “哦,对,对方是有两个宗师,但有宗师的队伍,我们也不是没打过。”

        “预测一下比赛结果?呵呵,比赛无非胜负这两种结果,在结果出来之前,当然是大家各占百分之五十,但对我来说,我认为我们会获胜!”

        “你说林子衿?哦,她是小白的女朋友,什么时候的事儿?这个就不大清楚了,回头你们可以去采访一下他们俩,以他们说的时间为准。”

        “嗯,林子衿不会上场,是的,我们当然要遵守联赛的规则。嗯,帝国联赛她会上场的!哈哈,当然有信心打进决赛拿到帝国联赛资格了。”

        “我们之间的关系?我只能告诉你三个字——好得很!”

        “没有没有,哪来的裂痕?你们太夸张了,你们十七八岁的时候不跟同伴吵架吗?”

        “是的,再次正式回答你们,我们之间,没有裂痕。”

        老刘面对镜头,谈笑风生。

        直播间里,鸟哥忍不住说道:“有些记者有点太坏了,尽问些跟比赛没关系的事情。”

        董栗笑笑:“媒体嘛,自然想要追逐大新闻,那些八卦、绯闻之类的东西,才是他们最喜欢的事情。”

        来自苏城的一个长相不算漂亮,但嘴皮子很厉害的女解说笑着说道:“媒体当然都是这样,不过你们符龙这位新闻发言人队长,小小年纪,很是油滑呀!”

        鸟哥回怼道:“那是机智!”

        女解说笑了笑,道:“比赛嘛,终究靠的还是硬实力。”

        她身旁同样来自苏城的男解说很有风度的点点头:“不错,比赛最终还是要回到自身实力上去。”

        “对,我觉得你们说的有道理,”董栗赞了一句,然后推了推眼镜,微笑道:“战斗就要在战场上,纸面上的实力,不过是一堆数据。”

        鸟哥在一旁露出微笑,不愧是董哥,怼的漂亮!

        在座的几个人,都是靠嘴皮子吃饭的,谁也不虚谁。

        所以随便怼两下也就都收手了,毕竟大家看直播看的是比赛,不是看他们。

        很快,比赛开始了。

        这一次的比赛地图,是被次元生灵入侵的城市。

        黑幽灵、小恶魔、龙麟剑齿虎、风狼、铁背苍鹰……这些中级的次元生灵铺天盖地。

        整座城市已经变成一片废墟。

        到处都是次元生灵的身影。

        所以,想要悄悄的摸到对方身后进行偷袭,难度相当高!

        因为只要被次元生灵发现,肯定就会有动静。

        所以这一次,对方的两个宗师——重剑谷天峰,弓箭手齐明月,在队长王明宇的指挥下,带着符篆师郝建辛,聚集在一起,并没有分散开。

        朝着符龙战队的方向,缓缓推进过去。

        直播间里,苏城的男解说微笑道:“看起来,重剑战队这次是想要走正大光明硬刚的路,这边几个人的实力要高出对面的符龙战队,如果符龙战队也选择正面硬刚的话……形势怕是对他们很不利。”

        鸟哥笑着道:“要不要赌一下?符龙战队这边,会选择硬刚的。”

        “呵呵,是吗?董先生最近转运了,鸟哥你不会想要布董先生曾经的后尘吧?”苏城女解说笑眯眯的刺儿了一句。

        鸟哥哈哈一笑:“赌不赌?”

        苏城男解说有些意动的样子,女解说却摇摇头:“不赌,我是个好孩子,从不赌博。”

        鸟哥翻了个白眼,心说小样的,不敢赌就说不敢赌,吹什么牛?

        这时候,符龙战队这边,司音和单谷清理着那些不断扑过来的次元空间生灵,姬彩衣则跟在白牧野身边,气定神闲,偶尔上去补一刀。

        其实这么多次元生灵聚在一起,同样很可怕。

        虽说不太可能对众人造成什么伤亡,但如果疏忽,也容易陷入到怪堆里面出不来。

        单谷的箭很快,清一色的流星箭雨。

        一射就是一大片!

        直播间里,苏城那位女解说微笑着道:“单谷同学的箭术还是很高明的,不过这种时候如此消耗灵力,是不是有些不太明智呢?”

        苏城男解说点点头:“嗯,多少有点炫技的嫌疑,不过年轻人嘛,可以理解。”

        鸟哥心说炫你大爷!

        我们有符篆师,可以随时补充灵力!

        我们的符篆师是全系!

        全系!

        苏城女解说又笑着道:“不知道这一次,符龙的白牧野同学,买了多少张符呢?”

        董栗推了推眼镜,看了一眼女解说,微笑着问道:“苏城身为一线主城,估计符篆这种战略储备……应该不少吧?”

        女解说哈哈一笑:“我们的符篆师,都是自己画符的,身为一个符篆师,光会用符可不行。就算再有钱,那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我们的郝建辛同学,向来都是买材料,自己画。”

        鸟哥一脸呵呵哒的表情,心说信你个鬼!

        他看着苏城女解说道:“我们的小白,其实也都是自己画符的。”

        苏城女解说忍不住笑起来:“中级符篆师能画高级符吗?”

        简直就是自取其辱!

        苏城女解说看着说不出话的鸟哥,心里很得意,就好像他们的重剑战队,这会儿已经获得了比赛胜利一样。

        比赛场上,双方都目的明确的朝着对方突进。

        这时候,四个黑幽灵,竟然抱团横在双方必经之路上。

        而且它们竟然开始召唤全城的次元生灵!

        从观众席的上帝视角可以清楚的看见,大量次元生灵咆哮着朝着他们这里汇聚过来。

        如果这四个黑幽灵真的将全城的所有次元生灵召唤过来,那么他们这两支队伍,恐怕真的危险了!

        毕竟这些生灵当中,八九级的也不计其数!

        就算有符篆师的防御符,但如果持续消耗下去,总有用光的时候。

        所以,双方几乎在同一时间做出了相同的决定。

        “速战速决!”重剑的队长王明宇拎着双刀,沉声说道。

        “快点解决。”白牧野淡淡说道。

        轰!

        双方在距离还有一百多米的时候,不约而同提升了速度,朝着对方冲去。

        嗖嗖嗖!

        三支冷箭,骤然从重剑战队方向射过来。

        对方的宗师级弓箭手齐明月出手了!

        齐明月就是当天在符篆用品商店的那个漂亮姑娘,很难想象,一个如此年轻的少女,竟然已经踏入宗师级。

        哪怕是用灵珠硬生生堆起来的,也说明她的天赋特别厉害。

        没有那天赋,根本冲不开宗师级的桎梏。

        司音冲在最前面,挥动着手中裂天锤。

        她的身影刹那间像是一道幽灵般,腾挪着,砸向那三支射过来的箭。

        哐哐哐!

        三声巨响。

        宗师级弓箭手齐明月射过来的三支箭竟然被司音三锤子给砸飞!

        “有点意思,再来!”齐明月一双眼中绽放出璀璨的光芒,不断拉动弓弦,一支支强大的箭矢不断射过来。

        中间偶尔还夹杂着烈火属性的箭!

        单谷这时候,也出手了!

        他的境界虽然不如齐明月,但他的箭术却是完美级的!

        所以,当他几支箭射向齐明月的时候,齐明月顿时没办法从容发起攻击。

        这会儿,谷天峰挥动手中重剑,接连去斩单谷射过来的箭矢。

        双方的距离,也在这过程中,不断缩短。

        到最后,双方的弓箭手几乎都失去了理想的射程,不约而同的转向那些扑过来的次元空间生灵。

        一个宗师,一个八级弓箭手,像是在暗中较量一样,仅凭一人一弓,便压制住了各自方向扑过来的那些次元生灵。

        这时候,头顶高天之上没人理会的四个黑幽灵怒了。

        它们嘶吼着,直接开始放大招。

        诅咒!

        当这股可怕的力量笼罩下来的瞬间。

        白牧野从容拍出几张净化符。

        然后祭出二十多张符篆,朝着对面的谷天峰围过去。

        对面的符篆师郝建辛也打出净化符。

        甚至有跟白牧野一较高下的意思。

        可他的净化符打出来之后,净化的效果,却是比白牧野这边差了太多!

        不管是谷天峰,还是王明宇,还是宗师级弓箭手齐明月,都受到了一些影响。

        至于郝建辛自己,更是被影响的比较严重。

        但他咬牙坚持着,又忘自己和队友身上刷了几张耐力符和净化符。

        一遍不行就两遍,这就是寻常天才符篆师的正常套路。

        嗡!

        齐明月开启了宗师场域,用来抵抗黑幽灵诅咒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谷天峰同样也开启了宗师场域,不过看上去,他似乎受到的影响更大一些,步履都有些迟缓。

        跌跌撞撞往白牧野这边冲过来。

        挥动着手中重剑,绽放出一道道火焰,却斩那些符篆。

        小样装的还挺像!

        白牧野冷眼看着,不仅林子衿说过,老刘其实也说过,谷天峰在之前的战斗中,隐藏了不少实力。

        齐明月都没大事,你一个黑域级天才会有事?

        白牧野控制着大量的符篆,绕着谷天峰高速飞行。

        谷天峰连躲带闪带重剑攻击,竟然成功冲到距离白牧野还有二十多米的地方。

        在这一刻,他眸子里骤然闪过一道冷光。

        猛然间加速!

        瞬间的速度,竟然如同一个高级刺客一般。

        快到不可思议!

        白牧野的符,也在这一刻,加快了速度。

        啪!

        一张控制符拍在谷天峰身上。

        谷天峰爆喝一声。

        身上爆发出一股雄浑血气,竟然将这张控制符的威力尽数挡在外面。

        但随后,又有一张迟缓符拍在谷天峰身上。

        谷天峰同样用身上爆发出的这股血气化解。

        此刻,他已经成功冲到白牧野面前,高举手中重剑,狠狠向下劈砍过来。

        直播间里,苏城女解说大声道:“谷天峰……好样的!轻而易举突到对方符篆师面前,他出手了,哈哈,招牌动作,一剑劈下……哎?他怎么动不了了?哦天呐,怎么会这样?谷天峰被控了!齐明月紧急驰援,一连七八支箭射向白牧野……哎呀,白牧野身上的防御符能挡住宗师的攻击?不好……谷天峰有危险!王明宇和郝建辛你们在等什么……”

        鸟哥眼角余光瞥了一眼苏城的女解说,心里面充满轻蔑。

        等什么?你说等什么?

        他们有那个本事过来驰援吗?

        司音抡起裂天锤,直接挡住重剑队长王明宇,一锤子下去,王明月手中双刀尽断!

        王明月大口喷着鲜血,一脸骇然往后退去。

        这个区区一个八级灵战士,能把人萌出一脸血的超级美少女怎么这么狠?

        之前看她的战斗视频,虽然也很强,但也不至于强大到这种地步吧?

        姬彩衣缠上了重剑的符篆师郝建辛!

        她那神出鬼没的身影,给郝建辛带来了极大压力。

        选择郝建辛做目标,是一开始就说好的!

        用姬彩衣的话说就是,在符篆用品商店的时候就想揍他,结果被林妹妹抢了先!

        我家小白,也是你们这群渣渣能鄙视的?

        买符大师?

        一群白痴!

        单谷的箭,接连射向齐明月,同时也在兼顾着那些扑过来的次元生灵。

        这会儿,已经有大量的次元生灵随时可能扑到他们身上来。

        白牧野却是不慌不忙,虽然他很难彻底控住谷天峰,但谷天峰此刻在他眼里,已经跟一个移动缓慢的靶子没什么分别了。

        得不到来自符篆师郝建辛的支援,谷天峰哪怕有宗师级的实力,哪怕他拥有黑域级的实力,也根本不是小白对手。

        毕竟,小白吊打过太多黑域天才了!

        一张剑符,化成光剑,顺着谷天峰胸口穿过。

        谷天峰不甘的化成一片光雨。

        出局!

        直播间里,连连发出惊呼的苏城女解说,在这一刻,如同哑巴了一般。

        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眼圈一下子就红了。

        重剑战队的真正灵魂人物,宗师级灵战士谷天峰,竟然第一个被淘汰掉了!

        这时候,次元生灵的数量越来越多,双方都已经被彻底包围起来。

        小恶魔嗷嗷叫着,往上涌来。

        眼看着双方这些队员就要被次元生灵淹没。

        比赛结束了。

        白牧野刚刚祭出的那二十几张符篆,平均每人三四张,基本上都是控制符、迟缓符加上剑符的组合。

        重剑的高级符篆师郝建辛,曾经一度认为自己是比白牧野更强的存在。

        直到双方真正对上,他才明白,之前在符篆用品商店的时候,他对白牧野的挑衅,是多脑残的一个举动。

        如果当时对他出手的人不是林子衿而是白牧野,恐怕这场比赛他都未必有勇气上场!

        这种人,怎么可能是个中级符篆师?

        怎么可能是专门买符战斗的人?

        他肯定有问题!

        有大问题!

        带着无尽的不甘,郝建辛被淘汰。

        齐明月身为一个宗师级弓箭手,正常情况下不应该被淘汰的这么快。

        但白牧野的符,太厉害了!

        以她弓箭手的敏捷,完全没办法躲闪。

        当她被一张剑符穿透胸膛的那一刻,她的心里充满遗憾。

        这一届的飞仙联赛……对他们来说,已经结束了!

        半区八强的成绩,对志在夺冠的他们来说,实在是一个难以接受的结果。

        可这就是比赛!

        赛场上形势千变万化,比赛结果出来之前,谁都不敢说谁胜谁负。

        重剑战队的队长王明宇,被白牧野符篆控制之后,被司音一锤子砸塌了胸口。

        在失去意识的一瞬间,看见那个超萌的大萝莉一脸歉意。

        擦!

        你歉意个鬼呀?

        比赛结束。

        直播间里,鸟哥轻轻拍着巴掌,微笑道:“恭喜符龙战队,他们再一次拿下了比赛的胜利,祝这群年轻人,越走越远!同时也祝福没能赢得比赛的重剑战队。你们都还年轻,日子也还长,一时的成败得失,算不了什么的……”

        董栗推了推眼镜,看了一眼鸟哥,心中暗自点头:鸟越来越成熟了,也学会用这种方法恶心……咳咳,不,是祝福输掉比赛的队伍。

        苏城的女解说忍不住落下泪来,轻轻抽噎着,男解说叹了口气,在一旁轻声安慰起来。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很多孩子整个高中阶段,基本上也就这一次机会。

        输了就是输了。

        找再多借口也没用。

        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

        面对一些苏城记者充满恶意的提问,向来风度翩翩的老刘也忍不住有些恼火。

        “你们一口一个买符,一口一个买符大师,我想问一句在场的各位媒体朋友,新闻自由,言论自由,这没问题,但你们有谁调查过真相吗?你们有白牧野买符的证据吗?之前在白岳城,如今在古琴城,你们可以去店里面去查……如果人家让你们看数据的话。你们随便看!”

        “究竟买没买,我不想告诉你们。因为这关系到我们队伍的战略部署。还可以让你们轻视我们。挺好的。所以就不告诉你们!”

        “而且,就算是买的,就算是用战略储备的符篆打比赛,那又如何?你们也可以用啊!别跟我扯什么符篆师有自己的尊严和骄傲,符篆都是自己画的。扯啥呢?真有那志气,你让他们连材料也自己弄去。干脆让所有符篆商店都关门就是了!”

        “比赛的输赢既重要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它象征着荣誉,对任何一支参赛队伍来说,肯定都想赢,没有人想输。但它也没那么重要,因为生活中还有许多其他事情可以做。一场比赛输掉了,也不会是世界末日。”

        “所以我希望你们这些媒体,在报道的时候,都能有点良心,负点责任。不要输了比赛还输人。我相信,重剑战队也不会喜欢你们这样为他们找理由。”

        休息室里,单谷哈哈大笑:“老刘霸气!”

        司音:“队长威武!”

        姬彩衣:“还凑合吧。”

        林子衿看着白牧野:“哥哥你真棒!”

        单·单身狗·谷:“……”

        司·不想被摸头·音,偷偷躲远一点,不想沾染那恋爱酸臭味,要保持一颗萌萌的萝莉心。

        姬彩衣瞥了一眼林子衿,满脸黑线的道:“你真是彻底没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