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网 - 修真小说 - 大符篆师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二章 终相见

第一百九十二章 终相见

        白牧野没理她,继续道:“你的性格从小就开朗泼辣,擅长交际,所以一开始我也没想到那么多。但现在,我突然发现了一些问题,你这鬼丫头,也是坏得很!”

        白牧野盯着于秀秀的眼睛:“你之前说要把月儿加入到团队中来,说明她……一定是你认识的人,符武双修……符武双修……我去!”

        白牧野惊呼一声:“我知道她是谁了!”

        于秀秀一双大眼睛翻来翻去,叽里咕噜的,她就知道,这臭家伙一旦跟她摊牌,肯定能够迅速推断出全部关键信息。

        要是连这点能力都没有,她会很失望!

        因为这都是他们很小时候就已经学过的。

        “原来是她……”白牧野脸上露出开心表情:“还真是女大十八变呢……”

        “变个毛,她现实中比这好看多了!”于秀秀白了一眼白牧野。

        萧玥玥!

        这个黑域中的月儿姑娘,是萧玥玥!

        比白牧野大了两三岁,当年小白带着林子衿逃离三仙岛的时候,萧玥玥也在暗中出了很多力。

        “她知道是我吗?”白牧野问道。

        “不知道,她没我这份强大的洞察力。”于秀秀有些得意的看着白牧野:“我都是上次跟你见面之后,才彻底确定的,哼,还记得吗?就是你那句‘他死了吗’?让我彻底确定的!”

        白牧野:“……”

        早知道就不撩闲了。

        “我当时的确很生气,差点就直接走人。不过冷静下来仔细想想,如果你不是小白,你不可能那么随意的说出那种特别失礼的话来。当时因为当时场合不适合,我肯定当场就问你了!”

        于秀秀一脸怨念地看了一眼白牧野:“至于月儿,她只知道我进来寻找你们,并不清楚该死的小黑胖子就是她这些年心心念念的小白弟弟。”

        “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都已经长大……”白牧野轻叹道。

        “是啊,月姐姐现在已经快要开始出岛执行任务了。”于秀秀有些惆怅。

        “我接着捋啊……”白牧野说道。

        “我都告诉你了,你还捋什么?”于秀秀看着他。

        “嘿,秀秀,你说我们谁不了解谁呢?”白牧野笑嘻嘻地道:“小时候都是一张床上睡过的……”

        “你给我闭嘴!那时候你还尿床呢!还好意思说?”于秀秀脸色绯红,瞪着白牧野:“再敢胡说八道,回头我就告诉你家林子衿,说你调戏我!”

        “嘿,我那小媳妇只会认为是你勾引我的。”白牧野哈哈笑道。

        “呸!看看你这小黑胖子模样,你不会真的变成这样子了吧?”于秀秀一脸戏谑地看着他:“如果是真的,那就太好了哈哈哈!”

        “秀秀,你不用继续转移话题,你那点小伎俩,我俩都已经识破了,我已经把这里的地址发送给了她,她应该一会儿就到。”白牧野冲着于秀秀挑了挑眉毛:“还真得感谢你呢,不然我一时半会的,真未必能把她给认出来。”

        “你,你知道了?”于秀秀一脸不信地看着白牧野。

        “当然,小妖女嘛!”白牧野笑笑:“你不就想趁着我俩互相没认出来的时候,狠狠打上一架嘛。”

        于秀秀一脸无语的看着白牧野,即觉得喜悦,又十分不爽。

        “你也不用不爽,我跟你说,子衿这会肯定也憋着一股劲,想要算计你呢!待会儿吧,咱们谁也别说,看她表演。”白牧野呲牙笑道:“看她能演到什么程度。”

        “那是你的小媳妇,你不心疼她,还要跟我一起戏弄她?”于秀秀一脸不信的看着白牧野。

        “嘿嘿,闲着也是闲着嘛。”白牧野作死地道。

        “真是的,你还是跟当年一样,太狡猾了!”于秀秀一脸不甘:“本来还想好好捉弄你们两个一番,结果倒好,一个比一个狡猾。”

        这时候,外面门铃被按响。

        林子衿心情多少有几分忐忑。

        就要见到日思夜想的臭哥哥了!

        这是约会呢!

        属于我跟哥哥两个人的约会!

        在他家……

        哎呀,好害羞!

        是不是可以抱抱了?

        不行不行,林子衿你要矜持一点,女孩子家不能太随便,哪怕是哥哥也不可以……不不不,哥哥可以的!

        小妖女林子衿同学就这样一边忐忑着,一边按响了门铃。

        随后,门打开了,小黑胖子大魔王同学站在大门口,冲着饼子脸村妞大声喊道:“啊!”

        我去!

        林子衿差点被吓一哆嗦,心说哥哥这是疯了吗?

        这是要干啥呀?

        “小妖女啊!你是那样地美丽、动人!自从刚刚擂台一别,已经过去三十分钟!古人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转眼间,我们已经像是二十二点八一二五天没有相见了!”

        林子衿目瞪口呆地看着易容成小黑胖子的哥哥,站在别墅大门口的台阶上,用咏叹的语气,表情无比生硬地大声朗读着。

        哥哥这是疯了吧?

        我的天呐!

        这是在对我表白吗?

        感觉怎么这么傻?

        人家还小啊!

        林子衿忍不住用手去捂自己的大饼子脸,脸太大,两只手都捂不住,太羞涩了。

        哥哥你这是在作什么妖啊?

        还有还有,不是什么见鬼的二十二点八一二五天,而是六年,我们已经六年没见了啊!

        上次通过投影见面,根本就不算嘛,都抱不到,怎么能算见面?

        白牧野那张小黑胖脸上极具喜感,依然在大声的说着:“对你,我日思,夜想。夜不能寐;对你,我一见钟情!小妖女啊,我是那样地喜欢你呀!”

        林子衿顺着指缝,看见了白牧野身后,偷偷溜出来,趴在门框上露出半边脸,笑得快要背过气去的于秀秀。

        她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

        “你给我闭嘴啦!臭哥哥!”

        林子衿终于受不了了。

        我刀呢?

        我今天要大义灭亲!

        我要剁了我的哥哥,谁能借我一把刀?

        十分钟后。

        小白在黑域中的别墅里。

        小白坐在三座沙发中间的那个座位上,于秀秀跟林子衿坐在两边的单人沙发上。

        三大戏精终于见面了,但飚戏并未停止。

        气氛很安静,安静中带着点诡异,诡异中还透着些说不出的喜感。

        “所以,你一早就认出我来了,假装交朋友,想要跟我接近?”

        林子衿两腿交叠,十分文静的坐在那,若是原本形象,妥妥一个让人移不开目光的超级小美女。

        但此刻嘛——

        一个大傻妞,两根辫子垂在胸前,那张饼子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两条大浓眉跟毛毛虫似的趴在眼皮上,唯独一双神采奕奕的大眼睛,凶巴巴地盯着于秀秀。

        “你认识一个叫如花的大美女吗?”于秀秀看着林子衿。

        “那我姐,咋地?”林子衿毫不含糊,张口就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我要笑死了,小白,你管管你媳妇,哎呀……太丑了,简直丑爆了,哈哈!”

        于秀秀越看林子衿这张脸越是觉得好笑,整个人完全没办法控制自己了。

        “还有你!”林子衿凶巴巴地怒视着白牧野:“很好玩是吗?”

        白牧野一脸严肃:“我是认真的。”

        “我信你个鬼!臭哥哥,你最坏!”林子衿凶萌地道。

        但这表情,在这张脸上,真心接受无能。就连白牧野都只能在心里默念:我小媳妇不是这样的……

        “好了,别说了,安静一会儿,让我冷静一下,不然我怕今天会笑死在这里。”于秀秀毫无形象地盘腿坐在单人沙发上,懒洋洋靠在那,“现在我最漂亮!”

        “哼!”林子衿撇撇嘴,懒得理她。

        于秀秀深呼吸几次,然后对林子衿说道:“你还好意思埋怨我?瞅瞅你们俩,一个小黑胖子,一个村姑大傻妞,一个大魔王,一个小妖女,啧……这恩爱都叫你们秀到黑域来了!你们俩第一次见面就一眼认出我来,却都在那装,都不肯理我。要不是我长了一双慧眼,根本就认不出你们来!我还没找你们算账呢,你们倒好意思反咬一口?”

        林子衿忽然笑嘻嘻地站起身,走到于秀秀跟前,伸出两只胳膊搂着于秀秀的脖子,一脸亲昵地道:“秀秀姐,人家都想死你了呢!”

        “少来!谁信呐?你赶紧去搂你家哥哥去,哈哈哈,真丑!”于秀秀往外推,太丑了,丑拒。

        林子衿也有点欲哭无泪,当时光想着让作妖了,让自己变得奇丑无比,让臭哥哥认不出她来。

        却忘记了一旦相认,这么丑……哥哥会不会嫌弃呀?

        心里想着,高冷超凶地霸道美少女林子衿同学忍不住担忧起来,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白牧野。

        却见白牧野拍了拍身边的空位:“来,坐这儿。”

        “我要是你我就不过去,他刚刚还在戏弄你!”于秀秀抬头看着林子衿。

        “哥哥那是对我表白呢!”林子衿一脸得意!

        说话间,林子衿美颠颠地跑过去坐在白牧野身边,抱住白牧野一条胳膊,饼子脸笑得特别灿烂,两颗大兔牙特别晃眼。

        “表白个鬼呀,简直一神经病!而且肉麻死了……我不行了,要死了!”

        于秀秀彻底瘫在沙发上,感觉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真的太丑了!

        丑爆了!

        “林子衿,你能变回原来模样不?让我瞅瞅,不然我怕留下心理阴影,还有你,小黑胖子……”于秀秀有气无力地看着两人说道。

        “不,我就喜欢哥哥这个熊样!”

        “不,我就喜欢我家丫头这个德行。”

        两人异口同声。

        然后相互对视一眼,都一脸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

        “你俩果然是一对儿,俩神经病,我这辈子算是没机会了……”于秀秀假装一脸哀怨。

        “秀秀姐,你确定,你跟我们联系不会有问题吗?”林子衿收起玩笑,一脸认真地看着于秀秀问道。

        “能有什么问题?假期之前,不知道你家哥哥又干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坏事儿,岛上一群老家伙聚在一起跳脚骂,一个个暴跳如雷的。不过骂完之后就在那惋惜,说这么好的苗子,硬生生给废掉了……哎,当时我还担心的要死,现在看来,我算是白为你们担心了,你们一个个的,都快活地很嘛。”

        “你又偷偷监控那些人了?”白牧野问道。

        “这话说的,什么叫偷偷监控?我都光明正大地监控,反正他们又察觉不出来。”于秀秀撇撇嘴,有些不屑地道。

        “还是小心点,那些老家伙没你想的那么简单。”白牧野提醒道。

        “不用替我担心,还是保护好你们自己吧。”于秀秀看了两人一眼,实在是无力吐槽了,理智地选择对两人现在这幅样子视而不见,“我在岛上挺好的,现在我不找他们麻烦,他们就要感到庆幸了。”

        说着,她语气略微变得有些低沉,轻声道:“你们俩谁先说?”

        林子衿道:“哥哥先说,上次时间太仓促,都没听够。还有,重点说说你的那些小伙伴,什么彩衣女神呀,什么司音妹妹呀,说说她们。”

        “了解得挺详细嘛。”于秀秀打趣。

        “必须详细呀,不然的话,以后万一被人偷偷给抢走了,那我找谁哭去?”林子衿饼子脸上两条又粗又黑的大浓眉冲于秀秀挑了挑。

        “少来,我又不会抢走你的哥哥。”于秀秀立即说道。

        “那谁知道呢,这邻里邻居地,偷偷摸摸爬过来也方便地很。”林子衿笑眯眯地道:“所以我宣布,以后我要跟你住在一起!”

        “丑拒!”于秀秀冷笑。

        “无效!”林子衿一脸得意,“小时候你就喜欢搂着我睡,好多年没搂我,你一定很怀念吧?”

        于秀秀撇撇嘴,看着林子衿:“一点都不怀念!”

        “我不信!”林子衿露出小恶魔似的笑容。

        然后瞪着白牧野道:“还有还有啊,你那假期泡妞是怎么回事,你身边那司音彩衣的,能解释一下嘛。”

        “哎呦?假期泡妞,可以嘛少年!”于秀秀笑嘻嘻看着白牧野。

        “没有的事儿!”白牧野矢口否认。

        “少废话!赶紧交代,什么彩衣呀,司音呀,都谁呀?”于秀秀在一旁帮凶:“赶紧滴,小黑胖子!”

        三个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见面,注定了无论如何都严肃不起来。

        煽情都没用!

        哭过之后照样相互吐槽相互抹黑。

        这是从小养成的习惯,大家也不想改。

        这几乎是他们当年在三仙岛唯一的乐趣。

        白牧野说了自己这些年经历的那些事,前面六年几乎没什么可说的。

        记忆被封印,噩梦伴随。

        老头子填鸭式的教育,学各种各样的符篆师基础知识。

        对白牧野来说,之前那些年实在有些乏善可陈,但对于秀秀和林子衿来说,却是听得津津有味,也不去催促。

        林子衿抱着白牧野的胳膊就没有撒开过,于秀秀盘着腿儿坐在单人沙发上,一只手托着下巴,听得十分入神。

        白牧野说到老头子离开,把他一个人扔下的时候,林子衿和于秀秀都有点替他难过。

        玩闹归玩闹,他们这群孩子,都远比同龄人要成熟很多。

        缺乏父爱母爱的小孩子,内心深处都或多或少会缺乏一些安全感。

        所以三个幼时伙伴其实都能轻易读懂对方的心。

        太多在外人面前永远不会流露出的情绪,在这里无需流露,彼此都明白。

        “秦冉冉?那个歌星吗?她找你画画?真是个小妖精!”于秀秀在小白一脸得意说起街头卖画赚钱时忍不住插嘴。

        “嘻嘻,哥哥不喜欢她!她之前还跟我说,认识了一个小混蛋,加了无数次好友都被拒绝了哈哈哈哈!”林子衿在一旁美滋滋地道,“我都不忍心打击她,告诉她拒绝你那位是我家哥哥!”

        “你认识她?”白牧野有些惊讶地问道。

        “是呀,当然认识了,她可是个很厉害的符篆师呢,但没有哥哥厉害。”林子衿笑吟吟地道。

        “继续继续,我们要听彩衣女神和司音妹妹。”于秀秀催促起来。

        “别乱打岔!”白牧野瞪了于秀秀一眼,然后将老头子走后发生的这些事情,大致跟她们说了一遍。

        包括假期前在丽明城发生的那些事情!

        两女一开始都笑嘻嘻地打趣白牧野,但听到最近发生那些事,神色都变得凝重起来。

        于秀秀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齐……那位是三仙岛背后的人?”

        白牧野点点头:“所以我为什么不敢轻易在黑域与你相认,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我现在这样子,虽然绝大多数人肯定认不出,但既然你能认出我来,就说明……我身上还是有破绽的。而且,我会伪装自己,他们的人同样也可以伪装。到时候真的暴露,你会有很大麻烦!”

        “对呀秀秀姐,你有点太心急了。黑域重启,所有人都知道三大帝国的超级天才们会相继进来,你敢保证没人盯着你么?”林子衿有些忧虑地道。

        “我是有点心急,但也是有原因的。”于秀秀说道:“我想找到你们组建队伍,主要是前段时间,三仙岛发现一处远古遗迹,那里面有神像。当时三仙岛一群老家伙们死伤惨重,才把这消息带回来。”

        “神像?”白牧野微微一怔,想到身上的下品灵珠,看了看林子衿,他身上这几颗,就是给子衿准备的。

        “对,这是个很确定的消息,当时我就想到你了。”于秀秀点点头:“你们也知道,这些年来,我一直监控着他们,当我知道这个秘密的第一时间,就想要用最短的时间找到你们。”

        于秀秀看着白牧野:“只是我那会不知道你究竟在哪,我甚至不清楚你是否还活着……”

        三个人都有些伤感,这个完全不是演的,的确挺伤感的。

        “我当时就想,如果我能找到你们,那么一定要告诉你们这个消息!然后咱们在黑域中组成一支团队,咱们本身就有默契,到时候,三仙岛会派出大量的人去开发那处远古遗迹。只要你们想办法混进去,回头我们就甩开那些人,自己单干!”

        于秀秀一脸坚决地道:“我比你们晚了六年,我早晚要脱离那座岛!我早就做好了决定,如果我没能找到你们,我就自己干!反正这一次,我一定要利用这机会,逃离那鬼地方!”

        “月儿也跟我一起!”

        她补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