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网 - 历史小说 - 嘉靖微信群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老汉推车引发的争议

第三十五章:老汉推车引发的争议

        “既然诸位无意见,那此事便这么定了”。

        朱厚熜笑了笑,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合作愉快”!

        说着无意听着有心,诸位大臣心中隐隐感到了什么,狐疑的看着杨廷和。

        毛澄更是冷哼一声,“此子让老夫一直冲锋陷阵,你却私下与皇帝达成协议,幸好本官不傻没有死磕到底,真是气煞老夫”。

        朱厚熜自然不会解释,只要有意无意传输这种思想,终有一日杨廷和会离心离德。这便是君臣父子,天下没有不是的父母,朱厚熜先天占据优势。

        杨廷和不动声色的抚摸下胡子,一张浑浊的老眼一转,心中有了定计。笑容满面的看着朱厚熜,“陛下,今日可有收获”?

        朱厚熜正色到:“今日内阁议案诸多,大到边军,小到皇庄之事。朕想阁老是想告诉朕,如《道德经》所述,这治大国若烹小虾,方方面面没有人能全知全能,朕不可以,天下也无人能。朕需知人善用,就像如今内阁,与诸位尚书大人,帮朕搭理这个国家”。

        说到这,朱厚熜起身,“朕在这里可以像诸位保证,朕会像孝宗一般,做个勤政爱民的好皇帝”。

        杨廷和有些意外的看着朱厚熜,他知道这些话一说,身为臣子总要表示一番。

        “臣等愿意辅佐陛下,振兴大明”。

        杨廷和笑眯眯的抚这胡须,“陛下能有此心,老臣就放心了”!至于他内心真实想法却是无人知晓。

        面上两人一片君臣和谐,完全看不出刚才剑拔弩张的样子。

        朱厚熜脚边的夏言一直趴在地上,记录着什么,但心中却是波涛汹涌。“这便是官场争斗,我这四年官场历练还不够啊,完全看不透其中的门道”!

        朱厚熜尝试了几次言语揶揄,但这杨廷和滴水不漏,每次都被杨廷和挡回去,一来二去朱厚熜渐渐失去了耐心。

        同样杨廷和也在思考与小皇帝间相处问题,若是还将皇帝当顽童,那就大错特错。但涉及原则问题,杨廷和是不会退让的。

        朱厚熜很是明白,身为领导要不停的给下属加油打气,“这叫什么,这叫洗脑”。想起第一次听到老汉推车谈及这个词时,朱厚熜还一脸的懵懂。

        朱厚熜摸着下巴,“不过什么叫老汉推车,为什么那几位先生都不与朕解释呢,还说那是一个很高深的话题”?

        看着下方大臣,若是此时问出这个问题,会不会显得朕无知。可这个疑问已经憋在朱厚熜脑海里月余。

        朱厚熜轻咳一声,问道:“诸位爱卿,朕无意中遇到一位先生,此人与朕相谈甚欢。但此人告诉朕一句话,明白‘老汉推车’含义便明白人生真谛,不知诸位爱卿谁知此话和解”?

        “老汉推车”?包括杨廷和均在皱眉思考。

        蒋冕疑惑的问道:“不知陛下,此人现在何处,又是何人。陛下身在宫中又是何人能与陛下交谈”?

        “这个吗,他是一个白胡子的老先生,自从朕在安陆见过一次后,便在未见过。至于身份朕也不知”。朱厚熜当然不能说他能连通来世,只能撒个特别幼稚的谎话。至于有多幼稚,连他自己都不会相信。

        看着下方一众人精表情,便知这个谎话没人信。

        杨廷和沉吟了会说道:“陛下这老汉推车,从字面上看,一个老汉推着车,应该指的是辛勤劳作的百姓,告诉陛下要勤政民”。

        “难道有人在背后支招”?杨廷和不留痕迹的扫视了下周边大臣,一时间没有丝毫头绪。

        朱厚熜皱着眉头继续问道:“可是若真是如此简单,为何那位老先生如此神秘,还说若是朕能悟出这个道理,便能振兴大明”。

        “咳咳咳...陛下有些人为了在陛下面前装作高人,自会说些晦涩难懂之语,不过是些沽名钓誉之辈,陛下什么当真”。

        杨廷和淡淡说了几句没营养的话,便强行终止这个议题。

        “可是”?

        “没有可是,陛下您是一国之君,请不要相信那些馋言”。杨廷和淡漠的直接否决了朱厚熜的疑惑,“陛下,此事到此结束,一些小人谗言,请陛下莫要再纠缠”。

        此举终于惹急了朱厚熜,朱厚熜冷笑:“杨爱卿此言差矣,何为馋言,难道道朕听到的都是馋言,而杨爱卿所说全是真理”?

        “陛下请息怒,杨大人所言并非如此,介夫快与陛下解释”。

        谁知那杨廷和根本懒得解释,“陛下你还年幼,有些事不能全听,要学会自己甄别,这些臣会慢慢教你”。

        “够了,左一句年幼右一句年少,你还知道你是臣子,看来在你们这些老臣心中朕就是一个顽童,一个该乖乖听话的皇帝,难道你们这些便是为臣之道”?

        “陛下,杨大人不是这个意思,切莫在生气”。蒋冕吓得跪地辩解。

        “够了,蒋冕你退下,今日朕到要问一问下,我们的杨爱卿为何从朕登基以来,几次三番阻挠于朕,难道朕给死去亲人追封个封号便如此大逆不道”?

        “别与朕提什么汉宋先例,那先例中皇子从小被带到身边抚养,而朕可是按照秘旨继承皇位。朕要给父皇封皇考,为兴献皇,你们若是如此不同意,朕可以不做这个皇帝,回朕的安陆”。

        终于压抑了很久的朱厚熜,将自己内心最迫切希望得到的东西一句脱口而出。

        杨廷和两张嘴唇轻轻的颤抖,脸上看不出丝毫动怒之色。终于他叹息一声,“若是陛下如此看不上眼老臣,老臣可以请辞归去,但皇考一事有为祖制,此乃臣的底线”。

        朱厚熜猛然站起,“又是这一招,你们一个个总是那请辞吓唬朕,别以为这天下少了你们就能瘫痪,你们走,给朕全部走”。

        此时朱厚熜完全想气急败坏小孩,质疑微信来世那几位先生,在他眼中便是与老天作对。那几位可是知道未来的先生,是老天派给朕的,有了他们你们这些顽固不化的老家伙统统滚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