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客网 - 历史小说 - 嘉靖微信群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被发现了

第三十二章:被发现了

        朱厚熜与汪月两人聊的火热,却并未注意到四周的环境。身为皇帝的朱厚熜在这宫内,一举一动都在各方势力眼中。

        朱厚熜与汪月相会本就不是什么秘密,对此孝慈皇太后一清二楚。

        不过她心里并不认同这小丫头,相貌平平也就算了,竟然连女红都不会。女子识书再多有何用,后宫不得干政。最重要此女是当朝内阁大学士之女,《皇明祖训》上明确规定,帝王选妃皆来自民间,不得是宦官之女。此女无论出身还是样貌女红,都不符合一国之母的仪态。

        送走了大臣妻女,太后蒋氏一脸的无奈,“陛下,你也老大不小,又是一国之君,这传宗接待之事关系到朝廷。哀家也不与你讲那些大道理,那汪月不用哀家来说,你觉得她符合一国之母的风范吗”?

        “可是..可是朕真的喜欢她”。

        “陛下,你是一国之君,皇家无小事。就算哀家同意,那些大臣会同意吗?你有没有问过人家汪阁老,人家会不会同意,人家愿不愿意将自己女儿送进这深宫之中”。

        “这”...

        蒋太后继续说道:“你现在就是一头热,人家对你是否有意。再说父母之命,若是人家父母都反对你,你还能杀了那汪阁老不成”?

        朱厚熜有些泄气,“难不成朕只能将自己爱慕之情隐藏在心里,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朕是皇帝,连喜欢一个人都做不到”?

        太后叹了口气,“陛下,天下女子多的是,等礼部选妃开始后,你自己选一个中意的,岂不更美”。

        这边汪俊妻女还未离开,那边陛下与那个大臣子女幽会宫中之事已经传遍了整个皇宫。今日是汪俊当值,本来他不该当值可自家女儿,在宫内若是惹出什么事,自己在宫中总能遮掩一二。

        正在整理下面递上来的奏折,听到外面侍卫嘀咕声,这宫中消息传播的速度绝对快的离谱。那边还未结束,这边收到了消息。

        “你们听说了吗,汪大人的女子在后宫游玩,竟然推到了陛下”?

        “不是吧,这么大胆,那陛下雷霆之怒,岂不是汪大人要倒霉”?

        话未说完,便被打断,“听说,皇上不但没生气,反而看上了汪大人之女,这不为此皇上与皇太后大吵了一架”。

        “不是吧,那岂不说汪大人女儿很快就会成为妃子”?

        “哪说的准,毕竟皇室娶妻不得是宦官之家。若是汪大人女儿真的嫁给了皇帝,那汪大人只能辞官了,人家可是刚刚入阁,岂能因此轻易放弃”!

        汪俊越听月不对,就连身旁的几名观政进士都在用眼睛如有若无的瞟着汪俊。

        那两侍卫正说着带劲,忽然一声门响,汪俊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两人眼前。两人急忙低头,汪俊脸色阴沉看了便两人。

        “哼”,袖子一甩,直接向着乾清宫走去。

        回到乾清宫的朱厚熜正在发着脾气,“全都反对朕,朕做什么都是错的,天下只有朕一人是错的”。

        “陛下,汪大人求见”。

        “陛下,汪大人求见”,连着两声朱厚熜才反应过来,脸色难看的看着李芳。

        吓的李芳心中一颤,“陛下”!

        “哎”,朱厚熜整理下龙袍,“让他进来吧”。

        汪俊进来后冷着脸,见到朱厚熜后行礼后并未起身,而是十分认真的说道:“陛下,臣请辞归乡”。

        “什么,爱卿你何处此言”?

        “陛下,您与小女之事如今满朝尽知,就连宫内的侍卫都在传,这让臣如何留得下这张老脸。如今要么臣回家打死小女,要么老臣辞官,成全陛下与小女”。

        “朕不允,没有朕的允许你汪俊就算死,也要给朕死在任上,否则朕要你全家都不得安宁”。朱厚熜走到汪俊面前,指着汪俊鼻子。“你听好了,不许你在责罚月儿,所有的责任朕一人承担,月儿朕娶定了”!

        汪俊老脸一脸的悲愤,“陛下,小女只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姑娘,求陛下放过小女”。

        咚咚咚,汪俊开始磕起了响头,一下两下很快额头上开始冒红。

        头再次下去,这次磕到朱厚熜的手上,“先生,您别再为难朕了”!

        朱厚熜呆呆的坐在地上,他也没想到连汪俊都如此反应,难道朕真的错了。

        “陛下,老臣将近不惑之年才有这么一个幼女,实在不忍心就此下毒手。若是陛下一意如此,老臣只能辞官归隐”。

        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汪俊,朱厚熜眼圈有些冒红,“先生,请起吧,朕不在提此事罢了”!

        当然此事在朝堂之中仅仅传闻,若是当事人都没在意,他们这些自然不敢随意诋毁当朝大学士之女,也仅仅是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

        朱厚熜抬头看着外面夜空,“朕到底该不该不顾一切去娶你,你到底愿不愿意”。

        身后的李芳小心的为朱厚熜披上龙袍,“陛下,夜深了,该休息了,明日还要上早课呢”!

        “汪大人送回班房了”?

        “是的陛下,不过汪大人好像不太高兴”。

        “知道了”,朱厚熜揉了揉有些发涨的脑袋,“朕,这叫不叫情窦初开,也许真如母后所说,天下女子多得很,朕也许很快就会忘记她”。

        回到家中的汪月,今日难得没有调皮,他的母亲刘氏并不知道发生何事。

        “小姐,今日进宫一次变得不一样了”。

        汪月看着天空,“你说我为什么脑海中,总是那个坏蛋的身影,那个笨蛋连女孩子都打不过”。

        “小姐,你不会看上哪家公子了吧,不应该啊?小姐最近你也没出去过,哪里见得其他公子,不会是宫内的那个姓朱的吧”?

        “小姐若是他可不行,他虽然住在宫内,但他可是太监啊”。

        “太监怎么了,太监就不能在一起了”?

        “真被自家小姐天真打败了,太监已经不算是男人了,那怎么能迎娶呢”!

        这是汪月与朱厚熜同时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也许算是心有灵犀吧!