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网 - 修真小说 - 大符篆师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摊牌

第一百四十七章 摊牌

        白牧野从虚拟仓出来之后,来到客厅,便看见夏侯明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面前放着一杯绿茶。

        晶莹剔透的水晶被子里,每一片茶叶都直立着,大多漂浮在上面,少数沉在下面。

        绿意盎然,给人一种特别舒服的感觉。

        “茶不错啊!”白牧野从楼梯走下来,大咧咧坐在夏侯明对面。

        夏侯明微微皱了皱眉,抬起头看了白牧野一眼。

        “白公子,你提的要求,能满足的我都已经满足,是不是该给小女治病了?”

        “嗯,是该给她治病了。”白牧野点点头,看着夏侯明:“但在这之前,我有个问题想问。”

        “你问吧,我一定知无不言。”夏侯明点点头,一脸沉稳。

        “我想知道,你们非杀我不可吗?”

        白牧野问这话的时候,脸上带着微笑,目光清澈的看着夏侯明。

        他很想知道夏侯明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因为这件事他是无论如何都不应该知道的。

        可他偏偏知道了。

        “这叫什么话?”夏侯明的反应很是惊愕,他看着白牧野,“你怎么会这么问?你是我请来给女儿治病的,我杀你做什么?”

        “你这就有点没意思了啊,夏侯先生,你好歹是个人物,别叫我瞧不起你。”白牧野目光依旧清澈的看着夏侯明,“行不?”

        “白公子,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夏侯明声音低沉,身上气场散发,一脸真诚。

        “擦,我干掉了俩王二麻子,他们是你们组织在百花城的实际管理者,另一个管理者是那位王副城主!”

        “瞧瞧你们干的那些好事儿!”

        白牧野收起笑容,靠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淡淡看着夏侯明说道。

        “骚扰我们几个热心学生为安置百花城城北区贫困人员就业难问题而开的店铺;设局坑我合伙人老婆的钱;用自己女儿做诱饵把我钓到丽明城……夏侯先生,还要我继续往下说吗?”

        “我讨厌抖机灵的人,但更讨厌装傻的!我既然问你,就说明我知道!”

        “紫月跟你说的?”夏侯明愣了半天,微微皱起眉,没有再矢口否认,而是看着白牧野反问了一句。

        他能想到的唯一理由,就是自己女儿那里出了问题。

        因为除此之外,白牧野没有任何渠道可以知道这些。但这些事情,女儿也不应该知道的如此详细啊?

        傻丫头到底怎么知道的?怎么什么都敢往外说?你就那么恨你爸爸吗?

        这是一件很吓人的事情!

        因为他的公开身份,是丽明城超级富商,也是丽明城城主的亲弟弟!

        无论身份地位,还是社会名望,都相当高!

        而那个存在了数万年之久的组织,则是神秘的,从不会放到阳光下面的。

        除了组织内部的人以外,没人敢把夏侯明这样一个大商人跟一个在阴暗中存在了数万年之久的古老组织联系在一起。

        这种事情,一旦泄露出去,且不说会给他和他的家族带来怎样影响,对他所在组织的打击也将是无比巨大的,远非百花城那点事所能比的。

        夏侯明轻轻叹了口气,心说自己那么宠她爱她,她对自己这个当爹的,就那么一点感情都没有吗?

        不坑爹就不舒服吗?

        这少年……无论如何都不能留了。

        但前提是,他必须给自己女儿治好病!

        很多人都说他是个枭雄,但夏侯明一直觉得自己不算,因为真正的枭雄,关键时刻别说老婆孩子,就连亲爹都能******如历史上那位,要跟敌人分食自己老父亲的大人物。

        人家才是真正的枭雄呢!

        他这种无法舍弃亲情的女儿奴,算什么枭雄?

        差得远呢!

        但不管怎样,这个少年,他都不会放过!

        他沉默了一会儿,轻轻叹了口气,说道:“你还知道些什么?”

        “夏侯先生,我这个人呢,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睚眦之仇……倒是没什么。”

        “呵呵,不至于因为别人看我一眼,就记恨在心。我最多问句你瞅啥,他要敢说瞅你咋地,我了不起揍他一顿,或者被人家揍一顿。”

        夏侯明:“……”

        你特么在跟我说笑话吗?

        “可若是别人处心积虑想要害我的命,那对不起,这是生死大仇,我肯定是要拼命的!”

        “人说匹夫一怒,血溅五步。我呢,不是匹夫,我是个天才,是个天才符篆师!这天才符篆师要是怒起来的话,可就不是血溅五步了。”

        夏侯明已经打定主意,无论如何都要在这里杀掉白牧野,心态不由放松起来,微笑道:“继续。”

        “真正的强者之怒,可以血流成河,也可以尸横遍野,我没那么大本事,但掀翻你这夏侯家,问题还是不大的。”

        “哈哈,你怎么掀翻?用紫月来威胁我吗?”夏侯明微笑着问道。

        “用她?好主意!这应该是最行之有效的简单方法了。不过没那必要。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还是挺有节操的。”白牧野道。

        “那你用什么方法?召唤孙家那两位大宗师踏平我这庄园吗?”夏侯明呵呵冷笑。

        “原本的确有这想法。你也不用扯你背后组织有多可怕,他们会忌惮之类的话,不用他们俩,一个就足够踏平你家了。”

        “不过后来想想还是算了,毕竟他们身份不一般。打坏人没什么问题,但打你们这种把自己身份弄得无比干净的人,还是有点麻烦的。毕竟不明真相的人永远占多数,我也不想给他们惹麻烦。”白牧野面色平静的说道。

        “哦?那我倒是有点好奇了,莫非你背后还有什么了不得的能量不成?”夏侯明依然保持着微笑。

        他甚至一点都不担心白牧野会暴起出手。

        到他这种身份地位的人,身边哪能没几个心腹?

        身上哪能没点压箱底的宝贝?

        他敢保证,只要白牧野一动弹,立即就会被镇压!

        “别在那试探了,我的能量贼可怕,不是你能想象的。”

        白牧野笑了笑,“别说你们这群人,就算你们这组织的幕后大佬,那位齐王殿下……想要招惹我,都得好好寻思寻思,能不能承受住随之而来的报复,而你们……你们算个什么东西?”

        夏侯明霍地怔住,眼里射出两道骇人的光芒。

        如果说刚刚他因为白牧野知道了他们的计划,也知道了他们背后的组织,有点被惊到。

        那么现在……他真被吓到了!

        他怎么可能知道这个组织跟齐王殿下有关?

        我都是最近这几年身份地位到了,才知道的这件事,整个丽明城组织里面,也就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从未往外说过这件事,连我兄长都不知道!

        他一个小孩子又是从哪知道的?

        这种事情,绝不可能是紫月告诉他的。

        因为紫月根本就不知道这些!

        哪怕这些年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但夏侯明却从未有过现在这种感觉。

        面前坐着的明明是一个极为英俊帅气的少年,可说出来的话,却让他毛骨悚然,头皮都快要炸开了!

        少年笑起来非常好看,但在夏侯明眼中,那带着淡淡嘲讽的笑容,却是这世间最恐怖的笑。

        他那七级灵战士的心脏都有些难以承受,跳动得非常暴躁。

        浑身冰冷!

        看着夏侯明那一脸震撼的表情,白牧野道:“我说,你听,反正这是你的地盘。要在这里的谈话还能被别人监听去,那就不怪我了,只能说你自己蠢,这点小事都搞不定。”

        夏侯明:“……”

        “我不拿我背后的力量吓唬你,那没意义,远水也解不了近渴。你现在也只不过是震惊加恐惧,等回过神来肯定还是在心里想着怎么能把我给弄死。毕竟对你们这些人来说,死人永远是最安全的。”

        “我跟你说,我既然敢跟你说这些,肯定是不怕你,你没弄死我的本事,我的底牌并非源自我背后的力量,而是源自于……我自己的本事。”

        说到这,外面突然间传来一声轻微的爆响,房间隔音很好,所以声音不大。

        接着传来一阵慌乱声音。

        夏侯明下意识的就要有所动作。

        白牧野看着他道:“别激动,那是法阵符,你应该也了解过,我的符篆就能持***多钟,时间有点短,只能做个爆裂法阵。刚刚只不过是激活了其中一个点,炸了你家外面一个雕像而已。太远距离我也控制不到。但这屋子里,我可以保证,到处都是爆裂法阵符。别看只有一秒钟,它可比炸弹快多了,威力特猛,一秒钟足够把这里夷为平地几十次,我肯定没事,你这种小级别肯定活不了,身上有宝贝护体也没用,你信不?要不要试试?”

        夏侯明深吸了一口气,他甚至没问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也没说信不信。

        选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沙发上,冷眼看着白牧野,沉声道:“说吧,你到底想怎样?”

        “你看,这才像个人物嘛!”

        白牧野冲夏侯明竖起一根大拇指,笑嘻嘻地道:“现在我已经展现出我的能力来了,我不但有本事自保,还能弄死你们,所以大家开诚布公一点,都别玩什么心眼。”

        夏侯明沉默着,在心里盘算着,没出声。

        白牧野知道他在想着怎么弄死自己,但没关系,他底牌又不止这一张。

        “我知道的事情,比你想象中多得多,说句不夸张的话……您的女儿,曾经求我跟她一起,大义灭亲,掀翻你们的组织。”

        夏侯明抬头冷眼看着他。

        白牧野笑道:“虽然我很想嘲笑你两句,当爹当的真失败。但你女儿这人还可以,她也不是不在意你这个父亲,她这样是因为有别的原因,这个说出来会吓死你,所以待会儿再说,咱们一件事一件事的算。”

        夏侯明一脸黑线,他已经有点失去耐心,想翻脸了。

        白牧野看着夏侯明:“你有点耐心好吧?毕竟是你们想弄死我,我虽然没受到什么实质性伤害,但心灵受到了很大创伤,需要好好发泄一下。”

        夏侯明漠然的看着白牧野,依然没做声。

        “第一,我没有答应您女儿的请求,因为现在确实不适合,尽管我也想干掉你们这些败类。”

        “但我想的跟你想的是两回事,我本来是想连齐王一块给掀了!”

        “把你们这群黑暗里的驱虫,阴影中的败类都扔在阳光底下,好好暴晒一番!”

        夏侯明眉头紧锁,低头看着手里的雪茄。

        “呵呵,别怕,更吓人的还在后面,所以先别忙着吓自己,淡定一点,你听着就行。”

        夏侯明继续看着手里面的雪茄,头都没抬,手却有点哆嗦。

        是气的。

        “可如果我现在掀了齐王老底儿,他十有八九会造反,还会疯狂报复我,这结果可不是我一个小孩能承担的。而且就连我们的皇帝陛下,估计也绝不会希望一个昔日战神造反。”

        “所以这盖子,我暂时不会去掀开它,但不要质疑我有没有掀开它的能力和勇气。就像你到现在都想不通,我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秘密一样。”

        夏侯明抬头看了白牧野一眼。

        白牧野始终平静地看着他:“第二,你们这个组织本身,既然已经存在这么多年了,自然有你们存在的道理。我虽然不想承认,但这是事实。我特别不喜欢你们这组织的理念,更讨厌你们做的那些事情。但我一个人,又能阻止多少这样事情的发生?”

        “没有了你们,也会有别人。就像王二麻子死了,你们立即寻找新的代理人一样,我总不能杀光所有这些人渣。”

        “所以,有朝一日就算我真的掀开这盖子,那也是因为我跟齐王对上了,不是因为你们这些喽啰。你们不配。”

        “第三,关于我们之间的恩怨。”

        白牧野看着沉默的夏侯明,“说实话,那俩王二麻子他们是自己找死。堂堂一个百花城地下大佬,看上一个女人居然需要用强,你说丢人不?小混混出身的人,格局就是差劲。你们以后选代理人,麻烦选聪明点的,别找这种白痴。否则最终丢的是你们的脸面,损失的也是你们的钱。”

        “如果不是那件事情的发生,我跟你们这群人基本不会生出什么交集来。”

        “你说我一高中生,现在应该做的事情就是好好学习,争取在各种比赛中拿到好成绩,争取让自己迅速成长起来,然后做一个对帝国、对这世界有用的人才,对吧?”

        对个屁!

        夏侯明嘴角抽了抽,看着白牧野,你岂止是人才啊?

        你特么简直是个妖孽!

        幸亏你还年轻,以为留下一点所谓的后手,我就不敢现在弄死你!

        虽说原本就没打算让你活着离开丽明城,但现在,你可能连明天的太阳都见不到了!

        紫月那里,回头好好跟她交流一下。

        相信是可以说服她解开自己身上诅咒的。

        弄个诅咒术诅咒自己,这孩子也真是太傻了。

        这小王八蛋虽然说话特别难听,但有一点还真没说错,自己这当爹的,当得真失败!

        不过只要弄死了你,你那些所谓的证据,都可以变成污蔑!

        你说得对,皇帝当然不敢在这种时候逼反齐王。

        把你弄死之后,再把一部分消息抖搂给你背后的孙家那两位,他俩同样也得吓尿!

        疯了才敢掺和进这种事情当中。

        饶是如此,白牧野还是让夏侯明叹为观止。

        有生以来,别说看见,就连听都没听说过这种妖孽。

        今天真的算是开了眼界了。

        “有你这样的高中生吗?”他忍不住咕哝了一句,心道他要是活到我这种年龄,得可怕到什么地步?

        “有啊,你面前不就有一个吗?再说,我这样的高中生多了,你没见过,那是你眼界不够,你接触不到。”白牧野毫不留情地打击道。

        “你接着说吧。”夏侯明淡淡的笑了笑。

        他忽然有点明白,为什么这小子明知道他们要杀他,还敢一个人前来了。

        这哪里是知道一些他们秘密这么简单?

        这他妈根本就是有恃无恐啊!

        但还是太年轻了!

        以为这世界的运行方式,是靠逻辑和道理来推动的。

        其实从来都不是这样!

        驱动这世界的能量源……是利益!

        在利益面前,所有一切都是狗屁!

        都得乖乖让道!

        不然就会被无情碾压!

        你的存在,已经影响到无数人的利益了。

        所以你不可能活太久的。

        简直天真到爆炸!

        还有朝一日跟齐王对上,就凭你?

        就算你再如何妖孽,你都不配!

        开玩笑都没人敢这么开!

        待会儿……还是要好好审一审,这小子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不说别的,这能力真有点太吓人了!

        “所以你看,我是让你们在百花城损失了上百亿,但那是你们活该,你们自己撞上来的。明明是你们的错,你们完全没道理跟一个小孩子计较起来没完,忒没心胸了。还非要杀我,凭什么呀?我才是受害者好不好?我觉得自己心灵受到了重创。关于赔偿这事儿,待会再说。”

        ┻━┻︵╰(‵□′)╯︵┻━┻

        夏侯明:没完了是吧?

        老子也要掀两张桌子才够!

        “第四,重点来了哦。这里真的是重点哦!您可听好了。”

        白牧野一脸微笑,显得特别开心:“关于您女儿,夏侯紫月,您不好奇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吗?”

        “为什么?”夏侯明虽然已经在强行控制立即翻脸的冲动,但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说出来吓死你!”白牧野看着他:“因为您女儿,跟神族勾结了,哈哈哈。”

        “噗!”夏侯明直接笑喷了,幸亏嘴里没喝水,不然都得喷出去,这对他这种身份的人太有失体面。

        他如同看着白痴一样看着白牧野。

        “你不信是吧?我也不信呐,怎么可能这么好玩?可一会等我跟你说完,希望你还能笑得像我这么帅……不对,你永远笑不到我这么帅。”白牧野乐不可支地道。

        呼!

        夏侯明笑容瞬间收敛,冷冷看着白牧野:“你还想胡说八道到几时?”

        白牧野丝毫不惧,冷笑着耸耸肩,“少跟我来这一套,我连齐王是你们幕后大佬都知道,你当我会在这事儿上骗你?”

        夏侯明冷笑,一脸不屑:“证据。”

        白牧野摇摇头:“没有。”

        “你……”

        白牧野看了他一眼,估计他马上就要绷不住了,要爆发了,伸出双手,往下压了压:“坐好,你淡定点,证据都在你女儿那了。”

        夏侯明怒极而笑:“我很好骗是吧?”

        白牧野看着他道:“你女儿之所以变成现在这样子,你要负首要责任。她大概是十三四岁那会开始发生变化的吧?”

        夏侯明一脸愤怒:“她果然没少跟你说。”

        白牧野自顾说道:“那会你们一定认为那只不过是青春期少女的叛逆表现而已。实际上,那个时候,她就已经跟那位神族联系上了。当然,她自己到现在都不知道。”

        “呵呵。”夏侯明怒极而笑。

        之前只觉得这小东西很妖孽,嘴巴很毒,人很操蛋,没想到这小子讲故事的本事也这么高。

        他冷冷看着白牧野,心说你编,接着编,编得越圆越好!

        太敢胡说八道了!

        我女儿自己不知道,你却知道?

        你是神吗?

        这世上没人敢跟神族扯上关系,就连齐王都不敢担这个责任!

        这种事情一旦传出去,别说是他,连同他的兄长,他的整个家族,保证会在一夜之间消失得干干净净彻彻底底!

        神特么我女儿跟神族有联系!

        白牧野并不在意夏侯明的态度,十分平静的说道:“我来这里之前,查到的那些消息表明,您女儿的病,十有八九是她自己弄的,这是你总知道吧?”

        夏侯明嘲弄地看着白牧野:“这我知道,但这跟神族有什么关系?”

        白牧野目光平静,淡淡说道:“我到这里之后,跟她谈了两次,她太单纯了,可能我是她真正意义上,单独接触的第一个外人。”

        夏侯明依然一脸嘲弄:“不错,她之前是没接触过任何外面的人。”

        “在她心里,你们这个家里面没有一个好人。而我……一个不跟你们同流合污的大好少年,自然就是好人。”白牧野理直气壮地道。

        夏侯明气得不轻,又有些尴尬,冷笑道:“嗯,您接着说。”

        他已经偷偷发消息给自己几个强大的心腹手下,他们随时可以冲进来!

        现在他倒要看看,这小王八蛋还能说出个什么花来?

        “她从未接触过外面,所以她对我完全是不设防的,包括她在网络上学到诅咒术这种事儿,也都跟我说了。而我当时只有一个感觉,如此强大的术法,哪个白痴会在网上直接传授给别人?”

        这个夏侯明倒是非常认同的。

        白牧野接着道:“所以我就要求看看那诅咒术,我那会儿就已经怀疑这件事跟神族有关了!”

        其实当时是大漂亮提醒白牧野,说夏侯紫月的症状不太像是诅咒术导致,倒跟中了控魂术的反应很相似。

        但白牧野没法说这是他随身携带的智能生命小姐姐查出来的,只能把功劳算到自己头上。

        还有点怪不好意思的。

        大漂亮查询信息也不能肆无忌惮,加上她本来就胆小,很多地方她不是不能进入,而是不敢轻易进入。

        所以之前才会漏掉夏侯紫月跟她那个所谓的师父之间那条线。

        “在我看了那个诅咒术之后,终于可以百分百确定,您女儿这些年来,一直心心念念喜欢着,甚至为了他不惜假死也要逃出家族的人……就是一个神族生灵,准确地说,是一个隐藏在我们人类世界中的神族人!”

        夏侯明撇撇嘴,一脸不屑。

        就差拍着巴掌称赞一声:孩子,如果你能活下去,以后去写剧本吧,自编自导自演。你这么好看,又这么有才,肯定大红大紫!

        白牧野没理他的嘲讽,一直保持平静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冷笑来,淡淡说道:“因为那根本不是什么诅咒术,而是一种控魂术!”

        “听说过吗?没听说过的话,就找个时间去查查。”

        “你自己没文化没见识,没关系的。”

        “关于神族的资料,网络上多得是,你可以好好了解一下,控魂术到底是什么。”

        夏侯明冷笑着,心说我信你个鬼!

        小王八蛋分明就是在骗他,在吓唬他!

        狗屁跟神族勾结?

        鸡毛的控魂术?

        听都没听过!

        “我现在就查!”他沉声道。

        “请便。”白牧野笑着点头。

        夏侯明直接用个人智脑打开网络,飞快查询起来。

        表情从一开始的不屑,到神色凝重眉头皱起,再到绷紧的脸上布满寒霜,最后则是满眼骇然。

        整个过程,只用了不到三分钟。

        “这,这不可能。”他抬起头,突然间怒视着白牧野:“你骗我的!”

        白牧野耸耸肩,挑了挑眉梢:“你就当我骗你吧。”

        夏侯明顷刻间一脸颓然,呆呆的坐在沙发上。

        他没办法接受这件事是真的!

        白牧野可以骗他,但网络上铺天盖地的资料不会骗他。

        他过去只是没去了解过,实际上很多小学生都能说出一些神族的神通和特点来。

        说穿了,控魂术作为神族人无数术法当中一种可以远程施法的神通,根本就不算什么秘密。

        在这一刻,夏侯明整个人像是苍老了几十岁一样,就连挺直的腰板都变得有些佝偻起来。

        他已经没有心情去看中了控魂术会怎样了。

        而是看着白牧野,声音嘶哑的道:“我女儿……还能救吗?”

        这人有点意思,这种时候了,第一个问题居然还是自己的女儿。

        “能。”白牧野点点头。

        夏侯明轻轻松了口气,又问道:“如果不救……她会怎样?”

        “你说会怎样?等到你女儿一睡不起那一刻起,她的神魂就彻底被控制了!她将成为那个神族的傀儡!不再有自己的思维,所言所行,皆是那神族的意志。简单来说,就是被夺舍了,明白了吗?”白牧野道。

        “另外,我已经把关于你女儿跟神族之间往来的一切证据全都交给我的人工智能啦,所以请你放心,如果我超过一天没跟她联系的话,她会自动全网发布这条消息的。”

        神特么请你放心……

        你说的这叫人话吗?

        你怎么不去死?

        我女儿……她是个受害者啊!

        夏侯明手都有些哆嗦。

        白牧野淡淡说道:“你觉得齐王那件事不是事儿,只要我死了,有人发布证据也可以说成是污蔑。是,他的确应该有这本事。”

        “但你们家呢?你们家也有齐王那种身份背景吗?你自己想想,如果那消息全网散播,你们家是不是一下子就火了?大红大紫那种!你背后那强大的神秘组织,恐怕会在第一时间过来灭了你们!”

        “是这样吧?我没说错吧?所以,谁也别和谁抖机灵,我最烦有人跟我抖机灵。”

        “当然了,我可以抖。”

        夏侯明:???

        他呆呆看着白牧野,你他妈是魔鬼吗?

        “喂,振作点,你是个大人物呢!”白牧野鼓励道。

        “你想要什么?”夏侯明努力让自己维持着体面,但不断抽动的脸颊,还是出卖了他。

        “首先呢,我被你们无缘无故定为必杀目标,心灵受到巨大惊吓和创伤,你们得赔钱!我也不坑你,这笔钱不用你来出,让你们那位齐王殿下出,他不是幕后大佬嘛?有的是钱,就让他来出。”

        “你,能不能救救我女儿,你要什么我都答应!”夏侯明看着白牧野,声音嘶哑地沉声说道。

        “你女儿那事儿先放放,先说赔偿的事情。”

        白牧野摆摆手,不以为然的道:“你让你上面的人联系齐王,直接跟他说,让他转一千亿干净的钱给我,记住,是干净的钱。但我不会给他做任何保证。如果不答应,我就掀桌子,把他老底儿全掀开!还有你的,一起掀!”

        “啊?”哪怕夏侯明本身是个超级富豪,哪怕他夏侯家的资产也不止千亿,依然有点被吓傻了。

        “做好!别‘啊’!我要的又不是一万亿,啊什么啊,大惊小怪的……”

        白牧野看他一眼:“给不给是他的事情,怎么花、是否有命花那是我的事情,你不用跟着操心的。”

        夏侯明感觉自己三观都已经崩溃了,一个十七岁少年,坐在他面前侃侃而谈。

        直接威胁他背后最大的大佬……一位帝国亲王,讨要……哦不,是勒索一千亿!

        这特么是疯了吗?

        真的是疯了吧?

        他在这一刻,差点连女儿跟神族有关都给忘了。

        白牧野冲他微笑:“刚才说的呢,是对公索赔,然后接下来,再来算算咱们之间的账。”

        -----------------

        两更,一万三千多,求月票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