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网 - 修真小说 - 大符篆师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变数

第一百四十六章 变数

        夏侯紫月脸色微红地坐在那,轻轻抿着嘴,任由眼前这小骗子摸着她白生生的手腕给她把脉。

        呸!

        他会把个屁的脉啊!

        就连她个不懂医术的人都知道他手放错地方了。

        到现在她父亲还能忍着没出声,也真不容易。

        不过也快忍不住了。

        夏侯明是一个高级灵战士。

        这么说好听。

        其实就七级。

        早年努力过几年,一口气冲上去,然后这么多年根本再无寸进。

        他心思也不在这上。

        高级灵战士的寿命就很长了。

        人这一生只要活得轰轰烈烈就够了,像乌龟那样一动不动的缩在那里活上千年他也不乐意。

        而且对夏侯明这种超级富豪来说,续命的方法多得是,何必把时间浪费在苦修这上?

        他现在在考虑一件事情,以他七级灵战士的实力,打不打得过这个小符篆师学徒。

        不过想想之前他在视频中看到的那些画面,觉得没什么把握。

        好吧,是完全没把握。

        估计人家一张符拍过来,他就不能动了。

        所以还是动嘴吧。

        “咳咳,白公子,你摸……你看出什么问题没有?”

        白牧野一脸严肃地看着夏侯明,老气横秋的道:“夏侯先生,令嫒……有点严重啊!”

        摔!

        老子不知道她很严重?

        天知道这臭丫头怎么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

        正如白牧野对夏侯紫月猜测的那样,夏侯明这种老狐狸,怎么可能连自己女儿搞的一点小把戏都看不穿?

        看破不说破,那是维护小孩子的尊严。

        因为他爱她。

        但他的确不清楚夏侯紫月是如何做到的。

        他只想把女儿当成一朵温室里的小花朵来养着。

        只要她漂亮,只要她健康,就比什么都好。

        人说温室里面的花朵见不得风浪,经不起风雨。

        老子需要她见风浪吗?

        老子需要他经风雨吗?

        根!本!不!需!要!

        就算将来有一天她嫁人了,不管嫁的是什么人,敢对他女儿不好吗?

        要是有一点怠慢,他敢杀他全家!

        说到做到!

        所以,温室里面的小花怎么了?

        我喜欢!

        我就要这样养着她。

        但问题是,这朵小花自己并不愿这样。

        她经常想要出去见见风浪经经风雨。

        不行!

        不给这机会!

        夏侯明其实并不是很在意女儿嫌弃他们。

        在意也没招啊。

        生在这种家庭,哪怕他再怎么小心,也明白不可能彻底封死所有消息。

        孩子们不可能不清楚他们是做什么的。

        但那又怎样?

        那些事情总会有人去做,他们不做,别人也会做。

        那是一个巨大无比的产业,每天赚取的财富绝对可以让人心惊肉跳,并且深深为之迷醉而无法自拔。

        好人坏人的,他也不在乎。

        小孩子才讲对错,成年人哪有那么多对错可言?

        所以他并不在意女儿在他眼皮子底下做一些叛经离道的事情。

        他的女儿,要真骨子里安分成一头小绵羊,他反倒要怀疑那是不是自己的种了。

        可他有点想不通,女儿到底通过什么方式把自己诅咒了。

        他不是没怀疑过是不是女儿自己弄的。

        可明里暗里,测试了无数次,每一次得到的结果都很正常。

        女儿灵力一般,精神力普通。

        他也不是多迷信那些高科技仪器的人,所以也曾找过一些强大的符篆师暗中观察。

        结果无一例外的,那些人都告诉他:你女儿弱不禁风,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

        所以这件事是极少数夏侯明也弄不明白的事情。

        换做旁人,他早就用无数种办法撬开对方的嘴,上至对方祖宗八代,下到八岁尿床十岁偷看女人洗澡这种事儿都能给问出来。

        可这人是他女儿,他最宠爱的女儿,他不能那么做!

        甚至谁敢动她女儿一根寒毛,他都会跟对方拼命。

        白牧野看着脸色阴晴不定的夏侯明:“夏侯先生,她这病吧,应该能治,但我手头没有那么多材料,而且还有一些东西,我需要回家去准备。您看这样行不行?我在百花也有学业,请假太多天也不大好。紫月姐姐这病呢,也不是一天两天能治好的。要不,让她跟我回百花?当然,您也可以派一些随从照顾和保护她……”

        “不行。”夏侯明想都不想的便拒绝了。

        开什么玩笑,好容易才把你弄到这边来,你还想回去?

        哪有那好事儿啊!

        嘿!

        还真干脆。

        白牧野又道:“那这样的话,您女儿的康复期,就得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了。而且我不能一直留在这里。”

        夏侯明看着白牧野:“需要多久?”

        “至少也要两三个月吧。”白牧野说道:“我已经跟同学约好,寒假的时候,我们是要外出历练的。”

        “外出历练?”夏侯明眼睛微微一眯,随后说道:“你让我考虑考虑。”

        说着站起身,转身走了。

        “走,到我屋说话。”夏侯紫月见父亲一走,立即把白牧野往自己房间里拖。

        “有什么话就在这说呗,要不待会你父亲回来,见我又跑你房间里,解释不清啊!”白牧野道。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夏侯紫月瞪了白牧野一眼:“你还怕我吃了你不成?”

        “嗯,有点。”白牧野点点头。

        “别废话了,赶紧的!”夏侯紫月拖起白牧野胳膊就往自己房间里拉。

        她那点小力气,白牧野要是坐着不动她根本就拉不动。

        夏侯紫月有点生气了:“小白,不拿姐姐当朋友是吧?”

        “不是,紫月姐姐,这整个房间都在您掌控之下,有什么话不能在这说?”白牧野苦笑道。

        他才不信夏侯紫月会只屏蔽自己房间里的监听。

        她敢在这里对他拉拉扯扯的,就说明这地方也没事。

        “我那不是……不习惯嘛!”夏侯紫月有些脸红,低声道:“我是想让你帮我看一个东西……快点的,求你了!”

        白牧野被拖进夏侯紫月房间。

        接着,夏侯紫月开启网络,一道光幕投影在房间里。

        她指着光幕上的那些信息问白牧野道:“你来帮我分析一下,我师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个……是教你诅咒术的那个老师?”白牧野眉头微微皱起。

        “是的呀!”夏侯紫月点点头:“小白,你帮姐姐从这里逃出去,姐姐呢……帮你完成你的心愿,然后会给你更多钱,好不好?跟你说,姐这些年每年的红包都是一笔天文数字,我一分钱都没花过,你帮我逃出去,我把这些钱全都给你!”

        “那个可以,但紫月姐,你……能让我看一眼他传给你的符篆术吗?”白牧野听着耳机里面大漂亮的一些分析,脸色渐渐变得严肃起来。

        “什么意思?”夏侯紫月看着白牧野,表情也变得有些紧张起来:“有什么问题吗?”

        “有问题,问题大了去了!”白牧野看着光幕上那人跟夏侯紫月的那些聊天记录,神情愈发凝重起来,“但我得看到那符篆术之后才能下定论。”

        “嘿,你别忽悠我呀,姐姐虽然涉世未深,但也不是那么好骗的!”夏侯紫月瞥着白牧野说道。

        “你涉过世吗?”白牧野看了她一眼:“我问你,你以前……也这么愤世嫉俗?”

        “什么叫愤世嫉俗?你说讨厌我爸爸他们做的事情?”夏侯紫月想了想:“以前小,不懂事嘛,长大了自然……”

        “你正面回答我。”白牧野表情很严肃。

        “你干嘛这么严肃呀,我有点怕怕的,你笑起来更好看。”夏侯紫月伸出一只白生生的小手在白牧野面前晃了晃。

        “回答我。”白牧野皱眉。

        “好啦好啦,我说还不成嘛,”夏侯紫月白了他一眼,“凶什么凶嘛……真是的。”

        “以前呢,我虽然很反感他们做的那些事情……但还是很爱他们的。嗯,大概从我发现自己被监听那时候起,就开始特别烦,那时候,我大概十三四岁吧?”

        “当时也没人能跟我倾述,于是我就在网上整天瞎转悠。后来呢,我破解掉了一些秘密网站,包括一些暗网之类的地方。总算找到了几个特别有意思的人。其中一个,就是我师父。”

        “从他那里,我学到了太多东西,明白了善恶,再后来……大概三年前,我说我想离家出走。他还批评我说父母养育之恩大过天,不让我这么做。但经不起我再三哀求,于是他就传给了我这套诅咒术。通过这种诅咒术,可以让自己进入假死状态。”

        “等到它彻底爆发那天,我在所有人眼中,就是一个已经死去的人。我父亲一定会把我埋葬起来,过一段时间,我会活过来。我这么强大的精神力,肯定不会死的,对吧?”

        “然后那时候我就真正自由啦!我就可以去找他了!”

        “找到他之后呢?”白牧野淡淡问道。

        “跟他一起去紫云,检举揭发我父亲他们这个黑暗组织,为无数枉死之人伸张正义啊!”夏侯紫月看着白牧野:“你明白我的理想的,你也说过……你会尊重我的理想。”

        “嗯,给我看看那诅咒术吧。”白牧野道。

        “你也想学吗?”夏侯紫月看着白牧野,有些为难地道:“这不太好吧?他当时特意交代过我,不允许给任何人看这种功法,说这世上,除了他就只有我一个人会这个!”

        “我就看看。”白牧野一脸认真的看着夏侯紫月:“我不学。”

        “我,我问问他的意见吧……”夏侯紫月迟疑地道。

        “那算了。”白牧野耸耸肩。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他和大漂亮的预料之外。

        佛不度无缘人,神医也没办法挽救一心求死的。

        “别,别生气嘛。”夏侯紫月看着白牧野小声道。

        她的确是一点阅历都没有,但那种骨子里的聪慧却还是有的。

        她能感觉得到,似乎是自己学的这种诅咒术有点什么问题。

        但她完全不相信师父会害她。

        怎么可能嘛!

        师父害她的理由是什么?

        他们是那么的志同道合,他们是那样的默契,他们有着相同的三观,有着无数相同的爱好。

        师父嫉恶如仇,看不得世间任何丑陋黑暗的一面。

        发誓要改变这一状态。

        这才是她最喜欢师父的地方。

        所以,师父怎么会害她?

        “最后问你一次,给不给看。”白牧野问道。

        “我,我给你看还不成嘛,你别生气。”夏侯紫月大概是从小到大都没见过敢这种态度对她的人,一时间手足无措,眼圈微红,都快被吓哭了。

        擦!

        就这还发誓除尽世间黑暗?

        赶紧收了您的神通吧!

        简直笑死个人。

        你比我们姬女侠差远了!

        夏侯紫月操作两下,一大段功法便出现在光幕之上。

        “喏,就这个……但你,你千万不能学啊,不然我真的对不起我师父……”

        白牧野没搭理她,一脸认真的看着。

        大概一分钟之后,他皱着眉头道:“好了。”

        “这么快?”

        夏侯紫月瞪大眼睛:“我当初学还用了小半天呢,你,你真是个天才!”

        “学个屁!我说我要学了吗?”白牧野瞪他一眼:“行了,我还有事,先回去一趟,晚点再说吧。”

        白牧野说着,转身就走,到门口的时候,回头看着夏侯紫月:“这件事,不许跟你师父说,明白吗?”

        夏侯紫月刚刚正在心里纠结,要怎么跟师父说起诅咒术被人看过了这件事呢。

        结果白牧野却不让她说,忍不住道:“不能说谎。”

        “没让你说谎,你不说就行了。你要敢说,我就告诉你师父,你强行拉我到你房间。我刚刚记住他的身份识别码了。”白牧野说道。

        “呀,我拉你进房间是说事儿啊!”

        “嗯,到时候我就实话实说,说你拉我进来真的是说事儿,你师父那么疼爱你,一定会相信的。”

        “你,你怎么能这样?你这人……”

        嘭!

        一声门响。

        白牧野走了。

        夏侯紫月一脸气闷地坐在沙发上,嘴里还咕哝着:“怎么能这样?长那么好看,怎么能这么无耻?”

        白牧野回去之后,拿出一张符纸,在上面写写画画。

        勾勒半天,那上出现一幅特别诡异的图案。

        白牧野看着那图案,用力揉了揉有些发麻的头皮,深吸了一口气。

        然后,将这张符纸直接撕得粉碎,然后扔进了马桶里,冲走了。

        接下来的几天,夏侯紫月再次陷入了沉睡。

        他并不是很在意夏侯紫月会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想来应该不会。

        就算说了,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已经让大漂亮锁定了对方那个身份识别码的来源,一旦对方有异动,他会在第一时间知道。

        那个人,距离这里远着呢!

        根本就不在这颗星球上。

        所以他并不在乎。

        这几天的时间,他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拼命画符。

        期间夏侯明来过一次,白牧野直接推说在做准备工作,然后交给他一大堆各种材料的清单。

        同时再次提出,要夏侯紫月跟他回百花去治病。

        再次被夏侯明拒绝。

        用夏侯明的话说就是:她哪都不去,就在这!你缺什么就告诉我,缺什么我给你准备什么!

        妈个蛋的,你女儿都要被人坑死了,你还敢在这跟我玩这些手段。

        软禁我是吧?

        我本来也没想走!

        白牧野心安理得的在这里住下。

        每天好吃好喝好招待。

        吃饱喝足就只有一件事——画符!

        平均三天左右,他会上一次虚拟世界,跟小伙伴们下副本进行历练。

        如今他们下的副本,也从之前的简单地图,换成了各种复杂地形。

        有之前沼泽地形的经验,他们再进入其他复杂地形的时候,感觉要更加得心应手一些。

        彩衣他们几个也都有种错觉,感觉小白每隔几天,似乎就会有一些新的变化。

        具体还说不出,毕竟符篆的时效性没有多大变化,也就一秒多不到两秒的样子。但符篆的威力……却仿佛比之前要增强了!

        而且越来越强!

        “你到底在哪?到底在干嘛?”白牧野请假离开的半个月后,一次虚拟副本结束,姬彩衣叫住了准备离开的白牧野。

        “你咋提升的那么快?”单谷也追上来。

        “天才的修行速度你们理解不了。”白牧野笑道:“等我给你们带礼物回来啊,先闪了!”

        说完直接下线。

        姬彩衣翻了个老大的白眼,咕哝道:“你们有没有觉得,小白这家伙神神秘秘的……”

        “早就发现了好吧?”单谷挠挠头:“他提升的好快啊,他的符篆品质应该提升了!”

        “不是提升了一点。”刘志远在一旁说道。

        “咱们也得加油啊。”司音说道。

        “不可原谅,哼!”姬彩衣有点小怨念:“自己吃独食!”

        “哈哈,咱又不会画符,天天跟咱们泡在一起,他咋提升?”单谷说道。

        “对,这个你不能责怪他。”司音说道。

        “嘿……司小音,你长本事了是吧?”姬彩衣深出魔爪。

        司音唰地一下就下线了。

        “算你跑地块!”姬彩衣咕哝道。

        “咱们也得抓紧时间了,不能掉队。”单谷认真说道。

        姬彩衣点点头:“当然!”

        白牧野也并非是故意不跟小伙伴们交流。

        他的确是有事儿。

        这些天他已经把该练的东西都练得差不多了。

        对夏侯紫月的治疗,却一直被他拖着。

        看得出,夏侯明开始有小情绪了。

        因为这半个月,夏侯紫月已经昏睡了两次,现在还在昏睡中呢。

        如果继续这样拖下去,难保夏侯明这种枭雄不会生出其他的念头来。

        而就在刚刚,大漂亮突然告诉他一个刚刚得到的消息。

        “刚查出来,你一定会特别吃惊的。”

        大漂亮语气少见的严肃,白牧野听了之后,极为少见的露出震撼之色。

        坐在书房沉思了很久,才最终作出决定。

        有些事儿,到现在也应该摊牌了。

        看着还剩下一多半的符篆材料。

        喃喃地道:“别着急,我很快就带你们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